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汽车极有可能于美东时间6月1日上午8点(北京时间6月1日20点)宣布申请破产保护,英国《金融时报》发表评论文章称,通用汽车在它的黄金时代是经济安稳无忧、前途日趋繁荣的典范,而今它的衰落折射出的是这两者都不复存在了。

艾森豪威尔总统在1953年任命通用汽车公司总裁威尔逊为国防部长。当记者在常规的参议院听证会上问被称为“发动机查理”的威尔逊是否可以作出对美国有利但对通用汽车不利的决定,威尔逊说他可以。

然后,他向他们保证这种冲突将永远不会出现。 “我无法想象这种情况,因为多年来,我一贯认为对我们的国家有利的事情也对通用汽车公司有利,反之亦然。通用公司太大了,它对国家的福利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

威尔逊只稍微夸张了一点点。当时,通用汽车公司的命运与这个国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1953年,通用汽车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商,也是美国经济实力的象征。它的产出占美国国民生产总值3%。通用汽车公司在1950年代的扩张是行业陷入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此外,通用公司是美国最大的雇主,慷慨支付的工资和福利足以使得它麾下工人享受中产阶级的生活。

今天,沃尔玛是美国最大的雇主,丰田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制造商,而通用汽车濒临破产。威尔逊一九五三年时说的话现在看来充满了讽刺意义。

什么对美国有利什么对通用汽车有利的问题现在看来已没有什么讨论的必要,因为美国政府斥资600亿美元(约合420亿欧元或370亿英镑)买下了通用汽车,很快通用公司将为美国的纳税人所有了。

可为什么今天美国的纳税人想要买下通用汽车呢?显然不是因为等到经济回暖的时候通用汽车的股票会有不错的收益吧?多年来通用汽车一直在走下坡路。

20世纪60年代,消费者向Ralph Nader披露说通用汽车安全性不够。在上世纪70年代,中东的石油生产商揭示说通用汽车油耗过高。在上世纪80年代,和日本汽车制造商对比,通用汽车不可靠而且很昂贵。

许多年轻的美国人以前从来没有买过通用汽车公司的汽车,而且日后也没打算买。鉴于这种记录,纳税人的600亿美元是否能得到偿还似乎令人怀疑。据推测,花如此高的代价挽救通用汽车是为了实现某些大型公共目标,但是,我们的目的并不显著。

由于美国财政部表示通用必须精简机构以获得充足的现金流,通用汽车的大量工作职位将流失。通用还计划关闭一半以上的工厂,裁员二万人以上,而且现在就已经着手裁汰经销商体系了。

援助通用公司的目的决不可能是为了创造一家全新的无负债的精干企业,期待有朝一日盈利将滚滚而来。这显然是私人部门应该为之努力的目标,破产重组也正是为此。

援助通用公司也不可能是为了制造新一代高效率的汽车。国会已经为此给汽车制造们拨过款了。何况财政部也表示说他们没兴趣成为个投资者,更没兴趣去指导汽车行业该生产什么类型的汽车。

我能想到的援助通用汽车公司的唯一目的为通用公司的员工、供应商、经销商和各种各样的相关群体提供一点缓冲的时间,减轻通用汽车对他们的冲击,并且为最终结局作好准备。

不过如果真是如此,显然除了买下通用公司之外还应该不少别的更好办法吧?譬如可以建立起基金帮助中西部地区分散产业重心,不再仅仅以汽车为主;或者对员工们进行再培训,培训的时候用现金直接来延长他们的失业保险。

可是美国的政治家们不敢公开谈论产业的调整,因为人们不愿意听到这些。一个强力的观点是无论公共成本有多高都要保住原有的工作职位和群体;而与之相反的另一种强有力的观点则认为,无论短期的社会成本有多高都应该让市场来决定一切。民意调查显示大部分美国人反对花巨资援助通用汽车公司,不过如果这牵涉到他们自己的工作,我想他们的观点一定有所不同。

所以奥巴马政府的决定实际上是花600亿美元来取悦这两种观点的选民,对第一种人,援助等于是给了通用汽车公司一个机会,这样工作有可能保得住了;对于第二种人呢,这做法等于是说纳税人和债权人日后还是会得到报酬的。但其实它向所有人都隐瞒了真正的事实:通用汽车最终将不复存在。援助行动只是用来给经济一点时间适应这个冲击,减少社会成本。

隐藏在这一切之后的是一种日渐增长的普遍恐惧。通用汽车的消逝只是这恐惧很小但是颇为有力的一部分而已。半个世纪以前,美国中产阶级的鼎盛繁荣是民主的资本主义最伟大的成就之一。在威尔逊离开通用汽车的时候,一半以上的美国家庭从收入上都可以划为中产阶级。他们中的大多数既不是专业人员也不是管理者,仅仅只是熟练或者半熟练的工人而已。美国人工作稳定,万事无忧,在经济上日渐平等。

但从三十年前开始,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再没有不需要一个大学学位的中产阶级职位,稳定的工作也一去不返了,国家之内变得日益的不平等。通用汽车在它的黄金时代是经济安稳无忧、前途日趋繁荣的典范,而今它的衰落折射出的是这两者都不复存在了。

中产阶级的纳税人担心他们无力承担譬如通用汽车这种大公司的援助负担,可同时他们也不能失去他们的工作。威尔逊当年的说法走到了另一面:对通用汽车有害的,很多时候也对美国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