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犯欲给弟弟捐肾遭监狱拒绝 司法部正在研究

ak666 收藏 0 154
导读:  [img]http://pic.hsw.cn/0/10/26/66/10266628_826777.jpg[/img]   看着已经枯瘦如柴的儿子,两位老人欲哭无泪。长江商报记者 赵端 摄   [b]长江商报6月2日报道[/b] 32岁的小儿子马启长身患尿毒症必须换肾,尚在湖北服刑的哥哥马启征与他配型成功。但马家的申请,被监狱方以没有法规支持为由回绝。河南邓州农民马桂林面临如此尴尬的境遇,再次忍不住老泪纵横。   -->   昨日,河南《大河报》与本报联动,希望能为延续马启长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看着已经枯瘦如柴的儿子,两位老人欲哭无泪。长江商报记者 赵端 摄


长江商报6月2日报道 32岁的小儿子马启长身患尿毒症必须换肾,尚在湖北服刑的哥哥马启征与他配型成功。但马家的申请,被监狱方以没有法规支持为由回绝。河南邓州农民马桂林面临如此尴尬的境遇,再次忍不住老泪纵横。


-->


昨日,河南《大河报》与本报联动,希望能为延续马启长的生命增添一丝希望。令人欣慰的是,昨日上午,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在获悉此事后,立即将情况上报到了司法部。


遭遇重症 患尿毒症苦寻肾源


69岁的马桂林膝下有两子,小儿子马启长多年来一直在新疆打工,并结婚生子;大儿子马启征2006年在湖北打工期间,因盗窃电缆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2007年6月,马启长在工作时突然感觉胸闷、心跳过速、浑身乏力。当时,他以为自己患了气管炎,就到附近的小诊所打了消炎针。三天过去了,病情没有好转,马启长又赶往奎屯市一家大医院做检查,后被确诊为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两个肾都已坏掉。


2007年10月,马启长嘴巴、鼻子开始出血。医生说,马启长要想延续生命就必须换肾。


此后的两个月,马启长从奎屯市医院转到了乌鲁木齐市医院,后又转到了新疆军区医院。一边透析治疗,一边等待合适的肾源。


马启长在新疆想尽一切办法,也没有等到肾源。2007年11月27日,马启长回到了河南老家。


峰回路转 狱中哥哥配型成功


由于马启长的病情严重,医生建议他尽快做肾脏移植手术,并让他试着从亲属中寻找肾源。


“父母都近70岁了,医生检查后说他们的肾已萎缩,不适合移植。”二老花了6000多元的检查费,等来的却是个坏消息,一家人欲哭无泪。


“你家里还有哪些人?” 医生问马启长。得知他还有一个哥哥,医生建议检验一下是否配型。


此时,马启征尚被关押在湖北沙洋县熊望台监狱服刑,还剩下3年的刑期。


尽管如此,父亲马桂林还是立即赶到湖北。得知弟弟的情况,狱中的马启征当即同意为弟弟捐肾。


拿到捐肾者的同意证明,去年10月,马启长的主治医生提取了他的身体样本资料,和马桂林一起来到沙洋县监狱。经监狱管理方配合,取得了马启征身体组织检测样本。


经检验,马启征和马启长的肾脏器官移植配型成功。


找到肾源 求助监狱遭拒绝



肾源找到了,马启长的生命延续再现曙光。可当马启长向监狱管理方提出申请时,监狱管理方向上级部门汇报后,拒绝了他们的申请。


由于家里的积蓄花光了,马启长只得回到老家接受保守治疗。看着儿子一天天憔悴和消瘦,马桂林急得整夜睡不着觉。


为了最后一丝希望,今年5月20日,马桂林再次来到湖北沙洋县熊望台监狱,希望监狱方面能够通融一下。然而工作人员依旧解释说,马启征是特殊群体,办理保外就医缺乏法律依据,他们不能破例。


监狱方拒绝马启长援引的政策依据是司狱字(2006)第194号文件。据介绍,这个文件是专门针对罪犯自愿器官移植的情况下发的。当时四川一在押犯请求自愿器官移植,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向上请示后,国家司法部监狱管理局如此明确批复:“在国家对罪犯自愿捐献人体组织、器官作出规定前,不宜在罪犯中开展类似工作。”


