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岁月 第三卷 一百一十八章

nickhand 收藏 18 1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


一百一十八章

关东军总军的攻势以孙吴要塞正面为主,阿南惟几在孙吴正面排开了四个师团,打的就是消耗战的打算,副战场也有三个,白城、七台河、双辽,这三个地方每个地方都是两个以上的野战师团,阿南惟几知道现在集团军兵强马壮,手中的重炮部队全部出动,同时库页岛驻军相机进攻庙街,进行登陆作战。

但是让阿南惟几大惊的是集团军战机的出战,第一日重炮部队的炮击刚刚进行不到两分钟,孙吴要塞飞出8架战机,冲着毫无防备的重炮部队就是一顿蹂躏,重炮兵两个联队一个上午就失去了战斗力,但这仅仅是个开始,这八架战机就像是不知疲倦般的整整一天都在几个师团上空晃悠,扔下了不计其数的炸弹!

继而双辽的战场同样报来不妙的消息,锡林机场起飞的11架飞机不仅仅袭击了进攻的日军师团,继而袭击了公主岭的日军兵营。

日军大本营闻讯迅速从关内调来一个飞行团增援东北,只是这一个飞行团的飞机分成两队向战场增援之时,竟然在空中遭到两个庞大飞行编队的伏击,全军尽墨!继而沈阳、哈尔滨、长春,海参崴军事目标遭到空袭!满洲的局势已经向阿南惟几不可控制的深渊滑去!


大雪飞扬,满洲日军已经在与集团军接触处修筑的大规模永备性防御工事已经完工。日军大本营的两手准备还真是让胖子无语。双方各据工事坚守?但是胖子可不这么想,美军已经终于重新占领珍珠港,六个航母编队对于日海军的压力不言而明,日军援澳的7个师团最终援助澳洲兵团占据了澳洲北部,和美军的战线处于拉锯中,但是美军海军的迅速恢复元气,重型航母和新型战舰不断下水给日本帝国海军带来的压力与损失与日俱增!日大本营已经有放弃澳洲攻势,收缩防御的战略意向。而日本国内,新一轮的扩军还在继续中!

10月25日,集团军各师奉令组建为六个军,外蒙军原辖部队编制不变,纵队部直接转为军部,国际纵队亦然,只是集团军二至一十五师十四个师组建为一到四四个军,二、三、四师组建为第一军,四、五、六师组建第二军,七、八、九师组建为第三军,十、十一、十二师组建为第四军,集团军直属部队为十三、十五两个师,装甲骑兵第一师,航空兵第一、第二师,野战炮兵纵队(辖炮兵团6个),孙吴要塞防御独立师。

随着部队编制的再次调整,各军指挥部组建,胖子一个整训命令下达,各军开战冬季攻势,在作战中整合战力,顺畅指挥系统。这一次整编,胖子手中积累的人才一次性用尽,各军校进修人员全部分配完毕,搞得三个军校的老师都差点被抢了,好在胖子命令下得快,几个军才没有向军校的老师下手。


半夜的敲门声惊醒了金平安,安慰住惊恐的老婆,金平安抽出枕头下的王八撸子“谁?”门外传来焦急的话声,“大哥,孙队长被三本叫去两个多时辰了,小福探出他正在黑寮子里受刑,大家都齐了,等你拿个主意。”

“操他妈!”金平安跳下地,“去找福满楼的白掌柜,告诉他,就说咱们弟兄今夜举事,是兄弟的就帮忙搭一把手,咱们的弟兄集在那里?”

“在局子里集着哩!”门一打开,冷风呼的刮进来,屋里一下子冷了好多。

“一群笨蛋,你不要回局子了,直接去找白掌柜,现在局子里那里说不定被鬼子围上了,我先去探探。”金平安提枪出去,回头对老婆说;“草花,赶紧去来喜家将他老娘带城门附近躲着。”

寒夜的七台河,枪声突然响起,剧烈的爆炸和大火突然爆发,金平安带着警察局的弟兄杀出哨卡,投向茫茫的黑夜,狂怒的三本带着宪兵队追出了镇子,一个中队鬼子在他的求援下加入到搜捕的行列中,循着雪夜地上的脚印追击。

天色微亮之时,鬼子追近了拖家带口的金平安一行,小鬼子的歪把子突突的压制着雪地里艰难行走的众人。金平安心里十分着急,鬼子的机枪打得太刁钻了,拖累了大伙的速度。但自己一行有没有机枪,根本无法反制!

“啪”的一声清脆的枪响,鬼子打得正欢的机枪哑火了,但随即一挺行进中的机枪马上开火,翼图压制住奔逃中的众人,又是一声清脆的枪响,鬼子的机枪手再次倒毙!

追击的鬼子马上意识到被阻击手盯上了,但是这个莫测高深的阻击手并不再对停下机枪扫射的鬼子队伍开枪,三本阴阴的目光望着飞雪茫茫的四野,心渐渐沉了下去,这不知不觉就追出了这么远,形势已经不妙了!四野的‘乱民’会向枪声处集来,再不撤他的这210多人还真就是‘乱民’口中的一盘菜!

