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寇 正文 第三章:我们都是中国人(1)

晏冷 收藏 11 1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size][/URL] 厦门香满楼,是当时厦门最有名的妓院,老板叫钱万里,在厦门黑白两道都有些势力,后来和日本人暗中眉来眼去,日本人侵占厦门之后,别人都躲了起来,而他的生意照常营业,只是生意没有从前火爆…… 夜里九点,正是香满楼生意最火的时候。但是贵宾房间都是空着的, 戏台上,来自上海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




厦门香满楼,是当时厦门最有名的妓院,老板叫钱万里,在厦门黑白两道都有些势力,后来和日本人暗中眉来眼去,日本人侵占厦门之后,别人都躲了起来,而他的生意照常营业,只是生意没有从前火爆……

夜里九点,正是香满楼生意最火的时候。但是贵宾房间都是空着的,

戏台上,来自上海的一个京剧团正在演出精彩的节目。

一群人从香满楼后门悄悄地进来,进了贵宾房间。

“纤纤,贵宾房间接客!”被称为纤纤的是香满楼的头牌小姐,年方二九,色艺双绝,价格不菲。此刻她正出神地欣赏着戏台上刚劲后生张艳秋的表演。

张艳秋来自上海戏团,不是上海人,有北方男人粗犷的形象与上海男人细腻的情感,在纤纤的心中,简直是一个完美的男人。

张艳秋和纤纤见过几次,虽然彼此之间连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但是他们彼此之间却像很多年的知己……

如果我不是一个出卖身体的女人该有多好……纤纤在心里无可奈何地叹息。

“纤纤,贵宾楼接客,今天客人来头不小,要好好接待啊!”老鸨在她身后小心地说了句。

“来头不小?是皇帝吗?还不是臭男人一个……”纤纤想笑,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张艳秋,款款起身,去了,毕竟,现在这是她的工作。

贵宾房间里是一个粗壮,八字胡须,一脸横肉,眼睛凶狠,一只耳朵的男人,正是日本鬼子龟田大队长,龟田的大队现在驻守在厦门,今天是幕名而来的。

“中国花姑娘,果然大大的漂亮,皇军大大的喜欢。”龟田一见纤纤,顿时色相毕露,垂涎三尺,急不可待。

“日本鬼子?”纤纤大吃一惊,花容失色。

“大日本帝国的皇军。”龟田对汉语不怎么精通,没有听清楚。

“回日本和你妹子玩去!”纤纤摔门而去。

站在外面的老鸨忙问:“纤纤,你怎么出来了?”

“日本人,我不卖。”纤纤头也不抬,斩钉截铁地说。

“我的祖宗,我的姑奶奶,人家钞票大大的……”老鸨忙说。

“日本鬼子的钞票上沾满了鲜血,而且是臭的,你那么想钱,你自己陪去……”纤纤一溜风回到了自己的闺房。她刚刚进了自己的房间,后面一阵惊天动地的脚步声,龟田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跟着两个卫兵,哇哇怪叫:“你的。什么意思的干活?”

“日本疯狗,老娘不卖不成吗?”纤纤轻蔑地斜了一眼龟田,冷笑一声说。

“我的小祖宗,你不想活了吗?快给龟田队长陪个小心……”老鸨忙进来,挤在龟田身边,一边陪着笑脸,一边急忙对纤纤说。

纤纤坐在椅子上,背对着龟田,不理他。

“中国花姑娘,什么的干活?”龟田怒气冲冲地问老鸨。

“花姑娘,打扮打扮的,皇军大大的满意,满意……”老鸨用手势,半生不熟的日本语言,龟田似懂非懂,点点头,对老鸨伸出一个大拇指:“你的,中国花姑娘的,大大的好……”老鸨给龟田端了个椅子坐下,又倒了杯茶,龟田一双贼眼溜溜在纤纤身上乱转,欲火焚身,说:“中国花姑娘,快快的……”

