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群英传 乱隋篇 第四十七回 靠山王中稳军计 徐茂公取金堤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37.html


上回书说到罗士信把魏文通按在地上,伸手要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徐懋功忙高声喊道:“士信!别拧脑袋,要活的!”秦琼也喊道:“兄弟!不要下毒手,要活的有用。”罗士信一听哥哥发话了,只好把魏文通的战带解下来,把他牢牢捆住,扛回本队。这时早有人把魏文通的战马、大刀和罗士信的大枪拣了回来。徐懋功吩咐一声:“收兵!”然后杀牛宰羊,庆贺秦琼、罗士信归队。罗士信和秦母相见,又悲又喜,不必细表。

当天晚间,秦琼、徐懋功、魏征、单雄信、王君可、王伯党等人在中军商议军情,徐懋功说:“河南瓦岗山,山势雄险,易守难攻,方圆数百里,土地肥沃,我弟兄如能占据瓦岗山,平时分散种地,战时集齐打仗,进可以攻,退可以守,慢慢积聚力量,何愁隋朝不灭,何患义军不兴!”王君可说:“瓦岗山的确是个好去处,不过那里早有人占据了,岂能容得我们?”秦琼问:“不知何人在那里?”王君可说:“此人大有名气,他就是威震河南的金钱豹翟让!这翟让善于治兵,自他占据瓦岗之后,招兵买马,聚草屯粮,修城筑寨,广有钱粮,眼下兵马足有万人。前山金鸡岭,上筑三道石头城,真有一夫把关、万人莫开之势。山上还筑有议事厅八十一间,四外驻扎兵马,上下八方设防,并有暗哨埋伏。隋朝官兵屡次进剿失败,损兵折将。现在瓦岗军士气越来越旺,除金钱豹翟让之外,他手下还有几个能人。第一个名叫赵廷良,淮南人氏,因打死当地税官,逃避在外,后到五台山落发为僧,法名圆觉和尚,后投翟让,坐了第二把交椅。还有一个名叫贺连章,外人送号巡山鬼。此人也是被迫加入绿林的。他善使一对宝剑,轻功出众,高来高去,陆地飞腾,且足智多谋,坐第三把交椅。他们三人结为生死弟兄。如今这瓦岗山在他三人管辖之下。”

魏征听说,不住皱眉,说:“如此说来,翟让三人岂能容得我们,不如另寻门路。”单雄信哈哈大笑,说:“兄弟们!这翟让又名翟国鹏,原籍也是山西,和我自幼交厚,后来投身绿林,人送外号金钱豹,贺号盛会还是我主持的,因此我管他叫哥哥。几年前我二人还有书信往来,我看去投瓦岗山,翟让万无拒绝之理。不是我说句大话,就凭我这多年的老面子,他也得百依百顺。”秦琼道:“世间的事总有变化,五弟也不要想得太如意了。”单雄信说:“二哥只管放心!咱们到了瓦岗之后,小弟愿去顺说翟让,叫他接我们上山。”徐懋功说:“无量天尊!既然五弟成竹在胸,那就去投瓦岗山,众位看如何?”众人一致赞成。

徐懋功又说:“此去河南,有两件大事要做。第一,靠山王杨林现在潼关,见魏文通没有回去,必然发兵来救。他要知道了我们前去河南,必然紧追不舍,同时他还会通令沿途关卡拦截,这对我们行军十分不利,务必设法把老儿稳住。第二,从这儿到瓦岗山,必经金堤关。此关虽然不大,可那是咽喉之地。金堤关的主将名华公义那是大隋朝的上将,手中一条方天画戟,手下有四员大将,华公义胞弟华公明、马宗、马有周、马三保,各使一口大刀,都有万夫不当之勇。看来这一场硬仗是非打不可。咱们得有对策,免得措手不及。”

魏征说:“三弟足智多谋,博学多才,你是我们的军师,一切事由你分派是了!”众人一致赞成。徐懋功也不客气,吩咐一声:“把魏文通带进大帐!”刀斧手推推拥拥把魏文通推进大帐,魏文通怒目横眉,立而不跪,徐懋功冷笑一声:“魏文通!贫道有好生之德,义军不主张随意杀人,别看已把你活捉,我们不要你的性命!现今放你回潼关去,转告老儿杨林,叫他把脖子洗干净,等候义军去取他的脑袋。这可不是贫道狂言,我等要在十天之内去取潼关,到年末攻破长安!那时你隋朝江山就要归义军掌管了。”魏文通心里既不服气,又不相信。徐懋功叫魏征给杨林写了一封信,又命义军把魏文通按倒在地,剥掉衣甲,换了一身女人衣服,头上梳了一个美人髻,插了无数花朵,刮净了胡子。

