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秘闻:沉溺于野色男宠的荒唐帝王

aqssm 收藏 0 503

后宫秘闻:沉溺于野色男宠的荒唐帝王



封建帝王中,有沉溺于野色花柳丛中的花花太岁,也少不了有狂孽侮亵的同性恋者、性变态者。同性恋者,中国古称“男色”或“男宠”。《战国策》有龙阳君与魏王“同枕共寝”,“共船而钓”的典故;《说苑》等书载有弥子瑕与卫灵公“分桃而食”,的典故,都是发生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国君中间。


南朝宋明帝刘彧是个性变态者。他体肥如猪,且因纵欲无度,失去了性功能。后来,他养成了一个怪癖;每到夜间,必须有宫人美人和宫外命妇,光着身子,由他观赏取乐。皇后羞不忍睹,他还斥责道:“你家寒气,不懂此乐!”北齐文宣帝高洋也是个性变态者。他以显露自己的下体为乐事,并且专门逼奸高氏和元氏两家妇女,视若娼妓,令左右侍从与之淫乱,他在一旁观赏。有时,则任意闯进大臣私宅,看到几分姿色的妇女,便强行奸淫。他有一名妃嫔薜氏,本是他堂叔清河王高岳家的歌伎,被高洋强占入宫。他十分爱幸这位美貌的女子,却总是怀疑她曾与高岳有过奸情,逼高岳自杀后仍不甘休,又割下薜氏的头,将其尸体支解,取髀骨制成琵琶,边喝酒、边弹奏、边哭泣,喃喃自语道:“佳人难再得。”并将薜氏以隆重的礼仪厚葬。下葬那天,他披头散发,哭送至墓地。高洋所为,很像现在人们讲的那种“性虐待狂”。汉成帝不但搞同性恋,还是个“恋物癖”。据说女人的脚特别能引起他的性冲动。每次只有在抚摸宠姬赵合德的一双脚时,他才能进行性行为。真可谓丑态百出,臭不可闻!


西汉时期,皇帝搞同性恋之风,史所罕见,从史书上看,西汉十二代皇帝中,贪恋男色的竟有五位之多。《汉书•佞幸传叙》说:“高祖时则有籍孺,孝惠有闳孺。此二人非有才能,但以婉媚贵幸,与王同卧起。”其后,文帝宠邓通,武帝宠李延年、韩嫣,成帝宠张放,至哀帝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1、文帝宠邓通。邓通与宦官赵谈、北宫伯子都是孝文帝宠幸的男色。邓通是士出


身,别无伎能。他是蜀郡南安人,是一个头戴黄帽划船为生的“黄头郎”。传说一天孝文帝做梦,梦见自己想上天,却难以实现,正在万分焦急之时,有一个黄头郎从后面顶了他一把,使自己登上天庭。文帝回头一看,顶托自己的是一个身穿齐腰短衫的船工。好梦醒来,文帝到未央宫两边的苍池边游玩,看到了邓通,猛然忆起梦中就是这个人推托自己上天的,马上召至询问姓名,一听说叫“邓通”,不禁龙颜大悦:“邓通者,登而通天也!”便召幸在身边,整日形影不离。邓通看上去很诚实、谨慎,又不好交际,宫中他也不事休憩从不出宫。


邓通以身体、媚行赢得了文帝的万分宠幸。宫中嫔妃无数,文帝一无所幸。邓通受到


文帝的赏赐达十万之巨,官至上大夫。


孝文帝曾经请人给邓通相命,邓通的命运竟是:“终究饥饿而死!”文帝哪忍心让自己


的宠色有半点灾殃,马上将四川严道县铜山赏给了邓通,让他开矿冶金,自铸钱币。从此邓通钱流布天下。


文帝曾经长有脓疱,经久不愈,恶臭熏人,邓通就为文帝用嘴吸脓血,丝毫不嫌秽。文帝问邓通:“天下谁人最爱我?”邓通很聪明,他回答说:“当然是太子啦。”恰好太子来探望文帝,文帝当即让太子给自己吮吸脓血,太子嫌脏,不肯下嘴,当他得知邓通常为父亲吸脓时,心中倍感惭愧,同时也恨邓通。


