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二十集 出击 第20集 出击 八、军人之诺

秋林先生 收藏 7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听隋涛介绍当年还枪,这可是抗日班最根本的任务,大家显然都很清楚。但丽丽的一个调皮问题还是把大家问住了。她举手问道:“隋爷爷,我想知道,你们送枪时事先知道要带回多少川兵吗?为什么和送回去的武器数量一样呢?是巧合吗?”丽丽这一问很多人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大飞在旁边笑了:“你们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听隋涛介绍当年还枪,这可是抗日班最根本的任务,大家显然都很清楚。但丽丽的一个调皮问题还是把大家问住了。她举手问道:“隋爷爷,我想知道,你们送枪时事先知道要带回多少川兵吗?为什么和送回去的武器数量一样呢?是巧合吗?”丽丽这一问很多人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大飞在旁边笑了:“你们研究过抗日班的历史吧,占彪爷爷送枪时把高连长这拨川军带出来共155名。而送还的武器件数呢,你们注意加一加啊:6挺马克沁重机枪,5挺捷克轻机枪, 120支中正步骑枪,9把手枪,还有15具掷弹筒,一共多少?”

晓菲答道:“正好155啊!一件武器换回一名川兵!这也太巧了吧!”众人皆奇怪这数字里暗合的命运。

这时大客突然停住了,原来通往靠山镇的路上有两台小车挡在路边,不用说是前来迎接的车辆了。大客上的抗日班老兵,个个瞪着眼睛伸着脖子,看车上下来的是哪位兄弟……

***********************************************************************

占彪一看漫山遍野冲过来的是中国老百姓,马上下令不许开枪,命令曹羽的特务排把机枪放下跳下车围在车队左右。等老百姓涌过来后曹羽几声大喝也止不住,特务排不得不动手了,三下五除二把老百姓手里的武器都扔了一地,个别不要命的都端着胳膊捂着下巴都疼得惨叫蹲在地上。老百姓一看遇到了惹不起的硬茬儿便一声喊哄然而散。占彪审了几个受伤的农民才弄明白怎么回事,得知原因后抗日班全体将士无不愕然。

原来1944年河南的大饥荒刚过,当时无论重庆政府,还是河南军政当局,当饥荒袭来都没有向老百姓提供任何救济,反到是横征暴敛一如既往,名目繁多的税收纸条能把老百姓的门给贴满了。而且国军中与土匪勾结、绑票、拉兵和与日军做投机生意等现象极为普遍。更为甚的国军把几十万、上百万河南农民赶到一起,让他们用马车和手推车运送粮食,修筑公路,开挖壕沟,加高堤坝。对于这样的劳工,农民不但得不到工钱,还得自备饭食。从1940年到1944年的4年中,驻河南的国军与日军一仗没打,却把老百姓压迫得喊出了“宁要小日本,不要刮民党”的呼声。结果30万国军面对6万日军的“一号作战”望风而逃时,长期受压的农民凶猛地攻击起了国军。他们用农具、匕首和土炮武装起来,解除了5万至10万名本国士兵的武装,杀了一些——有的甚至把他们活埋了,然后欢迎日军。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但农民们尝到甜头已经养成习惯,遇到小股的国军他们还是照劫不误。

占彪听罢良久不语,命令把受伤农民包扎好都放了。他和师弟们及全体士兵都在深思,这样腐败的政府这样无能的军队何时才能把鬼子打跑啊。

终于遇到了国军部队,辗转找到了高连长。曲着残疾左臂的高连长看到占彪们泪如泉涌,他一一和老部下们单手拥抱说:“多亏把你们留在那里,不然你们说不定活不到今天。”原来川军因为不是嫡系部队在战斗中不是打前锋就是打后卫,每次战役都是川军损失巨大,而且川军和一些杂牌军只要被打垮了建制就取消,不像中央军等嫡系部队人打没了还可以按原建制重建。现在高连长的一连人都打没了,他和一些零落的伤残川兵被收编在其它部队,任了一个虚职的团部上尉参谋。见到占彪的上校军衔他真是百感交集。他心里非常清楚也非常感动占彪之所以坚持叫班,不叫连不叫营,就是在尊重他当年的任命,结果成了独一无二的上校班长。其实他在听说江南有一个装备精良作战勇猛的钢班时就感觉到是自己连的占彪班,后来当第三战区派员来让他给占彪下令归属第三战区时验证了他的判断,但他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为由表示无法下这样的命令。

