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八卷 第四章

张单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南川原重亦道:“梁馆主,我该说的话也已经说完了。”

梁亮峰道:“那好,我们继续吧。”

南川原重道:“梁馆主,请。”

梁亮峰道:“南川中将,请。”

就在梁亮峰欲上前之际,梁中国忽然想起一事,道:“爹,我猜待会南川原重肯定会用自己的必杀技,记住南川原重用那招时你一定要先发制人,抢先出手,要在南川原重闭眼的时候就攻击他,因为那时是他力量还是蓄势待发之时,这样胜算就会大增。”

梁亮峰苦笑道:“可是我若先出手,那么攻击他的招数要是一招出招时间短同时而又是强有力的招数,但是我们梁家刀法并没有这种招数。”

梁中国惊讶道:“爹,我们梁家刀法前面三十六式肯定是没有的,难道后面十三式也没有?”

梁亮峰摇头道:“没有。”

梁中国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自己好不容易发现了南川原重那招秘技的破绽结果到头来也是能看不能破,真是望洋兴叹。

这边梁氏父子在嘀嘀咕咕,那边日本方面最高长官布直源沼不满,哼道:“梁馆主,你怎么还不上去,是不是害怕了?”

梁亮峰冷笑道:“我梁亮峰最不怕的就是你们日本人。”

说完,梁亮峰率先走上擂台,南川原重也上去了,比武场中的两人在自己家人心中的祈祷之下重新开始一场决斗,是一招定胜负的决斗!梁亮峰和南川原重两人是手执自己手中的兵刃,面面相觑对手,气势凝重,大战一触即发。

比武场上,梁亮峰和南川原重是互相凝视对方好久,然后同时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众人心中尽是一凛,知道这两位中日两国赫赫有名的武林高手要出自己的绝招了。

今天的天气依然还是算寒冷的,所有人的衣服都是穿厚重的来御寒,照道理来说没有人会感觉到冬天的寒冷,但是此时每个人的心里还是有一股寒气正逼人而来直彻骨头,凉嗖嗖的,但是额头上许多人却因为害怕而流下了汗,光看这一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夏天来临了。

场中是静悄悄的,南川盛樱也无心吹奏尺八了,她的素手不停的搓着尺八,显示出了这位日本绝色美女的烦躁与不安,梁中国则是双手沁出了冷汗,脑子里面老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是认为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发生。而程长英的更是担心,她的手甚至紧紧握住了自己的儿子梁中国的那只强有力的大手,前者几乎要把后者的手给捏碎,虽然后者并不感觉到疼痛,但是后者却清清楚楚的明白了自己母亲那种是用千言万语也说不尽的担心。

再说二十九军中人和王冷斋这一方面,他们的心也是快速的跳动快要把胸膛也撑破了,今天梁中国已经赢了一场,算是有了一个好的消息,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如今的这场,因为梁亮峰可是北平第一高手,他要是输了就代表北平的武林人士不如日本人,那么这件事情以后必然被日本人经常搬上台面,中国人在外交上可以又多了一个笑柄了,但是这还仅仅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梁亮峰的如果命丧当场拿可是对北平一个重大的损失,中国武术界将少一个巨星,并且现在中国的国力远逊日本,要是梁亮峰死在南川原重的手里,中国方面即使向日本人做出干涉肯定也是没有结果的,梁亮峰死了也是白死,反之,南川原重要是死在梁亮峰的手里,那么中国人要付出沉重的后果,日本人必然又要向宋哲元施压,这位国民政府在华北最高的军政负责人必然又有一阵烦的且难以收拾,上次二十九军和日本人军队在北平丰台发生冲突,宋哲元决定主动把军队撤出丰台让日本人来息事宁人,这次恐怕没这么好处理,只要南川原重死了,日本人会要梁家武馆上下一家人和下人以及所有弟子来偿命,那么事情就弄大了将一发不可收拾,所以梁亮峰绝对不能杀死南川原重,南川原重必须要活命下擂台,而梁亮峰的性命则贱如草芥。

这点也是日本人深深明白的这点,吉科赤所指的也是这点,梁亮峰和南川原重的武功所差无几,吉科赤之所以放心认为师团长会赢也就是因为这点,但是即使是这样,包括是连日本剑道第三高手的吉科赤在内的日本人也是暗暗替南川原重担心,害怕世事难料万一有个万一,南川原重要是输了那么今天他们的脸可是就丢大了,必然传遍整个北平的大街小巷,一向在中国耀武扬威的日本人恐怕要引为耻辱了,而且堂治须彦刚才已经输了,南川原重和梁亮峰这战,南川原重更不能败,否则日本人真的会颜面无存。