“纤纤,快点陪皇军,你想啊,跟中国人是干,跟日本人一样是干,而且和皇军好了,皇军一高兴,你的前途大大的好……”老鸨苦口婆心,三寸不烂之舌滔滔不绝。

“都说了,日本人,我不卖!虽然我是一个做皮肉生意的女人,但是卖不卖是我的自由,日本女人那么多,叫日本鬼子回家去嫖日本女人吧!”纤纤索性把耳朵捂上。

“小祖宗,你真不知道天高地厚,日本人是大爷,得罪不起啊!”老鸨快被急哭了。

“日本鬼子是你大爷,不是我大爷,管我什么事情?”纤纤就是不答应。

龟田的一张脸越来越难看,他虽然听不懂两人之间的对话,但是看那情形是对自己不愿意。老鸨小心翼翼地讨好她:“中国花姑娘大大的有,我找三个来陪皇军,皇军大大的舒服……”

“她的。什么的回事?”龟田呼地站了起来,瞪着怪眼。

“她的,身体不舒服的,干不了活。”老鸨忙赔笑说。

“她的,欺骗皇军的,死啦死啦的!”龟田终于明白了,恼羞成怒,“唰”地拔出了军刀,吓的老鸨立刻跪在地上,磕头求饶。纤纤愣了一下,后退了一步,却没有说什么?

龟田把雪亮的军刀对准香香,作势要劈砍下来,穷凶极恶,吼道:“你的,不从皇军,死啦死啦的!”

“老娘不怕死……”纤纤挺起胸膛。

“八嘎!”龟田收起刀,命令老鸨滚出去,忽然就给了纤纤一记耳光,然后把她按在椅子上,如野兽一样扑上来,一边撕扯她的衣服,一边在她的脖子上乱吻。纤纤在挣扎的时候抓起一个茶壶,狠狠地砸在龟田的头上……

龟田的手松的时候,纤纤爬了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龟田推倒在墙角下,再抓起一把椅子砸他,一边怒骂,一边夺路而逃!

外面两个日本卫兵听到里面传来打斗声,知道是龟田在欺负中国女人,都没在意。等纤纤披头散发地冲出来的时候,才明白是龟田吃了亏。

纤纤往另一个方向跑。后面三个日本人追,一边追,一边怪叫。妓院里顿时乱成一团。纤纤慌不择路,跑上了戏台,后面两个日本兵把香香扑倒在地,龟田气喘吁吁地追上来,抬起脚在纤纤身上乱踢,一边踢,一边骂:“八嘎,中国婊子,死啦死啦的!”

戏台上演戏的人跑到一边,只有张艳秋跑了过来,一边喊:“不许欺负中国女人!”一边挡在龟田的前面,龟田的几脚都踢在他的身上。

“不要管我!日本人不是东西。”纤纤感激地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忙喊。

张艳秋没有让开。

两个日本卫兵过来对张艳秋拳打脚踢,张艳秋是练过一些功夫的人,一看已经没有退路了,干脆放开手脚和日本人干了起来,混乱中狠狠地揍了龟田几拳,龟田皮青脸肿,狼狈不堪。

贵宾房里冲出更多的日本人,其中有黑龙会新来的会长高木秋,岸本,小野。还有长谷川。这些人都是日本一流的高手,小野上前,只一脚,就把张艳秋踢昏迷过去。

这些日本人本来是悄悄而来的,想找几个中国姑娘快活,却不想被纤纤搅了局。龟田哇哇怪叫:“带回去,狠狠地教训。”

纤纤和张艳秋被几个日本人拖了回去,捆绑在龟田驻军兵营前的两棵树上,龟田亲自教训张艳秋,一阵皮鞭,张艳秋皮开肉绽,死去活来。

“中国人,东亚病夫,也敢和我大日本帝国斗。”龟田提着皮鞭,又到了纤纤面前,剥光了这个女人的衣服,纤纤虽然只是一个女人,但是明知道只有死路一条了,把心一横,面不改色了。

如果一个人不怕死,还有什么值得可怕的?

“东亚病夫,劣等的民族。”龟田一阵狂笑,忽然对纤纤说:“花姑娘的,如果你说中国人是东亚病夫,劣等民族,皇军就大大的饶命!”

