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尝试人体写真 不愿全裸戏称像进澡堂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人体写真已不再是禁忌之物,中学作文都以人体写真为题


人体写真在诞生之初就因其大胆地裸露而备受争议,摄影师们在争议声中坚守,从最初单纯的人体记录,到追求人物内在的气质,再到通过影像来表达人物的内心世界……如今,人体写真已经从明星、美女走向平民

每一个敢于尝试人体写真的人也在进行一番身体的自我觉醒,这已不再仅仅是一场视觉冲击,而是一种最本真的自我表达。



- 本报记者 张馨玉



人体写真:勇敢者的自我表达



“就像进了澡堂子。”这是王语麟进入摄影棚后的第一感受,除了摄影师外,三位好友全裸,经过再三劝解、沟通,王语麟始终不肯全裸,她一再要求给自己遮住点儿,否则坚决不拍。



在整个人体写真拍摄过程中,王语麟实际上只是一个“边缘体验者”。5月28日,考虑再三,王语麟才同意接受采访。见到王语麟之前,在她的QQ空间里,记者看到多张从网络下载下来的唯美的人体写真照片。王语麟说那些照片很美,她非常欣赏和喜欢。但是再问可否尝试由女摄影师单独为她拍摄人体写真时,王语麟依旧坚决地摇头,“那已经是我可以做到的最大的尺度了,不能给你看,也不能给任何人看,我们4个人商量好了的,那是属于我们的秘密。”



2008年12月,一个艳阳高照的冬日,陶靓腆着已经近8个月大的肚子散步晒太阳,经过一个书报摊时,一本杂志的封面吸引了她。陈冲、马伊琍、柯蓝三位女明星的人体写真照片赫然在目,柯蓝曲线玲珑、陈冲成熟知性,但都没有马伊琍的大肚子来得夺人眼球。虽然都是全裸出镜,但是没有一人*,巧妙的遮挡,配上三人温和、沉静的笑容,那种发自女性身体和灵魂的美让陶靓感到震慑。



生于70后的陶靓是一个十足的摩登女郎,怀孕前经常奔波于深圳、广州、兰州等地,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眼见着跨过了30岁的门槛儿,她决定先完成一件人生大事——生孩子。怀孕期间,陶靓没少去酒吧、慢摇吧,虽然不能瞎喝乱蹦,但是一盒酸奶也足够解解馋的。陶靓突发奇想拍写真,而且是要拍人体写真,这对于和她一起姐们情深了十几年的鲁妮、王语麟、方圆圆来说一点儿都不意外。但让她们意外的是,陶靓提出4个人一起拍。她给出的理由是:15年朋友相惜相伴,却没有一张合影,实在是一大遗憾,平时大家各奔前程,4个人凑齐了都不易,何不趁此时机一起拍照留念。


拍照,没问题,拍写真也没问题,拍人体写真?有问题。鲁妮和方圆圆都还是单身,无后顾之忧,且这二位也都和陶靓一样属于摩登派,对于同拍人体写真一事儿没费多大工夫就全票通过了。可是王语麟是一个相对保守的人,平日里穿衣打扮也都相对含蓄,对于拍人体写真这件事,虽然共枕10年的老公没有发表过多的意见,但是王语麟自己都觉得接受不了。拍还是不拍?陶靓三人开始用种种理由说服王语麟,可是王语麟始终抱定:拍照留念没问题,但是拒绝全裸出镜!



时间进入了12月中旬,王语麟检查身体的时候被告知需要接受一个小手术,这个消息加速了她们的“拍照计划”。一旦王语麟做了手术,即便伤口愈合情况良好,等到能出来拍照的时候,怕是陶靓的孩子已经降生了。陶靓和鲁妮打算先斩后奏。



看过万隆商厦的一家摄影工作室,陶靓和鲁妮当即拍板就在这里搞定。



王语麟赶到的时候,其他3位已经拍完了各自的写真照,正准备拍摄人体写真。“就像进了澡堂子。”这是王语麟进入摄影棚后的第一感受,除了摄影师外,3位好友全裸,经过再三劝解、沟通,王语麟始终不肯全裸,她一再要求给自己遮住点儿,否则坚决不拍。无奈,陶靓、鲁妮、方圆圆在王语麟缺席的情况下先拍了几张,虽然露体不*,但是王语麟的脑袋还是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经过近半个小时的漫长商讨,最终王语麟穿着肉色裹胸、浅色短裙出镜。照片出来后,王语麟笑称自己“就像个搓澡的”。



“我没有跟他商量!”小马笑着说,“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小马的老公看到照片的时候,也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很理解我。”小马的脸上写满幸福。


现年40岁的张福兰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长发飘飘,中等身材,方框眼镜配上淡雅的妆容,更显出一位成熟女性的知性美。王语麟四人的人体写真照就是她拍的。5月29日下午,在工作间隙,张福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1993年,太阳雨黑白影像工作室落户兰州,主推黑白人像摄影,兼做各式写真,在兰州最早开始做人体写真摄影。1996年,张福兰进入工作室工作的时候还是一名化妆造型师。在此之前,张福兰对摄影的了解并不多。上班之初,一幅几乎与真人等大的人体写真照片深深吸引了她,照片中是一名女子的侧影,黑白的光影中,女子轻柔而随意摆动着肢体,光影的配合恰到好处,照片中透出的女性的柔美让人不忍挪移目光。“她就是海的女儿!”张福兰第一次意识到女性的身体可以以这样的方式被记录、被展示。



