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三部:沉沦与挣扎 第一百八十九章:摊牌(尾章[下])

mamimima 收藏 8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第一百八十九章:摊牌(尾章[下]) 民国二十年大年初一,一封神秘信件被人辗转送到卫富贵手中。送信人要求一定要卫富贵亲启。 警卫营里江湖中混过的好手,仔细检查了信封,信瓤。确认信件安全,卫富贵这才打开了信,卫富贵粗看一便,顿时恶向胆边生:就见信的内容如下: 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一百八十九章:摊牌(尾章[下])



民国二十年大年初一,一封神秘信件被人辗转送到卫富贵手中。送信人要求一定要卫富贵亲启。

警卫营里江湖中混过的好手,仔细检查了信封,信瓤。确认信件安全,卫富贵这才打开了信,卫富贵粗看一便,顿时恶向胆边生:就见信的内容如下:


卫富贵军团长阁下:

您好,不知近况如何?心情可好?

想当年在八蜀省大巴山,阁下给我热情的招待,本人至今感怀在心。大日本帝国昭和三年,鄙人在济南与阁下仅隔咫尺,未能相见,甚为遗憾。

而去年,鄙人获知阁下所属丰得利商行,在我大日本国生意兴隆,获利丰厚。我心中不由对与阁下的见面之心情,更是迫切期望。

但如今鄙人公事繁忙,无法亲来拜会。

只能书信一封给阁下表示问候的心情。

你们支那人常说礼尚往来,有来无往非礼也。这次特转告你,我们大日本几家所属公司中最近出现了一些败类,在与阁下您属下交易时,严重侵害了我们大日本企业的利益并对阁下您的利益造成了严重损害。为此,我们已经彻查出其恶首南洋永利商行经理及江南五丰商行张掌柜等诸人,对这几人,我们已施以惩戒。给予其深刻的教训。

今特将处理结果告知阁下一二。请阁下谅解。

阁下对我和对我们大日本帝国的真挚的热情,我们铭记在心。为此,今后我们会继续好好报答阁下。

信到结尾,鄙人见阁下之急切心情,越发期盼。真希望这天能早日来到!能与阁下把盏言欢!


此致!敬礼!


村边冶胜

昭和六年一月


怒火中烧的卫富贵,顿时明白了马麟那边和自己这里同时出事,就是这个村边冶胜搞的鬼。卫富贵没有想到,这个东洋鬼子这么多年前就开始算计自己。

卫富贵一下把信件狠狠扔到地上,猛跺了几十脚,边跺还边大骂“你他妈的东洋鬼子,你他妈的敢背后阴我?老子这次不找回这个场子,老子就他妈的不姓卫。老子就跟你这个野生的姓。”


门口江蕊听里面异响,忙走了进来,见富贵如此生气,忙好言安慰起富贵来。待卫富贵稍微平静些,坐在那里生闷气,江蕊这才捡起地上那封信,略看一遍,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卫富贵的丰得利以及军内军需处连续出事,江蕊基本都知道,没想到尽然是洋人搞的鬼?

“富贵,这东洋人怎么这么恨你?你啥时候跟他结下梁子了?”

卫富贵没有好气的指下信件,“上面不是写了么!最开始就是大巴山,当年我为了拿下大巴山防区,最终阴了洋人一道。好像这个东洋老就是当年东洋人中带队的。当年他们最后可是想要见我来着,让我命人叉出去了。没想到这个小心眼,妈的为了这点钱,这家伙至于记恨这么多年么吗?真不象个男人!”

江蕊轻声问“你当时阴了人家多少钱?”

卫富贵忽然摸着脑袋嘿嘿笑道“不多,加上申城的股票的钱,有十来个亿。不过我可没有拿大头,人家美里哥国的小子们拿的大头。再说这点钱又不是他东洋人一家出的。他急着替人出头啥。”

女人一听卫富贵报着这数,不由一伸舌头,笑骂卫富贵“十来个亿,你还不许别人记恨你。你也太霸道了。你这样说,我也理解人家,难怪啊!”

