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一卷 报仇雪恨 第二十二章 时机已到

zjl0503 收藏 1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URL] 紧接着是负重五公里跑。鬼子在东北要常常上山和游击队打交道,因为经常被游击队牵着鼻子满山乱跑,经常被累得累死累活的,因此上他们加强了运动练习。路上,悠然自得、好整以暇跑着的赵威龙看牛二背着一个背包累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便和善长轻功的刘强一左一右挟持起他,迈开大步。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紧接着是负重五公里跑。鬼子在东北要常常上山和游击队打交道,因为经常被游击队牵着鼻子满山乱跑,经常被累得累死累活的,因此上他们加强了运动练习。路上,悠然自得、好整以暇跑着的赵威龙看牛二背着一个背包累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便和善长轻功的刘强一左一右挟持起他,迈开大步。刚开始他不明白还不愿意,可很快他便乐得叫出声来:“哈哈,俺会腾云驾雾了!”

“别出声,不然鬼子会抓你做苦力。”赵威龙威胁道。傻子虽傻,也知道好坏,在赵威龙的多次教导下,他早已知道不能给鬼子出苦力,那样只能一去不复返;因此上,他赶紧捂上嘴巴,乐不可支“腾云驾雾”起来。

最后是实弹射击,这是检验一支队伍战斗力的重要标志。谁也没有想到,牛二这个傻子,最后实弹射击的十枪竟然打了个满环!简直让人不可思议?不过也许异人有异术吧,毛德胜大队长只好按板田的吩咐,不情愿的让成绩最好的他当了机枪手。傻子牛二乐呵呵从毛德胜手里接过了机关枪,左看右看,摆弄个没完。

毛德胜可不敢违背板田的命令,只有无条件服从;即使这样他还唯恐侍候不好这些没有人性的家伙呢?不知何时这个家伙一不高兴就会拿他出气,轻则“八嘎、八嘎”的,重则则是一个星期才能消肿的大嘴巴子。

现在毛德胜已不敢再紧追着向刘强索要欠他的黄金了,从所周知,他们四个天天给板田弄山珍海味,将板田哄得简直都找不到北了!自己只有着急的干看着,只恨爹娘在自己小时候怎么不教自己上山打猎、下水捕鱼;只教了自己如何吸大烟,喝大酒,赌大钱;他们四个现在是板田面前的大红人,而且赵威龙已是小队长了。他哪敢再在老虎头上撸须?只好先忍着。

毛德胜在给傻子递枪的同时,摇头感叹着,真是大千世界何奇不有,先前看着神气活现的四个家伙却比傻子都笨;到最后又是傻子当了神枪手。奇哉?怪哉?

他却没想到,牛二那十环,都是赵威龙兄弟几个帮着打的;为了练好枪法,他们忍辱负重埋头苦练,甚至于出卖良心给鬼子搞吃的。功夫不负有心人,非常有天赋又用心的他们终于练成了神枪手!只是为了不张扬,他们才没有让敌人发现他们的厉害,以至于在射击中有意或脱靶或打到别人的靶子上。因此上,他们都暗暗向牛二的靶子上射击,给他打了个满环。没想到,他们成全了牛二,日后牛二更成全了他们,这是后话。

目的既已达到,他们应当得想法离开了,赵威龙却对几个师弟道先不急,现在还不到离开的时候,等找到适当时机,给他们留些记忆,最好是深刻并且终生难以忘怀型的,然后再走;刘强听了戏道:“难不成大师兄你已对这里产生了感情,舍不得离开?”赵威龙笑答反正这里吃喝不愁,过些日子见机行事再说。而且虽然我们溜掉并不难,可我想把这些受苦的穷兄弟们一起救出去。

刘强、史铁柱、郑刚等几人想想也有道理,不能光顾自己,最好走时把这些穷哥们一并救出;于是,他们也就安心的先在日本鬼子的兵营中当起了伪军。他们每日依旧是进山打猎、打枪,只是猎物越来越少了,让贪得无厌的板田小队长很是失望甚至生气;他们甚至于有一次只带回一只小麻雀,让板田哭笑不得;炒不值得,扔了又可惜,只好炖汤对付就呼喝了;他却没想到,就那一只麻雀还是赵威龙师兄弟在回来的半路上,由傻子发现并捡来的,是一只因为得“禽流感”而死去的麻雀。

鬼子们更绝想不到,在他们的“帮助”下,赵威龙几兄弟的枪法已练到了百发百中、出神入化的程度;而更令他们想不到的事还在后面,太多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到了他们该离开的时候了,而他们也没有辜负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没有“辜负”鬼子这么长时间对他们的“栽培”,从而给了鬼子们一个相当“满意”的、“满意”到使他们含笑九泉的答卷;这是发生在鬼子对伪军进行军事考核后仅仅第四天的事。

这天,也就才过四更,伪军们都还在睡梦之中,一切也都还在寂静之中。

突然一声狼嗷,唤醒了沉睡的黑夜;而后,“嘭、嘭嘭”伪军们住的各个屋突然传来剧烈的敲门声,然后就是破锣般动静:“起床了,都给我起床了。”

伪军们一边低声骂骂咧咧的嘟哝着,一边开始坐起身穿衣服,毛德胜这狗仗人势的家伙,犯什么抽风病了,半夜三更就来折腾大家?

