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八卷 第五章

张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众人是苦等良久见好戏终于上台了,都是聚集了所有的精神望着擂台,那些还在酣睡的人也被身边同伴叫醒来看梁亮峰和南川原重决胜负的招数,那些刚被叫醒的人还朦胧的腥眼迷迷糊糊的看着梁亮峰和南川原重之间的比武,根本看见擂台上的两人的样子。话说回来,即使那些人是在清醒的情况下看梁亮峰和南川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众人是苦等良久见好戏终于上台了,都是聚集了所有的精神望着擂台,那些还在酣睡的人也被身边同伴叫醒来看梁亮峰和南川原重决胜负的招数,那些刚被叫醒的人还朦胧的腥眼迷迷糊糊的看着梁亮峰和南川原重之间的比武,根本看见擂台上的两人的样子。话说回来,即使那些人是在清醒的情况下看梁亮峰和南川原重最后的决斗他们也是瞧不见什么东西的,因为梁亮峰和南川原重两人的出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就算是在场武功第三高的吉科赤也是有些瞧不清比武场中的模样,也是有点眼花,甚至是梁中国也是看的眼花缭乱。

在上一场梁中国用上了梁家刀法的最厉害的招式也是唯一用三个字命名的名字——“怒心斩”击败了堂治须彦所用的二天一流的秘技“神佛杀”,而这次是梁中国的父亲梁亮峰用“怒心斩”对南川原重的神道无心流的秘技“死心绝”,情况又会怎么样?

众人是看不清比武场中两人的样子,但是他们的声音还是听的见得,所有的人都听见了一声“叮”的声音,很显然是两把刀碰撞的声音,然后一秒过后,众人又听见“砰”的一声是一个人把另一个人踢飞的声音,被踢得那人远远的从擂台场下飞了下去,从跌落的位置来看应该是南川原重,但是在场众人都不敢确定,只能等待被踢飞的那人落地才认清是谁。

三秒过后,被踢飞的那人落地时还捂着还在流血的肩膀紧紧的皱着眉头冷汗都流了下来忍不住的嗷嗷直叫,所有人都定睛一看,此人正是腰间挂着肋差的日本太刀师团的师团长南川原重!

南川盛樱见自己的父亲飞出擂台,立即惊呼一声,赶紧跑上前去扶父亲。

而所有的中国人欢呼起来,全场沸腾,这场我们中国胜利了!

日本方面,在场军械最高的布直源沼开始唉声叹气起来,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两人都输了?”其余的两人师团参谋长井田造和第四方面军司令官滋赖佐丰也痛苦的皱起眉头来。

布直源沼喃喃道:“完了,这下我怎么和军部的长官的交待?”

按理说,南川原重飞出了擂台等于日本人输了,吉科赤应该是很难过才是,但是他的脸上竟然无半点的哀意,反而还很悠哉,悠悠道:“布直司令官,这局我们赢了。”

布直源沼怒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没有看见南川君从擂台上飞了出来吗,我们怎么还能算赢?”

吉科赤悠然道:“布直司令官,我们大家只注意看师团长了,却忘记看更重要的一个人,那就是梁亮峰,你看他的情况怎么样?”

布直源沼得吉科赤提醒就按下属说的做,后者忽听梁中国惊叫道:“不好了,爹受伤了。”

梁中国说完就马上的跑上了擂台,于是所有的欢呼声都听了下来开始凝视着梁亮峰,看这位北平第一高手伤势如何。

布直源沼看见梁中国一马当先的跑上了擂台紧紧的抱住了梁亮峰,之后梁亮峰的妻子程长英也上去了,梁家武馆的弟子全部也都上去了,还有黄香素和黄凯父女,就在中国的众人团团围住梁亮峰之前,布直源沼清清楚楚的看见南川原重手中的日本名刀掘川国广深深地插入梁亮峰的身体,中刀的位置是从胸口直入没至后背,梁亮峰的前胸只能看见到刀柄,后背能清楚地看见大部分的刀身,且梁亮峰中刀的位置是心脏。

秦海夺失声大喊道:“师娘,中国,师父的心脏被刺穿了。”

此语一出,振身武馆中一片哗然,所有的中国人都站了起来吃惊不已叫了起来,还不能突入其来的峰回路转,不知情况怎么会变成了这样,还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布直源沼见了这个情况心中欢喜开来,满足的笑了笑,然后悠闲地靠着后背,满意着看着这个结果,在这位十五军司令官耳边,吉科赤俯身低下头道:“布直司令官,我刚才看见了所有的经过,梁亮峰和师团长同时用出了自己厉害的招数,接着是两把刀的刀尖碰到了一起,两人是齐齐用力,然后各自的刀尖尽是一偏皆捅向了对方的胸膛。本来是同归于尽的局面,可是果然不出我们所料,梁亮峰不敢杀师团长,无奈的把大刀偏离了师团长的要爱改攻肩膀,而师团长的掘川国广可是长驱直入的攻入梁亮峰的心脏,就这样,梁亮峰的大刀刺穿了师团长的肩膀,而师团长的太刀却刺穿了梁亮峰的心脏,最后梁亮峰强忍疼痛,憋足了全身的所剩无几的真气用力踹中了师团长的胸口,梁亮峰把师团长踹出了擂台,但是我看梁亮峰恐怕是挨不过三分钟了,今天梁亮峰是死定了。”

