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誓 二 曲阳风云 23 谎言究竟能隐瞒多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0.html


23

安全的从曲阳县城离开,对于陈剑启来说并不难,现在的他就已经从曲阳县城的北门走了出去。为什么不走南门?废话,如果碰到往南走的马二蛋那帮人,自然少不了一番纠缠。正所谓强龙难压地头蛇,而且陈剑启并不怀疑以前人们的智商,如果前人智商都很低的话,那怎么能够创造出五千年的文明呢?反而陈剑启在正视前人,自己并不盲目自大的吹嘘自己会成为这个社会的救世主,因为自己在某些方面甚至比不上前人,理论并不等于实践,即便是练习的非常的好,也有可能在实战中马失前蹄,所以只能是脚踏实地的一点点的去做,切勿急于求成,如果急于求成的话,失败的会很快的。

陈剑启在曲阳县北门绕了一圈以后,在确定没有可疑的人跟踪后,在大踏步的往马头村的方向走去。此刻的他想起了美惠子,他在想着现在的美惠子会不会正翘首以盼着自己的归来,陈大娘的病是否好些,陈三兄弟还有没有上山砍柴捕猎,还有那个陈良贵会不会去家里找麻烦?一想到这些,陈剑启的心早已经飞回了马头村,飞到了这些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身边。在农村的日子久了,人的心就会放下来的,毕竟这里有着蓝天和白云,树木和小溪,他已经发现了最淳朴的老百姓们真实的想法,他们只是想好好的活着。活着,在他们的眼里是最重要的事情,不管他们选择做什么,他们只是想好好的活着。对于陈剑启来说并不是活着那么简单,尽管他曾经想过和他们一样安静祥和的生活下去,但历史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都在时刻的提醒着他,不要忘记。

不知不觉中,陈剑启已经走到了村口,那颗高大的槐树提醒着他已经快到家了,紧跑了几步后,他院门竟然是关着的。要知道以前白天的时候,院门是从来都不关的。紧闭的大门让陈剑启心头一紧,难不成那帮人会这么快的找到家里?可是陈剑启仔细的回想了一番,却想不出有什么破绽。为了谨慎起见,陈剑启呈战斗姿态向院门悄悄的摸去。

陈剑启悄然的来到那棵槐树后,余光瞥处,一个亮闪闪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走过去蹲下身来,将这亮闪闪的东西从地上捡了起来,“这?这是?”陈剑启望着手中的东西,脸上显出了错愕的神情。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一枚耳环,是他送给河田美惠子的生日礼物。这耳环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来不及多想,他将耳环贴身放了起来,然后一步一步的朝院门走去。院门紧闭,陈剑启蹲下身去,从门缝的间隙往院子里面看去,“吱呀”一声,院门打开了,陈剑启避无可避。

陈剑启一把握住了开门的那只手,往自己这个方向使劲一拉,这人毫无防备,重心偏向了陈剑启一侧,陈剑启右腿往前一垫,顶住了那人的后腰,而左手则快速向前,扼住了那人的脖子。短短的几秒钟,陈剑启完成了一次经典的擒拿。如果左手再一使劲的话,则是一次完美的绝杀。当完全的控制住局势后,陈剑启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人,低呼:“陈三!”陈剑启赶紧松开了手,将陈三给扶了起来。陈三捂着胸口咳嗽了几下才缓了过来:“大哥,你回来了!不过你掐我做什么?”陈剑启刚才条件性的将陈三当成了敌人了,这才下错了手。陈三将放在地上的猎枪捡了起来,捧在了怀里。陈剑启纳闷,陈三怎么把猎枪拿出来了?便出口询问:“陈三,你怎么把猎枪拿出来了?是要去打猎么?”结果陈三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上话来,这让陈剑启越想越是纳闷。

