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有君三造共和,无人再称帝王——段祺瑞本纪

sir_ellinot 收藏 2 1210
导读: 大中华民国临时执政,段公讳祺瑞,字芝泉,安徽合肥人,前元大清同治四年,1865年3月6日,诞于六安。祖[U]佩祖[/U]籍江西波阳,曾与刘铭传贩盐,后从李鸿章办团练,至淮军统领。父从文,列行伍。族叔从德,任山东威海投军中管带。 公7岁,随祖父读私塾于江苏宿迁兵营。年十四,屡遭变故,祖父病卒,家中落。后二年,以银元一枚,10天步2000余里,从合肥往投威海族叔从德,为司书。自此戎马一生。翌年,父往视,死道路,夺情。不数年,母随父去,留妹启英,弟启辅,启勋,皆幼,生计难而自强不息。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大中华民国临时执政,段公讳祺瑞,字芝泉,安徽合肥人,前元大清同治四年,1865年3月6日,诞于六安。祖佩祖籍江西波阳,曾与刘铭传贩盐,后从李鸿章办团练,至淮军统领。父从文,列行伍。族叔从德,任山东威海投军中管带。


公7岁,随祖父读私塾于江苏宿迁兵营。年十四,屡遭变故,祖父病卒,家中落。后二年,以银元一枚,10天步2000余里,从合肥往投威海族叔从德,为司书。自此戎马一生。翌年,父往视,死道路,夺情。不数年,母随父去,留妹启英,弟启辅,启勋,皆幼,生计难而自强不息。


1885年,入天津(北洋)武备学堂炮兵科,又二年,以“最优”毕业。往旅顺督建炮台。1888年,赴德京柏林修军事,留埃森克虏伯兵工厂实习。


1890年,归任威海随营教官。尝为李鸿章试炮,赞曰“能”。甲午,东胡来犯,战于海,戍刘公。96年,往天津小站,随袁世凯练兵,为股肱,与冯国璋,王士珍并列“三杰”人称“北洋之虎”(王龙冯狗)。得荫昌荐,以功历任新建陆军炮队统带、武卫右军各学堂总办,江北提督、37岁累进至湖广总督,二品。撰操练章典无数。


辛亥,提军南征,摄国父威德,有归降意。尝秘电黎元洪“杯酒话前尘,万马涛声天际涌。登临怀故国,八公山色望中收”。俄而袁世凯逼宫,溥仪逊位,终大清296年国祚。国父贱土,以公为陆军总长兼炮兵司令,历兼参谋总长、参战军督办、边防督办,保定军校总办,尝传道于蒋中正,傅作役等。


民国二年,1913,袁世凯大统领,都北京,开创北洋政府。公揆阁,领皖系。当年,国父二次革命,公为世凯往征,凯旋。1914年,一战起,袁对德宣战,公讨德夷于胶州,大破。翌年底袁僭位,公不以为然。国父起兵护国,公奉袁命而不讨。不数日,袁崩。共和再造。


是年,北洋公推黎元洪践祚,公虽恶,无奈往告。当日,公与元洪坐桌旁,皆如泥塑,许久,公起立三揖元洪,元洪还礼,礼毕,又寂,旁人不敢发一言。又近半时辰,公起身告退,元洪茫茫送客。公之厌元洪也如此。须臾,府院不睦。公以退为进,居天津。丁巳,元洪调张勋入京,勋心向前朝,拥逊帝重祚。公提师入京师,逐张勋,废清帝,是为三造共和。


元洪退走,一蹶不振,公重掌大权。后冯国璋登基,公亦恶之,屡屡相逼。国璋无奈出归南京巢穴,公兵谏于道路,挟国璋归京。自此公虽未称制,实为无冕之王。自此,人只知有总理。


公居摄,不恋财色,规门人弟子严,事必躬亲,简约衣食,生活清苦,不置田产,不受贿赂。有礼必退,唯曾收冯玉祥大南瓜一个。堂堂总理竟屡窘困于周转,然而每贷必还,为民初军阀之殊例。出污泥而不染,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贪不占,人称“六不总理”。公爱对弈,尝助吴清源等。


后,公谋南北一,抚国会,整行伍,声日隆。立徐世昌,废之。再立曹锟,亦废之。曹,吴佩孚反,直皖一战,公力不逮,1920年,去首辅,退天津。


1924年,京师内讧,众推公收拾残局,是年,公再起,一举贱土,为中华民国临时执政。不二年,倒戈将军冯玉祥通款俄狄,为之立在华根基,煽暴民,惑学生,公令弹压,下行不力,3月18日,终酿惨祸,国人枉死,友邦惊诧。本朝主将兄谓之“民国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后不知几世几年,有提军入京定动乱者,方破此记录。


或曰,公是时不在执政府内,难下杀令,事不可考,然公愿担全责,自辞所有职务,逊位,终生食斋。后有以枪平“暴”者,九泉下见公之灵,得无愧乎。


公一生清廉,下野后居天津租界,生活窘迫,潜心礼佛,著《正道居集》、《正道居诗》


初,公曾捐资建青岛湛山寺,派长子宏业接班禅九世住雍和宫,授金印。


1931年,东胡来犯,裂土满洲。进窥华北,欲借公威望,屡邀,不允,事渐紧,竟相逼,终不应,全大节于危难,弃南北旧怨,归朝。33年,南京朝廷迎公于沪,蒋公执弟子礼见,甚恭。


东胡贼心不死,每借公名造事端,以图污蔑。公辟谣曰“日本暴横行为,已到情不能感、理不可喻之地步。我国唯有上下一心一德,努力自求。语云:求人不如求己。全国积极准备,合力应付,则虽有十日本,何足畏哉?”又云“爱国朝野一致,救国唯有自救耳。”心迹若此。


35年,尊公为国务委员,以病辞。越年,患胃恙,体虚弱,或劝公进肉食以补,不用。1936年11月2日,,殁于沪。年71。


公弥留际,笔嘱“八勿”,述复兴之道,足可传世。崩后,宿敌吴氏挽之曰:

“天下无公,正未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奠国著奇功,大好河山归再造。

时局至此,皆在今日不和,明日不战,忧时成痼疾,中流砥柱失元勋”!

朝廷勒石,记公三造共和之功,拨专款修陵于黄山。公子宏业力辞,请葬北平。


1963年,公侄宏纲并章士钊迁葬公于北京万安公墓。士钊将公传略呈祖席。祖席曰“有功有罪,已经化敌为友了嘛”。


初,公子宏业请改陵址尝,暗谓左右蒋公日后难善终,必不使乃父与蒋公瓜葛。


论曰:古往今来,废立天子而万世称颂者,伊尹霍光。公三行废立,不因此留骂名,犹为难乎?历大清,民国,洪宪三朝,三造共和。然当公摄政时,中华民不聊生,患难四起。公不恋珍馐美味,奈何黎民饿死?公不爱锦帽貂裘,奈何百姓冻亡?公不求九五之位,奈何战乱四起?公不失民族大义,奈何小人贱祚?公一生清贫,何所恋者?使公于甲午之时殉国,当为民族英雄;使公于袁世凯时死,则一代败类;使公于府院之争败,则为清室复辟之基石;使公隐退后即死,则难向我中华示大节忠义。公之一生,岂能一言以蔽之?公为我中华,犯下滔天之罪,亦立下不世之功。晚年全大节,知华夷之辨,明东胡狼子野心,毅然归朝,殊难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