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日回看冯小刚导演的老片《手机》,看过很多次了,过去很多年以后,再次静心观看,仍然觉得回味无穷,发人深思,台词经典,演员功底深厚,明星云集,贴近生活现状,确实是一步不错的影片。

看看电影开始时候的一个小片段,根据画外音,在一九六九年的严守一发生了三件重要的事情,一是那一年严守一(葛优饰演)开始变声,声音变得沙哑,就如三十年后的严守一声音,二是村里嫁过来一个漂亮的桂花嫂子,三是严守一他爹卖出去了一头肥猪,换回了一辆两把(今天看来很老式的那种)自行车,严守一用自行车托着他那漂亮的桂花嫂子去镇上打电话(后来有刘彩云说,根据多年后桂花嫂子的回忆,当年的严守一根本不会骑自行车,是别人带桂花嫂子打电话的),到了打电话的地方,自然是人山人海,排队进行,也能够想象一个镇子就一部老式的手摇电话,打电话的人有多少啊,并且那个时候能够到镇子打电话的人,应该都还是家里不错的殷实人家,毕竟是家里有人在外工作(那个时候好像没有经商这个说法)的,守电话的老大爷说:电话都打了大半天了,我可以不休息,电话总得休息吧,于是,盖上电话的外箱子,顺手就用大铁锁锁上了,到了下午的时候,严守一带着桂花嫂子终于排到了窗口前面,说要打电话找三矿的刘三斤,把守电话的老大爷是及其不耐烦的,说,三矿的电话不好打,我守了这么久的电话,三矿就从来没有打通过,接下来直接就喊:下一个。严守一和桂花嫂子可是着急了,于是央求,就让试试吧,家里面有急事啊,老大爷无奈,应付性的摇摇电话,拿起来大声问道,是哪里啊,我要三矿,对方竟然是很清晰的回答:我这里是三矿,有什么事情吗?这次出乎意外的接通点电话,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在场的各位就不用说了,包括作为观众的我,从严守一和桂花嫂子紧张的眼神就可以感觉到,电话打通了,竟然不知道盖说些什么,守电话的老大爷把电话递过来,严守一和桂花嫂子相互推搡,可能在那个年代,他们谁都没有接触过电话这个玩意儿(我本人可是80年代后期才看到电话的,90年代中期才接触到电话的,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竟然也是有些紧张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这个紧张的习惯居然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更不用说打电话怎么说了),那个时候的电话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最后严守一拿起电话说:我要找三矿的刘三斤,我是他的表弟,我有要紧的事情跟他说。对方同样是不耐烦的态度:打电话都是有要紧的事情,赶快给我说,我通知他。严守一说:他的媳妇叫桂花,想问问他最近什么时候回去?接下来就是三矿那个把守电话的人在广播里面大声的寻呼:刘三斤,你的媳妇叫桂花,桂花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回去。这一段是《手机》开篇的一个章节,持续时间可能就一分多钟,可是,只要有点过去年代常识了解一点点的人,只要看到这个片段,哪怕就是这么短短的一分多钟,也会引起无限的回忆,可能是甜蜜的,也有可能是心酸的,电影介绍,这是严守一第一次把自己的声音传到二百公里以外,几十年后,作为京城一家主要电视节目的谈话主持人,他的声音传遍了千家万户,也正是严守一这次第一次接触电话的经历,在他30年后,手机的几个事情,影响着他的生活,影响了他的事业,甚至影响了他的一生。

开场的短短一段片段,直接就把所有的观众吸引到了电影里面,把所有的观众吸引到了那个特殊的年代,那个没有电器化时代的年代,那个出入门需要用自行车就是很现代化的年代里面,那是一个熟悉的回忆,哪怕过去几十年了,也能够勾起人无限的回忆,这是一个很经典很出彩的开头,然后,自然就把观众引导到了电话的话题上,昨日的电话是那种旧式的手摇式的,今日的电话已经普及到了千家万户,目前的中国,只要是有朋友的,只要工作和现代社会有一点点联系的,只要能够正常阅读汉字的人,以及包括和上面有联系的家人,朋友,几乎都开始使用手机了。引导到手机的话题上,就进入了影片的主题,没有过多的描述,没有转弯抹角的介绍,很是顺其自然,并且这次的电话,还引出了三十年后严守一的工作,把声音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把声音传到千家万户。精彩的开场。

第二是那种排队打电话的宏伟场面,几十人甚至几百人排队等候,都是争先恐后的往那个狭小的窗口里面挤,那是一个令多少中国人无法释怀的窗口,那也是一个记载了中国近代历史的窗口,那样的窗口,在当时的中国几乎无所不在,无处不有。学校的食堂如此,银行的柜台如此,打电话收发东西的地方也是如此,凡是公众对公家的地方,都有那么一个窗口,那是我们社会在早期的标志性建筑。几十人或者是几百人争前恐后的排在窗口的外面,等待里面的奢侈一样,外面的人自然是对里面的人万分羡慕的,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就教育我:要好好的上学,好好的读书,那样的话,才能进办公室,才能扔掉七斤半(南方农村耕种用锄头,锄头的重量大约就是七斤半左右),几十年过去了,这句话历历在目,也对那种拥挤的窗口记忆犹新,我小的时候,凡是到镇上购买东西,凡是到学校食堂吃饭等等等等,都有这样窗口的记忆。

第三自然是对那种窗口里面的人那种及其不耐烦的态度,那种眼神总是游离在他人头上的那种人的不愉快记忆,就是那样一种把守在窗口里面的人,当年的社会优越感可是相当强的。这是一种不越快的记忆,只是越想忘掉的东西越是记忆得扎实,几十年都过去了,那些坐在窗口里面脸上显示出无限优越感的人,具体的面孔似乎已经开始模糊,但是,那些面孔上面共同具有的让人反感的东西还是存在的。

《手机》的开头,是回忆的开头,是精彩的开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9-6-3 18:35:32 被陈captai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