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贩挥酒瓶杀死治安员 是否正当防卫?

龙泉利剑 收藏 3 241
导读: 佛山南海一摊贩与治安员发生争执挥舞碎啤酒瓶致治安员身亡,此案昨日开庭      ■《整治熟食档治安员殉职》追踪      昨日上午,南海治安员陆杰勋殉职案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检方指控,小摊贩刘胜在治安员劝其早点关停熟食档时,划伤致死治安员陆杰勋,犯故意伤害罪。如果法院认定罪名成立,刘胜将迎来至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死刑的重判。      为刘胜提供辩护的律师则认为,治安员粗野执法才是导致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刘胜挥舞碎啤酒瓶是为了自我保护,属于正当防卫。如果法院接受辩方意

佛山南海一摊贩与治安员发生争执挥舞碎啤酒瓶致治安员身亡,此案昨日开庭


■《整治熟食档治安员殉职》追踪


昨日上午,南海治安员陆杰勋殉职案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检方指控,小摊贩刘胜在治安员劝其早点关停熟食档时,划伤致死治安员陆杰勋,犯故意伤害罪。如果法院认定罪名成立,刘胜将迎来至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死刑的重判。


为刘胜提供辩护的律师则认为,治安员粗野执法才是导致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刘胜挥舞碎啤酒瓶是为了自我保护,属于正当防卫。如果法院接受辩方意见,那么刘胜至少可以保住性命。


被告陈述:“治安员先动手,用酒瓶只是自卫”


昨日庭审中,刘胜承认了其使用碎啤酒瓶,最终导致治安员陆杰勋死亡这个事实,并向死者家属表达了歉意。但同时,刘胜认为是治安员的粗暴执法,才导致此后一系列事件的发生。


刘胜称,当时他已经关灯准备拉闸,刚好来了对男女要买鸭脚,他想多做点生意,却被治安员阻拦。于是顶撞了句:“为什么不给卖了?”有个治安员便连续大声说了两次:“我说不给卖就不给卖。”


刘胜坚称是治安员先动手,他使用啤酒瓶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他说,戴眼镜的治安员听到顶撞后推了他一把,其他治安员也上前围攻,且打伤其眼角。刘胜说,在这种情况下,他才顺手从旁边的士多门口操起啤酒瓶,比划来比划去以保护自己,其间啤酒瓶碎裂,不知怎样划到了陆杰勋的脖子。


检方提供的犯罪嫌疑人照片显示,刘胜被抓期间的确眼角部位被打伤。


律师辩护:主动让妹妹报警属自首


刘胜的辩护律师认为,刘胜的行为属防卫过当,依法应予以减轻或免除刑事处罚。且刘胜在案发后能主动吩咐妹妹报警,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确有悔改之意,属自首行为。另外,刘胜家境困难,夫妇失业已久,为谋生计才开办小食店,却发生了本人无法预测的命案,主观恶性较小,恳请法官从轻处罚。


刘胜在最后陈述阶段也表示,自己上有年迈双亲,下有幼小的女儿,只是想多赚点钱养家糊口,没有想过要杀人。他在陈述过程中痛哭流涕,表示案发之初并不知陆杰勋死亡,还以为只是受伤,曾询问律师能否安排其妻子上门慰问。最后,他转向陆杰勋家属重重地低了下头,说了声“对不起”。


现场回访:“殉职治安员或许可以不死”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记者随后赶至海棠村的案发现场,试图能找到旁证,弄清打斗前发生过什么。但周围的档口老板,哪怕是和鸭脖子档仅有一墙之隔的两家档口老板,都表现出一致的沉默。


唯有一名年迈的不愿透露姓名的街坊说,怎么打起来他不清楚,但陆杰勋或许可以不用死的。据他介绍,陆杰勋在被划中脖子后开始流血,其他治安员忙于与刘胜打斗,直到近半小时后才将陆杰勋送至医院救治,而事发现场背后其实就有一家医院。


记者随后在海棠村背后找到了这家南海中医院,按记者约30公里的开车时速计算,车程不到五分钟。


■事件回放


治安员劝熟食店收摊惹出人命


刘胜来自韶关,原是本地知名企业佛斯弟摩托车有限公司职工,佛斯弟公司倒闭后,刘胜夫妇双双下岗。刘胜随即以打零工为生,其妻则申请政府救济金。2008年7月,刘胜从亲戚朋友处筹来资金,和妹妹刘海燕合伙,在南海桂城海棠村内开了间久久鸭脖子小食店。


根据海棠村的规定,沿街档口均需在晚上10点半前歇业,以免影响居民休息。南海警方通报称,去年8月9日晚10时许,城北治安队四名治安员催促沿街档主撤档,以免影响居民休息。在对刘胜经营的档口进行劝喻期间,有顾客前来购买食物,治安员要求刘胜不要再卖。刘胜却辱骂治安员,并随手打烂啤酒瓶刺向治安员,治安员陆杰勋被刺中颈动脉,经抢救无效身亡。


■庭审焦点


1、到底是谁先动手


辩护律师称,四名治安员在刘胜只是顶撞他们一句的情况下,就对被告人刘胜实施殴打行为,违反了治安员的行为规范,属违法行为;在此情况下,刘胜为了保护自己,顺手捡起一啤酒瓶,来回划动保护自己,是正当防卫,并没有过错。只是刘胜在自我保护过程中,造成治安员陆杰勋死亡的后果,明显属防卫过当,依法应承担刑事责任。


检方出示四名治安员之一的梁某的证人证言,该证言称,刘胜不听治安员的阻止,进而自己敲碎啤酒瓶主动攻击治安员,治安员才被迫还手。


2、杀人是否故意


辩护律师还特地指出,司法鉴定显示,陆杰勋是被划破颈动脉导致死亡,而非刺中颈动脉,“这就可以表明刘胜并非故意伤害对方,而只是自卫”。由于大多目击者都没有看清楚刘胜划伤治安员前的这些争执,辩护律师没能提供更多的实体证据。


检方据此认为,治安员行使的是合理管理权限,刘胜敲碎啤酒瓶,在打斗中致人死亡,其在行事过程中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导致他人受伤,仍然实施上述行为,依法应以故意伤害罪论处。


3、治安员证言是否可信


控辩双方还就证人证言是否有虚假成分等方面进行辩论。辩方认为,检方唯一能证明治安员被迫还手的证据是来自于治安员梁某的说法,而梁某身为当事人之一,且被刘胜指认为率先动手的治安员,有为逃避责任作伪证的可能,而其他证人证言都未能明确打斗前的过程。


检方则辩称,证人证言均来自合法途径,辩方若有意见,应按“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提出新的证据来推翻上述证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