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龙凤 第四部 返乡:仇恨满腔 第四十四章

潇然001221 收藏 5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沈剑他们到了朱世杰家的那座大宅院里。

这里已经完全收拾过了,朱世杰儿子和朱贵夫妇的尸体都掩埋在了北山坡上去了,那几个鬼子的尸体都抬出去了,和其他的鬼子尸体一起给埋到五里墩和桥头镇之间的山沟里。几间屋子里墙上地上的鲜血也都冲洗过了,床也都抬出去烧了,那北厢房里都完全重新地布置了一番,而堂屋里那间屋子文婉是绝对不肯进去的,朱世杰干脆在收拾干净后让人把门给钉死了!

朱世杰让乡民们把家里的四五间厢房和柴房都给收拾出来,南的两间厢房安排文婉姐妹住一间,另外一间给那三个年轻女子住;北面的两间厢房,一间给沈剑和谭效虎住,一间自己住。

看到沈剑他们进来了,两个乡民先端出两盆清水来,又赶紧给他们把饭摆在了堂屋的桌子,三个人洗脸洗手后刚吃完饭。文婉已经把外面的事务处理了,赶回来,看到三个人已经吃完了饭,就坐到刚刚收拾出来桌子旁,打开身上背着的救护包里拿出一叠纸来放到沈剑面前,说道:

“队长,给你。对了,最后一张是登记着牺牲和受伤的战士名单。朱世杰大哥还在外面忙着呢,你放心,镇子外面的公路上我已经和小刚、家福安排埋了不少地雷,还把一辆车开到桥头上横放着呢。先前在镇子里的那些战士由小刚和家福带着在北山和南山顶上观察着,南面和北面公路的山坡上都分别派了三个人的小组去替换着在警戒呢,你们就放心去休息吧!你和效虎到北厢房去,我带兰兰到南面的厢房去,再给她的伤口看看,也要好好休息下才行。”

然后,文婉站起身来,扶着兰馨走出堂屋往南厢房去了。

沈剑听文婉给他汇报的外面布置,想想他们一晚上和上午半天里对镇子外面这条公路的破坏情况,觉得的确是一时半会没有什么问题,—— 是啊,现在才中午,南面和北面的那两个鬼子车队即使是没有被消灭,按照正常的行程,此时都还不一定就能到达他们的目的地呢!待鬼子发现问题,再南北两面派人来侦察情况和处理,再快也得一两天啊!

于是,沈剑拿起文婉放在桌子上的那一叠纸,和谭效虎一起出堂屋,到文婉和朱世杰给安排的北厢房里,走在路上一边看着文婉给他的仓库情况,一边思考着,然后坐到窗前的桌子旁,看到桌子上放着的笔和空白纸,打开砚台盒盖,看到里面墨汁都是满满的,知道细心的文婉都已经给他准备好了一切呢,于是拿起笔蘸了墨汁在那纸上写起来。

谭效虎身上本来受伤,这一天一夜里超负荷地奔忙,紧张地战斗着,现在精神一放松了,看到沈剑在沉思中,并没有和自己说话,也就直接走到屋子里的一张床上只是脱了外衣连鞋都没来得及脱,拉过被子倒下就睡着了!

沈剑写了有一二十分钟,感觉已经把大的框架构建了出来,也放松了下来,听着里屋谭效虎那香甜的呼噜声,上下眼皮也打架了,于是放下笔站起来也准备去休息一下。沈剑转过身来,看到谭效虎那还吊在床边的脚,心疼地蹲下去给他把皮鞋脱下来,又抱起他的腿放到床上,把被子盖好了,然后走到旁边的一张床上,也睡下了。

可是,沈剑终究是心里惦记着事情,不过睡了两个小时就醒了,躺在床上抱着头又把刚才写的东西想了想,觉得还有些要再修改的,并且想要和文婉、朱世杰商量一下,就翻身起来了。

听到沈剑从里屋走出来的声音,两眼红红的何利从门外的一张板凳上站起来,走进了屋子,沈剑看着这个瘦弱的15岁少年,心里充满了怜惜,一手拍拍他的肩膀,一手接过他手里的脸盆放在屋门口旁边的脸盆架上。

何利一下子扑在沈剑怀里又哭了起来:“大哥,我要报仇啊!”

沈剑搂着何利的肩头,拍着他的背,沉声说道:“何利,不要哭!哭,不是好男儿应该做的,哭也不能报仇!我们每个人都背负着对鬼子的一腔仇恨,这无数无数的深仇,我们一起报!大哥答应你,我们一起去向小鬼子讨还血债!”