程咬金说:“女人哪有不搽粉的,来来来,我老程给你打扮打扮。”说着把胭脂粉给魏文通抹了一脸。徐懋功又命人把他的嘴用布堵上。这时,魏征已把书信写好,徐懋功看过,给魏文通揣在怀内,说:“魏大帅!求你把这封信转交给靠山王!”然后命义军把他带下去。徐懋功又点手把王伯当、谢映登叫过来,说:“二位贤弟!你二人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不得有误!”“遵令!”王、谢二人来到帐外,按军师之命一共备了五辆大车,装满柴草,把魏文通藏在头辆车的草堆内,二

十个义军化装成农夫打扮,暗藏刀枪,然后赶着大车直奔潼关而去。

这一日来到潼关城下,见关门紧闭,城头上密布军兵。自从魏文通追赶秦琼走后,当天下午,五百官军因找不到主帅,向杨林回报。杨林等了一天一夜魏文通也没有回来,深感后悔,暗责自己不该让他去追赶秦琼,一旦有个差错,岂不断了自己的左膀右臂。他又怕秦琼勾来响马乘机攻关,因而传令紧闭关门,不论何人,未经许可,不准出入。

王伯当刚到城下,守关军兵就喝问:“站住!干什么的?再往前来可要开弓放箭了!”王伯当赶紧抱拳说:“各位老爷!我们是这左近的老百姓,听说靠山王在此围剿响马,非常感激,乡亲们备了五车柴草,以备王爷使用,请各位向王爷禀报一声吧!”军兵们听罢,都很高兴,说:“老乡们!等一等,我给你们禀报。”当兵的禀报给营官,营官报给辕门官,辕门官报给启呈官,启呈官报给杨林,杨林听了心中高兴。他想:“自古民为邦之本。顺民者昌,逆民者亡,老百姓来送柴草,可见他们拥戴朝廷,大隋气数合不当绝。遂命卢方:“把柴草收下,赏银十两,要好言相待!”大太保卢方来到关下,命人大开关门,让众人把五辆大车赶进关来,把柴草送到草场卸下,卢方赏了银两,王伯当众人即起身告辞出关去了。

草场官兵把卸下的柴草归拢上垛,正搬柴草时,发觉一捆柴草自己动了起来,众人吓了一跳。这时魏文通已经站了起来,把草捆甩开。大家一看,这是一个什么怪物:满脸是粉,满头是花,一身女人装扮。当兵的急忙禀报卢方,卢方赶来仔细一看,觉得有点眼熟,命人把绳索解开,把嘴里堵的布掏出来,魏文通呕了半天,这才叫了一声:“哎呀!大太保,我乃魏文通呀!”卢方再仔细一看,可不是吗?遂问:“你这是怎么的?”即刻领魏文通面见杨林。魏文通急忙摘掉花朵,洗去胭脂粉,换了衣服,来到厅上给杨林叩头。他真是又羞又愧,不禁放声痛哭起来。哭罢把追赶秦琼遇到义军的情形详细对靠山王讲了一遍,只气得杨林浑身颤抖。魏文通又把怀中的信掏出来交给杨林。

杨林打开一看,上写:山东义军致书于靠山王杨林殿下:隋炀帝杨广无道,人人得而诛之。如今天下分崩,义军四起,隋朝江山已是日落西山,气息奄奄,不会长久了。今擒获潼关大帅魏文通,本军师有好生之德,放他回关,晓谕尔等:义军在十日之内,定取潼关,然后直捣长安,望尔等安心以待,届时引颈受戮,绝不食言!落款是某年某月某日义军军师徐懋功启。

杨林看罢,气得把信撕得粉碎,忙吩咐:“卢方!薛亮!”“儿在!”“立刻点兵给我追,把刚才送柴草的响马捉回来,我要严刑拷问!”魏文通忙禀道:“王驾息怒!我看追也迫不上了,不如深沟高垒,严阵以待。这个徐懋功诡计多端,万一潼关有失,那就危及京师了,望王驾三思!”杨林听着有理,这才把原令收回,命三军多多准备灰瓶、炮子、滚木、礌石,强弓硬弩,把守潼关,以防义军攻关。

王伯当、谢映登从潼关回到义军大营,徐懋功当即传令,拔寨起程,用重金厚谢熟知地理的老百姓带路,不走大道,专走小路,不走平川,专走山岭,偃旗息鼓,望河南瓦岗山进发。一路上饥餐渴饮,昼夜兼程,这一天,正往前走,探马来报:“前方不远就是金堤关了!”徐懋功传令:“再探!”然后又命王君可为左翼,单雄信为右翼,尤俊达为后军,贾润甫、柳周臣保护中军家眷,自己和秦琼统领中军,程咬金、罗士信为先锋,出其不意,直扑金堤关。离关三里,城中守将华公义得报,下令紧守关门。