在上个世纪90年代之前,人体写真还是一种被人们窃窃私语、引发各种争论的新奇事物,是现代的“西洋景”,一不小心就击中了人们的猎奇心理。即便是明星写真,也往往被冠以“伤风败俗”甚至“色情”的名号,即便不*,但裸了就等于暗示,等于色情。



“那时候能有胆量来拍人体写真已经实属不易,一般顾客也不会有太多挑剔,拿了照片就走。”张福兰说,人体写真从明星、杂志走向平民之初,影像的话语权掌握在摄影师的手中,每张照片相当于摄影师一次自我技艺的展示,基本没有被拍摄者想要表达的东西。


作为女人,在给摄影师做助手的那几年,张福兰不是没有动过心,她也曾希望用影像定格自己的青春。然而,在思想上,张福兰仍旧是一个守旧派,男摄影师始终是她无法跨越的障碍,因此在每一次给顾客化妆、摆弄拍照姿势、打光的过程中,她只能暗暗歆羡这些女子的勇气和美丽。1997年,同是做化妆造型的朋友小马成为张福兰身边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小马的身上更多地体现出时尚元素,如果说张福兰身上透出的是成熟女性的静美,那么小马则更接近青春女性的动感美。“我本身就是学形象设计的,所以对人体绘画、人体摄影都有些了解,心理上不排斥,加上那时候年轻,身材也好,就想着留点美好的回忆。”说话时,小马语气轻快,目光流转,“虽然摄影师是个男的,但是还有女造型师在摄影棚里,这没有什么。”26岁那年,小马给自己的青春留下一组动人的影像,而彼时她已经结婚。“我没有跟他商量!”小马笑着说,“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小马的老公看到照片的时候,也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很理解我。”小马的脸上写满幸福。



小马的人体写真只是青春的印痕,而10年后,张瑶的人体写真却表达了更多的含义。张瑶,这个生于1982年的女孩,在大学辅修课程中接触到了系统的摄影知识,人体写真在2001年的大学校园已经不再是一个新鲜的词汇。学会拍照的张瑶时常拿着老爸的尼康专业相机练手,她怂恿好友拍一组人体写真却遭到了拒绝。于是她开始玩自拍,并且把拍好的照片传给好朋友看,让她们挑肥拣瘦。2007年,张瑶在云南遇到一个专门玩摄影的女孩,两人相谈甚欢,于是张瑶让她给自己拍了一组人体写真。那组照片中,张瑶面部妆容复古、表情淡漠,橘色灯光从镂空的灯罩中射出,洒满她的身体。张瑶说这张照片已经不仅仅是对青春肌体的记录,而是表达出了迷惘、徘徊、冷漠、痛楚以及自身渴望的温暖。


好的人体写真,是有深度的,是可以体现出女性气质的。好的人体写真要有氛围,它应当是一幅画、一个故事。



“每个人对同一事物的感受是不同的,他想表达的东西也不一样。”在做化妆造型师的那几年里,张福兰渐渐感受到一种冲动,一种想要拿起相机表达自己内心的冲动。在化妆造型之外,她开始学习一些关于摄影的理论知识,在工作中更多地去看去学习摄影师的拍摄技巧、手法。下班后,她借了摄影师的相机去亲自实践,再去和好的照片进行对比。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6年,原来的摄影师因为种种原因定居西安。张福兰第一次拿起相机正儿八经地拍了一组写真,模特是单位的另一位摄影师。拍出来的片子受到了同事们的一致好评,“够大胆,感觉是不一样。”从此,张福兰挑起了工作室摄影师的大旗。



“现在有很多人都会去尝试拍人体写真,但是有些拍出来的写真,连女性都不能接受。比如有些男摄影师拍摄出来的东西就很直截了当,看上去就是一个女人的身体,你看不到更多的东西。好的人体写真,是有深度的,是可以体现出女性气质的。好的人体写真要有氛围,它应当是一幅画、一个故事。”从业3年,张福兰已经拍摄了上百套人体写真,从摄影师的角度,她很慎重地讲出了自己的心得体会。



随着人们对人体写真的认识由最初的猎奇到现在的欣赏,张福兰很高兴地看到,有更多的女性顾客愿意尝试人体写真,而她这样一位女摄影师,更是让女顾客彻底打消了疑虑。在工作室接待的顾客中,50%愿意尝试人体写真。人体写真的对象也从最初的20岁左右的女孩变成了现在的无年龄限制。



做了摄影师,张福兰并没有放弃化妆造型,在她看来这是最好的了解顾客的过程。大多数情况下,张福兰都要亲自给顾客化妆做造型,先从表面上了解顾客外形的美与缺憾,同时也要和顾客进行交谈,从中迅速发掘顾客的个性特点和内心世界。在进摄影棚之前,她必须在顾客要求的风格范围内,创造出一种氛围,找到一种感觉,一种能够突出顾客特点的,展现美的一面的构思。最后运用自己的拍摄技巧,把握住顾客瞬间的闪光点并迅速捕捉下来。



“现在的人对自己要更了解一些,也更挑剔一些。”张福兰最大的苦恼在于,每当自己挖空心思设计出一个很有感觉、很能体现出顾客特点的照片后,却受不到顾客的认可。每当这种时候,张福兰都很无奈,但顾客永远是上帝,在做了解释后,仍得不到理解的时候,张福兰只能以顾客的要求为主。她必须在人体摄影艺术与商业价值间做出艰难的选择,而这样的选择往往让她感到苦恼。



从最初的操控影像话语权,到顾客“我的身体我做主”,人体写真已不再只是摄影师们展现技艺的载体,更多的是被拍摄者最本真的自我表达。



(文中人物除张福兰外均为化名)来源:西部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