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寇 正文 第三章:我们都是中国人(2)

晏冷 收藏 2 1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size][/URL] 这个人与唐汉相距不过十来步,唐汉很清楚地看见他不过二十七八岁,国字脸,忠字眉,一双眼睛锐利如刀。他看了唐汉只一眼,吼了声:“快跑。” 他虽然不知道唐汉是什么人,但是他知道,自己刚才和唐汉并肩战斗过。 唐汉猜测他应该是便衣混成队的。 两人相视一笑之后,分头就跑,但是很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


这个人与唐汉相距不过十来步,唐汉很清楚地看见他不过二十七八岁,国字脸,忠字眉,一双眼睛锐利如刀。他看了唐汉只一眼,吼了声:“快跑。”

他虽然不知道唐汉是什么人,但是他知道,自己刚才和唐汉并肩战斗过。

唐汉猜测他应该是便衣混成队的。

两人相视一笑之后,分头就跑,但是很快,两边都有日本鬼子围追过来,两人只好折返回来,从中间选择了同一条街道跑。

砰砰!后面日军乱枪响起。

“啊!”一声惨叫,唐汉知道是和自己一起跑的中国男人中了枪,他立刻转身回头,只见那个中国男人依靠在一堵墙上,脚下一片血迹。

“你怎么啦?要不要紧?”唐汉忙问。

“不要管我,快走!”那个男人背上中了几枪,他靠在墙上,脸色铁青,但是他顽强地站立着。

“我带你走。”唐汉跑回去,蹲在他的身边说:“快上来,我背你走。”

“我是厦门便衣混成队的,我叫王金木,我没有完成刺杀汉奸的任务,兄弟,这个任务交给你了,你快走,否则,我们都走不了……”王金木说。

“我叫唐汉,我不是厦门便衣混成队的,但是我也是一个中国人,刺杀汉奸鬼子,都是我们中国男人的责任。”唐汉忙说。

“好兄弟,我掩护,你快走。”王金木从身上掏出了一把手枪,抬手开了一枪,一个鬼子应声而倒。

“我带你走吧!”唐汉坚持:“我怎么可以丢下我们的好兄弟。”

王金木把手枪塞到唐汉的手中说:“兄弟,子弹留给日本人,枪不能留给日本人,否则,日本鬼子又要用我们的枪来杀我们的兄弟。”

唐汉还在犹豫。

日本鬼子越来越近。

“混蛋,再不走我们都死定了,你活下去,多杀几个鬼子,给我报仇……”王金木用尽力气,踢了唐汉一脚,唐汉站了起来,最后看了一眼王金木,毅然离开。

王金木一只手扶住墙,另一只手把一颗手榴弹藏在身后,几个日本鬼子冲到他的面前,哇哇怪叫,长长的刺刀往他的身上扎。

“小鬼子,来吧!老子送你们回老家。”王金木大喊一声,拉开了手榴弹,几个日本鬼子看到他手中的手榴弹,顿时四下散开。轰的一声巨响,几个日本鬼子被炸飞上了天,而王金木血肉飞洒在祖国的大地上,壮烈牺牲……

唐汉热血澎湃,健步如飞。后面追赶的日本人越来越多。唐汉用枪打中了两个,然后翻身跃上一道高墙,忽然觉得脚上一麻,低头一看,小腿上血涌了出来。

“不要让中国人跑了!”子弹飕飕地在唐汉身边乱飞。

唐汉一咬牙,跳了下去,感觉右腿已经不听使唤,,忙撕下一片衣服把腿裹住,强忍着巨大的疼痛,往小巷里跑。

后面日本人的喊杀声越来越近,唐汉的眼前忽然有了一个院子,高高的围墙,一看就是有钱人的人家,走投无路,唐汉翻过围墙,跳进了院子。

院子干净整洁,有茂盛的万年青和盛开的刺玫瑰,刺玫瑰树下有一张椅子,椅子上有一个年轻的女孩,正在看书,唐汉从围墙上下来吓了她一跳。

四目相对,两人同时发出了惊叫声。

“是你……”

这个眼睛如一汪深潭,秀发披肩,脸如白玉的姑娘居然是蔡妮,唐汉曾经在黑夜里救过她一次。

“日本人在追你吗?”蔡妮只惊愕了一秒钟,就小声地问。

唐汉点点头。

“快跟我进来!”蔡妮打开小门,唐汉跟着进去,上了一层楼,这是一栋三层的楼房,第二层是蔡妮的闺房,蔡妮让唐汉进了自己的房间,说了声:“我妈和我爸现在不在家,我出去收拾一下……”

