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丛林浴血 第三卷 前线 第十章 麻烦

君好去 收藏 11 1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3.html


[如果没有地狱,我们就会如同野兽,没有地狱便没有尊严。 ——Flannery O'Connor(美国短篇小说家),1925-1964]


杨叶开门见山告诉我昨天他们三人去连部发生了什么事。班长汇报完几天来的经历,连长很高兴,说我们干得好,打死很多越南人,自己一方没有伤亡。指导员却另有看法,责问为什么不遵守命令,主动和敌人交手,打草惊蛇,影响指挥部的作战意图。班长他们辩解说和敌人交火是迫不得已,并非主动请战。

班长又为我请功,详细说明我的表现。连长一口同意,谁想到指导员口里却变了味道,我不主动躲避敌人,耍个人主义蓄意挑起和越南人的战斗,不顾全班战士的安危和任务的完成,不仅没有功,还应该予以处分。他还翻起旧账,说当年就不该让我进侦查连,早就看出我是个害群之马,目无组织纪律,迟早带来危害。

尽管班长、副班长和杨叶三人轮流解释,都不能改变指导员的看法,最后弄得连长不高兴起来,有关我的争论变成指导员和连长间的冲突。两个人终于妥协,班长一人记功,不提我的事情。

听了这番曲折,我有些目瞪口呆。很长时间以来我躲着指导员,偶尔他看到我也没有任何表情,我以为以前的事情就此过去,看来我是太天真了!

杨叶解释连长和指导员的矛盾由来已久,我不过是个引子。但是指导员靠山硬,心胸也不宽,得罪这样的人可要小心。我有些无可奈何,才明白班长找我谈话是拐弯抹角的警告我。我谢了杨叶的好心,顺口问他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杨叶笑道,“因为看你顺眼。你是个天生的战士,反应快,头脑清楚,心又狠,下手不留情。连班长都说不是你,我们不能全部活着回来。”

我有些苦笑说道,“你是夸我呢还是说我是个冷血杀手?”

“当然是夸你,战士本来就是冷血杀手,只不过是有纪律的杀手罢了!”杨叶有些好奇的看着我,问道,“这是你一次上战场?看你的表现像个久经沙场的老兵,一点也不害怕血。”

“当兵前杀过猪,这点血不算什么!”我顺口胡诌说道。看杨叶若有所思的样子,随口问道,“你不是看不惯流血吧?”

杨叶犹豫一下,认真地说道,“我从小就想当兵,从来没想到长大干别的。在军校三年,我做梦都想上战场,没有任何其他地方能够证明一个军人的价值。没想到真的看到越南人在汽车里的尸体,我差一点吐出来。”

他如此的坦率倒有些可爱之处,我说道,“哥们生来最恨男人打女人,谁敢在我面前做的话,我肯定要揍他。没想到上了战场第一次打死的人里就有女兵,几天来做梦总是梦见那女兵一头的长发,真是她奶奶的!”越南女兵的死确实很刺激我。

杨叶笑着说,“还以为你真的是冷血无情呢!我也看到你说的女兵,是有些惨!以后这种事情少不了,听说越南女人多,和美国人打仗又死了很多男人,军队里面很多的女兵,民兵里面女兵更多。”

我吐了一口,狠狠地说道,“靠,男人、女人都是敌人,越南人既然让她们拿枪,就不是无辜女人,让老子碰上,照打不误!”

“你小子是个战争狂人,不过,你还是要小心点,凡事还是要考虑一下。有时候不是你战场的表现,而是你在上级的心目中表现决定你的前途。”杨叶突然冒出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哥们,我没上过军校,麻烦你解释一下,不要让我猜谜!”

杨叶看我半晌,微笑说道,“你真的以为是你的主意伏击越南人?”

我微微一怔,有些奇怪的说道,“是谁的主意有什么关系?”

“关系当然大了!你想想看,不是因为你要求伏击的话,指导员会迁怒于你?”