而河北沧州成功进行全国首例服刑人员保外就医捐献器官的案例,发生在该文件下发之前。


悲痛不已 家人渴望法外开恩


“父母年岁已高,如果我再倒下了,这个家就完了。”昨晚,在与记者对话的过程中,马启长不停地咳嗽。


马启长说,由于迟迟不能进行换肾手术,目前他只能借助透析维持生命。“每透析一次,就要花掉400元钱。”为把开支压到最低,马启长每隔三天去透析一次。这是他能承受的最大极限,超过这个期限,他的肚子就涨得像球一样。


马启长说,他在新疆拼搏了十几年,一度攒了近20万元的家底。因为出了这个变故,如今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如今,马家剩下的唯一值钱的家当,就是3间平房和5只羊。


马启长说,看到家里的情况实在无力支撑下去,他妻子带着两个还不满10岁的孩子,回到了新疆,四五个月没有音讯。直到近日,他才跟妻子联系上。“她在那边打工,供应孩子生活。”提起这些,马启长心酸不已,“我不知道自己还能熬多久。”


“大儿子在牢里,小儿子病成这样,我在临死前真不想看到这个家庭散了。”面对监狱的答复,没了盼头的马桂林悲痛不已。


最新进展



省监狱管理局:已上报司法部


昨日下午,湖北省监狱管理局组织宣传处处长曾宪兵告诉记者,由于马启征仍在服刑期间,如果要进行手术就必须保外就医,手术之后他依然还是犯人身份。收监之后,其身体状况不好的话,还需要后续治疗,这部分费用该由谁来承担,万一手术失败责任该由谁来承担等等,都是必须面临的问题。曾宪兵说,类似于马家所面临的这种问题,司法部有专门的规定,认为不宜开展。


“我们对马启长的遭遇深表同情,但是我们作为监狱管理方,也不能做违法的事情。”曾宪兵告诉记者,昨日上午,该局已经将马启征的情况上报给国家司法部,司法部认为事情重大,目前正在研究之中,并表示尽快作出回复。


曾宪兵表示,如果国家司法部的答复下来,且同意的话,他们将在第一时间通知马启长,尽快促成手术。


不过,湖北省司法厅有关人士表示,这种可能性非常渺茫。


讲述


“哥哥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哥哥马启征比马启长大三岁。马家经济条件不好,读完小学四年级后,马启征就辍学到外面闯荡。


弟弟马启长到新疆打工后,马启征经常到他那里去。“他当时没有钱,我给了他几千块钱做生意。”马启长说,当时哥哥就在石河子做一些烟酒的生意。“本以为他能靠这个养活自己,但他做亏了生意,还欠了别人的钱。”


“我们两人感情一直很好,从来都没有闹过别扭。”马启长说,去年父亲到监狱跟马启征说明情况后,马启征很是着急。


“他想到自己在监狱里,父母亲年纪又大了,家里全靠我一个人,如果我再倒下了,这个家就完了。所以父亲一说,他二话没说就同意了。”马启长说,除了父母的因素外,哥哥毅然作出这个决定,也是因为两人手足情深。


“如果能够如愿,我想我和哥哥会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明天的幸福的。”马启长对未来满怀憧憬。


分析


监狱拒绝可能基于三个原因


面对马启长的困境,在南阳市监狱第四监区工作的张富太认为,保外就医的确会给监狱方带来一定的风险。


首先是没有明确条例支持这样的个案。


其次,对马启征来说,摘除肾脏手术本身就有风险。


再就是会牵涉到后期看押的费用。


“也许是因为这些顾虑,造成了熊望台监狱的拒绝。但是,国家说的是‘不宜’进行,应该还有缓和的余地,并没有说不能进行这么绝对。”张富太查找过各种法规,认为马启征的器官移植完全可以进行。


链接



服刑父亲捐肾救女


2006年,河北沧州市曾成功进行一例犯人器官移植案例。


2005年,23岁女子常军环被确诊为双肾坏死尿毒症,所知的唯一合适肾源是其生父李福生。而此时,李福生因犯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6年,正在沧南监狱服刑。


在患者请求下,2006年4月,沧州市新华区政法委向沧南监狱发函说明情况,沧南监狱立即召开党委会研究,并向河北省监狱管理局打报告请示。半个月后,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同意李福生捐肾救女。2006年6月13日,李福生在4名狱警看护下走进医院,成功为女儿进行肾移植。