徐茂公环顾左右问道:“有哪一位兄弟愿意前去取金堤关?”旁边闪出程咬金,口称:“小弟愿往。”徐茂公道:“此去须要小心。”程咬金应声:“得令!”便抵关讨战,大声高喝道:“呔!关上的军士,快报与主将得知,有能者出来会俺,无能者休来纳命!”探子飞报入府:“报启爷,关外响马讨战。”华公义问道:“哪一位将军前去会战?”华公义兄弟华公明答应道:“小弟愿往。”华公义道:“贤弟须要小心。”华公明应声:“得令!”披挂上马,开城出关。华公义放心不下,又派出马宗、马有周二将出来帮兵助阵。

再说华公明,来到两军阵前,远远就看见了程咬金,心中暗自说道:“啊唷!好丑汉!”马到近前,华公明大叫一声:“呔!丑鬼快通名来。”程咬金哈哈大笑道:“你不认得爷爷么?爷爷乃卖私盐、断王杠、劫龙衣、反山东的好汉程咬金的便是。来者何人?”华公明道:“对面的贼寇听真!我乃是大隋朝金堤关大将华公义的胞弟华公明是也。”程咬金一晃悠脑袋大叫道:“你叫做华公明么?不要走,照爷爷的斧头。”飞马上前就砍一斧。华公明不曾提放,喊一声道:“啊唷,好家伙!”回马要走,却被程咬金赶上,举斧照定华公明劈将下来。这一斧非同小可,把华公明连头带臂劈于马下。

后面观敌瞭阵的马宗、马有周二将一见,各使大刀迎了上来。

张公瑾、史大奈、尉迟南、尉迟北见势不好,拍马上前,不多时,马宗、马有周双双丧命。

探子飞报入关。华公义闻报大怒,即亲自披挂上马,带领副将马三保,放炮出关。

程咬金见到大笑,二次拍马上前,不问情由,当的就是一斧。华公义叫声:“好冒失鬼的匹夫,焉敢无礼!”举方天画戟叮当一架。当的又是一斧。“阿唷,好强盗!”噗的又是一斧。一连三斧,把华公义劈得汗流浃背,却待要走,后一斧塔一声响,就没力了。

华公义微微一笑:“原来就只有这么几下!不要走,着家伙吧!”把戟紧一紧,劈面相迎。程咬金心里发慌,挡了几个回合,华公义拦开斧,扯起打将鞭,当的一鞭,要打程咬金左肩。幸亏老程躲得快,这一下没有打实,只是扫了一下,老程“阿唷”一声,回马便走。华公义哪里肯舍,后面紧追。

张公瑾、史大奈、尉迟南、尉迟北一干人见了,一拥齐上。

华公义毫无惧色,挥动手里的方天画戟,一连大败义军几员大将,挺方天画戟直扑义军阵前。

华公义一边打一边看,只见义军阵前一员大将头上戴着一顶双龙闹珠的金盔,他可不认识这员大将那就是秦琼,心中想道:“这难道就是贼人的大头领吗?有道是: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于是扑奔秦琼过来。秦琼的这顶双龙闹珠的金盔是当初杨林继他为子的时候精心打造的,华公义不知,只道是贼人的头领,马到近前“唰”的就是一戟。秦琼秦叔宝使枪相迎,枪来戟去,戟来枪还,这一上手大战有三十回合,不分胜负。

秦叔宝见华公义戟法高强,不易取胜,虚闪一枪,回马便走。华公义拍马赶来,秦琼马往前走眼往后看,见华公义紧紧追赶,就把手里的大枪右手横拿,探左手扯出瓦面金装锏,执在胸前。就在华公义马头相撞马尾,举戟望秦琼后心刺的时候,秦琼把大枪反在背后,往上一架,扭回身“唰”的一锏打去,正打中华公义的脖项,把华公义的头都打不见了,死尸跌下马去。秦琼这一锏有个名,叫做“杀手锏”,这是老秦家的绝招。

再说华公义一死,秦琼回马抢关。众将随后接应,直奔金堤关。

压阵的马三保一看这种情况,长叹一声:“总是当今无道,以此天下荒乱,盗贼生发。也罢!某家逃走了吧!”马三保带了残兵败将绕城而走,投奔旧主李渊去了。众将放马要去追赶,徐茂公怕有闪失,命令鸣金收军。

徐茂公所带义军,在金堤关歇息三天,不敢久停,暂把王君可留驻在此,以防追兵,又把老营家眷留在关上暂住,等得了瓦岗山再来迎接,其余均于次日起程,浩浩荡荡向瓦岗山进发。义军自从金堤关大胜之后,兵强马壮,士气旺盛,一个个精神抖擞,意气昂扬。行军两日,已到瓦岗山下。众人抬头观看,见这座瓦岗山从东到西,连绵起伏,一望无际,好似一条飞龙,扬首翘尾,大有腾云驾雾之状。山上古树参天,一片碧绿。石头城宛如一条玉带,曲回盘旋,随山势起伏蜿蜒在山腰,正中一座山口,城门紧闭,吊桥高悬,城墙上旌旗密布。看起来真是气势雄伟,好一个去处。

