国荡杀 第九卷 第六章

张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井田造讲到这里,梁中国摆手道:“停吧,我现在真的佩服你的博学了,不用在说了。”   井田造微笑道:“那好,我们就边听音乐边吃菜吧。”   梁中国道:“好。”   井田造一挥手,五位歌妓顿时演奏起手中的乐器,房间内响起动人的音乐舒适的响入人的耳朵里面,梁中国侧耳细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井田造讲到这里,梁中国摆手道:“停吧,我现在真的佩服你的博学了,不用在说了。”

井田造微笑道:“那好,我们就边听音乐边吃菜吧。”

梁中国道:“好。”

井田造一挥手,五位歌妓顿时演奏起手中的乐器,房间内响起动人的音乐舒适的响入人的耳朵里面,梁中国侧耳细听发觉虽然这五位歌妓技艺纯熟,但是比起南川盛樱吹的尺八比起来还差了一筹。

井田造看了看梁中国,前者发现后者那些日本小菜吃得津津有味一副尝到人间美味的样子,井田造不由好奇道:“梁中国,你吃的这么开心,难道不怕我在菜中下毒?”

梁中国嘴中边嚼着美味佳肴,边道:“若是你们真的要下毒毒死我,多的是机会,我总不能每天提心吊胆不吃东西吧。”

井田造饮了一杯龙井茶,冷笑道:“不好意思,梁中国,你猜错了,这些菜种的确有毒,你死定了。”

梁中国似乎根本没有听见井田造所说,继续大口大口的吃着日本小菜,井田造惊讶道:“梁中国,你真的一点都不怕?”

梁中国喝了一杯龙井茶润口,道:“吃都吃了,我有什么办法,又吐不出来倒不如做个饱死鬼。”

井田造的眼神露出一丝佩服的表情,道:“梁中国,你果然是能人所不能,换了是我我多少都会吓一跳,你居然一点事情也没有,就凭这点我也不如你。”

梁中国淡淡道:“过奖了,井田造,你现在该可以把请我来的来意说清楚了吧。”

井田造不答反应道:“梁中国,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师团长的女儿南川盛樱?”

梁中国咬着东西的嘴巴一停,然后继续咬东西,漠然道:“的确,那又怎么样?”

井田造缓缓道:“梁中国,我可以让你娶到南川盛樱,让你们双宿双飞,你要不要?”

梁中国冷笑道:“井田造,你该不会让我汉奸来做交换的条件吧?”

井田造摇头道:“条件当然是有的,但是我不会让你做汉奸的。”

梁中国冷冷道:“居然有这么好的事情,那我倒要好好的听一听了。”

井田造道:“我只要你退出二十九军,然后和南川盛樱远走高飞,做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神仙眷侣,不要在管什么国家大事,什么抗日,什么保家卫国,你统统抛之脑后就行了。”

梁中国疑惑道:“南川盛樱不是堂治须彦的未婚妻吗,你把南川盛樱嫁给了我,那堂治须彦怎么办?”

井田造见梁中国问出这个问题,以为梁中国已经心动,欢喜道:“梁中国,你应该知道我们日本男人讲的是实力,没有实力的男人是娶不到自己心爱的女人的,堂治须彦是你的手下败将,他不配娶南川盛樱这位绝色美女靠边站吧,南川盛樱注定是你的老婆。”

梁中国冷冷道:“井田造,那我的父亲的仇怎么办?”

井田造劝道:“梁中国,你的父亲梁中国和我们师团长南川原重是公平比武,死伤不能怨人,我看就这么算了吧。”

梁中国冷笑道:“公平?要不是我父亲担心杀了日本军人会出大事,我的父亲会死?”

井田造又道:“那你想报仇?”

梁中国点了点头,井田造叹道:“要报仇,那你有没有想过南川原重是南川盛樱的父亲,你了我们的师团长,你说南川盛樱会原谅你吗?”

井田造真是一语点中要害,井田造说的其实也是梁中国最忧心的事情,梁中国要是放过了南川原重那么岂非成了不孝之人,可是杀了南川原重那又如何向南川盛樱交待,想到这里,梁中国的头不禁痛了起来,最后梁中国淡淡道:“井田造,这点不劳你操心,我自有办法。”

井田造期待道:“梁中国,那你能不能答应我的要求?”

梁中国正色道:“井田造,我确实很想娶南川盛樱为妻,但是我梁中国是个中国人,如今外敌当前,我梁中国只顾着儿女私情,枉顾国家大义,那我还是个中国人吗?”

井田造沉声道:“那你的意思就是不能答应我的要求了?”

