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中国国内民众已愤怒,中美如何“共舞”

雷达王 收藏 1 1127
导读: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已变得如此相互依赖和极具潜在破坏性,以至于一个小行业应运而生,竞相为这一关系取名。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发明了“中美国”(Chimerica)一词,而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的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则提议创建美中两国集团(G2)。连喜剧演员史蒂芬·科拜尔(Stephen Colbert)也参与进来,称美中关系为frenemies,即朋友(friends)和敌人(enemies)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已变得如此相互依赖和极具潜在破坏性,以至于一个小行业应运而生,竞相为这一关系取名。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发明了“中美国”(Chimerica)一词,而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的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则提议创建美中两国集团(G2)。连喜剧演员史蒂芬·科拜尔(Stephen Colbert)也参与进来,称美中关系为frenemies,即朋友(friends)和敌人(enemies)的混合物。


美中这对关系复杂的伙伴准备如何“共舞”,将随着美国财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首次访华,而在今后两天内变得明朗一些。


中国将在会谈期间提出一系列抱怨。鉴于国内受众对中国借给美国这么多资金表示愤怒,中国领导人已在公开场合警告称,美国可能在寻求借助通胀来解决自己的债务重担。债券市场风传,中国已将自己持有的长期美国国债,转换成较短期的美国国债,使其投资经理人在通胀真的出现飙升的情况下,能够至少脱手部分美元资产。


因此,对于奥巴马政府计划在本次经济危机过后如何驾驭债务,及其准备如何恢复金融业秩序,盖特纳将面对许多问题。的确,这位美国财长面临的公关挑战将是,确保他在北京的会谈,不至于看上去像是在校长办公室接受训话。


不过,北京明白,如果中国突然收回对美国国债市场的支持,由于中国仍持有的巨额美元资产价值将下降,中国将是最大的输家之一。


盖特纳自己也将承受国内的政治压力,要求他推动中国解决人民币汇率问题。在美国,抱怨人民币汇率过低的,已不只限于产业游说团体。许多经济学家辩称,当世界第二大出口国在全球经济衰退期间的经常账户盈余接近国内生产总值的9%时,该国实际上是在把自己的过剩产能推给世界其它经济体。一些人警告,如果中国在未来几个月继续出现大额盈余而不让人民币升值,可能导致一场贸易战争。


不过,就像中国意识到,持有巨额美国国债并不意味着自己能对美国政策产生多少影响力一样,盖特纳也从沉痛教训中了解到,不要直接批评北京的汇率政策。


1月份,在为确认他的任命而举行听证期间,他在提交给参议员的书面答复中称,中国正在“操纵汇率”。此言激怒了北京,奥巴马政府不得不向中国官员打招呼,表示这并不标志着美国将开始实行更为咄咄逼人的政策。美方向中方保证,盖特纳的上述答复,只是一名低层工作人员工作失误所致,尽管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采信这样一种说法,即冒犯中方的声明,只是摘自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的竞选网站。


如果美国确实想提出中国汇率的问题,它将需要多边支持。如果20国集团(G20)开始抱怨中国汇率过低,而且这种观点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支持,那么美国将拥有大得多的影响力。


在此之前,盖特纳将向中方提出自己的问题,有关中国如何看待自己在未来几年的增长模式。


在北京的政策制定者圈子中,有一些意见分歧的元素。一些人希望快速恢复“常态”,即美国复苏,为中国出口商带来新的推动力。其他人则认为,需要出台更加彻底的政策转变,以加速转向提振国内需求和减少依赖出口,推进这一已得到大肆宣传的过渡。

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已变得如此相互依赖和极具潜在破坏性,以至于一个小行业应运而生,竞相为这一关系取名。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发明了“中美国”(Chimerica)一词,而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的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则提议创建美中两国集团(G2)。连喜剧演员史蒂芬·科拜尔(Stephen Colbert)也参与进来,称美中关系为frenemies,即朋友(friends)和敌人(enemies)的混合物。


美中这对关系复杂的伙伴准备如何“共舞”,将随着美国财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首次访华,而在今后两天内变得明朗一些。


中国将在会谈期间提出一系列抱怨。鉴于国内受众对中国借给美国这么多资金表示愤怒,中国领导人已在公开场合警告称,美国可能在寻求借助通胀来解决自己的债务重担。债券市场风传,中国已将自己持有的长期美国国债,转换成较短期的美国国债,使其投资经理人在通胀真的出现飙升的情况下,能够至少脱手部分美元资产。


因此,对于奥巴马政府计划在本次经济危机过后如何驾驭债务,及其准备如何恢复金融业秩序,盖特纳将面对许多问题。的确,这位美国财长面临的公关挑战将是,确保他在北京的会谈,不至于看上去像是在校长办公室接受训话。


不过,北京明白,如果中国突然收回对美国国债市场的支持,由于中国仍持有的巨额美元资产价值将下降,中国将是最大的输家之一。


盖特纳自己也将承受国内的政治压力,要求他推动中国解决人民币汇率问题。在美国,抱怨人民币汇率过低的,已不只限于产业游说团体。许多经济学家辩称,当世界第二大出口国在全球经济衰退期间的经常账户盈余接近国内生产总值的9%时,该国实际上是在把自己的过剩产能推给世界其它经济体。一些人警告,如果中国在未来几个月继续出现大额盈余而不让人民币升值,可能导致一场贸易战争。


不过,就像中国意识到,持有巨额美国国债并不意味着自己能对美国政策产生多少影响力一样,盖特纳也从沉痛教训中了解到,不要直接批评北京的汇率政策。


1月份,在为确认他的任命而举行听证期间,他在提交给参议员的书面答复中称,中国正在“操纵汇率”。此言激怒了北京,奥巴马政府不得不向中国官员打招呼,表示这并不标志着美国将开始实行更为咄咄逼人的政策。美方向中方保证,盖特纳的上述答复,只是一名低层工作人员工作失误所致,尽管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采信这样一种说法,即冒犯中方的声明,只是摘自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的竞选网站。


如果美国确实想提出中国汇率的问题,它将需要多边支持。如果20国集团(G20)开始抱怨中国汇率过低,而且这种观点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支持,那么美国将拥有大得多的影响力。


在此之前,盖特纳将向中方提出自己的问题,有关中国如何看待自己在未来几年的增长模式。


在北京的政策制定者圈子中,有一些意见分歧的元素。一些人希望快速恢复“常态”,即美国复苏,为中国出口商带来新的推动力。其他人则认为,需要出台更加彻底的政策转变,以加速转向提振国内需求和减少依赖出口,推进这一已得到大肆宣传的过渡。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