纤纤一口唾沫吐到龟田的脸上,怒骂道:“日本鬼子才是东亚病夫,最劣等的民族,不是人,是连狗也不如的畜生……”

几个日本士兵端着长长的刺刀上来,要把纤纤刺死。

龟田一挥手,阻止了几个日本士兵,他的眼睛一转,低头对一个日本士兵说了两句,这个日本士兵“哈依”一声,就跑去牵了一头张牙舞爪的狼狗过来。

龟田狰狞地狂笑,他用手指了下女人的身体,那条狼狗就扑了上去,撕下一大块皮肉,纤纤一声惨叫,死去活来……


最先知道这件事情的是血魂团成员郭再生,当时他正在街上拉黄包车。他很快就了解了详细的情况,回来之后,他对众人说起这件事情。

血魂团现在落脚点在黄百戈与黄明家的破旧院子里,院子在城边,人少,也就安全。唐汉听说之后勃然大怒:“狗日的小日本鬼子,又在欺负我们的姐妹,我们要去把她救出来!”

潘文川忙说:“现在人在日本鬼子兵营前,很危险,我们不能卤莽行事。”

“是啊!”众人七嘴八舌地说。

唐汉缓缓地看了众人一眼说:“要救出纤纤姑娘,是有困难,虽然她只是一个青楼女人,但是,她是一个有骨气的中国女人,也是我们的好姐妹,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救她……我先和黄百戈,黄明三人假扮成拉黄包车的前去看一下情况,再做打算……”

三人拉了三辆黄包车,唐汉把驳壳枪插在腰上,追魂刀藏在车上,三人到了驻军兵营附近,仔细地查看了一下,兵营前有两个端着枪的哨兵,张艳秋和纤纤被捆在两棵树上,生死不明……

想要救走两人,就必须干掉那两个哨兵,可是要干掉两个哨兵,却不那么容易。三人悄悄地退到一边,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

三人拉着车,经过一家酒楼的时候,里面醉熏熏地出来两个日本人,都穿着军装,看样子还是军官模样。唐汉心头一动,低声对黄百戈,黄明说:“有了,先把这两个日本鬼子干掉再说……”

“太君,黄包车的干活……”唐汉把黄包车停在两个日本军官的面前,招呼说。

“中国黄包车,大大的好。”两个醉熏熏的日本军官各上了一辆车,唐汉拉一个,黄百戈拉一个,往偏僻的小巷里就拉。

“路的,走错了。”一个日本军官比较清醒,忙说。

“没错,这是送你们回日本老家的路。”唐汉忽然转身,停车,出手,快如闪电,掐住日本人的脖子,把他的人举在空中,这个日本人瞬间就气绝身亡。

另一个日本鬼子被黄明从后面掐住脖子,黄百戈按住双腿,两人把日本人从车里抬了下来,按在地上,这个日本鬼子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把他们的衣服扒下来……”唐汉说。三人把两个日本军官的衣服扒了下来,唐汉穿了一套,黄百戈穿了一套,缴了两把手枪和两把军刀,然后把两具尸体拖到角落里藏起来,唐汉对两人说了几句,三人拉了三辆车,在接近兵营的时候,唐**黄百戈上了一辆车,由黄明一人拉,唐汉在车里用日本话不停地乱骂。

黄明把车拉到军营前,两个日本哨兵听唐汉说的是日本话,看两人穿的是日本军装,还以为是军营里的军官出去寻欢作乐才回来呢!

黄百戈一头从车上栽到地上,一动不动。唐汉立刻用日本话厉声骂两个日本士兵:“混蛋,还不快来扶佐官!”

两个日本哨兵慌忙跑了过来,他们刚靠近,一个被唐汉从后面捂住嘴巴,扭断脖子。另一个被从地上跳起来的黄百戈和车夫黄明同时按在地上。一把刺刀扎进了哨兵的肚子。

三人瞬间就解决了两个哨兵,黄百戈和黄明过去用刀割断纤纤与张艳秋身上的绳子,把两人扛在肩上就跑。唐汉不慌不忙地用哨兵的血在地上写下了三个大字:血魂团,然后把两个哨兵的枪放在黄包车里,在夜色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去。

黄百戈与黄明把两人拉回了家,放在家中的木板上,纤纤身上血肉模糊,连乳房也被狼狗咬掉一个,在黄百戈的母亲刘氏为她擦洗身子的时候,只听昏迷中的纤纤在喃喃地呓语: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

老人老泪纵横。

血魂团的成员们凄然泪下: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


两个哨兵被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枪被抢走,张艳秋,纤纤也被救走,龟田大为震惊。更让他吃惊的是在小巷里发现的另两个日本军曹的尸体。

“血魂团,是什么的干活?”龟田黑着脸,吼道。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厦门警备司令大岛七雄很快赶到现场,另一驻军田村大队长也闻讯赶到现场,黑龙会会长高木秋,长谷川都赶了过来。

血魂团,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团体?