布直源沼边听边欢喜的连连听头,乐道:“南川做的好,回去我一定电令军部嘉奖他,今日除去北平第一高手梁亮峰这个大患为我们大日本帝国统一中国又铲去了一块绊脚石,实在是可喜可贺,回去我们好好的庆祝一番。”

吉科赤说的没有错,梁亮峰却是已经是奄奄一息,他的口中大口大口的鲜血不住的流了下来,梁中国忙帮父亲擦拭鲜血可是这红色的液体依然是不住的流淌,急的梁中国几乎快要哭了出来。

梁亮峰此时的额头尽是汗水,他有气无力道:“中儿,你告诉问宋军长,这句是不是我梁亮峰赢了?”

梁中国强忍着泪水不让他流下来,点了点头,大喊道:“宋军长,我爹问这局是不是我们中国人赢了?”

现在所有的二十九军中人和王冷斋也尽数站了起来,他们听见了梁中国的疑问,宋哲元尚未回答,冯治安抢先大声道:“梁中国,你放心,我这是你父亲赢了。”

言罢,冯治安对布直源沼,道:“布直司令官,按照比武前定下的规矩,比武的那人只要是十秒未站起或者被打出擂台外就算输了,对不对?”

布直源沼微笑道:“对。”

冯治安接着道:“如今我方的梁亮峰馆主虽然是身受重伤,但是他依然是还在擂台上,你们的太刀师团长南川原重却被我方的梁亮峰馆主给打出擂台,所以这局是算我们赢了,是吧?”

日本人之所以安排南川原重和梁亮峰决战就是要前者取后者的性命,他们根本就不关心其中胜负,日本人要的是梁亮峰的命,如今南川原重完成了任务,布直源沼也懒的和中国人争吵无谓的胜负,且规则也是他们定下来的他们想赖账也不成。

布直源沼耸肩,笑道:“没错,这局是你们中国人赢了,我们日本人认输,但是你们代价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宋哲元沉声道:“既然布直司令官肯承认就行了,其他的就不劳你们日本担心了。”

布直源沼哈哈大笑道:宋军长,如今梁馆主要不行了,要不要我们去找医生给梁馆主治治病,看他还能不能救活?”

二十九军中人都到布直源沼说这句话心里升起熊熊烈火,真想一窝蜂的上前把布直源沼打个鼻青脸肿,在宋哲元身边的下属还有几人已经想蠢蠢欲动了,憋不住火了,而宋哲元久和日本人打交道经常受到日本人的冷言冷语,他也习以为常,他的忍耐力是最好的,他一摆手阻止了他冲动的下属,冷冷道:“布直司令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你现在只要坐在位子上就行了,接下来的就不要多语,否则我的弟兄们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我可拦不住。”

布直源沼冷笑道:“宋军长,你难道不怕引起中日两国在外交上的大问题,你虽然是中国在北平地区的华北王,但是我只怕你也吃罪不起。”

宋哲元冷哼道:“自大宋某人的二十九军进驻北平以来不少的华北父老乡亲都要我抗日,我宋某是迟迟没有答应,不少人骂我是汉奸与走狗,我宋哲元也是窝了一肚子的气,也是该找个爆发的机会了。布直司令官,请你不要逼我,这里到底还是我的地盘,狗急了还跳墙,何况我宋哲元是二十九军的军长,手里还掌握着十万大军,请布直司令官三思而后行。”

常言道:“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布直源沼和宋哲元打交道多年,前者也深知后者对日本的政策是一不说硬话,二不做软事,今天宋哲元这番软中带硬,硬中含软的话竟然令布直源沼的心中多多少少打起了一点哆嗦来。

长久以来,布直源沼一直以来很想让宋哲元对日本发难,这样日本就有借口对付中国了,可是今天宋哲元真的说出有这种苗头的话来,布直源沼心中却有惧意。这位十五军的军司令官强压住心中的畏意,咳嗽道:“既然宋军长这么说了,那么就听宋军长所说,我就尽量只看不说这样行了吧?”

宋哲元对待日本人是从来不用硬,都是见好就收,宋哲元既然见布直源沼说了软话,他也不继续强逼下去,宋哲元道:“这样是最好的不过的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