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的使用 明清白银之殇

giga_fans 收藏 3 1307
导读:白银,自从万历年间张居正实行一条鞭法,直到民国废两改元,一直是一种具有特别的法定地位的货币。 但是,白银和制钱不同,最初是起源于民间自行流通而不是官办,因此理论上这是一种“自由”的货币。它的使用过程中极具特色,就是和重量和成色相关--而明清,我们知道,事实上流通的白银在这两点上远远没有做到统一。 清代小说红楼梦中,有私请医生入怡红院看病一节,其中出现了银秤,银剪。曹雪芹是清朝人,应该反映的是当时的事情,就是白银小额支付的时候,是从大块的白银上剪下一点来,然后秤过重量使用,这应当就是碎银了。我们知

白银,自从万历年间张居正实行一条鞭法,直到民国废两改元,一直是一种具有特别的法定地位的货币。


但是,白银和制钱不同,最初是起源于民间自行流通而不是官办,因此理论上这是一种“自由”的货币。它的使用过程中极具特色,就是和重量和成色相关--而明清,我们知道,事实上流通的白银在这两点上远远没有做到统一。


清代小说红楼梦中,有私请医生入怡红院看病一节,其中出现了银秤,银剪。曹雪芹是清朝人,应该反映的是当时的事情,就是白银小额支付的时候,是从大块的白银上剪下一点来,然后秤过重量使用,这应当就是碎银了。我们知道通行的白银有元宝,锞子等等,其中元宝一锭的重量大约是50两,锞子则各有不同,这是标准流通的白银,上海著名老报人包天笑在前清末年曾经在山东当过督学,他在“钗影楼回忆录”中记述当日山东依旧在使用50两的元宝,他的薪水就是那个东西。当然,也有10两,5两等等的。这就是白银的第一个特性,“计重”


前几年曾经热播了一部电视连续剧“雍正王朝”,其中察访山西巡抚诺敏案中,面对藩库中的白银,高人靠包装猜出这是从商号借来的。其实满可以不必如此,当时银业中人应该一眼看出这不是藩库的银子,因为当日山西藩库使用的“库宝”,又称“镜宝银”,成色最高,而商家通用的白银是“周行足银”,成色稍次,每千两要低色五两,因此这完全是两种白银。清代的白银使用中,不同的地区,不同的领域使用的白银其实都不同,这是白银自铸带来的后果吧。“中国近代货币史”中例举了很多,我摘取其中小部分:


北京 : 十足银(号称十足,实际大约99) 松江银(号称976 ,实际972)

直隶 : 化宝银(天津 成色992) 白宝银(天津 十足) 老盐课(天津 997) 新化银(保定府漕宝银) 蔚州银(张家口) 滴珠银(张家口)蔚州白宝(祁县使用 成色995)山西宝(石家庄)

山东 : 高白宝(济南 号称10足) 曹估银(烟台) 高宝银(潍县)


。。。


江西 : 镜面(南昌 布政使司铸造) 盐封库平银 (南昌 只用于食盐交易) 二七东宝(南昌) 江西方宝 (南昌 洋例平50两)----按:清代全国重量也没有统一,有库平,市平等,不仅各地的库平市平不尽相同,甚至一地的同为库平,也有藩库,户部库平等的差异,可以说有一个衙门就有一个标准。


上海 : 二七宝银

四川 : 足色票银(重庆 97平) 川票色银(成都 成色997) 川白锭(成都) 新票银(泸州 十足) 老票银 (泸州 成色较次) 十两锭票色银(万县) 银两(自流井 因无公估局 通用)


“中国近代货币史”一书中列举了数十种在各地各领域流通的白银,我不过摘录了其中一部分,就已经眼花缭乱了。重量不统一,成色不统一,当日各种白银又是如何异地使用的呢?