“从行事的方法来看,血魂团应该是一个有组织,有丰富经验的团体,应该是中国军队潜伏在厦门的特工组织……”田村老谋深算。他得出的这个结论没有人表示反对。

“这个特工组织就潜伏在我们的身边,他们在暗处,大日本皇军在明处,如果不早除掉他们,对我大日本皇军统治厦门是大大的不利!”田村恶狠狠地扫了众人一眼,继续说:“现在是黑龙会在暗中调查,警备司令部开始大规模的搜查,海军陆战队协助,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血魂团找出来,统统地消灭……”

“嗨!”日本人一起回答。

第二天下午,风和日丽。

万家茶馆。万家茶馆在厦门市中心万家路的中间地段,热闹非凡。茶馆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这里总能传播着最新的消息。唐汉换了身长马褂,没带刀和枪,摇了把折扇,一副斯文人的打扮。黄百戈用一辆黄包车把他送到茶馆,自己就在茶馆外面假装等客人……

唐汉是来打听一些消息的。毕竟,昨天夜里杀了四个鬼子,日本人怎么能轻易善罢甘休呢?

万家茶馆分两层楼,第一层楼是大众化的,楼上是雅间,楼下有的玩牌,更多的是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很多人都在谈论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说起纤纤和张艳秋被日本人欺负就群情激愤,说到日本人被杀大家都拍手称快……

然后自然就说起了血魂团,有一个老者煞有介事地说:“这个血魂团个个是能飞檐走壁的好汉,来无影,去无踪,专杀日本人和汉奸……”

“把日本人杀光才好。”

“把汉奸也杀光……”

唐汉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叫了壶茶,悠闲地品茶,一双眼睛却警惕地注意外面。三三两两的客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其中一个年轻人引起了唐汉的注意。这个年轻人二十多岁,眉清眼秀,穿着体面,一看就是家境不错的人家。他好像是进来找人,一进了茶馆,他的眼睛很自然地落在唐汉的身上,但是他只是匆匆地看了唐汉一眼,就上了楼,不多久,楼上就下来三个打扮得体的男人,不紧不慢的出了茶馆,叫了黄包车离开。

那个年轻人也下了楼,眼睛一直在看唐汉,唐汉若无其事,这个年轻人就到了唐汉身边,一边走,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掏出两纸,一支叼在自己嘴上,一支递给了唐汉,并对唐汉问了句:“朋友,借个火!”

唐汉身上有火柴,借给了他,年轻人点了自己的烟,在还唐汉火柴的时候忽然小声地对他说了个字:走。

唐汉一怔。年轻人已经离开了。不过在他离开的时候,他故意掀起了自己的衣服一角,唐汉看见里他的腰间插着一把手枪。

这个人唐汉感觉有些面熟,但是绝对不是血魂团中的成员,身上带枪,要么是汉奸,要么就是国军潜伏在厦门的特工。这个人难道认识自己?叫自己走是什么意思?

唐汉并没有急于就走。

年轻人出了门,在门外徘徊,他有几次回头看唐汉,眼神有点奇怪。这个时候外面又进来几个人,他们一进来,唐汉就看出他们来者不善,因为他们已经占据了有利的位置,是防备茶楼里人逃跑的位置。

唐汉这个时候也可以从容地走出去,但是他没有,就是有几个鬼子,凭他一双拳头,也休想拦住他。

忽然有人大喊一声:“不好了,日本鬼子来了……”茶楼里顿时乱了起来,刚刚进来的几个年轻人拔出了手枪,对天开了几枪,大声命令道:“不许动,我们是厦门警备司令部的,谁动打死谁!”

果然是汉奸。

可是那个汉奸为什么要叫自己离开?难道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呢?

唐汉没有慌。

一队日本士兵端着上了明晃晃刺刀的枪冲了进来,他们控制了局面之后,一队人上了楼去搜查,其中一个正是厦门警备司令大岛七雄。

“黄其祥的,什么情况的有?”大岛七雄看了一眼那个眉目清秀的年轻人,问。

“太君,什么情况的也没有。”那个叫黄其祥的汉奸小心地站到大岛七雄的身边,陪着笑脸讨好地说:“按照太君的吩咐,我的小心地打探的,看明白的,没有情况的!”

