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岛芳子诈死之谜新说

dengjinshou 收藏 0 852

1948年4月,当时的《北平日报》曾报道川岛芳子替身受死的迷案,据说,替其身死的是一名罹患末期癌症的女性,交换条件是金条十条。后来,替身的妹妹只收到四条,于是一状告到法院。但此事遭到当时的国民政府否认。之后,因战争原因,事情不了了之。川岛芳子难道真在刑场被替身换出吗?前不久,有报道称,长春市职业画家张钰称,她的姥爷去世前告诉她,他当年曾把川岛芳子送到长春隐居。直到1978年川岛芳子才死。这又是真的吗?






两份嘱托


主攻工笔画的张钰.1967年出生在长春,现为该市政协书画院理事。据张钰介绍,她的母亲是日本遗孤,1岁时被姥爷段翔(化名)收养。段翔家有一妻三儿,在长春新立城附近,还有一位关系很深的女子,此人姓方,张钰称其为“方姥”,当时包括家人在内,都以为方姥是段翔“外面的女人”。

“我母亲5岁到9岁日寸与方姥经常住在一起,我小时也常去方姥家玩,记得她个子不高不矮,大约在1.60米到1.65米之间,肤色发黄,挺爱化妆的。”张钰称,1978年农历正月十五,方姥去世。

2004年年末的一个晚上,86岁的段翔把她叫到床边,“姥爷让我把灯和电视都关了,打开台灯,他说有话要交代。”“接下来,姥爷在纸上写了一句话:方姥就是川岛芳子。姥爷接着说,伪满时,他为满铁四平铁路伪警察局局长当翻译宫,经常去天津东兴楼饭庄(注:川岛芳子曾以东必楼为据点刺探情报),接触到了川岛芳子。后来有人在刑场上用替身换出了她,在东北挑选了几个供川岛芳子隐居的地方,最后选在新立城。1949年,姥爷等3个人带着川岛芳子来到新立城,把她安置在这里。”张钰说,姥爷交代这些话时,身边只有她一个人,“没过几天,姥爷去世了。”

川岛芳子的研究者李刚、何景方,查找了段翔的个人材料,发现他在伪满时期上过日语学校。于1935年至l942年间在“满铁”工作,精通日语。伪满后朝考入伪“警察学校”。解放战争时期,段翔参加我军后又叛变投敌,两次参加国民党部队。此外,段翔的亲娘舅于老太爷,在乾清宫当过御前侍卫,与肃亲王善耆交好,曾通过肃亲王结识了目本浪人川岛浪速。善耆、川岛浪速分别是川岛芳子的生父和养父。

此外,方姥曾经教过张钰日本话以及歌谣,其中一首歌名叫《蒙古姑娘》,据说这首歌的作者正是川岛芳子。“张钰能够背出《蒙古姑娘》歌词,而在那时她并不知道这首歌的作者是谁。”何景方说。

张钰回忆说,她和母亲在与方姥做伴时,曾看到方姥左胸有褐色疤痕,方姥还常让张钰母女为其捶背。

研究者称,川岛芳子左胸受过枪伤,患有脊椎炎。有一次方姥听京剧,张钰问唱者是谁,方姥说是京剧大师马连良。张钰又问方姥是否认识马连良,“方姥说认识,还说每次听到他的唱腔,心里发酸。方姥嘱咐我,长大了如果见到马先生,让我代她说句对不起,说完她就到院子里了。”张钰说,方姥这个反常举动,一直让她不解。研究者称,川岛芳子在历史上与马连良发生过矛盾,曾勒索过他。

对于张钰所称的“方姥是川岛芳子”,张钰的母亲,64岁的段续擎予以证实,说她的父亲曾在2000年曾向她说及此事,但一再嘱咐,不要外泄。直到研究者们研究此课题后。母女俩才知原来对方也知道这事。



一个密码箱



张钰说,段翔去世后,家人在墙壁夹层中发现一个日本造密码箱。箱中藏有段翔与方姥等人的大量遗物。箱内上层放着3幅画和几样小物件。其中还有3样是长春般若寺方丈澍培法师的礼物,分别是墨竹画、金刚经、澍培法师本人照片,上面有“方居士惠存”、“方居士雅正”的字样。李刚称,澍培法师的弟子证实澍培法师与方居士认识。“他的弟子说,澍培法师还送给方居士一首诗:踏遍青山往事休,归来佛号印心头。人生八万四千梦,都向无声一念收。”


箱中上层还有蝙蝠型头簪与微型药勺。张钰称,蝙蝠型头簪是银质,“方姥平时别在头上,经常拿它挑菜中的东西,我怀疑她是在验毒。”微型药勺似为铜质,张钰说这是方姥配药所用。在长春大学教书的日本学者野崎晃布先生确认,这与日本关东军用过的药勺一样。箱子下层有6张是日本关东军军事用图,图上字迹为简体,印章为“满洲国关东军”,不合史实。后经专家鉴定,此图表为赝品。

箱中还有一个法国造微型望远镜与美国造铅笔刀,品相陈旧。野崎先生经过一番查找,发现这个望远镜至少是60年前的产品,“日本军队也只有高级军官才可能拥有。”望远镜上,有刀刻的两处“HK”和一处

