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跟自己老婆上床,还需要付费吗?

幽灵之狼 收藏 0 194

现代快报:三年前,29岁的李裁缝终于将一个年轻时髦的女老乡娶回了家,结束了自己的单身生活。但他没有料到的是,成家后的彭丽却像变了一个人。“新婚当晚,她就向我要钱。”李裁缝说,老婆提出要掌管家里所有的财政大权,理由是“男人都花心”,钱不在自己手里她不放心。“如果你要当家也行,但别指望在床上碰我。”彭丽还开出了条件。李裁缝想了想,觉得对方的要求好像也不过分。于是,他将几年来所有的积蓄共五六万元,全都交给了彭丽,答应她以自己的名义存进银行。可当李裁缝向老婆提出要同房时,彭丽再次提出了条件。“想亲热也行,每次100元。”李裁缝只好按照她的条件办。李裁缝开店时养成了一个习惯,每笔账目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这次也不例外。在他随身携带的一个皱巴巴的小黑色皮革本子上,记者看到这样的账目:“某年某月某日,和老婆过夫妻生活,付100元……”结婚三年来,李裁缝共付了600元。


电梯人:这种事情偶有发生,我们单位也有类似的情况。祥子是我们单位的电工,他魁梧的身材、憨厚的嘴唇,打眼一看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东北汉子。祥子家住市郊,虽然不是什么别墅,但是方方正正的四合院,也让城里的工友们有几分眼热。最令人抓心挠肝的是,祥子有一个火辣辣的美人老婆,三十四五岁的女人线条还不错,白皙的脸蛋上杏眼薄唇,大嗓门一张声音能传出二里地。就这样一个女人把祥子治得服服帖帖,祥子一看到他老婆就两腿发软,腿肚子直哆嗦。


有一次跟祥子喝酒,他喝醉了,酒后的祥子说出了心里的烦恼。十年前,祥子的老婆在那次减员增效的大潮中被涮了下来,刚结婚不久的祥子媳妇,深深陷入了失业的烦恼中,没有钱花的滋味是相当的难受,年轻无望的女人,就把痛苦撒向自己的男人头上。祥子正值壮年,生理需求非常旺盛,每一次性欲来潮时,他老婆就掐他的七寸,祥子老婆开出的条件是:祥子挣钱回来就可以随便碰她,如果拿不回来钱就让祥子憋着!我们单位是一个月开两次饷,月初是发工资,月中是发奖金,所以祥子的幸福生活也只有在这两天中进行。每一次开饷时,也是祥子最风光的日子,这一天祥子老婆肯定炒几个菜,再买两瓶啤酒,等祥子回来交钱。憋了半个月的祥子,一下班就匆匆忙忙向家赶,脸上带着桃花般的笑容,眼睛冒着蓝光,嘴里哼着小曲,破自行车在他屁股下面吱吱嘎嘎烂响,风风火火的祥子回到家后破车子一放,闯进屋就喊:“老婆开饷了!是先吃饭还是先干事?”话音未落,工资袋已经甩在了桌子上。祥子老婆那是喜上眉梢,大嗓门变成了娇滴滴:“着啥急嘛?孩子一会儿就放学回来了,晚上一宿还不够你折腾嘛!菜都炒好了,先吃饭吧!”只有这一天,祥子才变成纯爷们。


有一次,由于单位经济效益下滑,奖金后拖了一星期。没有拿到钱的祥子老婆,把刚炒好的酒菜统统收进了冰箱,祥子当晚的好事也随之泡汤。后来,我给祥子出了一个馊主意,让他回家骗他老婆,说单位实行工资改革,为了与国际接轨开始实行周薪制。我帮祥子打印了一叠工资条,他的工资加奖金平均分成4份,每周拿回家一份。这一回祥子乐了,节制了几年的欲望像是开了闸的洪水,那是一泻千里啊!祥子老婆也乐了,每周都有交上来的工资袋,见钱眼开的女人娇滴滴的喊着——祥子!祥子的腿肚子更软了。



我们的生活当中,也不知道有多少祥子式的爷们,难道说跟自己老婆上床也需要付费吗?哎!这都是钱少惹的祸。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