“伏击是正确的决定,让越南人夜里摸上来,我们都有麻烦。指导员不在现场,不清楚没有关系。你当时也在,不应该有什么怀疑!”我还是有些不明白杨叶绕着圈子来说话的意图。

“我不是说伏击的决定对还是不对,我们在场的人都知道是对的。问题是领导不是如此的考虑,我们和越南人的遭遇战可以解释是迫不得已,但伏击可是绝对违反领导吩咐的。指导员和指挥部的领导关系很好,很看重这次任务,走前一个劲的嘱咐我们不要弄砸了。我们不听他的命令是落他的脸面,他难免心里不痛快,得罪直接上级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你下次做事一定要考虑一下可能的影响。”

我听了杨叶这番话直摇头,讽刺说道,“哥们,我要是不知道,还以为你上的不是军校,而是关系学校!”

杨叶不以为然地回答道,“你以为战争就是真刀实枪的面对面冲杀?谋略自古以来就是最高的战争艺术。你不考虑这些的话,只能做个士兵,永远不可能升上来。我告诉你,你以为只有我们谈这些?醒醒吧,我的兄弟!”

我同样不以为然地说道,“杨叶,你是浪费时间,我本来就是个士兵,当兵不过是过把瘾,只有你们这些野心家们想要战场上建功立业。”我突然间意识到他话里的暗示,有些吃惊的问道,“你刚才是说班长早有伏击越南人的主意,只不过是需要我来顶缸,防备指导员的挑刺?”

杨叶嘴角一丝笑容,说道,“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什么都没有说。不过,你想想,如果班长没有同样打算的话,会和你冒那种风险?”

我想了想,摇摇头,看了杨叶一眼问道,“你和我说这些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我看你顺眼,我们班里所有人,你愿意的话可以走得最远!你不喜欢的话,以后我不会说的。”杨叶面无表情地说道。

“读书读多了,心眼弄花了!哥们,你想留在侦察班,最好忘了这些,弟兄们才能真的当你是哥们!”我拉了杨叶一把,他看我一眼,没有再说话。

三天后,来到边境不久的xx军一个后勤队遭到越南人的伏击,一个班十三个人全部被打死,伏击地点距离军营不过三公里,整个过程不超过五分钟,等我军一个连20分钟后赶到,越南人已经走的无影无踪。现场留下的宣传单说是为了报复中国军队在越南境内的残忍行为,还说中国军人没有种,专门挑越南女人下手。据说越南人还留言,如果中国人继续类似的行动,越南人将报复升级。我们不知道真假,但爷们不是被吓大的,越南人想打消耗战的话,那是疯了!

后勤班伏击事件传开,各种版本都有,有人说上面很为震怒,下令详细调查是否因为中国士兵所作所为引起。我们都有些不相信,可没有两天来了两个干部特意到连队和我们班的人一一谈话,仔细盘问我们越南境内的伏击行动。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连东北军区军部都打电话来询问,指导员颇为得意,公开说我们班惹事生非,给军区丢人,几次遇到我时的眼神也颇为的不友善。

我有些气闷,首次感到嗜血的渴望,我和越南人无怨无仇,越南人赶走中国华侨是很令人气愤,但还是牵扯不到个人情绪。可是这次越南人因为我们的行动,杀了十二个友军弟兄,没什么好说的,只能以牙还牙。

班长注意到我的情绪,来安抚我,我只是问他什么时候行动找回过节来?班长看没有办法说服我,找到连长。连长居然也很温柔,踢了我一脚说再找麻烦让我去炊事班做饭,有情绪也要等到上面事情有个结论才行,不然出事没有人能保得住我。连长认真威胁说,要是因为我擅自行动影响和兄弟部队关系,新帐旧账一起算。

出人意料的是,整个风波最后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流传的说法是上面也对我们的行动意见相左,无法达成一致看法,最后不了了之。

但是没有结果不等于没有后果,我们连不再驻守相对稳定的二线,而是被派到一线,恰好是出事xx军的部队营地。理由也是冠冕堂皇,说什么好钢用在好刃上,我们东北虎有必要照顾兄弟部队。也不知道指挥部的人是怎么想的,这不是有意陷害,挑起矛盾吗?!

