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对巴基斯坦的重视及对中国的经济依赖,正迫使印度重新评估自身在南亚的位置,印度担心遭到北方强邻战略包围的由来已久的恐惧感再次被唤醒。分析人士说,在双边经贸关系蒸蒸日上的时期,印度对中国的猜疑暂时被压抑住,而中国与巴基斯坦往来,加上印度觉得北京已取代自己成为美国在该地区的最亲密朋友,这些都助长了印度的猜疑。印度智库南亚分析集团的萨伯哈什?卡皮拉说:“印度非常强烈地认为中国是头号威胁。”



金融危机凸显出美国对北京融资的依赖,印度担心自己得到的是美国的友谊,而中国获得的是美国经济。印度政策研究中心的切拉尼表示:“布什时期,美国的政策是把印度打造为针对中国的制衡力量。但现在中美经贸关系变得日益紧密。‘中美’比‘中印’更重要。”



作为巴基斯坦的长期亲密盟友,中国正稳步与印度的其他邻国拓展关系,向斯里兰卡提供武器,与缅甸和尼泊尔加强关系,所有这一切都惹得印度担心遭到战略包围。切拉尼说:“印度在一步步让出自己后院的空间,特别是给中国。”



中国强调与印度不是竞争关系。直到最近,印度也持上述看法,将被中国打败而残留的不信任放在一边。同时印度对中方在有争议边界侵入淡化处理,避免破坏良好气氛。



但现在气氛变了,注意力再次转向边界线的紧张。印度空军司令5月表示中国是比巴基斯坦更大的威胁,因为新德里对北京的作战能力知之甚少。伦敦威斯敏斯特大学的阿南德教授说:“(印度)公众认为巴基斯坦是不变的敌人,而中国不值得信任。”



印度历来对两大对手的不信任因华盛顿重新关注巴基斯坦而交汇。奥巴马政府不仅向巴提供大量资金,还求助中国对***堡施压打击武装分子。卡皮拉说:“他们的全部政策都围绕中国转。”阿南德认为印度得了“自大与无助精神分裂症”,印度没有切实的理由觉得受到包围,应该欢迎美国要求中国介入巴基斯坦事务。



英国作家贝克尔说:“他们在许多能源项目上是竞争对手,但有时会联合竞购,尝试合作。”但阿南德认为,印度向海外投射影响力将有赖于它转变自我看法,即不再视自身为巴基斯坦和中国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