看到何利抬起了头,眼中充满了坚定的神情,沈剑又拍拍何利的肩膀,然后对何利说道:“你文婉姐姐和朱镇长他们现在忙吗?如果他们弄好了,就叫他们来吧,我在堂屋里等他们。”

何利回答道:“刚才已经做好了,我去叫他们来。”

沈剑洗了把脸,挎上驳壳枪和文件包,扎好皮带,披上文婉给放在床上的一件大衣,然后拿去桌上文婉交给他那一叠纸和自己刚才写的那两张纸,走出了北厢房,来到堂屋的方桌旁坐下,再次摊开放在桌子上的那些纸,又从文件包里掏出一只钢笔修改了起来。

十多分钟后,文婉先走进来了,看到沈剑专注地在桌上写着,身上披着的大衣有些歪斜了,就走过去轻轻地给他把衣服理好了。

沈剑感觉到了文婉走进来,只不过正写着一个问题呢,没来得及抬头说话,等文婉把大衣给他理好披在身上,他也正好写完了,放下笔来握住文婉还拿着大衣领子的右手,放到已经又长满了胡子的脸颊上摩挲了一下再放到唇边轻轻地吻了吻。

文婉感受着沈剑的温柔,却正听到了朱世杰走进院子的脚步声了,赶紧从沈剑手里把手抽出来,轻轻地在沈剑耳边说道:“剑哥!世杰大哥来了。”

当文婉坐到了沈剑左边的条凳上的时候,朱世杰跨进了堂屋的门,快步走到了沈剑右边的那根条凳上坐下。

沈剑看着眼睛布满血丝的文婉和朱世杰,知道他们也是一直都没有休息在忙碌着,是啊,这桥头镇里千头万绪的,全靠他们在安排着!沈剑看着他们眼中充满着怜惜和信任,然后摊开眼前那写满了字的纸,对两个人说道:

“你们对镇子的情况很清楚,也清点了仓库,我想听听你们对现在我们应该马上做的事情有些什么想法。”

文婉看向朱世杰,示意他先讲。

朱世杰没有客套地马上说道:“经过你们一晚半天的战斗,我们暂时是安全的,但是,这安全却很短暂!我想,我们关键的问题有这么几个:一是牺牲的弟兄要隆重地掩埋,受伤的弟兄要想办法救治,而现在虽然仓库里的药品很多,但是治枪伤的医生没有,我怕会耽误救治,找医生很急迫;二是要把这四座仓库里的东西区分出急用的、可用的、无法搬运使用的,然后分门别类地安排;三是那一百多乡民要求也参加队伍来,我不知道怎么办。不过,我想,五里墩和桥头镇里已经没有他们的家了,包括我!他们现在都无法再在这里生活下去了,为亲人报仇是所有人共同的愿望!虽然他们之中有些人的年龄偏大些,也有二三十个人在给鬼子修仓库时候受伤或者生病,但是,我想他们都算是我们五里墩和桥头镇里最好的了,队长不妨考虑收下他们来。”

这朱世杰果然是留过学又经商有些见识还当了好几个月的镇长,考虑问题很全面的,文婉虽然很细心,也考虑问题周到的,可是毕竟只是个十六七岁从来没有独立生活经验的姑娘,听着他所说的三点,文婉感觉自己也没有什么更多的补充,就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沈剑点点头。

听着朱世杰的这一番分析,沈剑感觉这朱世杰真是上天给他派来的最好助手!心里不断赞叹着,也是点点头,看着两个人说道:

“世杰大哥说得不错!我也差不多就是这些问题吧,我说说我的想法。现在我们炸了路,断了鬼子也断了我们自己外出的路呢!我想,鬼子只可能给我们三到五天的时间,当然,如果更长最好!而找医生的事情我们就暂时无法解决,因为这治枪伤的多半是西医啊!文婉不是说有两个会用草药的土郎中在帮着救治吗?文婉就和他们商量着尽力而为吧,鬼子仓库里的那些药品,世杰大哥把说明给翻译出来,你们试着用吧。”

文婉看着沈剑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我可是就会清洗伤口,上消炎药,包扎啊!那些身体里还有弹片啊,子弹头的,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不会用那些药,就是有说明也不敢随便用的!或者还是让那两个土郎中用草药还稳当些,终究他们比我见识伤病多许多!”

沈剑看看两个人对于医生的问题也是没有什么办法,文婉说的也是实话,处理枪伤刀伤的,说不定她还不如自己呢,于是,就放下这个话题,转到另外两个问题去了。

沈剑说道:“那么,我们来说说后面两个问题吧。这五里墩和桥头镇的确不可能再让大家生活下去了,一则亲人们都被杀害了,这里是伤心之地;二则鬼子一定会来报复的!大家都有心要参加锋芒铁血队,我们大家也不会拒绝的,打鬼子就是我们的唯一的也是共同的目标啊!那么,我们这样的两百多人的队伍就要整编一下,这也决定着我们要把那仓库里的东西怎么用!”

沈剑看看两个人聚精会神地听着,就接着说:

“我想,留下年龄大些的,身体条件不适合跟着我们打仗的人,再看看受伤和生病的人程度怎么样,如果我们一点把握都没有,那么就发给路费和治病的钱,让那些留下来的人赶紧送他们从山路到附近的城镇去求医,终究现在兵荒马乱的,不用担心枪伤会像以前那样被政府当成共匪来抓捕!马上要做的就是对那一百多乡民做工作,还请世杰大哥多操劳呢!最好在今天天黑前就完成,我好安排下一步!文婉帮助世杰大哥,不过,你要尽快回来,我还要和大家商量咱们锋芒铁血队的编制安排呢!”

朱世杰看到沈剑对他这么信任,也知道当务之急的确是这个工作,也没有多说什么,和文婉一起告辞出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