剩余的人也是担心忡忡连个大气也不敢闯就怕打破梁家武馆场中的宁静,此刻在振身武馆就算掉根针众人也能听的清清楚楚,与吵闹的梁家武馆外是判若两天。

一炷香过去了,梁亮峰和南川原重两人还是双目紧闭,站立如山,一动不动好像已经睡着了一般。

两柱香过去了,三炷香过去了,情况依然如此,擂台下的人们有一部分是等不住了,开始无聊的打着哈欠,为梁亮峰和南川原重两人迟迟不出自己厉害还的一招表示抗议。

就这样半个小时过去了,擂台下的有些人开始找地方睡觉了,甚至连振身武馆的弟子也有人耐不住寂寞了互相搭在对方的肩膀上睡觉,但是大部分的人还是专心致志的在等待比武场中的两人出绝招。

一个小时过去了,在场的二十九军的所有人依然还是坐如钟坐在椅子上,长时间的无聊坐立对当兵的来说是小菜一碟根本不算什么,他们也不觉得有什么困难,王冷斋亦不曾有半点的松懈,紧盯比武场中就怕错过一星半点的精彩而出事情,还有梁中国和他的母亲程长英还是孜孜不倦的看着擂台上两人,不敢有半点的马虎,黄香素和黄凯父女也是如此,而振身武馆有更多的弟子睡着了,还有写甚至打起盹来。

吉科赤看了那些睡着的弟子数了数,大概有二十多人,剩下的弟子依然是聚精会神的看着擂台,没有丝毫的懈怠,这位太刀师团七十二旅团的旅团长心中暗想:“支那人就是支那人,这振身武馆到底还有有垃圾的存在,尚有二十几个人学艺不精,我看他们的武功必然在我们太刀师团的军人之下,来日有机会到了战场,我们太刀师团一定会把这些振身武馆睡觉的二十几人通通杀死。”

由于今天依然还是冷天,秦海夺突然发现自己的鼻子被寒气入侵,甚至还痒痒的,他有一股想打喷嚏的冲动,在这个安静的地方要是打喷嚏,秦海夺害怕打破这个振身武馆的宁静,所以他强忍住了,但是他显然只忍住了一会儿,因为那股痒劲实在是太厉害了,秦海夺还是忍不住了,最后秦海夺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

“哈欠”,秦海夺打喷嚏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声,但是清晰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面,秦海夺大觉自己有失教养忙擦了擦鼻子表示歉意,然而他万万想不到就在秦海夺擦鼻子的时候,在比武场中梁亮峰和南川原重两人同时使出了必杀技。

原来南川原重和梁亮峰两人是一直在积蓄力量,他们两人把力量越积越多,但是就是没有爆发的机会,而且对方的武功和自己差不多,他们两人都不敢轻易的出手,所以只有苦苦在等,等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自己取了对方的性命出手的好机会。可是老天爷并没有把轻易把机会给他们,故他们在等对方忍耐不住急躁的出手,这样自己就有机可乘获胜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但是南川原重和梁亮峰两人都等不到对方的破绽暴露在自己的面前,众人看似他们平静如常,但是他们两人的心中已经也有些焦躁不安了,脸面上却无半点的显示出来,就怕这个小小表情露出了自己的大破绽被对手所趁,从而输掉决斗甚至牺牲了小命。而侵害读那一声突如其来的喷嚏把梁亮峰和南川原重两人的心如同是绷的紧紧的弓箭,比武场中的两人就是弓箭手,就像是弓箭手被人突然一吓而失手射出了弓箭,梁亮峰和南川原重的提的高高的心皆像是被一根针给刺破了,两人的力量顿时散发了出来。既然力量爆发了出来,倘若梁亮峰和南川原重再不出手的话,那么他们两人的力量就会这么白白的泄光,故他们两人出手了,他们开始解除不动的时候也就是在秦海夺打喷嚏完时,他们两人开始动了,两人最先动的动的都是脚,脚步踏出了玄妙无比的步法冲向了对方亮出了自己的必杀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