梁中国冷冷道:“我和南川盛樱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不劳你操心,恕我不能享受你的美意了。”

井田造忽然叹了一口气,道:“那就可惜了,你和南川盛樱都会被人说三道四了。”

梁中国疑惑道:“井田造,我不明白,倘若我和南川盛樱在一起会被人说我明白,可如今我没有答应你的要求怎么还会如此?”

井田造道:“梁中国,你知道吗,三个多月前振身武馆的那两场比武所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都被登入了报纸,其中就包括南川盛樱做你媳妇的事情。”

梁中国道:“我也看了报纸那又怎么样?”

井田造叹道:“我也有点佩服南川盛樱这个小丫头了,她居然敢做你的媳妇,你也应该知道这件事情被报纸披入之后,是舆论哗然,议论声四起,大家纷纷猜测你和南川盛樱的关系。”

梁中国问道:“那又怎么样?”

井田造的脸上忽然出现一丝愧疚之色,道:“梁中国,今天你要是你不答应我的话,那我就派汉奸走狗散步谣言,其实你梁中国为了南川盛樱不报父亲梁亮峰的仇,更是为了南川盛樱你做了我们日本奸细,我看你还怎么在中国立足。”

梁中国的连上出现怒色,他生气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南川盛樱,梁中国火道:“井田造,你我是对手,你用反间计我不怪你,但是南川盛樱是个女孩子,你这么做你让她还怎么做人?”

井田造无奈道:“没办法,我这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南川盛樱是个日本人,即使是个女人也应该为国家做一点的贡献。”

梁中国沉声道:“这个方法是你想出来的?”

井田造点了点头,梁中国冷冷道:“井田造,你见你学识渊博,心里对你有一点的好感,但是你这么做,你让我对你的好感立马灰飞烟灭。”

井田造淡然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梁中国又道:“南川原重知道这件事情吗?”

井田造道:“师团长也知道。”

梁中国怒道:“南川原重是怎么做父亲的,难道就这样牺牲他的女儿吗?”

井田造苦笑道:‘师团长是个把上级的命令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人,这件事情已经得到第四方面军司令官滋赖佐丰和十五军司令官布直源沼的允许,南川原重别说是答应了,就算是不答应也是没有办法的。”

梁中国皱眉道:“井田造,那你叫我来又是什么意思?”

井田造道:“当然是你梁中国来我井田造的家秘密商量投敌卖国的事情。”

梁中国听完后腾的起身,道:“井田造,你我没什么好说了,我告辞了。”

井田造望了望梁中国肩上的护国刀,懒懒道:“梁中国,你先等等,我也是太刀师团的人,我也会一些刀法,我想和你切磋一下刀法。”

梁中国冷笑道:“乐意奉陪。”

井田造笑道:“先别急,你先打赢这五个歌妓再说。”

井田造的话音刚落,那五个弹奏音乐的歌妓顿时停住纤纤玉手不弹乐器,她们立即把手中的乐器扔向了梁中国,五种乐器分别朝东西南北中五个方向砸向了梁中国。梁中国冷笑一声,他并没有用手中的护国刀斩断飞向自己的乐器,而是脚底一转,梁中国的身子也随之一转,就是这么稍稍的一转让梁中国的躲过了四个乐器,最后还有一个乐器被梁中国一脚踢碎。

井田造叹道:“梁中国,看你的样子似乎八卦掌还尚未练到化境呀,否则就凭你刚才的那一转身就可以躲过所有的乐器了。”

井田造说的没有错,虽然三个月过去了,但是梁中国由于加入了二十九军,梁中国心忖以后要和小鬼子作战,还是先把无极刀法练好,于是这三个月来梁中国都一直苦练无极刀法,连梁亮峰遗留给他的他们梁家刀法的后十三式也没有时间练。

梁中国冷笑道:“井田造,你说的确是不错,但是我想来对付你和这五个歌妓我看也足够了。”

“那我就拭目以待。”井田造淡然一笑,道:“动手。”

那五个歌妓得到井田造的命令,五人一跃到梁中国的身边把这位吉星文的警卫员给团团围住。

梁中国喝道:“我梁中国不打女人。”

井田造冷笑道:“梁中国,你别瞧不起他们,你可能还不是她们的对手。”

梁中国冷冷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是试试了。”

井田造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一口喝尽,道:“开始。”

那五名皆是日本女人,身穿着不同颜色的和服,听完“开始”二字后就齐齐向梁中国进攻,梁中国长这么大和不少人比武切磋,但是从来还没有和女人打过架,今天还是第一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