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八卷 第十章

张单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这个时候,王冷斋从人群中站了出来,道:“各位,我看在场中人谁都可以不入二十九军,但是梁中国是非加入不可。”

原本还跪在地上的梁中国听到了王冷斋说的这话,立马站了起来,转身走出了灵堂,道:“王县长,此言何讲?”

王冷斋解释道:“我刚才到门外见了见,我看见有几个日本人监视着振身武馆,看来他们还在监视梁中国你,梁中国,你要是不加入二十九军恐怕早晚出事情。”

秦海夺骂道:“这些小日本,我们不找他算账,他倒来寻我们晦气。”

宋哲元道:“梁中国,如今这帮小日本实在厉害,你要是不入我们二十九军我也没法让日本人不监视你。”

梁中国想了想,道:“王县长此言有理,那我就入二十九军了,宋军长,那我加入二十九军的哪一部分?”

宋哲元道:“梁中国,我想你还是入我军的吉星文的一二九团。”

梁中国低头喃喃道:“吉星文团长守护的是宛平城和卢沟桥。宛平,自古即为京南门户,城建于明末崇祯十年也就是一六三七年,当时正是明朝的战乱时期,建此城以屯兵守卫京城。明时称‘拱极’城;清时改名为‘拱北’城,当时并不叫宛平,宛平县署在北京城内鼓楼附近。辛亥革命后,宛平县划归河北省,宛平县署正式迁到此地。它的形制结构初建时与普通县城不同,城的内部无一般县城的大街、小巷、市场、钟鼓楼等设施。全城只有东西两门,并都有瓮城及城楼,整个城墙比较厚实、坚固,主要是有利于防卫京师。日本人要攻打北平,很可能下一个攻击的目标就是宛平城和卢沟桥,我入二十九军的吉星文团长的这个团说不定能日本人首先发生冲突。”说到这里,梁中国抬头道:“宋军长,我就按你说的做。”

吉星文笑道:“看来今天我得到一位猛将了,梁中国,你就当我的警卫员吧。”

梁中国心知警卫员就是来保护吉星文的安全,前者耸肩道:“无所谓,只要吉星文团长肯给我把枪就行了。”

吉星文道:“梁中国,只要你去了二十九军我马上给你发一支二十响的驳壳枪,怎么样,对你够照顾了吧。”

梁中国喜道:“那就谢谢吉团长了。”

吉星文微笑道:“那现在该叫我团座了。”

梁中国敬了一个军礼,道:“是,团座。”

秦海夺忙道:“吉团长,我们也要参军。”其他的振身武馆的弟子也纷纷嚷了起来也要参军。

吉星文问道:“那你想加入我们二十九军的哪一部分?”

秦海夺道:“梁中国去哪里,我们也去哪里,这样我们彼此之间有个照应。”

金振中插口道:“团座,他们振身武馆的弟子有一百多人,总不能每一个都当您的警卫员,我看把他们纳入一二九团我的第三营怎么样?”

吉星文笑骂道:“好你个金振中,这么会拉人,也罢,我也随你的愿,这些强兵悍将都是你的了。”

赵登禹假装发怒,道:“我说吉星文,金振中,你们一说一唱就这么把一百来号人都装进了你们自己的口袋,完全没问问我们要不要,你是不是也太离谱了,不行,这人得加入我们一三二师。”

吉星文笑道:“赵师长,我说你别这样,这人我都要了你才说这样,你总能横刀夺爱吧。”

赵登禹微笑道:“我要是偏偏就横刀夺爱呢?”

吉星文把头转向了冯治安,道:“我说冯师长,你可要说说话,不然这些精英也要消失了不在我这师里面了。”

“没错。”冯治安点了点头,对赵登禹道:“赵师长,你看我请你吃顿饭就当时谢你让人给我怎么样?”

赵登禹满意道:“这还差不多。”

张自忠不满道:“冯师长,你就顾着冯师长,还忘记了还有我张自忠的存在,你说我怎么办?”

吉星文哈哈笑道:“我吉某当然是连张师长也给请。”

秦德纯道:“那还有我呢?”

吉星文苦笑道:“各位,你们军衔都比高,怎么都要我请客?”