大岛七雄满意地点点头:“黄其祥的,你的,皇军朋友大大的。”

“皇军大大的好,我的效劳的,大大的。”点头哈腰,奴颜婢膝。

大岛七雄凶狠的眼睛在茶楼里惊慌失措的人们身上扫过,忽然落在唐汉的身上,用手一指:“他的,什么的干活?”

“太君,我的上前盘问。”黄其祥忙说,一挥手:“兄弟们,给我上。”刚才进来的几个汉奸显然是他的手下,都听他的指挥。两个汉奸用枪抵住唐汉,唐汉面不改色,但是也不能乱动。

黄其祥亲自搜查唐汉,他从唐汉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证件,打开之后,看了看,再拿给大岛七雄看,口里说:“李明,良民证的有,大大的良民。”

大岛七雄点点头:“李明的可以走了,良民的。”黄其祥把证件还给唐汉说:“你可以走了。”唐汉明白这个证件是黄其祥身上的,他在搜查自己的时候假装搜查了出来。那个时候日本刚刚侵占厦门不久,能有良民证件的都是亲日分子。唐汉稀里糊涂就当了一次汉奸,但是能安全的走出来,也应该感谢这个叫黄其祥的汉奸。

唐汉把证件放进自己的口袋,不紧不慢地走了出去。外面的日本士兵也没有人再盘问他什么。

日本鬼子在万家茶楼里胡乱抓了几个人就走了。

唐汉走到外面,才掏出黄其祥给自己的良民证看了看,上面的名字叫李明,地址是厦门思明路一百七十三号。

这个汉奸为什么要帮助自己?唐汉决定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在大街上闲逛,因为有良民证,没有一点麻烦。天黑之后,唐汉看到黄其祥和他的一伙汉奸兄弟在一家饭店里大吃大喝之后,有的钻进烟花柳巷里寻欢作乐去了,只有黄其祥摇摇晃晃地走进了一条巷子。

唐汉悄无声息地追到他的身后,用一个手指抵在他的背心,冷冷地喝道:“不许动,举起双手,敢动,打死你。”

黄其祥果然不动,乖乖地举起双手,唐汉下了他的枪,熟练地打开保险,用枪对准他,喝令他转过身来,黄其祥慢慢地转过身来,看见是唐汉,吃了一惊:“怎么又是你?”

唐汉冷冷地问:“你叫黄其祥,为什么要做汉奸?”

“我是一个中国人,我虽然在厦门警备司令部里,但是我不是一个汉奸。”黄其祥平静地说。

“你在厦门警备司令部为日本人做事情,还不是汉奸?”唐汉冷冷地问。

“我虽然是为日本人做事情,但是,我更多的是帮助中国人,今天,如果不是我及时通知你们便衣混成队,你们能逃过日本人的手心吗?”

“便衣混成队?”唐汉奇怪地问。

“难道你不是便衣混成队的成员?”黄其祥更奇怪地问。

唐汉摇摇头。

黄其祥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紧紧地闭着嘴唇,什么也不说话了。

唐汉把枪插回了他的腰上说:“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便衣混成队是一个什么组织,但是肯定是一个和日本人战斗的组织,只要和日本人战斗的,都是我的兄弟和朋友!”

黄其祥盯着唐汉,忽然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唐。”唐汉说。

“是不是叫唐汉,壮丁义勇队的?唐天的儿子?可是你不是在厦禾路跳海了吗?”黄其祥惊喜地道。

“日本人还没有死光,我怎么能死呢!”唐汉说。

“兄弟!”黄其祥紧紧地握住唐汉的手,激动地说:“虽然我在日本人的警备司令部里面,但是我始终没有忘记过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且我除了这样能为中国人做点事情之外,我真的想不到还能尽点什么力……”

唐汉默然,他心理也很清楚,以国民党数百万装备精良的大军,也无法抵抗日本鬼子的进攻。黄其祥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对付日本鬼子,有力气的出力气,有钱的出钱,有智慧的出智慧,只要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团结起来,才可以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唐汉也紧紧地握住黄其祥的双手。