专家解读


进行手术是完全可行的


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源波称,根据国务院2007年5月1日颁布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第七、第八及第十条之规定,马启征捐献肾脏器官,是在自愿、无偿原则上,向“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捐献活体器官”,属于条例许可的范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教授乔新生认为,人情无外乎法律,法律无外乎人情,马家所面临的这种情况没有法律法规明文禁止,进行手术是完全可行的。


乔新生说,做手术不一定非要保外就医,可以采取人道主义的做法。“罪犯在承担刑事责任时,其民事权利并未被剥夺,如果受益人家庭困难,可以通过申请社会救助来解决。”乔新生说。


相关新闻


聋哑少女患白血病 狱中哥哥欲捐骨髓


本报讯(长江商报记者 孙明 通讯员 刘桑萍 实习生 黄敏)“女儿的命运本来就坎坷,现在又得了这样的重病,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武汉市花山镇19岁聋哑少女孙秋妹身患白血病,面对巨额医疗费,孙家人一筹莫展,一边四处筹集手术费,一边打算让其在监狱服刑的哥哥晓勇(化名)进行骨髓配型。黄州监狱在了解到具体情况后,同意了家属的请求。


同时,花山派出所民警也多方牵线搭桥,发动社会力量为其捐款。


聋哑少女身患白血病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洪山区花山镇花山村桥头孙湾。孙秋妹的母亲魏红珍告诉记者,1990年小秋妹出生时,一切都很正常。但秋妹1岁多时,家人发现她没有听觉,也不能说话。因为家庭经济困难,秋妹12岁时,家人才将其送往武汉市第二聋哑学校。


小秋妹的成绩很好,而且非常喜欢舞蹈。但就在2007年参加一次演出前,孙秋妹突然在学校里失踪了。家人四处寻找,一直没有消息。


今年元月份,孙秋妹的堂姐在网上收到了孙秋妹留下的信息,得知秋妹因白血病进了医院。


孙宗于事后了解到,当年女儿在学校里被人骗走,幸好在武昌火车站被一名山西男孩解救了出来。 后来女儿就跟着这个男孩到山西去打工。去年年底,孙秋妹突然感觉半个身子不能动弹,后被医院诊断为白血病。


服刑哥哥欲为其配型


今年3月,父母将孙秋妹接回了武汉,住院一个月就花去了两三万元。治疗白血病需要骨髓移植,孙宗于想到了儿子晓勇(化名)。


1989年出生的晓勇自中学毕业后就没有上学。2007年2月,他在关山中学附近“擂肥”抢夺他人30元钱,后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今年3月,孙宗于到黄州监狱探监时,将孙秋妹患白血病的情况告诉了晓勇,并希望监狱方同意晓勇为妹妹进行骨髓配型。随后,黄州监狱向花山派出所了解、核实孙秋妹身患白血病一事。不久,监狱方给孙家打去电话,表示已经办理完相关手续,家长随时可以来将晓勇接去进行骨髓配型。


民警牵线进行爱心接力


孙秋妹的前期治疗已经花去几万元,如果配型成功,后期的治疗费用还需要几十万,孙家根本无法承担这样的负担。民警常汉斌在走访中了解到了孙家的困难后,找到花山村村委会,向村委会说明情况。村委会非常重视孙家的困难,5月,村委会发出《致花山镇社会各界的一封公开信》,动员全村为孙秋妹募集资金,同时,希望花山镇的各界伸出友爱之手,帮帮这位可怜的小姑娘。在花山村委会的倡议下,当地的村民、企业等共募集资金4万余元。


目前,这笔钱存在花山村村委会,待孙秋妹与其哥哥骨髓配型后,用做治疗费用。


网友观点



法律是人定的,人是活的。法律的制定是为了防止器官的买卖,特别是死刑犯的器官买卖。他们是近亲,犯人也不是死刑犯,所以给他们做器官移植是应该的。


——上海网友


监狱一切按法律、条例办事,除非有上级机关的特批。如果准了,保外就医谁批?之后医疗费怎么办?身体出现疾病怎么办?外出时逃跑怎么办?别忘了,他是犯了罪,正在服刑的犯人!


——湖北网友


按法、按理都不应成为问题!“唯一配型成功”说明换肾的必要性与唯一性;从法理讲,人虽失去自由,但身体发肤是自己的,自己有权做出捐赠决定。监管单位不同意,应通过诉讼来决定。


——河北承德网友


监狱的做法过于谨慎,但也不能说有错。直接向司法部反映吧,这种文件只有最高司法部门才有解释权,基层单位不敢自作主张的。


——广西网友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