蔡妮下了楼,唐汉把门虚掩,自己从门缝里往下看,只见蔡妮搭了个梯子,上了刚才唐汉翻墙的地方看了看,那上面有人翻过的痕迹,蔡妮想了想,下去从水井里提了桶水倒在上面,然后用扫帚把院子里打扫一翻,地上的血滴也被他用沙土扫干净。

这个时候大门外传来紧急的敲门声,蔡妮不慌不忙地开了门,外面一大群日本士兵和几个汉奸一涌而进。

“花姑娘,中国军人,你的看见?”日本士兵用中国话问。

“没有,不信你们上去搜!”蔡妮平静地说,然后小声地对几个汉奸说了几句,那几个汉奸点点头,对日本鬼子说了几句,但是几个日本鬼子半信半疑。其中两个鬼子端起枪冲上二楼,只见蔡妮的闺房门大开,里面一切一目了然,又上了三楼,也没有发现什么,就下来了。

“我们自己的人,大大的良民。”汉奸点头哈腰地对日本士兵说。

日本士兵在院子和一楼里也没有发现什么,就出去了,继续追。蔡妮关好门,急忙上了楼,只见唐汉坐在自己闺房里的椅子上。

“你刚才躲在哪里的?”蔡妮忙问,一边用纤纤细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快要跳出来的一颗芳心。

“我刚才故意把门打开,其实我就躲在门后面!”唐汉也感觉自己很侥幸。

“你受伤了?我看看,要不要紧?”蔡妮一眼就看见唐汉的右腿上缠着的衣服,急切地说。

唐汉知道自己中了一枪,日本三八步枪的穿透力很大,子弹在他的小腿肚上穿了一个窟窿,现在还在流血,如果不及早包扎,后果很难预料。

“你家里有没有白药,烈酒,火柴?”唐汉问。

“有火柴!”蔡妮说。

“多拿几盒给我。”

蔡妮跑下楼去拿了几盒火柴和一个木盆,她把木盆放在唐汉的脚边,蹲了下来,轻轻地抬起唐汉的脚,放进木盆里,一边问:“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给我准备些布条。”

蔡妮用剪刀把自己的被单剪成几条。唐汉揭开自己腿上的衣服,在伤口上堆满了火柴,火柴头向着一个方向,然后划了一根火柴,轰地点燃。唐汉这是给伤口消毒。

最后蔡妮小心地给唐汉包扎好,柔柔地对他说:“你真是一条硬汉。”

“我要走了。”唐汉站了起来,说。

“你现在不能走,在我的房间里安全。你一定饿了,我给你弄点吃的,再想法给你买药回来……”蔡妮忙止住他说。

看着唐汉犹豫不决,蔡妮把他扶到床上:“你现在躺床上好好休息。”唐汉看看自己的身上,又脏又乱,蔡妮也看透了他的心事,微微一笑:“我都不在意,你一个大男人扭扭捏捏的,算什么?”

唐汉只好坐了下去。蔡妮收拾了房间,给唐汉端来一大碗稀粥和些咸菜,一边歉意地说:“等一下我妈回来之后,我让我妈给你做些好吃的。”

“你要告诉你妈。”

“上次你救了我之后,我妈和父亲就很想见你,我父亲虽然是厦门电厂的股东之一,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汉奸……”蔡妮平静地说。

唐汉犹豫了一下,想说什么,但是没有说出来。

蔡妮仿佛看透了他的心,幽幽地说:“如果我发现我父亲有一点对你不利的地方,我立刻离开这个家,和你走,永远不认这个父亲,永远不回这个家!”

说的时候,她的脸一阵绯红,慢慢转过身去,不让唐汉看她的脸,她的眼睛,她的心……

不多久,下面就传来喊门的 。蔡妮轻轻地对唐汉说:“我父亲和母亲回来了,我去开门……”一边说,一边把房门关上,并且深深地看了一眼唐汉,才匆匆下了楼。

不多久,唐汉听到三个人上楼的声音,忙从床上坐了起来。蔡妮和她的母亲,父亲都进来了。

“唐汉,壮丁义勇队的勇士,唐天家的少爷,老天有眼,你真的还活着。”蔡妮的父亲蔡英杰四十多岁,身体已经发福,长袍马褂,一双眼睛微微湿润。他进来后紧紧地抓住唐汉的手,唐汉可以感觉他的真诚与激动。