文帝死后,太子继承帝位,即汉景帝。邓通很快就被免了职,闲居在家……


2、武帝昵韩嫣。倍受武帝宠昵的韩嫣是当时韩王的孙子。


当汉武帝还是胶东王的时候,韩嫣与他一起读书,两人颇相情好;武帝即位后,两人更加狎昵无羁。韩嫣善骑射,更善于献媚讨好,人也极为聪明。汉武帝欲发兵攻伐匈奴,让韩嫣先操练士卒,嫣于是更加尊贵,官至上大夫,赏赐不亚于邓通。


韩嫣常常与武帝共起卧,武帝就把他当作妻妾一样看待,全不顾忌朝野上下的议论。


这时汉武帝的哥哥江都王刘非来朝见武帝,武帝令他自己一同到上林院中狩猎。武帝的御驾尚未启程,先让韩嫣乘副车率数十万骑兵去察看野兽情况。江都王看到后,竟误以为是武帝的御驾,忙避让道旁,拜伏致敬。韩嫣目不斜视,长驱而过。江都王很生气,向皇太后哭着央求道:“母亲,我要让还封国,入京师作天子的宿卫,与韩嫣一比高低!”这样皇太后也由此对韩嫣衔恨于心中。


韩嫣以身事皇上,出入宫中永巷,往来无忌,对他的无行无德,人们议论颇多。丑闻传到太后耳中,皇太后大怒,赐韩嫣速死,汉武帝出面说情也没用,韩嫣于是仰药而死。


3、哀帝爱董贤。汉哀帝宠爱董贤可称中国历史上的一大奇闻。董贤是御史董恭的儿子,他不仅长得俊俏,举止言谈也像个女人,而且能像美女一样向哀帝献媚取宠。出则同坐一辇,入则跟随左右,晚上同床共寝。有一次午睡,董贤枕着哀帝的衣袖睡着了。哀帝想起身,却不忍让董贤惊动,竟随手拨出佩刀割断了衣袖。后人戏称男子搞同性恋为“断袖之癖”,便是源出于此。哀帝还希冀与董贤生则同床,死亦同穴,下令在为自己修筑的陵墓义陵旁,另替董贤建一座墓,内设许多房屋,坟中筑一地道同义陵相通,以便死后也能常相往来。董贤的宅邸也是哀帝特命筑在宫城北门旁的,富丽奢华,可与皇宫媲美,并将皇家珍宝拣最好的送给董贤,一个月常赐达巨万。这还不够,哀帝还不继给董贤加官晋爵,甚至想把皇帝的位子让给他。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六月,二十六岁的哀帝突然病死。他一死。董贤很快遭到弹劾,革去大司马之职,后与妻子双双自杀。抄没董氏财产时,竟得钱四十三万万,超过了当时皇家的库藏。


4、武则天与她的男宠们。在中国历史上,武则天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也是唯一名正言顺的女皇帝。她很会保养自己,虽然年已花甲,又是寡居女人,可是花色未衰,深谙阴阳互补之道,于是她把在感恩寺出家为尼时,耐不住狐独和苦闷而与其有染的冯小宝召进宫中,重温旧情。为掩人耳目,她改冯小宝名为薜怀义,可自由出入宫禁。


薜怀义跟在武则天身边,寝食不离,倍受宠爱,被武则天提升为辅国大将军。


武则天年轻虽老,可心却年轻,老和薜怀义一人,她也觉得寡味。于是,她搁下旧欢,另寻新欢。宫里有个御医。名叫沈南,生得年轻貌美,武则天瞧上了他,于是便和他巫山云雨起来。