事实上,清代有一种法定的标准银,其全称应该为“户部库平十足纹银”,也就是按照户部平准的重量的,成色十足的白银。清代“官司所发,例为纹银,至商民行使自十成至九成,八成,七成不等,遇有交易皆照十足纹银相核算”。但是事实上这种“十足纹银”只是一种交换中用于计算虚银两,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也就是说户部并没有发行这样的银两)。而且其成色,根据印度造币厂(希望大家还记得就是这个机构铸造了英国贸易银元吧)的分析,应当是在93.6374%。纹银已经是一种虚银两了,还有一种是上海的“九八规元”,这种规元最初起自上海豆行,因此也叫“豆规”或“豆规银”,咸丰三年,因原先大规模流通的本洋(西班牙银元)短缺,导致物价浮动,到咸丰八年秋,由外国银行和商界协商决定,往来帐目一律改本洋为规元银,恰好当日本洋价格已经和规元银持平,因此只需要改改个单位即可。----按:九八规元银即是上海标准银按98折算,即成色低于标准银(纹银)2%,按此计算,0.935374*0.98=0.916666,九八规元银一两相当于0.9166两白银,请注意我前贴曾经说过西班牙银元(本洋)含银为0.65两,0.92=0.65? 怎么算,都是笔糊涂帐呀!


法定的标准银是“十足纹银”,实际使用中又有“九八规元”,还有“炉银”等标准银,清代的白银制度,还真是一塌糊涂。


以前曾经有一个谈论西商消费能力的帖子。现在假设一个山西商人,带了白银到上海来购买洋玩样。山西商号通行的是周行足银,上海是不通用的,因此这些白银必须经过手续在上海合法化才能使用。这个手续叫做“批宝”,执行这个手续的机构就是“公估局”。公估局不是政府机关,而是银钱业出资组建的私营机构,相当于西方的公证机构吧。公估局批宝有称重和估计成色两个步骤,如果白银太劣,则直接就拒绝了,否则他们会在白银的“脐”(就是底下当中凹进去的部分)做上记号(戳),即为该白银在上海的价值。一个白银如果有不止一个这样的记号(有些地方规定两个,有些地方方规定三个戳),公估局就拒绝批宝了,这就意味着这个元宝除了回炉外不能再继续使用。

西商手里的白银现在已经经公估局公证过了(当然,每枚元宝要给公估局二钱四厘手续费),算作上海市场认可其价值,但是还是不能流通使用。如果在北方,西商可以按照这个价值要求炉房重新熔炼成当地通行的银锭(当然也要给手续费),但是上海炉房规模较小,都是依附于银钱业的,因此更方便的办法就是把银锭交给银钱业者,换取等量的“九八规元银”折子,这样才算有了可以在上海使用的白银,比外币兑换还繁琐!事情还没有完,如果他在上海钱没有花完,要再带回山西--山西不通用“九八规元”,更不用说银钱业用“规元”计量的折子了,因此他必须用折子兑换白银,然后带回山西,此时他所拥有的“九八规元”在山西又是“外路银”,不能使用,在上海发生的一切又要在山西重演一遍!


可想而知,白银这个东西,虽然招人喜爱,但在实际使用中,却是让人哭笑不得。为何外国银币在中国大行其道,甚至一元银币(含银0.65两)就可以换1两白银(大约0.92两),官民均便吧。我们知道,明清时期,民间就大量使用银元了,由于银元是计数使用,流通中没有折损(公估局批宝,银炉化宝都要手续费,而且长途搬运中,元宝的重量难免没有折损),因此相对白银具有相当大的优势。我们知道广州十三行早期对外贸易,对于海外的银元是称重使用的,什么时候民间私下就废两改元,我们不知道,但是从“官场现形记”等清末的讽刺小说的一些细节看来,银元按照“元”的单位流通清末就已经很普遍了。可以说废两改元早就是大势所趋,但是清政府懵懂,一直不能很好的实施这一政策,对白银长期放任,最终导致经济生活完全失控。事实上中国银元的大规模流通,是在袁世凯当政时期,“袁大头”借助北洋军阀武力统一的步伐才遍布中国各地。这是一种比较成功的银币,事实上一直流通到了解放后,才被人民币所取代。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