“今天早上在厦门电厂门口杀日本鬼子的就是你们的人吗?可惜那个洪立勋狗汉奸没有被炸弹炸死……”蔡英杰又说。

“父亲,他受了伤,还没有上药呢,该怎么办啊!”蔡妮在一边焦急地说。

“这个我想办法,叫你妈给他煮点好吃的。”蔡英杰忙下了楼,而蔡妮母亲也下楼煮饭,蔡妮陪在唐汉身边,忽然小声地问唐汉:“你心里是不是不放心我父亲?我父亲也是一个中国人,而且是一个有血性的中国男人,我相信他不会做对不起中国人的事情……”

两天之后,唐汉彻底地打消了对蔡英杰的怀疑。因为蔡英杰不仅仅给他弄回来白药治疗,还告诉了他一个秘密,他让厂里一个叫高明的工人放掉了透平机机油,电机停转而无法发电,,拔掉引风机开关,让变压器起火燃烧,倒掉了库房储存的变压器油,让电厂最少在半年内无法发电……

日本人虽然用了很多手段,也没有查出是谁干的。

“我们都是中国人,一样痛恨日本鬼子,这是我唯一能和日本鬼子斗争的方式!”唐汉看到蔡英杰在说起此事时的义无反顾与斩钉截铁。

是的,我们都是中国人,必须和日本人斗争。

几天之后,唐汉让蔡妮联系上了黄百戈,告诉他自己一切都好,让他先到水沟里把两把枪取回去,并且暂时不要有所行动,等过了这一阵风头之后,再做打算。


厦门中山公园,搭起了一个高有一丈,长三丈,宽两丈的擂台。擂台边是一排兵器,刀枪剑戟,样样不缺。还有一副对联,上联是:日本九州一刀天下无敌。下联是:中国厦门唐家不敢应战。擂台正中,立着一个冷傲的日本人,旁边是几个带着日本武士刀的日本浪人,没有一个带枪的日本士兵。一个汉奸拼命地敲着一面铜锣,扯开嗓门高喊:“各位中国的武林人士,擂台上的刀客来自日本九州,号称九州第一刀客长谷川,久仰厦门追魂刀的厉害,不远万里而来,挑战唐门,可是唐门唐天,以及两个徒弟都已经被大日本帝国的武士杀死,唯一还活着的就是唐天的儿子唐汉,可是这个唐汉是一个缩头乌龟,不敢出来迎战……日本武士顺便也挑战一下中国的其他门派,当然了,中国的很多门派都不堪一击,如果有人能接住长谷川五招以上,都赏银圆五十块,可是谁要接不住五招,生死自负……”

“狗日的小日本鬼子太猖狂了,欺负我中国无人了……”

“量这个小日本鬼子也不是唐汉的对手。”

擂台下的人越聚越多,议论纷纷。

汉奸一脸奸笑,继续高喊:“有没有人敢上来和长谷川先生较量一下,没有不要紧,回家互相转告一下,如果有人见到唐汉告诉他,如果他是一个男人就勇敢地站出来迎战……长谷川先生准备在这里摆十天的擂台……长谷川先生说了:中国男人没有血性,唐汉更没有血性,肯定要让他失望了……”

“狗汉奸,闭上你的鸟嘴!”台下一条大汉怒骂着,几步就跃上擂台,威风凛凛地站在中间,用手一指长谷川:“小日本鬼子过来,我叫程刚,形意门的,我就要来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敢在中国的土地上来耀武扬威……”

台下一片叫好声。

“狠狠地揍日本鬼子!”

“把小日本赶出我们的国家……”

“把汉奸丢下台去……”

那个汉奸听到下面人群中愤怒的声音,慌忙就躲到长谷川的身后,长谷川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不慌不忙地迎了上去。

“请你挑选自己最拿手的武器。”长谷川说。

程刚选了一条长枪,试了试,感觉很合适。长谷川从背上取下刀,一把没有开刃的武士刀,灰乌色,不见一点光芒。

“你就用这把刀?”程刚有点意外。

“你只是一个武夫而已!根本不懂得刀!”长谷川冷冷一笑。

程刚一声怒吼,长枪如游龙出海,刺向长谷川。长谷川出刀,刀如一道闪电,先挡开了程刚的枪,然后欺身而上,刀立刻就刺在了程刚的前胸,程刚的人一声大叫,人从擂台上跌了下来,如果长谷川用的是一把锋利的刀,或者不是他手下留情,那么,程刚此刻已经被刀刺了个透穿。