喜新厌旧,本是男女通病,何况武则天本是一代帝王。她与沈南搞到一起后。疏远了薜怀义,薜怀义醋意大发,把她与武则天的秽史四处宣讲,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深知武则天的心思,便派人杀了薜怀义。


除掉薜怀义后,熟谙武则天内心世界的太平公主为讨武则天欢心,将与她私通的“面首”张昌宗进献给了武则天。张昌宗20出头,风流潇洒、姿容俊秀,擅长音技,岁初由尚书李迥秀引进给她,同房试之,胜过驸马爷不知多少倍,如今也只有忍通割爱,让给母亲了。


武则天已是暮年之人,自得了张昌宗之后,对他十分宠爱,从不愿让他离开自己左右,夜里批阅奏章,她都是让他先睡下,不必等他。有时半夜他把被子蹬了去,她都亲自过去给他盖好,武则天年纪虽老,可心却年轻得很,对男女之事要求得更强烈。张昌宗虽然年轻,也难抵挡得住。为了找个帮手,他把自己的哥哥张易之推荐给了武则天。自此,兄弟二人白天和武则天议政,晚间则一道共寝,其间之事实难描述。


二张本是年轻男子,武则天比他年长许多,他们当然并不会真心喜欢她,只不过她是皇帝,他们不得不竭力奉承她。


不过,武则天正是因为有这些男宠们的曲意奉承,所以心情格外愉快,关于这老皇后与张昌宗的风流韵事,杨康夫有诗刺之曰:


镜殿青春秘戏多,


玉肌相照影相摩。


六郎酣战明空笑,


队队鸳鸯漾绿波。


(《少室山房笔丛•艺林学山》)


5、赵佶宠嬖误国。宋徽宗赵佶是个标准的花花公子,玩女人乐此不疲,纵欲无度,对男人的兴趣也不小,常召一班优伶艺人一起打诨嬉闹以相娱乐。他在宫廷画院中集中了大量的画师,整天与他们一起流连于花草虫鱼之间,从那纤巧襛丽的事风就可以想起当年宫廷画院中的一种极其暧味的气势。宰相李邦彦及副相王黼,这一对宝贝宰相不好好地辅助人君,做国家的栋梁,而是不学无术,专投人君之嗜好,迎合徽宗淫亵的心理。《宋人秩事汇编》称其“虽为相,然事徽宗考极亵”,其行为极其下流无耻。每当徽宗饮酒时,为了给其助兴,王黼常穿着“短衫窄裤”,脸上身上涂红抹青,夹杂在倡优侏儒之间,说一些市井流传的淫词浪语取悦,全然不顾自己朝廷命官的身份。“亲为俳优鄙贱之役,以献笑取悦”。宰相李邦彦也唯恐落后,如西洋人搞化妆舞会一般,自己设计奇形怪状的面具,扮出种种丑态。更为异想天开的是,他竟用各种颜色的薄绢作成游龙神龟图案,预先用胶水粘贴在皮肤上,露出花花绿绿的躯体,装成狐鬼模样,上窜下跳,左舞右蹈,令人目不暇接。徽宗龙颜大悦,哈哈大笑,举起王杖来敲他,他竟“娇若游龙”,哧溜一声顺着柱子爬到屋梁上,继续扭屁股,挺肚皮,做鬼脸。堂堂宰相,竟与江湖卖世的戏子无异,北宋的“气数”不是早已注定了吗?


