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八卷 第七章

张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擂台场上。   程长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慢慢的擦干净自己的儿子梁中国俊脸上的泪水,道:“中儿,你几岁了?”   梁中国道:“娘,我二十一了。”   程长英笑道:“是呀,都二十一了,你已经是个大人了,你知道吗,在有些乡下十几岁的男人就撑起了一个家,何况你二十一的男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擂台场上。

程长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慢慢的擦干净自己的儿子梁中国俊脸上的泪水,道:“中儿,你几岁了?”

梁中国道:“娘,我二十一了。”

程长英笑道:“是呀,都二十一了,你已经是个大人了,你知道吗,在有些乡下十几岁的男人就撑起了一个家,何况你二十一的男人。”

梁中国用力的点了点头,强行的收起所有的泪水道:“娘,我明白,我不会再哭了。”

程长英忽道:“中儿,我知道你一定想知道爹为什么要把梁家刀法和房契在哪里告诉你,因为娘也知道,他不必要跟你说是吧?”

梁中国嗯道:“是呀,娘,你知道吗?”

程长英的手指一指天空,道:“答案在天上。”

擂台上的所有人都顺着程长英的手指往天空上看发现空中出了蓝天白云以外就什么也没有,众人正在疑惑之际,突然比武场中的所有人都听到轻轻的“噗”的一声,接着梁中国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一重,有一样东西正靠向自己。

梁中国的心中升起隐隐的不安,低头一看,心中暗叫不好,原来倒在自己身上的正是自己的母亲程长英!而此时的程长英的腹部中插着一把短刀直没刀柄,鲜血从肚子上流出染红了衣服,眉间带着一种痛苦之色,但是脸上却又一种解脱的笑容。

梁中国一惊,失声道:“娘!”

程长英轻声道:“中儿,你爹其实早就明白他若何南川原重比武死了我也会去了,所以才会交代一切的。”

梁中国好不容易收起的泪水再次拖眶而出,道:“娘,你为什么这样,你也走了要我怎么办?”

程长英笑了笑,道:“中儿,你是大人了,你一定知道怎么办的,娘对你有信心,因为你是我和你爹的儿子吗。”

梁中国想了想,他用手臂多次擦拭眼睛直到自己的眼睛确实是没有泪水,才道:“娘,你放心的走吧,我知道怎么做的。”

程长英欣慰道:“这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只是你爹有你爹的遗憾,娘也有遗憾,有件事情我再也看不到了。”

梁中国问道:“娘,到底是什么事情呀?”

程长英道:“就是娘看不到你娶媳妇了,娘抱不到孙子了。”

梁中国脸一红,他极想完成自己的母亲临终的这个心愿,道:“娘,你虽然抱不到孙子,但是你可以看见我结婚。”

程长英疑惑道:“这怎么可能,中儿,你和谁结婚。”

这个问题可难住了梁中国,梁中国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的望了望,想马上找个女人和自己成亲让自己的母亲程长英走的安心,梁中国的本能的第一眼望向了南川盛樱。

现在这个太刀师团师团长的绝色女儿南川盛樱也正望着梁中国,而梁中国突然看向南川盛樱,两人四目立即相对碰撞上一起,其中梁中国是眼中含泪的眼睛看着南川盛樱,而南川盛樱是清澈如水又蕴含无限悲伤地美目望着梁中国,两个少男少女饱满感情的泪水相望里面是有千言万语用笔墨也难形容出其中的一二。

当擂台上的梁中国和比武场下的南川盛樱两人的眼睛相碰之后,接着这一中一日的一男一女都是满脸通红,这个情景被众人看见不少人在心中是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好像是拿破仑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都发觉到梁中国和南川盛樱两人的感情都是不一般。

最后,率先移开目光的是梁中国,因为梁中国也有自知之明,他也料到南川盛樱是多半也不喜欢自己,自己即使叫南川盛樱和自己成亲,芳心早就所属堂治须彦的南川盛樱又怎么会答应?何况,就算退一步来说就算是南川盛樱答应了,南川盛樱的父亲南川原重也不会答应了,再退一步来说,就算即使南川原重也答应,可要是让南川盛樱做了这件事情,那么以后叫南川盛樱还怎么和堂治须彦见面;还怎么叫南川盛樱去她的父亲;还怎么叫南川盛樱去见其他的人。

所以,梁中国是短暂的考虑后就毫不犹豫的放弃了,然后梁中国把目光投向了黄香素,梁中国晓得黄香素从小就对自己有意思,自己如果去求黄香素的话多半也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此刻梁中国是成全母亲的心愿让她走的安心最要紧,虽然梁中国根本不喜欢黄香素,但是这个还是暂时的放在一边,等母亲安心的走后再向黄香素解释一下,如果黄香素要恨自己就让她恨好了。