“兄弟,谢谢你的信任和理解。”黄其祥感动地说。

“那么,你是属于国民党潜伏在厦门的特工部队吗?”唐汉小声地问。

“我以前是厦门警备司令部的,属于军统,日本人侵占厦门之后,我们有部分人留在厦门,便衣混成队是国军闽南特工队,可是和我联系的人只有一个,其他的,我都不知道,而且他们也应该不知道我的身份……”黄其祥渐渐平静下来。

“本来这是机密的事情,我不应该对外人说起,但是你,我了解你的底细,现在无论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都是中国人,我们当前的目的是对付日本人。”黄其祥继续说。

“现在厦门还有共产党的地下组织吗?”唐汉犹豫了一下问了句。

“我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但是以前有,因为以前我们厦门警备司令部主要的任务就是对付共产党的地下组织,但是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对付日本人……”黄其祥看了看唐汉,他很想问唐汉是属于什么组织的,但是他没有问。

“你能给我多弄到几张良民证吗?”唐汉忽然问。

“虽然不好弄,但是我能想办法,你说几个人的名字,我给你办理,只是办理好之后,我怎么联系你?”黄其祥点点头。

“在万家茶馆,老地方,如果我不能来,我就叫人来和你联系。”唐**黄其祥说好了了接头的暗号。在分开的时候,黄其祥还对唐汉说了句:“如果日本人有什么行动,我会尽快地把消息传递给便衣混成队……”

唐汉心里明白了,今天在茶馆里,黄其祥是提前赶来通知便衣混成队撤离的,而且,他把自己误认为也是便衣混成队的成员之一……

不管国民党的便衣混成队,还是共产党的什么地下组织,只要杀日本人,都是朋友!


厦门平静了两天之后,一大清早,厦门就沸腾了。

“卖报!卖报!特大新闻,特大新闻,厦门电厂被日本福大公司接管,洪立勋任厦门商会主席……”报童的声音响彻了厦门的大街小巷。

“这个狗汉奸,非宰了他不可。”唐汉买了一份报纸,气愤地骂了句。报纸的头条是汉奸洪立勋踌躇满志,一脸的奸笑。

“他笑不了多久。”潘文川气愤地说。

“这种狗汉奸绝对不能留……”血魂团的成员们都义愤填膺地说。

“但是要杀洪立勋绝对不容易。”唐汉双眉拧成一条线:“我先去摸摸这个汉奸的底,见机行事!”

下午,唐汉依然长袍马褂,又到了万家茶馆,他要在这里等黄其祥,在茶馆里,市民议论纷纷,都是说洪立勋任厦门商会,和日本福大集团接管厦门电厂的事情。

“厦门电厂现在已经改名为日华合办厦门电灯公司了,据说,日本人强行接管的时候还打死了两个工人……”有人在摇头叹息。

“狗日的日本鬼子。”有人破口大骂。

“那个汉奸洪立勋最可恶,最好是血魂团的好汉杀了他……”

“现在的汉奸很多,汉奸都会乔装打扮,混在我们中间,大家不要议论这些事情……”胆小的人已经开始离开茶馆。

有几个人警惕地看了唐汉几眼,相继离开。

唐汉索性到了楼上,选了个雅间坐下,要了茶。不多久,黄其祥就来了,进了雅间,黄其祥先把一叠良民证给了唐汉,唐汉说了声谢谢。

“都是中国人,为中国人做点事情,说什么谢谢!”黄其祥忙说。

“你能给我点洪立勋的消息吗?”唐汉直接地问。

“这个汉奸现在是日本人身边的红人,明里是日本军队保障他的安全,暗中是日本黑龙会与我们厦门警备司令部保护,还有一个日本人,据说是日本九州第一刀,很狂妄的一个日本刀客,也跟在他的身边……”黄其祥缓缓地说:“现在想对他下手,怕不容易。”

“九州第一刀客?”唐汉忙问了句。

“这个日本人据说非常地厉害?你也听说过吗?”黄其祥惊讶地问。

“我认识这个人,还曾经和他交过手,老实说,对于他,我没有毕胜的把握……”唐汉坦白地说。

黄其祥默然。

“这些天洪立勋有些什么活动吗?”唐汉想了想问。

“明天,是日本人接管厦门电厂的开厂仪式,洪汉奸是厦门商会主席,伪商会副主席叫蔡金福,洪汉奸在早上八点钟之前,一定会到电厂里去……”黄其祥说。

唐汉眉头一动,心里就有了一个计划,忙和黄其祥分手,出了门,坐上黄百戈的黄包车,让黄百戈拉着自己,从厦门警备司令部往厦门电厂方向走去,走到厦门电厂门口再走回去,如此走了几遍,唐汉已经胸有成竹。