卫富贵看女人吐舌头的俏皮样子,心头大动。不由故意板起面孔“你这个丫头,你是那边的?你还理解人家?!老子这次前后亏了一个多亿,你不安慰我,你还替他说话。你个小汉奸丫头,给我过来,看老子好好惩罚你。”

说着,卫富贵一脸色鬼的模样就要来拉江蕊。

女人一边羞涩的轻骂昏君,一边指指屋外的警卫。卫富贵明白,就要命令警卫到院子外面去站岗,好让卫富贵和江蕊‘好好单独谈谈机要问题’。

女人一下止住了卫富贵“你急什么?这大白天的,真不要脸!”

“你喜欢就行,老子就对你不要脸了,怎么的?!”

女人羞急的跺着脚“你让我把手中这几件紧急文件发下去,回来再来好不?!你可别真做个不上朝的昏君。”

卫富贵强忍欲望,摸着脑袋哈哈笑着“快去快回,你不能赖皮。顺便把门口的警卫叫到院外去。”

“恩”女人应了声,拿起桌上几份文件出的门去,门口几个卫兵不一会也被支出了院子。

卫富贵在屋里等了半天,不由心焦。心说这丫头不会真放自己鸽子了吧。无聊中,就顺便捡起个公文坐在桌边胡乱的看着。

似乎过了一会,似乎也过了很久,门口传来脚步声,卫富贵大喜,忙迎了上去,就见女人一推门就进来了,卫富贵上前正要给个熊抱,女人朝卫富贵使个眼色,用手悄悄指了下身后,卫富贵一下就看见跟着江蕊身后进来的周斌,忙止住身形,忙摆开了一幅道貌岸然的长官模样。

见周斌进来,随即又进来几个士兵,周斌冲卫富贵说道“这几个人有要事报告。”

几个士兵进门,顺手就把屋门关了起来。卫富贵略一愣神,冲这几人仔细看了一眼。不由笑了笑,无所谓地说“好,那都进来吧。”

江蕊见众人进屋,忙到一边打开热水瓶,给周参谋长沏茶。

卫富贵坐回桌子边,瞅了眼那几个士兵,自己随手拿起一份文件,装模作样的看着,也不看众人,只自顾自问到“有什么要事要汇报?”

这时周斌也坐到了卫富贵对面,江蕊倒了两杯茶,正将一杯先放在了周斌的面前。

听到卫富贵的问话,那几个士兵没有回话,倒是周斌先开了口。周斌从怀里掏出一份文件放在卫富贵面前“国民政府及国民军司令部联合命令:即日起,解除卫富贵将军三军团军团长职务,解除二十七军军长职务,及其他各项军政职务,由周斌代行职权。卫富贵将军接到命令后,当日完成交接,立即返回南京接受新的任命。”

听到周斌突然说这话,卫富贵突兀地一下站了起来,逼视着周斌。随手一把拿起文件,仔细看了一遍,果然没错,蒋司令的亲笔签名和大印。

卫富贵一下冲周斌冷笑起来,猛地一拍桌子大喊“卫兵!”

屋里几人都没有异动,但是屋外却也没有人进来。只有江蕊,还在若无其事的小心的把一杯茶放在卫富贵面前。卫富贵一撇桌脚自己习惯放手枪的地方,只见空空如也。于是几个念头突然的冒了出来。

卫富贵丝毫不再理会周斌,而是死死盯着面色沉稳的江蕊“江蕊,你在这件事里,扮演了什么角色?支开警卫,拿走我的枪,你还干了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江蕊无畏地与卫富贵对视一阵,随即一个对卫富贵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报告卫长官,军事委员会密查组第三特别行动组组长江蕊向您报道!”

