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为何选金庸做两岸传话人

dengjinshou 收藏 0 1036
导读:  1977年8月,邓小平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次年又在为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准备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发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经过这次全会,形成了以他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第二代领导集体”(《邓小平文选卷3》)。到1981年6月底,邓小平已身兼中央军委主席及中共中央副主席两大要职。但他终其一生都没有当过国家主席,对于这一问题,他在后来会见香港《明报》的创始人查良镛(金庸)时作了一番有趣的回答。   金庸看邓小平:他是郭靖   众所周知,金庸是蜚声海内外的武侠小说家,他曾用一枝笔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77年8月,邓小平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次年又在为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准备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发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经过这次全会,形成了以他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第二代领导集体”(《邓小平文选卷3》)。到1981年6月底,邓小平已身兼中央军委主席及中共中央副主席两大要职。但他终其一生都没有当过国家主席,对于这一问题,他在后来会见香港《明报》的创始人查良镛(金庸)时作了一番有趣的回答。


金庸看邓小平:他是郭靖


众所周知,金庸是蜚声海内外的武侠小说家,他曾用一枝笔创造了许多英雄般的大侠,其中《射雕英雄传》中的郭靖就是其中之一,在金庸眼里,邓小平就是郭靖式的人物。



尽管邓小平在1949年后的政途大起大落,但作为社评家,金庸曾准确预测邓小平将会“东山再起”。1976年春,邓小平再次被逐出政坛。金庸在社评中预言邓小平不久就会重返权力舞台中心。这一预测一年后即得到证实。对此,金庸曾说:“我的想象实际代表了中国多数人的愿望,既然是众望,大概事情就可以做到。”


选金庸做“传话人”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开始推行改革开放的政策,一些海外的知名人士纷纷接到邀请,访问大陆。1981年,金庸也接到了来自北京的邀请,他向邀请方提出:能否在访问期间拜访邓小平先生?


邓小平对金庸早有听闻,他曾托人从境外买过一套金庸的小说,而且爱不释手。当时,十一届六中全会(1981年6月27日至29日)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由邓小平主持起草)将党的工作中心调整到经济建设上来;同时,用和平方式统一祖国也成了正式议题。邓小平会见金庸可以向海内外传递中共新的对台工作信息。


在邓小平看来,金庸是两岸极好的传话人。因为他有深厚的传统文化根底,在华人世界有号召力。此外,金庸与台湾方面也颇有来往:1973年春,金庸曾应邀去过台湾,尽管病重的蒋介石没见他,但蒋经国就时政国事与其进行了深谈。邓小平恢复工作后,中共就曾邀请金庸回大陆访问,而此次金庸提出想见邓小平的报告很快被送到邓小平那里,后者随即在报告上批示:愿意见见查先生。


做国家主席太花精力


1981年7月18日,邓小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接见了金庸(见图),这也是他重新走上领导岗位后会见的第一位香港人士。两人一开始,便互道仰慕之情。邓小平说:“欢迎查先生回来走走!你的小说我读过,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金庸则说:“我一直对邓先生您很仰慕,今天能见到您,很感荣幸!”邓小平回道:“对查先生,我也是知名已久!”


很快,两人便进入一些尖锐问题的讨论。邓小平说:“十一届六中全会后,还有三件大事:一是在国际上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二是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三是搞好经济建设。”金庸说:“我觉得在国家统一这件事上,大陆的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是最基本的因素。”邓小平表示赞同:“三件大事中,国家的经济建设最重要,我们的经济建设发展得好,其它两件事就有基础,经济建设是根本,目前的经济需要调整。”


随后,两人进一步谈起十一届六中全会的人事变动。在这次全会中,华国锋辞去了中共中央主席和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职务,会议对中央主要领导成员进行了改选和增选:选举xxx为中央委员会主席,增选赵紫阳、华国锋为中央委员会副主席;选举邓小平为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增选习仲勋为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由中央主席和副主席组成,成员有:xxx、叶剑英、邓小平、赵紫阳、李先念、陈云、华国锋等。


《新时期邓小平第一个接见的香港同胞为何是金庸?》记载了两人对话的过程:金庸说:“邓副主席本来可以当主席,但你坚持不做。这样不重个人名位的事,在中国历史世界历史上,都十分罕有,令人敬佩。”邓小平听后微微一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说:“名气嘛,已经有了,还要什么更多的名?一切要看得远些。我身体还不错,但毕竟年纪大了,现在每天只能工作八小时,再长了就会疲倦……”


邓小平还说:“你们《明报》要我当国家主席(当时没有国家主席的职位,该职位到了1982年的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中才恢复,而邓小平后来也没有担任此职位)。当国家主席,资格嘛,不是没有。不过,我还想多活几年,多为国家、人民办点事。现在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有120多个,每年有许多国家元首来访问,国家主席就要迎送、接待、设宴,这么多应酬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


“社会主义有一百多种”


随后,邓小平又和金庸讨论了关于社会主义的问题,他抽出一根香烟递给金庸,自己又点了一根,问:“查先生,世界上有多少种社会主义?”金庸说:“我想自从法国傅立叶、圣西门,英国的欧文首先提出社会主义理论以来,世界上已有许多种社会主义。邓副主席,请你指教。”

邓小平说:“你说不上不要紧,哈哈,我也说不上……我看世界上的社会主义,总有一百多种吧。来,再抽一根烟。”说着,又递给金庸一根香烟,然后接着说:“没有定规么,中国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金庸顺着话题说:“六中全会开得比大家想象中的好,国内外的反应都很好。全会通过的对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很好。”


那天,两人的话题很广泛。他们谈到了中美关系,对文化大革命的评价,谈到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也谈到了人才的培养。会谈中,邓小平给金庸递了一根“熊猫”牌香烟。分手时,又将抽剩的烟都给了金庸。金庸后来回忆这一细节时说:“这是邓先生的一份礼物,我收下了。”


当天晚上,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节目中播放了邓小平会见金庸的消息。港澳及世界各地的多家媒体也报道了这件事。当年9月,《明报月刊》发表了金庸和邓小平谈话的记录,以及《中国之旅:查良镛先生访问记》,这期杂志在一周内连续加印了三次。


金庸回到香港后,立即给邓小平专寄了一套明河出版社出版的《金庸小说全集》。有一次,邓小平的女儿邓楠见到金庸时说:爸爸很喜欢看你的小说,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看几页。其实,也就在邓小平会见金庸后不久,金庸的武侠小说在大陆“开禁”,并很快成为畅销书,至今依然。 新华网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