天黑之后,唐汉回去取了一把日本哨兵用的三八大盖步枪,准备了一张油布和一些杂草,让黄百戈把自己送到厦门电厂的对面,那里是一片民房,等黄百戈消失在黑暗之中后,唐汉攀上民房,选择了一个可以俯视电厂大门的屋顶,用油布和杂草把自己伪装起来,他的计划是在这里狙击洪立勋,因为电厂的大门是必经之路。如果碰巧洪立勋在进如大门的时候暴露在唐汉的枪口之下,唐汉就有机会把他一枪打死。

日本的三八大盖步枪非常适合狙击。

老天爷,给我一个机会,我就能把汉奸消灭!唐汉在心里祈祷。

漫漫黑夜过去了,东方发白,天已经亮了。

唐汉已经在屋顶潜伏了一夜。他已经架好了枪,上了五颗子弹,他一共也只带来了五颗子弹,一把短刀,因为他没有更多开枪的机会,最多三枪之后,他就必须撤退。

厦门电厂的工人们早早地都来了,而且都聚集在厂门口,他们是用自己的方式抗议日本人的接管。人越来越多,唐汉暗暗高兴,因为这样,洪立勋就不能直接进入厂里面,自己就有更多的机会把他击毙。但是随后,一大队端着枪,如狼似虎的日本兵把工人们赶开,留出了一条警戒线……

几辆三轮摩托车队架着机枪,耀武扬威地在前面开道,中间是几辆小车,后面是卡车,车上清一色的日本鬼子,戴着钢盔,三八大盖步枪上都上了雪亮的刺刀。车队在厦门电厂门前停了下来,从第一辆小车里第一个下来的就是不可一世的长谷川,虽然已经几年没有见过他,但是唐汉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也立刻想起了长谷百合子,她温柔,美丽的笑容。他的心忽然有些疼痛,想一个女人心里有了疼痛的感觉,是不是爱得太深了?

也就这么失神间,车上已经下来很多人,有日本警备司令部的大岛七雄,有日本黑龙会的高木秋,大汉奸洪立勋。洪立勋戴着金边眼镜,穿着灰色的西装,人模狗样地系着领带,一脸奸笑,他挥动着手向他的苦难同胞们问好,但是迎接他的是一片嘘声……

唐汉瞄准,他不是一个出色的狙击手,甚至连军人也不是,对于枪械,他熟悉,但并不精通。他凭的是一腔中国人的热血,才来准备狙击的。

瞄准。还没有扣动扳机。

“砰!”一声枪响。洪立勋身边的一个日本士兵一头栽倒。这一枪本来是可以打中洪立勋的,但是在那一瞬间,这个日本士兵无意中往洪立勋的身边靠了一下,稀里糊涂就当了替死鬼。

这一枪是从自己的不远处的一所民房射出的,有人也潜伏在暗处,显然比自己专业,早开了枪。唐汉的第一个反应。

更让唐汉意外的是厦门电厂的工人群中忽然跳出一个工人,手里扔出了一颗手榴弹,就扔在洪立勋的身边,但是几秒钟之后,这颗手榴弹居然没有爆炸……

砰砰!又是几声枪响。

砰砰!唐汉毫不犹豫地开了枪,五发愤怒的子弹呼啸着飞向日本鬼子。

那个从人群中跳出来的工人模样的人万万没有预料到自己扔出的手榴弹居然没有爆炸,他手里现在只有一把匕首,他吼叫着:“打倒日本鬼子……”奋不顾身地向洪立勋的人冲了过去。

旁边冲过来十几个日本鬼子,围住他,雪亮的刺刀从前后左右都刺进了他的身上,他的人被夹在中间无法动弹,他的眼睛如燃烧的火焰,他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烧。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他用最后的力气高喊了一句。

燃烧尽了,他伟大的生命。

唐汉迅速地从屋顶跃下来,他早已经选好了后退的路,他把枪丢进一条水沟里。与其同时,他看到一个青年人从一处民房里跑了出来,手里也提着一把长枪,他也是把长枪丢进水沟里,因为这条水沟里是生活污水,枪丢在里面不会被发现。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