这时候,陈大娘听到声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快步走向了陈剑启说:“启子,你可回来了,你不知道这两天把大娘我给着急死了。”陈剑启看到陈大娘还在不停的向陈三使眼色,使了半天,陈三才明白过来,抱着猎枪走进了屋子里。这气氛有些不正常。陈剑启回答着陈大娘的问话,一边仔细的观察陈大娘的一举一动。陈大娘的眼神中表现出来了焦急还有慌乱,虽然尽可能的用话语来试图分开陈剑启的注意力,但最终还是被陈剑启看出来了。这里的气氛不正常。平时的时候,美惠子只要听到自己的声音都会从房间里面冲出来,怎么今天却没有呢?陈剑启的心里布满了担心。在结束和陈大娘的对话后,陈剑启匆匆忙忙的走进了自己和美惠子的房间里。在院子里只剩下了陈大娘和陈三。陈大娘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多么好的两个孩子啊!”站在旁边的陈三说:“娘,我会保护他们的。”“真的不该惹上他的。”这句话似乎是在回答。“不是还有四爷么?”“四爷老了,管不住的。”说完,陈大娘回到了屋里。而陈三则继续站在院门口望着远方。

陈剑启走进了屋子里,轻轻的把门关上,他注意到美惠子还没有起床,而是依然躺在床上。美惠子听到了陈剑启和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她赶紧拿被子蒙住了脑袋,她不想这个时候让陈剑启看到她通红的眼圈和那两行热泪留下的痕迹。陈剑启坐在了床边,轻声的唤着美惠子的名字,美惠子虽然竭力的装出没有听见的样子,但是身形还是微微一颤。陈剑启将耳环拿了出来,将被子掀开了一角,把耳环放到了美惠子的眼前。“这是自己的耳环。”自从昨天晚上丢了以后,美惠子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没想到竟然在陈剑启的手中。陈剑启将耳环拿了出来,亲自为美惠子戴在了耳朵上。然后陈剑启将头伏了下去,贴在美惠子的耳边轻声说:“美惠子,我回来了。”回来了,是的,陈剑启回来了。美惠子的眼泪再一次的夺眶而出。

陈剑启将美惠子抱在了怀里,任由美惠子的眼泪滴在自己的胸膛,他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没有想过会发生在自己挚爱的人的身上。“美惠子,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陈剑启的归来,让美惠子感到了安全,她抽泣着将晚上发生了那一幕,断断续续的告诉了陈剑启。

“咣当”房门被陈剑启重重的关上,美惠子光着脚从屋里追了出来,她想拉住已经处于愤怒状态的陈剑启。对于陈剑启来说,自己的挚爱竟然遭受到了这样的侮辱,是绝对忍无可忍的。在他认为,不管他是谁,都必须付出代价。陈大娘听到声音从屋里跑了出来,而陈剑启则疑惑的回过头去。陈剑启甩开了美惠子的手,美惠子一个不慎就要摔倒,结果被后面跑过来的陈大娘一把扶住。陈三见过这种状态的陈剑启,那是在曲阳县南门,陈剑启对付郭通的时候,这种状态下的陈剑启变得嗜血。“陈,我不想你杀人。”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陈剑启缓缓的转过身,愤怒的状态已经渐渐的平和了下来,他走到了美惠子的面前说:“我不去了。”

“陈大娘,我们给您添麻烦了。对不起。”

“陈大娘,既然你们都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们怕你激动,就没敢说。”被陈剑启自己发现了,陈大娘也就不需要再隐瞒下去。陈剑启想想自己刚才的举动,确实如此,如果没有美惠子在身边,恐怕自己现在已经找上了门,将陈良贵一手掐死了。冷静,自己在面对美惠子受到侵犯的时候就无法冷静。或许自己真的并不是一名优秀的特种兵,无法真正的抛开一个人的情感,做到冷酷到底。

“启子,我知道你们两个是好人,但是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美惠子的那句“我不想你杀人”让陈大娘起了疑心。陈剑启和美惠子对视了一眼,一句我们是北平来的学生并不能隐瞒多久,所以为了两个人的身份,陈剑启必须去撒一个比这个更大的谎言。所以,他把对李猴说的那些话又全都说给了陈大娘一家人。“我的父母遭到了歹人的陷害,都过世了,我们只好逃到了这里。”

谎言,有时候也能打动人。更何况,陈剑启又对这些话做了修饰。这回陈大娘也就不再继续的怀疑下去:“多么好的孩子啊!怎么遭了这么多的不幸啊!”听着陈大娘的话,陈剑启的心里是多么的愧疚,他知道这些谎言已经扎根于这家人的心底了。

陈大娘望着陈剑启和陈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那尘封多年的记忆,是不是也要就此打开呢?最后,像是下定了多大的决心似的说:“三儿,那年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清楚,但是现在我想是时候让你知道了。跟我进来吧!启子,闺女,你们也一起进来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