程刚挣扎着爬起来,只感觉前胸气血上涌,疼痛不已,无法再上擂台迎战了。擂台上汉奸对程刚说:“长谷川先生说了:你是第一个敢上擂台的中国人,虽然你才接一招,但是也给你五十个银圆……”

“狗日的,我中国人不是为了那五十个银圆而来的,叫小日本鬼子留着买棺材吧……”程刚一边怒骂,一边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此后的几天,长谷川每天都在擂台上挑战厦门武林,等待唐汉出现,唐汉没有出现。上擂台的人不少,不过没有几个人能接他五招,已经有好几个人被长谷川重伤……

唐汉是在几天之后看到报纸才知道这件事情的,他愤怒地问蔡妮:“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蔡妮和父亲蔡英杰都早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们不告诉唐汉,一个原因是因为唐汉受伤,另一个原因是唐汉是日本人主要追缉的中国勇士,这是一个阴谋,一个日本人要除掉唐汉的阴谋……

今天的报纸里有日本人长谷川设下擂台挑战唐汉的文章。蔡妮买回报纸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所以让唐汉知道了。

“难道你准备出去和长谷川决战?”蔡妮问。

“中国人不是缩头乌龟,我唐汉更不是。”唐汉活动了一下筋骨,经过几天的休养,他的伤已经好了很多。

“我相信你出去,一定可以打败长谷川,你以为这样就是一个英雄了吗?这样只是一个会逞勇的匹夫而已,你这样就中了日本人的诡计……不错,国难当头,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和日本人斗争,但是我们要用智慧,用合适的方法,否则,徒增加伤亡和悲伤而已!”蔡妮一席话,说得唐汉顿时醒悟。

“我要和长谷川决斗,但是不是现在。”唐汉说:“你陪我出去看看。”

“你答应我不能冲动行事。”蔡妮看着他的眼睛,说。

唐汉重重地点点头。

“因为那样,你不仅仅会害了自己,还会伤害别人……”蔡妮柔情地说。

唐汉的心中微微颤动,忽然感觉,自己已经爱上了她……

唐汉穿了一身蔡妮父亲的衣服,还贴了点小胡子,相信几年不见,长谷川不能一眼就认出自己。更何况长谷川只见过他一次面。两人到了中山公园,唐汉看围观的人山人海,如果自己不主动出去,是不会暴露自己的。不过唐汉却在公园的大门外看到了潘文川,黄百戈,黄明几个人。原来他们也知道日本人在中山公元设擂台挑战唐汉,想唐汉知道消息之后一定会出现。

他们起初并没有认出唐汉,是唐汉主动出现在他们的身边,几个人见了唐汉,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这是日本人的诡计,你千万不要上当。”潘文川小声地说。

唐汉点点头。没有和他们多谈,就和蔡妮离开了。两人在中山公园附近仔细观察了很久,居然没有发现埋伏的日本人……

这些日本人搞的什么明堂?

但是唐汉却意外地注意到了一个中国人。这个人二十多岁,黑衣,黝黑的皮肤,身子如一杆标枪一样挺直,眼睛如刀一样锋利,冰冷。他背着一个木箱子,没有人知道他木箱子里的东西是什么?

他的目光和唐汉的目光对碰了一秒,然后他就一步一步地离开。

他走的每一步都很沉稳……

唐**蔡妮又回到了公园里,擂台上,又一个中国勇士被长谷川踢了下来,唐汉看他口里鲜血涌了出来,但是他一只手紧握住一把刀,另一只手撑着地,挣扎着爬起来,还想上擂台。

“兄弟。你不能再上去了。”唐汉扶住他摇晃的身体,说。

“我是中国人,我不能看到日本人在我们的土地上耀武扬威,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要尽我的全力!”这个中国勇士紧紧地咬着牙说。

唐汉心里热血沸腾。

他一把拉住这个中国勇士,坚定地说:“兄弟,你休息一下,让我上,因为,我也是一个中国人!”

看着唐汉刚毅的脸,铁一样不屈的眼睛,这个勇士抓住唐汉的手,激动地说:“兄弟,小心日本人的刀!”

唐汉回头看了一眼蔡妮,只对她说了三个字:“相信我!”

