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刀 第三卷 第五章 大选(14)

三月春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775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6.html


刘一根虽然吃着面心里也不大舒服,老觉着这是强盗所为的事情。两人的碗里只剩下一点汤了,张擎和叫了老板说道:“老板,老板在吗?”

“在,在,两位还要面啊?”

“老板,你看看这是什么,我们还能再吃吗?”张擎和指着碗里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说。

“两位爷,我做这个生意也不是一天两天,别看着店面小了点,可我都是很讲究卫生的,怎么会有苍蝇呢?”

刘一根伸过头来瞅着张擎和的碗里的苍蝇,又抬头看了看张擎和缩回去什么话也没有说。“老板,这东西不怪你是它自己跳进来的,这两碗面钱就算了,你觉得合不合算。”

“可是,您们两位确实吃了我的面啊!怎么不给钱呢。”

张擎和站起来趴在他的耳朵上低估了两句,老板灰溜溜的走进去,过了一会他拿着塑料包出来递给张擎和,笑嘻嘻的说道:“爷,您要的东西都在这了,这面钱我不要了。”

张擎和和刘一根离开了那个面馆,径直朝鬼子阵营方向走去。刘一根心里憋得慌,他没有想到张擎和贵为团长竟使出这么卑鄙的手段骗老百姓,这简直就是丧尽天良,天理难容。张擎和看出了他的心思,问道:“一根,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这是危机时刻我们必须这么做。”

“必须这么做,这跟明抢有什么区别。日本鬼子任意砍杀老百姓,咱们恶意私取,这算什么事啊!”刘一根叹着气说道。张擎和乐了,他说:“告诉你吧!那黑乎乎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苍蝇,那是烤焦了葱叶。你知道我跟那个老板说的什么吗?我跟他说如果我把这事给张扬出去,他的生意就没得做了,没想到这个傻傻的老板还真相信了。”

“人家傻,人家那是看你可怜。看看咱们现在穿的这个样,刚开始过去吃就应该被当做乞讨的被赶出来。”

“我不跟你争论,现在我们有老鼠药了,就在这个塑料袋里。还有半块羊肉,把他们掺和在一起扔给那个家伙,它就一命呜呼了。”张擎和说着打开塑料包闻了闻,叫道:“太管用了,一根你闻闻。”

“我才没有你那么无聊呢!”

“走,先去办正事。”

两人来到鬼子阵营外外面的大槐树下隐藏了起来。鬼子阵营门口,几个日本兵来回走动着。小虎子牵着一条狼狗从里面走出来,问道:“有什么情况没有?你们都给我精神着点。”说完回头走了回去。张擎和拿出那半块羊肉,把老鼠药弄成白面模样,对刘一根说道:“这样把他们一掺和就像炸肉丸子似的,香着呢!”

“别扯淡,我可不想这么年轻就去见阎王爷。”

“呵呵!我就知道你没有这个胆量,想当年在山里打游击那会,山里的野菜比这东西毒好几倍,我吃过也没见得早去阎王。”

“你快看,那边开过来两辆摩托车。”

山上木拓从车上下来走到守卫面前,上下观察了一番,又朝四周搜寻了一遍,说道:“你们的把眼睛睁得大一点,出了事咔嚓!死啦死啦的家伙。”

“嗨!”

山上木拓往里面走去。张擎和问刘一根说:“我的眼是不是花了,这个狗日的日本官是不是受伤了,这脸上和肚子上都缠着绷带。”

“您没有眼花,他就是受伤了,好像是左眼。”

“奶奶的,不是咱们开的火,难不成这小小的洛桥镇还有盟军。”

门口除了原来那几个守卫,现在又多了几个。张擎和说:“现在不能动手了,刚来的这几个走了之后再说。”

“你看那边。”刘一根指着一个黑影对张擎和说道。

“什么?盟军,盟军。”

“瞎喊什么?哪有盟军。”

“那里,黑衣人。”

张擎和顺着刘一根所指的方向看去,那里的确有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的朝鬼子阵营的围墙上瞅着。“真有盟军,哪个不分的?”刘一根小声说道。

“别高兴地太早了,你知道他是聋子还是瞎子,说不定是土匪呢!”

“就你是好人。”

“我说你小子最近老是和我过不去,欠揍是不是。”张擎和故意拍了一把刘一根的头,接着说:“我说这话不是没有根据,你看看那人步伐还有身段,一看就是练过武的人。洛桥镇这种偏远的小地方,除了老百姓就是土匪,你说不是土匪会是谁?”

