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里江山埋白骨 志愿军遗骸殡葬揭密

中短期 收藏 0 572

湖北赤壁市城西南的老营盘茶山,坡地间是一片墓群。50多年来,142位志愿军士兵在此地沉睡,无人知晓。赤壁的这处志愿军墓地附近,当年是中南军区解放军第67预备医院,当地老百姓称之为“野战医院”。这所军医院属团级建制,下设两处、两科、三个医疗所和一个护士培训队(又称省军区护士学校),包括警卫排、担架队、面包房、汽车队等500多人,医护人员中还有90名旧日本军队的医护人员。


1950年6月,韩战爆发后,第67医院陆续接治从朝鲜战场前线转运后方的伤病员。该医院的医护人员共救治1200多位伤病员。其间,陆续有142名伤员因救治无效牺牲。残缺的碑文记载,抗美援朝战争最惨烈的时期1952年4月至1953年1月,其间在该医院死亡99人,1952年7月多达24人。后来医院撤销,加之部队番号和大陆行政区划变迁等原因,掩埋在这里的英烈一直无人问津。


战后集中掩埋


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正式签署。战俘遣返、战死者遗骸交接和失踪人员统计提上各方议事日程,其后一拖再拖,正式开展此项工作是第二年的3月。志愿军代表团临时从志愿军各部队和北京调派人员,成立墓地注册委员会,专司大规模挖掘、搬运与掩埋死亡军事人员的工作。


抗美援朝50周年时,原志愿军代表团成员、总政保卫部的孙佑武着文说,墓地注册委员会总部设在原李克农的住处“桃花园”,初期设有参谋组、资料研究组和行政组,38军副军长李际泰受理该项任务。


对墓地注册委员会的机构组成和日常工作,孙佑武的回忆很详尽:“墓地注册委员会下面,组建了3个负责挖掘和搬运尸体的‘搬尸队’,每队30余人,按班、排编组,所有‘搬尸队’成员都从战斗部队严格选拔,由班长当战士,排长当班长,队长和政委都是团级干部。每个搬尸队还配备了多辆由军用卡车改装成的密封运尸车和必要的挖掘、运载工具及装尸胶布袋与消毒器材等。”


1950年10月韩战打响后,中国军队一直向腹地推进,最远推进到“三七”线附近。如此纵深作战,许多志愿军战死者都被草草掩埋,根本来不及建立陵园,这样的掩埋点在当年的北朝鲜各地都是。


孙佑武在回忆中称:“志愿军的战死者接收组下设4个小组,每组有一名接收军官,配以英文翻译等工作人员。志愿军烈士的遗骸一运到,美移交军官向我接收军官递交一份移交尸体的清单。我方搬尸队的队员随即将尸体从密封的运尸车上卸下,边抬,边消毒,边清点,然后在接收帐篷后面,将遗体装进运尸车。”清点和交接的手续办妥后,运载尸体的车队便由专人携带清单护送到烈士陵园,先由法医组进行检查和登记,然后进行埋葬。


1954年9月1日,板门店附近的东场里非军事区双方战死人员遗骸首次交换,中朝按照协议将200具美方死亡人员尸体移交对方,我方收到600具尸体。这样的尸体移交持续近一个月。当年年底,临时机构墓地注册委员会完成使命后被撤销。这一年,志愿军代表团在朝鲜境内修建了8处集中的烈士陵园。


留守的七人中国小组


1958年,周恩来率团出访朝鲜,按中央军委原定计划,志愿军将在1958年上半年全部回国。但时任志愿军司令员和政治委员的杨勇和王平提出建议,将最后撤出日期定在志愿军入朝参战纪念日10月25日,此间,志愿军官兵还可为朝鲜人民建设几个月。毛泽东随即应允,并同意在平壤修建中朝友谊塔,各地修建所属地区的志愿军烈士墓,向参加韩战的志愿军官兵授予“祖国解放战争纪念章”。毛还批示,志愿军所有烈士都留在朝鲜,包括他的长子毛岸英。10月,志愿军最后一批部队撤离朝鲜。


志愿军撤回之后,对志愿军战死者遗骸的挖掘,朝鲜也做了相应的工作。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尹继波副馆长介绍,朝鲜在后来的国内建设中,大概修建了200多处志愿军合葬墓地。“那些墓葬修建有活门,零星的志愿军墓和遗骸被发现后就往里面放,发现一个就送一个,到了后期,寻找到的多数是无名烈士。”


志愿军原本在板门店的军事停战委员会有一个100人的代表团,撤军后只剩下一个7人工作小组,全部由军方人员组成。留守的军方小组除负责停战协议后的善后事务,还包括协调接收在韩国境内发现、经由联合国转交的疑似志愿军失踪人员的遗骸,然后参与鉴定,并把志愿军的纪念章、尸骨、标志牌等遗物移送国内。


1991年3月,美国提出由韩国将军担任“军停会”首席代表,遭到朝方拒绝,并抵制参与“军停会”工作。其后,朝鲜撤走其驻“军停会”代表团,另立“朝鲜人民军驻板门店代表处”。9月,中国方面鉴于“军停会”已实际停止工作及朝方的要求,决定撤回原驻“军停会”代表。中方7人小组撤回后,志愿军的名称就此成为历史。寻找、挖掘和掩埋志愿军失踪人员遗骨的工作也随之结束。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