徐懋功传令安营。义军在离瓦岗山金鸡岭山口五里安营扎寨。众人安排食宿,饱餐之后,徐懋功把众弟兄请到大帐议事。单雄信首先说:“三哥!临行之时,小弟已经说过了,我和翟让有交情。小弟愿凭三寸不烂之舌,劝说翟让把我们接进瓦岗山。”徐懋功点头说:“五弟,但愿如此。不过人心有变,还是多加小心为妙。你一个人进山我不放心,再有几个人陪伴为宜。”话音刚落,就见齐国远、李如珪、金城、牛盖四人站起来说:“三哥!我们愿陪五哥进山!”徐懋功点头说:“各位贤弟。此去瓦岗山寨,关系甚大,一切事宜全凭单五弟作主,你等不可造次!”“三哥放心!若翟让以礼相待,万事皆休,倘若他不讲情面,胆敢伤害五哥,那可就不讲情分啦,我们就和他来武的。”徐懋功又和单雄信仔细地商议了半日,并一再嘱咐小心在意,又备下重礼四份。单雄信带着齐国远等四人,义军二十人,奔瓦岗山寨而去。单雄信走后,程咬金问:“三哥!你把五哥打发走了,如若事成,当然很好,如若不成怎么办?你可不能不有备无患呀!”徐懋功说:“四弟说得有理,古人说:未略胜先略败,未思进先思退,愚兄早有安排。”徐懋功说罢,传下密令,众人领命各自去了。

单说单雄信领人来到金鸡岭关口之外,见面前有一条山沟拦路。这条沟足有二丈多宽,深约数丈。沟那边就是石头城,石头城一色用巨石砌成,高矮厚薄和一般城池相同。城头上高建箭楼,共三层,密布箭孔。城头上喽兵站岗瞭哨,张弓搭箭,各执刀枪,一个个虎视眈眈,监视着关外的动静。城门紧闭,吊桥高悬。单雄信众人刚到城下,就听城头上有人高喊:“站住!再往前走可要放箭了!不许往前来,站住!”“吁!”单雄信把马带住,满脸赔笑,一抱拳:“各位弟兄们!劳驾各位往里通禀,请禀告你们寨主金钱豹翟让,就说现有山西潞州二贤庄故人单雄信前来拜见!”喽罗兵在城上往下看,有认识单雄信就小声说:“这不是北绿林的总瓢把子吗?”有人赶紧招呼:“原来是单二员外来了,请您稍候片刻,容我等前去报信儿。”单雄信在马上等候。约有一袋烟的工夫,听见关内传来了人声、马声,紧接着关门大开,吊桥放下,从关里出来数百名喽兵,全都是短衣襟,小打扮,赤手空拳,兵分四队,规规矩矩往两旁一站,正中央跑出来三匹战马。为首的一匹花马名花斑豹,马鞍桥上端坐一家寨主,此人平顶身高足有九尺开外,头戴虎头巾,黄抹额,顶门插茨菰叶,左鬓边插着素白绒球,身上穿虎头色绑身靠袄,腰扎犀牛皮壮带,正中扣着一个虎头,下穿虎皮色蹲裆滚裤,足蹬虎头战靴,外披元青色英雄大氅,走金线,掐金边,上绣花草玉兰。此人最显眼的是在脑门上长了一块金钱癣。马的得胜钩上挂着一条纯钢打造的三股托天叉,腰挂宝剑,一派英气。这正是金钱豹翟让。在他的上首有一匹白马,马上端坐一个出家的僧人,有四十来岁,新剃的头皮黢青锃亮,身穿灰布僧衣,腰扎绒绳,面如瓜皮,两道大抹子眉,狮子鼻,火盆大嘴,两只扇风耳,相貌十分凶恶。他冷着个脸,连一点笑模样也没有。他就是瓦岗山的二寨主圆觉和尚。翟让下首三寨主巡山鬼贺连章站在一旁。在他们身后还有不少小头目,一个个高矮胖瘦不等。这时,金钱豹翟让首先下马,众位寨主、头目也从马上下来。翟让抢步来到单雄信马前,撩衣跪倒,单雄信赶紧下马,两手相搀。翟让说:“不知二哥驾到,迎接来迟,望哥哥恕罪!”单雄信抓着余钱豹的双手说:“贤弟说哪里话来,自家弟兄,何必客气!”翟让一点手把圆觉和尚和贺连章叫过来作了介绍,单雄信也把齐国远、李如珪、金城、牛盖叫过来和大家相见。翟让说:“此地非谈话之所,二哥请进山吧!”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