这时三德排已把机枪连的全部装备卸下车,6挺马克沁重机枪,5挺捷克轻机枪, 120支中正步骑枪,9把手枪摆了一溜儿。曹羽特务排的30人个个如猎豹一样手提机枪压住四角,隋涛的工兵排人手一支冲锋枪每三人守着一辆车。

占彪领着小峰、成义、三德三个排的士兵向高连长列队致礼,占彪高喝:“奉高连长令,国军第22集团军第45军125师81团机枪连班长占彪率抗日班保护机枪连装备,现已完成任务,装备无一缺损如数归队。”

高连长也立正回礼:“军人之诺,一诺千金!你们做到了人在枪在,你们实现了‘只要我不死,就要把这批武器交到我手里’的信诺,我代表,代表中国的老百姓感谢你们!你们对得起川中家乡父老!你们,你们是真正的军人!”

闻讯赶来的中校团长一看抗日班这阵势就明白了,原来江浙一带让鬼子闻之色变的,被国军传得神奇的百战百胜的钢班竟是高参谋的手下,是川军。这时各营连的一些川兵也纷纷赶来,渐渐聚起了一百多人,大部份都是伤残兵。这时一名川兵听到“川中家乡父老”哭出了声,哭声漫延着,一百多个川兵汉子接连抱头痛哭,一时间哭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占彪忍住悲怆,向高连长的顶头上司那个中校团长走去。中校团长向占彪上校一个立正。占彪回了个礼说:“本来高连长已不带兵,我们可以把这个连的武器带走,但我想和团长做个交易,还希望你成全。”那中校团长这时也深为川兵的情意所感动,回答到:“请上校吩咐,只要卑职力所能及的定予照办。”

占彪看看周围的川兵说:“我想用这一个机枪连的装备,换你们团里高参谋和受伤的川兵,我带走把他们送回家乡。”占彪此言一出,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川兵们无不抹去泪花,激动、兴奋地互相望着。

中校团长回头看看自己的副团长和参谋长,又看看众多的川兵,下了决心一把握住占彪的手说:“非常理解,非常理解,你们,真男人,真汉子。就这么定了,只是,再给我们留下些弹药。”这团长心里也明镜的,武器就是战斗力,就是本钱,兵少了还能吃空饷,而且他一直愁着这些伤残兵会影响部队的机动性。占彪等于给他卸掉了一个包袱,还凭空得了一个机枪连的装备。

川兵们欣喜万分,奔走相告,高连长转眼集合了一百五十多人,这里有三分之一不是伤兵也混了进来。团长睁眼闭眼让跟占彪走的川兵把武器留下。占彪不但留给团长一些弹药,还让每班拿出一个掷弹筒,多给了他15具掷弹筒,团长大喜,各营都可以成立一个掷弹筒小队了。小峰则命令抗日班五个排的150名战士把自己的手枪都转给了新加入的川兵。小蝶和成义迅速检查和统计着这批川兵的伤残情况和人员组成,还好,伤情都已稳定,只是多少留下些残疾。人员共155人,其中有一个上尉,四个中尉,七个少尉和16个上士。

正当占彪和团长辞行准备送大卫到战区司令部时,小宝匆匆拿份电文跑过来,看到小宝的神色占彪不免一惊,第一次看到小宝这样惊慌失措。果然是家里留守部队发来的电文:“据内线情报,松山又回来了,正在纠集龟村、山口、加藤,各率一部准备对靠山镇一带发起报复扫荡,袁伯已被他们抓走,松山刚刚送来战书,要与抗日班决一死战,请彪哥定夺。”

占彪读罢电报当即决定,托付团长将大卫送到司令部,抗日班和川兵立即上车,杀回靠山镇!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