“HM”字样。野崎先生说,川岛芳子中文名是“金璧辉”,“HK”正是“金璧辉”目语发音的英文缩写!但

“HM”却不知何意。

张钰说,段翔临终前嘱托她把一个掐丝景泰蓝“蓝色狮子”,送给川岛芳子的秘书兼情人小方八郎。日前,经野崎先生求证,小方八郎于2000年已去世。打开“蓝狮”,里面有一张发黄的纸条,上面用毛笔写着不规范的l6个篆字,款是“秀竹敬具小方阁下”,旁有“广幸”字样。那16个篆字除“芳魂西天至未归”还勉强能识外,其他字都很难猜。

研究者曾介绍,当年把川岛芳子从刑场送到长春的共有3个男人。一位是段翔,另—位领头者名叫“秀竹”。如果此事不是人为造假,那么这个纸条,明显是“秀竹”给小方八郎的信。研究者猜测,这张纸应是方姥逝后不久,秀竹所写并交给段翔,而段翔将此信封入狮子内,希望日后送给小方八郎。

研究者称,在方姥死后笫3年,即1981年,浙江某寺的一名七旬老僧,来到长春将方姥骨灰取走。研究者怀疑,这位老僧可能是在“文革”时期离开长春的秀竹,而这个纸条,可能是他那时交给段翔的。

“蓝狮”里除了报纸与纸条,还有一些似是炉渣的东西,这些“炉渣”是否掺着方姥的骨灰呢?在没得到科学鉴定前,这些都只是猜测,然而这些猜测离真实有多远呢?



解放后她曾现身?



方姥住在新立城。凭此线索,研究者们经过地毯式搜索,终于找到当年方姥住处的房东之予:新立城镇齐家村下齐家窝棚屯村民逯兴凯。记者将张钰临摹方姥“皈依证”照片的肖像画,在A4纸上放大,来到逯兴凯的家。

66岁的逯兴凯看到这幅画像后回忆,他的父亲逯长站(1987年去世)曾说过,解放前夕,方姥在3个男子带领下来到这里居住,其中一位就是张钰的姥爷段翔。家里把大伯父去世后留下的一处房宅,让给“方老太

太”居住。

逯兴凯记得,“方老太太”人瘦,眼睛有神,一对招风耳很突出。“她很干净利索,从前面看就和这个画像一样,其实脑袋后面还扎个发髻。说话有点像北京口音。她成天在家烧香念佛,基本不出屋,我和她接触也很少,但在我印象中,她不像农村人。”

逯兴凯确认,“方老太太”冬天不在新立城居住,“第二年开春她才回来。”张钰称,段翔曾说过,方姥冬天到浙江的国清寺过冬。

对于张钰和张母,逯兴凯也有记忆,他记得张母和张钰小时总来“方老太太”家玩。

研究者们找到了另一位与方姥有过接触的人:当年给方老太太家送过鸭蛋的陈良。他看了片刻,认出画像是“方老太太”。

那么,方姥真是川岛芳子吗?现居沈阳的中国北方少数民族文化研究基地发展委员会主任、辽宁省民俗协会副会长爱新觉罗·德崇先生称:“我在解放后见过璧辉!”

64岁的德崇说,“小时候我的家里总来客人。”德崇回忆说,大概是在1955年底到1956年初春间,“家里来了—个女人,穿着棉猴儿,围着围巾,衣着普通,但气质很好。”德崇说,当时他听到父亲说了一声:“来,壁辉。”

时隔不久,德崇曾问他的姐姐溥贤(已去世)“那个女人也是家族里的人吗?溥贤姐姐说:‘是的,而且这个女人不得了,能文能武,特别有能耐,连死都有人替。’姐姐还告诉我.那个女人挺有名的,叫金壁辉。”德崇还透露,爱新觉罗家族里不少上岁数的人中,有着川岛芳子在死刑场上被替身换出的说法。



最后的格格否认此事



金默玉,是肃亲王善耆最小的女儿,川岛芳子的亲妹妹。

对于张钰所称的“方姥是川岛芳子”一事,金默玉说。“当年她(川岛芳子)被枪决时,也有被替身换出的谣言,我们看了行刑后的照片,那是她本人,没有错的,你们现在听到的都是谣言。”金默玉表示自己年事已高,身体不佳,不愿再对此事发表看法。据曰本媒体报道,李香兰已得知此事,但对此一说也半信半疑。(摘自《扬子晚报》)






川岛芳子被处决后的照片





[链接]



川岛芳子被处决有6大疑点



红毛衣、蓝毛裤、青棉裤、豆沙色毛袜……川岛芳子被执行枪决时的衣着,在60年前的《北平日报》上有着清晰描述。然而,研究者们提出6大疑点,质疑川岛芳子死刑的执行过程。

一、日军战败后,国民党当局准许媒体对川岛芳子一案进行轰炸式报道,并举行两次大型公审。唯独最要紧的行刑场面,如此神秘,为什么?二、选择黎明前看不清人的晨光中执行死刑,为什么?三、处刑后,仍不开放行刑现场,为什么?四、所有中国记者不准入内,却让美国记者进入现场,为什么?五、把死者的面部搞得血肉模糊,沾满泥土,难以辨认,为什么?六、川岛芳子一向男装短发,照片上的死者头发长度却到达脖子中央,为什么?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