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1936 正文 第六十章

lansha7789 收藏 1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size][/URL] 武伯英对此煌煌大论没有反应,吴卫华转头看他,才发现他盯着路边停靠的一辆黑色轿车出神。吴卫华刚想问他,他已经朝轿车走了过去,吴卫华连忙跟了过去。 武伯英敲敲车窗,带着嘲讽加诙谐地说:“李局长,想不到,我个小小的组长,都劳了您的大驾。” 车窗玻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


武伯英对此煌煌大论没有反应,吴卫华转头看他,才发现他盯着路边停靠的一辆黑色轿车出神。吴卫华刚想问他,他已经朝轿车走了过去,吴卫华连忙跟了过去。


武伯英敲敲车窗,带着嘲讽加诙谐地说:“李局长,想不到,我个小小的组长,都劳了您的大驾。”


车窗玻璃摇了下来,李廷芳那张凶脸露了出来,带着怨气。车内除了司机,后座还坐着两人,是李的亲信手下。自从军中两统结怨以来,虽说李廷芳升任了警察局长,也高兴不起来。马志贤暂避风头,还实际控制着西安军统,他不过是个傀儡罢了。接手不到两月,处处受齐北钳制掣肘,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利的。自从那次抓了武伯英,李廷芳认为他对自己有很深的成见,没好气地说:“就凭你?不配。”


武伯英笑了:“那谁配,吴小姐?”


李廷芳抬眼看看吴卫华,知道她是张学良座上宾,不敢造次,口气稍微和缓。“吴小姐是自己人,我不会大水冲了龙王庙。”此解释似乎难以自圆其说,怕吴小姐误会,更怕张学良误会,于是又道,“知道菊剑吧?已经来了西安。你们中统收拾了松山,我们军统,不能坐以待毙,只有把菊剑拿下,才好给戴老板交代。”


“看来你们,已经确定了目标。怎么没见在碰头会上,你给齐巡通气?”


李廷芳冷笑一声:“哼哼,通气会可不是什么都通的。”


正说话间,从西京招待所出来一个中年男子,四十岁左右年纪,四处打量了一下,也朝北走来。李廷芳一看见此人,神情立刻紧张起来,驱赶二人道:“你们赶紧去忙,别影响我办案。”


不言自明,此人就是菊剑。武伯英笑了一下,挽了一下吴卫华,朝东拐向中山路,朝中山门方向走去。边走边频频侧头,看那所谓的菊剑。吴卫华虽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菊剑是何许人,但也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才急急赶上武伯英。见李廷芳既不是监视自己也不是监视吴卫华,与二人无伤,就放下了刚才那个插曲,聊起了其他话题。


远远看见中山门的敌楼,武伯英给她解释中山门名字的由来,不外乎纪念国父孙中山先生。吴卫华似乎有心事,心不在焉听着,并无片言响应,只剩下武伯英喋喋不休。


正说话间,背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一人跑了过来,越过二人朝东跑去。武伯英认得他正是刚才那个“菊剑”,却已来不及反应,让他跑了过去。回头看,只见李廷芳把手从车里伸出来对天鸣了两枪,那两个手下火急火燎拉开车门,钻进汽车,车门还没关上就发动了机器,朝东追来。看来那两个手下没截住菊剑,让他挣脱了。


此时天尚未黑透,一些店铺还开着门。菊剑惊恐地朝后看了两眼,觉得距离所产生的黑暗足以掩盖自己,艺高人胆大,猛地停下脚步,钻入路边一家纸货店铺。而他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武伯英和吴卫华的眼睛。此举果然骗过了李廷芳,他们驾着汽车,大声鸣着汽笛,横冲直撞,朝中山门方向追去。


武伯英和吴卫华停了下来,在铺子门口站了片刻。武伯英盯着靠墙而立的一个巨大花圈,边缘上有朵纸花颤巍巍抖动,应该是背后躲藏之人哈气所致。须臾之后,果然见菊剑从大花圈后钻了出来,左右观察,镇定了一下情绪,准备反方向朝西逃走。他突然瞄见了武伯英和吴卫华,神情一愣,狠狠看了吴卫华一眼,随即低头,硬着头皮,穿过二人,小跑着给西逃去。


武伯英看着他的背影,伸手从腰上拔出手枪,缓缓举起。他边抬枪边瞄准菊剑的双腿,枪管定在了膝盖之间,只待击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吴卫华突然伸手,把枪口抬了上去。武伯英赶紧放松食指,才不至于打出流弹伤及无辜,非常惊讶问:“为什么?”


吴卫华咬了咬嘴唇,幽幽道:“因为他是我哥哥。”


武伯英听见这句,什么都明白了,连忙把枪收回腰间,看着菊剑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他知道,李廷芳追到中山门,没有结果,会反身回来。于是挽起吴卫华的胳膊,急急带着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进了招待所公寓,吴卫华将武伯英请进卧房,关上门转身解释道:“他是我的大哥哥,我们年龄相差很大,是不是?”不等武伯英回答,继续道,“我们是同父异母兄妹,父亲贵为二品顶戴,一妻四妾,有七个儿子,九个女儿,我是他最小的妾生的最小的女儿。”这回忆似乎带着些许心酸,“辛亥年朝廷倒了,他的官也倒了,到天津租界当了寓公,又买了个小妾,然后怀了我。”语气里有些凄凉,“最后租界也呆不下去了,一大家人就又颠沛流离去了日本,我母亲在那边患病去世了,她是这个家里最可怜的人。父亲老来得女,视我如同掌上明珠,可是家里其他人,都拿我当草芥。除了这个大哥哥,对我和其他兄弟姐妹一样,一视同仁。”轻叹一声,“所以你不能杀他,他不是间谍,他和你一样,是个读书人。我想他来西安,被土肥原冠以菊剑的代号,也是受了胁迫的。土肥原一定拿我家里人的性命为筹码,逼迫他来的,他不得不来送死。”


武伯英明白了一切,在敷皮木椅上坐了下来:“他已经入了罗网,迟早都要送命。”


“这更印证了我的话,他不是个间谍。如果真是间谍,他会轻易被军统得知行踪吗?他会冒着天大的危险来招待所看我吗?”


武伯英锁眉不语。


吴卫华继续说:“他是个重感情的人,一定知道我在这里,所以才来看我。没想到,我们兄妹俩,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刚才他看我的眼神,和听到猎枪声的野兔一样,充满了惊恐。”


武伯英长长吐了口气,劝慰道:“放心吧,我不会为难他的,但是军统那边,我做不了主。”


吴卫华思考了一下,转身坐到床头,下决心道:“他是这个家里,唯一值得我牵挂的人。但如果他真给日本人卖命,我反日,他亲日,那就是分道扬镳,背道而驰,水火不容。不等你们动手,我也会大义灭亲,杀了他。”


武伯英看着她,听着她用的那些成语,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这个弟弟曾经深爱的女人,身上有种可怕的东西。这东西既展现着非同一般的引人魅力,也展现着夺人心魄的可怕魔力,让人想要亲近又唯恐避之不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