卫富贵眼睛杀机顿现,眼睛不由眯成了一条缝。

“卫长官请不要做无谓之事,外面的警卫全部被周参谋长的警卫接管了。”

听女人这般说,卫富贵忽然大笑起来“老子真是蠢,还没有出八蜀就被人算计了。可惜了蒋司令手下一个如此让人心动的黄花大闺女。”

女人听了脸色微变,但是迅速转为正常,只是在那里立正着沉默不语。

卫富贵见无法与江蕊交流,转过头来,对着周斌说道“兄长,咱们兄弟这么多年情义,我待你向来不薄。我没有想到,造我反的竟然是你这个兄长。”

周斌听了卫富贵的指责,略显愧疚。但随即正容说道“富贵,这次我这样做不是在私,而在公。如今华夏各路军阀大都被打倒,国家一统的局面即将彻底实现。我们华夏也要开始新的崛起。我作为军人和国家之一匹夫,也当尽我全力。但是富贵,你难道还没有发现,你自己这些年来已经蜕变成那群被打到的军阀中的一员了么?你的富贵,是多少民脂民膏的堆积?为了你的功劳,多少将士和百姓命丧黄泉。在你眼里还有是非正义吗?有的只是你怎么更好的升官发财。这次中原会战,为了一己之私,不顾友军伤亡。为了获得前程富贵,你蛇鼠两端。军阀已经被这个时代,被全华夏四万万同胞唾弃着。你还死抱着利益不放。富贵,你难道没有看见,在这次战役中,为了消灭军阀,我们在许昌、省城、洛阳、归德等地为了战斗的胜利,让多少百姓命丧黄泉?!我们用枪炮给老百姓带来无数灾难,让他们流离失所,你反过来用点救济粮就要换这些人对你的感恩戴得。你这等于让人家对杀父仇人感恩。我今天不反对你,明天你就是另一个冯胖子,百姓的苦难明天还得继续来。今天,富贵老弟你放下兵权,就是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蒋司令说了,只要你放下兵权,回到南京,军政两路的位子任你选。”

卫富贵望着周斌侃侃而谈,精神不由有点恍惚走神,忽然间卫富贵心中没有了刚才无尽的被背叛的恨意。不由想起了当年出邕州时的那个冬日,那一帮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兄弟们。

卫富贵忽然笑了,不觉自言到“原来这才是真实的未来啊!”

周斌和江蕊听到着没有头脑的话,不由愣神了。

卫富贵忽然平和地坐了下来,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好茶呀,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喝到啊。周斌,你认为你能夺的下我的兵权么?”

周斌正容道“我勉力一试!”

卫富贵听了仰天大笑,忽然说道“还等什么呢!玉森!”

话音刚出,就听“砰砰砰”三声枪响,跟着周斌进来的五个士兵,顿时倒下了三人。剩下两人,一人持枪逼住周斌,一人用枪看住了江蕊。

局势巨变,让周斌和江蕊顿时大惊失色。

这时院子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群人一下来到了屋子门外。那个持枪逼住周斌的军士,对着门外大喊。“小李,动手!”

话音一落,门外一阵乱枪声起,只几息,就听外面一个汉子焦急回话,“老大,都处理干净了!”

这时屋里另一个士兵,几步上前把门打开。四五个满身是血的士兵冲了进来,顺着开着的门,可以见到,门口横七竖八躺着了七八个士兵的尸首。

周斌怒睁双眼,大喝“郑玉森,李连长,你们两个违抗命令?!”

随着枪声大起,屋外一群卫富贵侍卫的奔跑喊叫声就传了过来。

直到这时,卫富贵这才站了起来,走到周斌面前,拍了拍周斌面前的那个军士的肩膀“玉森!好兄弟!这么多年,委屈你了。”多年前被派到周斌手下,之后就潜伏起来的郑玉森,此时听到富贵哥这话,两行激动的热泪顿时流了下来。

卫富贵这才转过头来对周斌说“跟你介绍下,这郑玉森,虽然姓郑,但是他亲生老爹,却是姓卫的。”

周斌顿时用一种不可思议、恍然大悟……极其复杂的眼神看向卫富贵和郑玉森。

这时一群警卫冲进屋来。

见局势被控制,卫富贵冷眼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女人江蕊。对这个自己喜欢,但有背叛了自己的女人,卫富贵心情极度复杂。