秦德纯哂道:“那你就把振身武馆的人都给让出来呀。”

吉星文摇头道:“那我还不如请客。”

秦德纯拍了拍吉星文的肩膀,道:“老弟,我说这就对了。”

肖臻在一旁犹豫良久,终于鼓足勇气道:“宋军长,我也要参军。”

宋哲元望了肖臻一眼,其实宋哲元很喜欢肖臻,他也很想让肖臻加入二十九军,可是怕肖臻不答应,如今肖臻主动请缨,宋哲元是求之不得。

宋哲元道:“行,肖臻,你要参军我当然赞成同意,不过我想知道原因。”

肖臻缓缓道:“宋军长,我一直以为读书是可以救国,当然今天我见梁亮峰馆主惨死,我才明白无论一个多么饱读诗书在一个乱世里面是无法救国,只有军人才能拯救国家,才能侵略者谈判说话,所以我刚才下定决心一定要加入二十九军。”

何基沣笑道:“军座,肖臻参加我们二十九军也好,这样你就不用头疼肖臻天天游行示威,我们老是要出场镇压他了。”

“有道理。”宋哲元赞同的点了点头,道:“肖臻,我给你安排一个后勤的工作吧。”

肖臻断然道:“不,宋军长,我要上前线。”

宋哲元忍不住大笑道:“肖臻,你说什么你要和小鬼子上战场拼杀,你不是逗我笑吧,就你这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怎么上战场。”

肖臻不满道:“宋军长,我练武是不行,可是我的枪打得好呀,打仗最重要的就是能用子弹射死敌人,我虽然不能拼刺刀,但是我要是好好的练枪将来可是十成十的神枪手。”

佟麟阁颔首道:“这倒是,上次我看你枪打的还听准的,你真的是第一次打枪吗?”

肖臻点了点头,佟麟阁叹道:“第一次打枪就能这么准,将来必是个用枪的好手。军座,你就答应肖臻的要求吧。”

宋哲元想了想,道:“也好,肖臻,你既然心意已决,那我就成全你了,不过你们加入我们二十九军哪个部分?”

肖臻还在沉思没有想好答案答复宋哲元,梁中国抢先道:“宋军长,我看让肖臻和我一起当团座的警卫员吧?”

吉星文吓了一跳,道:“什么,警卫员可是要身手好的人才行,肖臻手无缚鸡之力,他怎么当警卫员。”

梁中国笑道:“团座,可是肖臻会读书,你的身边恐怕也却一个文化高的人吧,肖臻不正合适吗?”

吉星文一想也是这个道理,遂道:“肖臻,那你就当我的警卫员吧,你有没有意见?”

肖臻喜道:“吉团长也是在喜峰口抗战中有出色表现的人,我给你当警卫员绝对乐意。”

秦德纯立即道:“我说吉星文,你又多了一个人才,请我们吃的是不是要高级一点?”

吉星文叫屈道:“秦副军长,我一个的工钱才多少,你不是在讹我吗?”

秦德纯笑道:“那你是请不请?”

吉星文一望其余的二十九军的同僚都是一副贪婪的表情,前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我请客就是了。”

秦德纯嗯道:“这还差不多。”

秦海夺插口道:“宋军长,我听说你们二十九军练得刀法是李尧臣创的无极刀法,你们当中能不能给有人练给我们看看?”

宋哲元脱口道:“当然可以了,你们现在已经是二十九军的人了,我们早晚也是要把无极刀法传授给你的,我现在就叫我们二十九军武功最高的赵登禹师长演示给你们看。”

赵登禹嗯了一声,道:“我在给你们演示以前,先给你们介绍一下李尧臣是何人。李尧臣河北冀县人。生于光绪二年,幼年曾拜师学太极拳,十四岁到北京谋生,四年后进入会友镖局。当时北京有八大镖局,以会友历史最久,声誉最著名。入镖局后即拜三皇炮锤外,又学十八般兵器,及水上、车上、马上功夫,同时还练蹿房越脊、飞檐走壁和飞镖暗器等功。充满风险的走镖生活,使他的功夫日益全面、精湛。因此,当时京剧武生宗匠杨小楼为演“安天会”,曾向他请教猴拳;京剧旦角大师梅兰芳为演“霸王别姬”,亦向他学剑术。李尧臣在会友镖局前后计二十七年。一九二一年,经营了三百年年的会友镖局解散了。李尧臣便在天桥水沁亭开设‘武术茶社’,继续倡导武术。李尧臣此人很有民族气节,我们二十九军的副军长佟麟阁对他有知遇之恩曾特聘他教部下大刀。李尧臣认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慨然允诺。他依据战刀特点,结合‘无极子路刀’创编了‘无极刀’新套路。李尧臣在二十九军中抽调骨干,由其直接教授,再由他们传给全军。我们二十九军大刀队在长城抗战中所使用的正是这一套刀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