十多分钟后,队伍参差不齐的在院子里集合完毕;凄婉的月光下,毛德胜站在队伍前讲话:“立正,都给我立正!”看看队伍整齐了些,他接着说道,“弟兄们,皇军已经栽培我们这么长时间了,我知道你们一直都是深怀着感激之情的,早就急着要对皇军感恩图报的,现在终于到了我们报效皇军的时候了!”

下面起了一阵议论声,伪军们或心里或低声咒骂起毛德胜;我们明明是被日本鬼子强抓来的,并且硬生生剥夺了我们人身自由;你还在这说报答?这从何谈起,你这话简直就是颠倒黑白!真是狗屁不通,你这和鬼子狼狈为奸的家伙,不知又要玩什么阴谋诡计?你这狗东西不会有好下场的。

毛德胜接着叫嚷:“在南店村一带的山上发现有共党在活动,我们要马上赶去将他们消灭;弟兄们,给皇军表现的时候到来了,我们要个个冲在前,谁也不许落后,都听到没有?”

“听到了!”仅传来零零星星几声声嘶力竭的叫喊。下面站的伪军们基本都默契地选择了紧闭起嘴,谁也没有做声;只是毛德胜手下的那几个中队长、小队长跟着拍起了马屁;当然,不包括里面站着的赵威龙,虽然他也是小队长。

原来是要我们去打抗联?这怎么可以?伪军们听了毛德胜的话都愁眉苦脸起来;谁都知道抗联是专打小鬼子的队伍,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儿女,是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努力保卫着我们的家园,他们是让人敬佩和感动的!我们不帮助也就罢了,怎么能去打他们?怎么能自己人打自己人?人群中骚动起来。

赵威龙听到毛德胜所说的话后,却像听到了盼望已久的喜讯,顿感喜从天降!他早就听说附近有打鬼子的抗联队伍,可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他们都活跃在黑山白水之间与鬼子周旋,与鬼子进行机智灵活的斗争,真正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现在可好了,终于有机会了,他怎能不高兴?他高兴的向几个师弟看去,发现他们也同样高兴的在看向他。

“妈的,都不出声?谁再顽固不化我枪毙了他!”毛德胜说着掏出了手枪,一把王八盒子,“下面都和我喊:‘打跑抗联,保卫家园’”毛德胜用另支手挥臂高呼。

“打跑抗联,保卫家园。”下面的伪军们被迫跟着哼哼起来。心中则直将毛德胜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赵威龙也举着手跟着糊弄着,心中可是浮想联翩:“呵呵,好啊,让我们去打抗联,正好我们和他们里应外合——此语不当,应当叫同仇敌忾吧!因为和他们还没有联系好,”赵威龙乐不可支的想着,“哼哼,到时看我们怎么收拾你们这些混蛋!我们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我们等啊等,等得花儿都要谢了!”

伪军们有气无力的喊着口号,话出口后可是怎么听怎么别扭;“妈的到底是应当打跑谁啊?到底是保卫谁的家园啊?这二狗子,整个弄反了,勿庸至疑,八路军是在保卫家园,滚蛋的应当是这些可恶的鬼子!”

毛德胜大队长在上面做着动员,下面就传来一片“嗡嗡”的骂声。

口号声将狼招来了——板田小队长带着两个鬼子兵急不可待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对毛德胜大队长冲口大骂:“你妈的八嘎牙路,你的怕八路听不见?在这鬼哭狼嚎,良心大大的坏了!”拍马屁拍在驴蹄子上,毛德胜吓得赶紧捂上了嘴。

“你的怎么这么慢?啰嗦什么?快快出发。”板田小队长上气不接下气跑到地方,怒容满面的催促道。要不是正是用人之际,他上来就会是一蹄子,紧跟两个响亮的大嘴巴子。

“是是,马上就好!”毛德胜赶紧先毕恭毕敬的立正,继而点头哈腰的说道;然后转身就变了一副嘴脸, “下面我命令,基干中队出发,普通中队看家。”毛德胜下达了做战命令,“赵威龙,”他对站在前面的赵威龙下口令道,“向右转,跑步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