黄香素刚才也梁中国和南川盛樱“眉目传情”的那一幕看在了眼里,她的芳心是又气又妒把梁中国恨到了骨子里面,大骂梁中国是大坏蛋。可就在恨意未消之际,梁中国又把眼睛对准自己,这是让黄香素又喜又羞,她的俏丽红的比一块从大染缸拿出来的红布还要红,实在是娇羞无限,平添三分的美貌,虽然仍然是不及南川盛樱,但是扣人心魄。

黄香素的这个表情被梁中国看在了眼里,前者的表情更加为后者壮胆,梁中国心里明白如果自己想黄香素提出要求,黄香素多半是不会拒绝的,故此梁中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违心的鼓起勇气,嘴巴微张,马上就要向黄香素提出请求让她和自己成亲。

可就在梁中国的嘴巴才发出声响还尚未清楚的说出一个字的时候,在比武场中的南川盛樱突然做出一个人让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事情。

这位日本绝色美女南川盛樱香嘴张开,咬字清晰道:“朋友,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和你成亲。”

南川盛樱说的声音虽然说的不是很大声,可是声音也不是很小声,在场的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不曾听漏一个字和听错一个字,除了呆若木鸡愣在当场愕然着望着南川盛樱的梁中国以外,不少人都是“哇”的一声大叫起来,顿时议论纷纷交头起耳起来。

南川盛樱的这句话实在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就连在场中天天玩弄于政治和军事的人也惊诧不已,比如说中方宋哲元等人和日方布直源沼等人,他们每个人可以说是长这么大了什么场面都见到了,他们都自以为自己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也不能让他们的平静的心再起波澜,但是今天真的确实是让在场中日的军人彻底开了眼,才明白了什么叫做始料不及。

南川原重骇然道:“盛樱,你是不是发疯了,你晓得自己在干什么吗?”

南川盛樱朝自己的父亲南川原重微微一笑,道:“父亲,你什么都不要管了,今天让我做一次主好吗?”

南川原重一愣,然后摆手道:“罢了,我老了,我什么都管不了了,一切都随你吧。”

南川盛樱朝南川原重露出一个甜甜地笑容,道:“谢谢父亲。”

南川盛樱说完,她就轻移莲步害怕梁中国的母亲程长英时时无多拔腿的跑上了擂台,然后顾不得什么淑女仪态大步流星的走到程长英的身边,然后南川盛樱蹲了身子,用甜美的嗓音道:“伯母,我只怕你撑不了多久了,我无法和你儿子拜天地了,我现在叫你一声‘娘’,那么我就算是你的儿媳妇了吧。”

程长英也显然料不到南川盛樱会来这一手,她楞了楞,道:“姑娘,那好,你能叫我一声娘吗?”

南川盛樱一点螓首,痛快道:“娘。”

其实南川原重肩膀上的伤也挺重的,但是此时他心中的惊讶早就压过了他的伤势,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南川盛樱,完全搞不懂自己的女儿为什么这么做。

程长英真的是做梦也想不到南川盛樱的胆子竟然会这么大,这位年纪轻轻貌美如花娇滴滴的女子竟然敢在这么多中国人面前愿意做自己的媳妇,其胆子之大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程长英忍不住问道:“姑娘,你喜欢我儿子吗?”

南川盛樱摇头道:“娘,我并不喜欢你儿子。”

梁中国听了南川盛樱说了这话,脸上是平静如常,仅仅是眼神一黯,其余的如平常一般,唉,天底下没有人知道梁中国心中的万般痛苦,今天梁中国是赢了自己的情敌堂治须彦,可是他的父亲居然死在了自己心爱的女子的父亲的手上,母亲更是伤心自尽欲尾随而去,自己心爱之人也对自己是无心无梦,梁中国的心中已然是在滴血。

而全场之中这下是除了梁中国以外,其余的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口,包括宋哲元和布直源沼这些什么风浪都见到的大人物,他们都觉得奇怪既然南川盛樱既然不喜欢梁中国,那么南川盛樱为何又要做梁中国的妻子,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呢?

当黄香素听到南川盛樱叫程长英叫娘时,她的心里是把南川盛樱恨的牙痒痒的,而且黄香素的美目偷偷的瞟向梁中国的时候,梁中国的嘴角是难以掩盖的微笑,这让黄香素是心痛如被刀割一般,就在万念俱灰一际,黄香素又听见自己的情敌南川盛樱说自己不喜欢梁中国,心里是又惊又喜,惊讶的原因是何众人一样,而欢喜的原因则是自己和梁中国还是有机会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