三本赶紧命令部队往回赶。四野雪地里的声响神秘而繁杂起来,又是一声枪响,一个鬼子掷弹筒手‘嗷’的一声惨叫栽倒,鬼子步兵中的老兵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开始还击。

金平安一屁股坐在地上,回身朝着落后的鬼子就是几枪,只是隔得远了,子弹根本打不到就飘了。小福嘿嘿一笑,顺一顺长枪,“给,大哥,用这个。”

金平安;“老孙咋样了,他的伤小心点,别让他冻着凉。”边说边将冰凉的枪托贴上脸腮,一枪击出,走在最后的几个鬼子中那个开始追得最凶的一个趔趄摔倒。‘不知道是那路的好汉’,金平安心里寻思。

鬼子去的远了,山坳里转出几个大姑娘、小伙子,提着几杆三八,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露出的俊脸冻得红彤彤的。

打起手拱的金平安一怔,还是规规矩矩的行了个感谢的大礼,“七台河金老四谢过几位援手了!”

“金局长!唉别谢了”为首的小伙子急忙搀起他,“这百里八乡的谁不知道金局长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一条汉子啊!上次我去七台河---”

小福看着四处逐渐增多的持枪人,他们彼此之间打过招呼又分散钻进四处的山道子里,开始拉上话的几个年青人热情的帮助老人和孩子赶路,他们是赵家窝棚的民兵‘狩猎’小组,就是每天转悠在七台河外头,瞅准机会就干掉一两个小鬼子。那些拿枪的都是这附近几个村、屯的猎杀小组,这一带是他们活动的地方,这里是七台河往鸡西的必经之路!


章川盯着天空盘旋的战机,真替已方的那架战机捏了一把汗,不知道什么原因,集团军的这架战机落了单,被鬼子的两架零式陆攻缠住了,集团军的战机翅膀下是大大一面红旗,飞滚翻腾中不给鬼子两架飞机咬尾的机会。

“嗵嗵嗵嗵”一串密集的机炮,将追在第三的鬼子飞机凌空打爆。章川叹为观止的看着集团军的战机拉起一个漂亮的倒飞圆弧,击毁追在最后的日机,随即一个左右机动,摆脱后面飞机的瞄准,一个翻滚之后就是继续爬升,看着缠战远去的飞机,章川从石壁上跳下,“大家走,小心一点脚下,结冰了,很滑的。”

小队急速向鹤岗赶去,‘怒狼’得到情报,鬼子已经侦知左参谋长到了鹤岗,据说派出了本土出来的一组高手,暗杀处于鹤岗的参谋长!胖子得知情报后马上派章川和卜七带人前去解决这些鬼子。

“左参谋长!”钟啸非常意外,他也没有得到参谋长会亲临一线来的消息。

赶紧将冻得够戗的参谋长迎进屋子,参谋长这次带了集团军警卫团一个班的战士过来,都是非常精锐的战士。警卫班十一个战士根本看不到一丝畏寒的神色,班长和钟啸敬了个礼,一摆头,11个人眨眼间就分散在屋子左近。“精锐!”钟啸赞了一句,回到屋里,叫虎子马上搞个火炉过来。

参谋长正在看一个电报,接过钟啸倒好的开水,“钟师长,你看看这个情报,叫夜里值哨的战士小心一点。”

钟啸接过一看,眉头皱起来;“忍者?武士?小鬼子还有这样的手段!他哪来的情报?”

左参谋长一笑;“‘怒狼’正在追查消息泄露之处,据陈司令推测,这些日本人应该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本领,他也曾经跟这个样的鬼子交过手,很诡异的一些家伙,不说这些人了,说说七台河和鸡西的情况,我们---”

钟啸回头朝虎子吩咐;“找孙营长,告诉他咱们师驻地可能潜入鬼子高手,去吧。”回身继续和参谋长指点鬼子两个师团的驻守情况。

现在鬼子在七台河和鸡西的形势非常不妙,仅仅两个师团还要兼固牡丹江的防御,虽然在防御势态上看和虎林的鬼子呈作犄角之势,可以相互支援,但是现在大雪遍地,浅处都是齐膝深,走山道长途行军,说笑话吧你!所以参谋长从指挥部专程赶来,就是看看能不能趁此机会拿下虎林或者七台河,以在开春时占据到战略形式上的主动。

孙亮一得到消息,马上将侦搜营中高手沿着师部散开潜伏,自己单独一个人朝着师部大院走去。

浅见属于军部的秘密特工,明面上的身份却是帝国国内诡忍门第一高手,这次随鬼间大人前来刺杀抗日军高官,实际还是隐于刺杀队伍中的军部卧底。一行21人,在进入东北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一人,浅见认为这小子应该是临阵逃脱了,回到国内一定要将这个家伙的懦夫行径揭露出来。

由海参崴登陆,横渡兴凯湖,进入虎林后分成三组,他们这一组奉令到了七台河。身披精制的雪地服,浅见乘着夜色,摸过了抗日集团军的外线防御,摸到这个小村子,发现几个长明着灯的屋子,马上潜了过来。刚刚探起身子,想要搞清楚屋子里人的身份,就看到一个睡意朦朦的汉子走过来,浅见急忙伏下,那个汉子好巧的走到在旁边站定,伸了一个懒腰,接着就是重重的一脚踢来!