6、武宗广嬖男色。武宗正德皇帝要算明代帝王中最荒淫好色的皇帝。即疯狂地渔猎女色,同时又大搞同性恋,广嬖男色。


在武宗诸男宠中,最出色的要数钱宁、江彬。


钱宁自幼家贫,但长相俊美。幼时寄食在太监钱能家为奴,得冒钱姓。正德初年,太监刘瑾弄权,钱宁又凭着他那张俊俏的小白脸以及乖巧的性格,博得刘谨非常喜爱,刘谨不原自秘,又把他荐于正德皇帝。正德皇帝非常喜爱,命他侍寝,赐国姓,收为义子。武宗爱男色,凡他喜爱的男宠,他都收为义子。武宗与钱宁常在豹房彻夜交欢,竟至“从此君王不早朝”。每当事毕,钱宁则“玉体”横陈,充当武宗的枕头。武宗便倚着钱宁这个肉枕,酣睡长眠,效法哀帝董贤的故事。钱宁不仅自己与武宗搞同性恋,同时还非常积极地为武宗广泛搜罗美男,另外一位得宠一时的男嬖江彬便是因投靠钱宁,得以仰承皇恩的。


钱宁甘愿与武宗的后庭之戏,倒不仅仅是迎合武宗的这种猥亵的心理,以干求功名,他自己显然也是一位彻头彻尾的龙阳君,是个十足的同性恋者,背着武宗,他也大玩小白脸,养男宠。正德在他的引诱下,越发荒诞不经。江彬本一个武夫,孔武有力,十分骁勇。江彬时任大同游击,是个边将,一直不得发达,乃投到大名鼎鼎的钱宁门下舍身布施,广贿财物,哄得钱宁高兴。钱宁于是将他引入豹房,觐见武宗。武宗见江彬长得英俊,又能言善辩,讲起兵法滔滔不绝,十分喜爱。当夜便留江彬侍寝,江彬肌肉发达,身材健美,武宗幸之,美不胜收。一宵恩爱,滋味自与钱宁不同。以后便留侍左右,与江彬同卧,俨如夫妇一般。


会延绶总兵官马昂,因骄纵贪淫,被革职,闻老相识江彬得宠,乃谒彬希图复职。彬微微一笑……江彬到底要耍什么花招呢?原来马昂有一妹,长得美艳绝论,江彬未发迹时就见过数次,暗暗垂涎,单相思了很久,偏偏弄不到手。后此女嫁给了指挥毕春,江彬仍时时思念,不肯死心。此番江彬勾武宗色心,奉旨广选佳人,江彬遂借端设计,要将昂妹充入宫中。一则可销前日闷气,二则可借此固宠,三则说不定借机还可奸她一番,以遂平生之愿。马昂无耻小人,竟依计照行……


马昂妹来到京城,江彬接着。看到平生最想念的人,此刻千娇百媚,比当初见时更为鲜艳,不禁色心蠢蠢而动,上前楼住就要求欢。马氏已知江彬不比昔日,如今正如日中天,也很艳羡。两人足不出户,关在房中,足足呆了三天,方才力倦而出。江彬令她梳洗一番,盛妆起来,献入豹房。武宗见此殊色,亦魂不附体,也不管她是不是刚被昏天黑地的干过,即令侍寝。马氏这番见到真命天子,便装出格外柔媚的样子,在武宗面前扮出种种淫态,惹得武宗视为珍奇,朝夕不离。马昂当下奉旨官复原职……


武宗是女人男人都要玩的主儿。即幸马昂之妹,当然不肯放过马昂。圣杵免不了又在马昂的粪门里捣弄一番,很是爽意。乃赐马昂甲第于太平仓东。


江彬的混帐,还表现在屡次诱导武宗游幸宣府,荒废朝政。江彬对武宗说,宣府的女人有名,特别有味。俗传大同女人在幼时“坐坛子”,长大后生殖器特别丰厚肥美,最能满足性欲。武宗深信不疑,遂带了江彬直奔边塞而去。百官是日入朝,待了半日,方侦知皇上微行的消息,不由得面面相觑。


江彬在宣府经营多年,此番导着正德皇帝出塞如返故乡。武宗顾不得欣赏关外风光,只是让江彬领着他寻花问柳,享受宣府女人肥美的“鼎器”,果然与京中妇女有着别样风情,美不胜收……


摘自《红艳一枝露凝香》 作者:路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