随即冲警卫一指两人,“把他们分开关押在隔壁屋子。我一会亲审”

“是”带队的警卫营长就要上来押走两人。

卫富贵忽然伸手一指警卫营长“来人,把他也给押起来。”

众人一下愣住了,到是郑玉森反应快,一下用枪顶住了警卫营长,下了他的枪。

卫富贵冷声问到“今天是你负责安排警卫,院外的侍卫一声不吭,就被人接手,你难辞其咎。你也是跟我多年的老人了,我也不想对你用刑,你最好自己说。”

警卫营长一下跪在卫富贵面前,低头不吭气。倒是旁边的江蕊开了口“别为难他,他是我手下”

“你个混蛋敢背叛司令”郑玉森不由在一旁对警卫营长怒骂。

警卫营长忽然抬起头来,冲卫富贵说道“司令,我是对不起你。但是我不是为了一己之私。我认为我做的事情,对我们华夏民族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司令,我们华夏已经经不起再折腾了!”

卫富贵忽然有些荒谬的感觉,这个小营长怎么跟周斌一个调调?!

到底是他们两面三刀,还是自己已经成为该被社会淘汰的社会蠹虫?卫富贵忽然间有些迷惑。卫富贵有些失神的摆摆手,“都押到一边去。让我先静下。”

不一会,人就被押走,地上的尸体也被拖走。只有地上的几滩鲜血还叙述着刚才发生的巨变。

郑玉森陪在卫富贵身边。

卫富贵沉思良久,忽然起身对玉森说,“走,陪我去通信营”


……….

一个时辰后,郑玉森陪着心情极度恶劣的卫富贵回来了。

刚才卫富贵到通信营连续联络手下各部,情况恶化到出乎意料。童彪汇报,二十七军的手下有两个师失去与童彪的联系,五十七军张铁仅控制住了两个师的兵力。军团部虽然都在自己控制之下,但省城外围的冯胖子的整编部队,有近半失去联系。而更糟糕的是,申城马麟和倪家姐妹已经根本联系不到了。

卫富贵去通信营时就料到蒋司令如此发动这么多暗藏的人马,不会仅仅做这些。但事情还是出乎卫富贵的预料,而竟然演变成如此危急的局面。

回到屋子里的卫富贵,不仅有些颓废。倒是郑玉森一直在给卫富贵鼓劲。云,如今将二十七军和五十七军主力集结,再大力控制省城还能控制的那些冯系降兵。也有近十余万人马。卫富贵还能再博一次。

卫富贵沉默不语,不断在心头盘算着,这时,突然通信营报来一个加急电报。卫富贵一看,是王宝林一名手下冒死发出的加急电,云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王宝林、马麟、黑子、倪家姐妹相继被蒋司令及部下请去喝茶,随即丰得利商行全面失去控制。

卫富贵连遭打击,眼前一黑,险些晕倒。被玉森一把扶助。紧接着八蜀传来密报马麟之父田文财被刘长官扣留,再紧接着,各地丰得利传来消息,不少地区的分号被人反水,虽然大部分号得以保全,即便不少被反水的分号,一些卫富贵安插的核心人员迅速转移掉大量重要物事。但是全局而言,如果丰得利几个头面人物不出面,丰得利眼见就要垮掉。


一连串的恶劣消息传来,让卫富贵把所有人都赶出了房子,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整整呆到傍晚。

直到天黑,屋门才忽然打开。心情似乎不错的卫富贵信步走了出来。对着院子里满是焦虑的将士笑了笑“让各位担心了。我没有事,走!带我去见周斌!”

几个警卫引卫富贵进到关押周斌的屋子。卫富贵挥手将警卫赶了出去。

周斌见卫富贵来,冷言问到“怎么?要我投降还是要拿我祭旗呀?”

卫富贵哈哈一笑“我决定了,接受蒋司令的建议,放下兵权!”

周斌眼中一下亮了起来

卫富贵一摆手制止了周斌的话头“我虽然同意放下兵权,但是我有条件。如果老蒋不接受,我就跟他死磕到底。你马上联系他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