孙亮其实一开始并没有发现鬼子,但是鬼子怀里的饭团香味让他察觉了,小鬼子不论什么部队,身上必然带着饭团作为干粮,饭团里的油脂各不一样,饭团的香味也不一样,但是对于集团军的老兵来说,他们都对鬼子的饭团有种极其敏感的察觉能力!

天寒地冻,孙亮察觉到的一丝丝饭团香让他意识到附近旧有鬼子,孙亮停下来,只是为了确定鬼子的方位,只是让他也是一惊的鬼子竟然摸到师部院子的门外了,鬼子雪地服相当想像,他一开始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不是个雪堆,但是他马上就发觉了鬼子的迹象,浅见为了消除足迹,也是利用雪地服的尾端来拖地消除。朦胧的夜色里让孙亮看出来了!

孙亮狠狠地一脚破开浅见格挡的双手,踢在脆弱的喉骨结上。在浅见绝望的咳咳声中身形爆退,一柄日本刀从眼前抹过,“呔!”孙亮手腕一转,扭住突然爆起的黑衣鬼子持刀右手一拧,靠!小鬼子手似泥鳅,拧空!,右腿急踢,绑在小腿上的钢筋围箍被刀子劈中,火星四射,羽绒被拉开一道口子,鸭毛、鹅毛四飞,借力后退,手中勃朗宁射出两发子弹,眼前的鬼子横刀一磕,火星中竟然磕飞了一颗,闪开一颗。孙亮倒吸一口凉气,六个鬼子身形闪挪间速度极快,她妈妈的,趁人不备击杀了一个,现在这六个个个扎手,军刺滑出,心里涌起速战速决的念头,“嗬!”的一声爆呼,左手军刺格开一颗闪避不了的子弹,身形急向刚刚和他对战的鬼子扑去!

一个端枪游动的鬼子突然额头炸出一个碗大血口,无声痿倒,几个扑向院子的鬼子身前突然闪出几个身影,枪声急响,孙亮身子极速仰倒在地,泼雨般的子弹急袭下鬼子左闪右避,刀式纵横间竟然有两个鬼子没有倒下。

左参谋长随行的警卫三人手中的冲锋枪停下射击,这一面的四个警卫冷冷的看着场中急剧喘气的鬼子,孙亮看着四周接连落下的身影,微微一笑,从地上弹起,拂拂身上的雪花,跟章川打了一个招呼。

章川止住前出的两个弟兄,摇摇头;“这里用不着我们出手,孙营长这里完事后你们去休息一下,恢复一下体力。”

孙亮唤开两个抢着出手的侦搜营弟兄,“你们先下去,准备一下,警卫团的弟兄看样子就知道是长途急赶过来的,多烧点热水,让他们烫烫脚,快去。”

回身不丁不八,随意的站在两个持刀鬼子面前,“你两人一起上吧!”

两个鬼子刚刚应付那顿弹雨,付出的精力和体力是非常惊人的,孙亮一眼就看出来两个人现在的底细!两小鬼子相视一眼,一人收刀站在一旁,场中的鬼子一字一顿的持刀道;“既是光明正大的比武,柳生门下一样不齿群战,柳生静一郎领教。”汉语口音说的怪异但是十分清晰。

孙亮扔下枪,亮了一下军刺,“好吧,那就来吧!”

柳生静一郎站在场中,武士刀做大上段刀式,微闭的双眼忽然睁开,一股精光闪射而出,脚步急踏,身形快速如鬼魅般左右一闪就已经刀劈至孙亮面门!

孙亮主练的是外功,一声霹雷般的暴喝,身形侧转突地一塌肩,军刺贴肘横扫在武士刀锋上,脚下一撇,和静一郎足下交了一脚,急靠冲劲爆发,刀式上扬的静一郎胸部急收,还是被孙亮突然的肘击擦上,孙亮手肘肌肉一弹,贴肘的军刺弹起,手势一沉,静一郎额下一冷,冰凉的军刺突喉而入。

孙亮转身面对准备好的另一个鬼子,冷冷的目光望向他问了一句“降不降?”

那鬼子缓缓摇头,持刀的手握的更紧了。孙亮喉间一声“好”身形爆起,急冲而至,鬼子眼前一闪,孙亮的军刺已刺至眼前,‘极速!’武士刀以命搏命的一刀直刺,刺向军刺刺来的方向,眼前一花,剧痛从胸膛传来,而自己锋锐的武士刀竟然只在眼前的敌人肩头划出一道小伤口。

缓缓推倒鬼子的尸身,孙亮深吸一口气,“侦搜营立即展开巡视,以防鬼子另外的刺客。”章川走上前,给他裹上金创药,“有没有这些鬼子来路的情报?”

孙亮摇摇头;“没有,不过从这些鬼子的装备看已经很精良了,你看这件雪地服,做的跟雪堆的外表相差无几,如果使用这件雪地服的人是潜伏的话极为难以辨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