“你怎么这么确定就不是上峰派人来支援咱们的。”

“屁话,支援能这样支援吗?别说话看看他要看什么。”

黑衣人正是莫独眼的手下,一个土匪小头目。莫独眼派他下山让他想法混进鬼子的阵营,看看日本人是不是真的在修筑工事。

“八嘎!举起手来。”只听得一阵枪声,黑衣人被击中了右腿倒在地上。几个日本兵走上去将黑衣人抓进了阵营。张擎和问道:“那家伙捣什么乱子了,这么不谨慎就让小日本抓住了。”

“他是故意出现的,鬼子开枪了就把他抓住了。”

张擎和顿时恍然大悟,他明白了这家伙对他的老大足够忠心耿耿,甘愿拿着自己的小命向日本鬼子枪口下钻。

土匪小头目被日本鬼子拖进了鬼子阵营的地牢里,山上木拓舀了一瓢水泼在他的脸上。问道:“你的哪里的家伙,来我们这有什么企图。”土匪小头目抬头看了看他,又晕了过去。山上木拓毁了一下手,一个日本兵走过来将他放了下来。“止住他腿上的血,别让他死了,问问他到底是谁派他来的?”

“嗨!”小胡子接着问道:“木拓君,您要不要看看咱们计划的工程。”

“嗯!带我去看看。”两人从地牢里出来,进了阵营指挥部。小胡子拿出一张地图对山上木拓比划着说道:“这地方修地下弹药库,把所有的弹药全部挪到地下。这里是两架小型战斗机的隐藏地下洞穴,还有这里直接通往地牢。”

“你的注意大大的好,大大的好。有了这些东西,国共两军就死啦死啦的,我们的胜利的。”山上木拓笑着,他拿起地图详细看了看,说道:“这个有没有和稻田君汇报过。”

小胡子回答道:“这就是他的注意。”

“哼!又是他的注意。”山上木拓用力一拍桌子,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小胡子走过来,对他说道:“他的注意,具体实施的是我,我还是站在您这边的。”

“你是我山上木拓的好朋友,好同学,我相信你。这个工事开始动工了没有,带我去看看。”

“已经开始挖了,木拓君为了保密起见,咱们现在还是别去的好,我害怕隔墙有耳。今晚那个黑衣人,来者不善。”

“八嘎!嗯,一定要问出他是什么人?实在嘴硬,就干掉,明白了?”

“嗨!”

山上木拓兵没有执意要去看正在修筑的工事,他很相信小胡子这个老同学。他是永远站在自己这边的,就算有一天他拿着枪顶在稻田一郎的脑袋上,小胡子也会站在这一边。山上木拓离开了,张擎和推了推打瞌睡的刘一根说道:“狗日的那家伙走了,准备行动。不行,还是等到下半夜这群狗累了时再行动,现在还不是时候。”

刘一根打了个哈欠,说道:“您明明知道现在不能擅自行动,还说这么多干嘛!累不累啊!”

“唉!你小子能耐了是不是,别睡了。起来,你盯着点我撒泡尿。”张擎和拧了一把刘一根,刘一根差点喊出声来。张擎和捂住他的嘴,小时喝道:“你不要命了,鬼子阵营就在距离你我五十米远的地方。”

“那你还拧我。”

“我也是为了你好,鬼子万一发现了咱们,我跑了可不能丢下你啊!盯着点,我去旁边撒泡尿去。”

“撒尿,哪里这么多尿。”

且说小妾被尿憋醒了,她起身去尿尿时突然想起了他和六子的约会。她尿完尿回到房间,听着刘大胖睡得跟死猪似的,她慢慢披上衣服开门出去,匆匆朝假山走去。六子还真耐得住性子,晚上快零点了还在那等着。小妾来到假山旁,小声喊着六爷。六子在假山山洞内听见了,从里面走出来抱住小妾走进山洞亲着。小妾捂住六子的嘴,说道:“六爷,您真是个色狼,晚上这么晚了还在这等着。我要是被刘大胖缠住了,来不了您不是白等了这么长时间。”

六子亲着小妾的耳根,气喘吁吁的说道:“我等的值,你现在不是来了么。就是让我一休不睡我也乐意。”

“六爷,您慢点,我的衣服,您慢点。”小妾仍然半推半就着。她虽然刚和刘大胖做过,但是刘大胖太不争气了,他下面的武器根本无法满足小妾的欲望。现在六子让他找回了女人从男人身上得到的快感,她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和这个男人缠在一起。

六子脱掉了小妾的衣服,两人在山洞里欢愉着。凉风从外面吹进来,六子摸起衣服盖在小妾的身上,然后尽情的吸允着他的大奶子,还有下身的茂密丛林地带。这一男一女呻吟声打破了假山的宁静,伴着从假山上流下来的水声两者混合在一起,激荡而又放浪。而刘大胖却依然像死猪似的躺在小妾的空床上,哪知他的女人早已被他的贴身管家玩的欢愉到极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