蔡妮想不到唐汉会忽然决定。看着唐汉挺直的身体,她猛地点点头:“我相信你!”

“把你的刀借给我!”唐汉从中国勇士的手中接过刀。一声大吼,飞身而上,人群中立刻爆发了排山倒海的呼喊声:“中国人,雄起。把日本人打下来!”

长谷川傲慢地双手抱胸,他赤着脚,露出毛茸茸的黑腿,背上背着那把没有开刃的武士刀。因为唐汉化过妆,所以长谷川并没有一眼就认出他。

长谷川盯着这一双锐利的眼睛。

一双如他手中的刀一样锐利的眼睛。

长谷川感觉这个中国人似乎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不过他并没有把眼前的这个中国人放在眼中。因为他只想挑战唐汉。

不过几秒钟之后,他就完全改变了这个看法。因为唐汉的人就如他手中的刀一样锋芒逼人。

是一个真正的对手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长谷川双手抱住刀,放在胸前,冷冷地问。

“一个中国人。”唐汉一字一字地回答。

“好!”长谷川一声吼,闪电一般冲了过来,挥刀向唐汉劈砍,唐汉也挥刀迎战,两人刀来刀往,转眼就已经交了数十个回合,不分胜负。

这是长谷川从来没有遭遇过的强劲对手。

唐汉越战越勇,而长谷川越战越心惊,在两人难分难解的时候,公园里来了几个日本军官。

“砰!”一声枪响。

“日本人输了,日本人开枪了。”围观的中国人如潮水一样四下散开。

长谷川和唐汉也同时跳开。唐汉冷冷地看了一眼长谷川,说:“日本人,下次遇见你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他在要跳下擂台的时候长谷川的声音变的恭敬起来:“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

“一个中国人!”唐汉说。

看着唐汉的身影在人群中消失,长谷川对身后的日本人吼道:“八嘎,谁开的枪?”他身后的日本浪人没有人知道是谁开的枪,而下面的几个日本军官也不知道是谁开的枪……

唐**蔡妮回到蔡妮的家后门,在还没有进院子的时候,蔡妮喊了一声:“唐汉。”

唐汉看了她一眼。

蔡妮扑入他的怀中,抱住他的腰,把头埋在他雄厚的怀里,喃喃地说:“都说了,日本人最狡猾,如果刚才那一枪打中了你,我该怎么办?”

唐汉的心微微一颤。

“刚才那一枪不是日本人开的!”唐汉轻轻地把她抱住,说。

“什么?”蔡妮大吃一惊。更让她吃惊的是随后的一个声音:“因为那一枪是我开的。”一个人从风里走来,黑衣,黝黑的脸,冰冷的眼睛,如标枪一样挺直的腰,背上背着一个木箱子。

“是他?”蔡妮睁大眼睛。

“丁如风。”黑衣人平静地自我介绍。

“唐汉。”唐汉也自我介绍。

“果然是唐汉。”丁如风点点头说。

“你们认识吗?丁如风是什么人?”蔡妮奇怪地望着这两个男人。

“丁如风也是一个中国人。”唐**丁如风一起大笑。

丁如风的名字很多人都听说过,但是,即使你站在他的面前,也不一定知道他就是丁如风。丁如风是一个杀手。他的枪法百发百中,枪枪夺命,江湖上人称神枪丁如风。

从前他杀的人都是有钱人。自从日本人侵略中国之后,丁如风就开始杀日本人。那天,他本来是要去杀长谷川的,因为他不能容忍有日本鬼子在中国的土地上耀武扬威,但是唐汉上了擂台,两人拼得难分难解,而且丁如风看出唐汉的腿上有伤。

那一次,唐汉没有绝对的把握打败长谷川。

丁如风不希望一个热血的中国勇士与日本人两败俱伤,他在高处对天开了一枪,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决斗。

丁如风从前也不认识唐汉,但是唐汉的事迹他都听说过,他和唐汉一见如故。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在了一起,因为他们都是中国人……


长谷川的擂台再也无法摆下去,因为外界一直传闻说长谷川打不过一个中国人,所以日本人就开黑枪。

长谷川暴跳如雷。却也无可奈何。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中国人刀法一流,自己没有绝对的把握打败他,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中国人?长谷川在细细地回味这个中国人的刀法的时候,也在回忆从前和唐汉的一次交锋,忽然,他的眼前一亮,这个中国男人就是唐汉!

唐汉,我不会放过你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