果不其然,内战爆发,兄弟部队表面欢迎,私下里横眉立目,我们都以为进了敌占区,成了敌后武工队。这个世界谁怕谁?弟兄们利用各种机会各种场合摩擦过几次,因为军官们压着没有闹出大事情。让人恼怒的是,虽然对外侦察连同仇敌气,内部却有人认为我们班惹是生非,甚至有传言说班长为了个人功劳,不顾弟兄们的死活,打死越南老百姓引来报复。班里人听说后都破口大骂,嚷着要去揍造谣的人。班长倒是无所谓的态度,不知道从哪里学到一句“流言止与智者”,成天挂在口头来开导弟兄们。

我和连长那番谈话后一直保持低调,老老实实的完成本职工作,成天琢磨那把狙击步枪。得到枪的第二天,连长就找我去展示搜刮的越南人战利品,看我射击过得去,狙击步枪就让我留下。他真正看重的是那把手枪,越南军官也不知从哪里找来这把德国人造的HKP7型手枪,银色枪把,枪管泛蓝光,抓在手里好像工艺品。我不是真正的喜欢,感觉有些女性化,手枪全重不到一公斤,用的是9毫米的子弹,弹夹装有8发子弹,加上从越南人身上搜到3个弹夹和50发散弹,能够用上一段时间。连长放了两枪,立刻迷恋上了此枪。

一番讨价还价后,我把枪慷慨送给连长,连长答应帮我找些狙击步枪的子弹。我在越南人身上只找到一百发子弹,不是我们中国军队通用的口径,练习射击用了三十发后我就舍不得。卫向东拿出两条家里寄来的纯棉内裤来交换,我让他打了十五发子弹来过过瘾。军队发给我们的涤纶内裤出了汗穿起来好比割草机,只是不割草而是割磨男人的命根子,所以大多数人都不穿内裤,可直通裤也有直通裤的麻烦,比如裤子很容易扯烂,你随时可能暴露,能有纯棉内裤那是最好的。

虽然气氛不对,可我们新住进的营地条件不错,有专门的澡堂,规定是每三天可以洗一次,南方的天气让我们一个小时洗一次都可以,所以都很珍惜每次机会。

一天下午训练完后,我和卫向东去洗澡,排队快要轮到我们时候,兄弟部队的三个老兵不守规矩,仗着人头熟,插队直接闯进去。看门的当地大妈见我们责怪,辩解几句话后耍起无赖,说她一个女人家,没办法进男人澡堂让那几个人出来。还说什么当兵的都是不讲纪律,让她们老百姓怎么办?

北方男人毕竟还有些绅士风度,怎么好为难一个半老徐娘?可咱们爷们也不能让人白白的欺负,卫向东和我眼神一合计,‘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们没有理睬当地大妈,一起闯进澡堂里把插队的那三个家伙一一扔了出来。他们光着屁股,一半是震惊,一半有些害羞,没有纠缠,扔下几句场面话捡起衣服夹着尾巴逃走了。

维护公共秩序自然也有些回报,我和卫向东理所当然的里面洗起澡来,谁想到还不到十分钟,被我们赶走的那三人带着一群援兵卷土重来,大家在澡堂里打做一团。澡堂里打仗不仅仅需要技巧,还需要经验,滑溜的地面不留神就摔个跟头。我和卫向东两个平常都没有练习过,力不能敌,眼看就要被对方完全制服的时候,班上的弟兄们闻讯终于赶来支援,对方看势头不妙,仓惶而逃。弟兄们冲出去追赶,卫向东假斯文要先穿上衣服,也不想想等他穿好出去还追个鬼呀!咱没有那么多忌讳,失节是小,打仗要紧。我从浴室里赤裸的追赶,直接和弟兄们把对方打到营地的大操场上。

也不知道上帝是否想开个玩笑,恰好广东军区文工团来访问,刚刚进入营地大门就看到一群男人在操场上忘我的厮打,其中一人一丝不挂阳气十足,还打架最凶。据说文工团的姐妹们都有些看直了眼睛,事后拐弯抹角的询问那个人是谁!

可惜我没有福气去自我介绍,营地首长更没有艺术家们的审美观,他不仅生气我们打架,还因为在漂亮女人面前出丑,有些虚荣心受损,大发雷霆,命令警卫连把我们一伙人全部抓起来,威胁要军事法庭严肃处理,判我们几年才解气。

可惜营地首长忘了一件事,四野部队一向护短,光荣传统代代传,我们连长知道事情不好,第一时间打电话回东北团部求救,团部找到师部,师部找到军里,最后东北军区出面,抗议我们遭遇的不公平的待遇,官司一路打到总参,澡堂子风波成了各大军区笑谈。也不知道窃听中国军事通讯的各国情报机关如何的理解这顿紧急的电讯往来。

最后官司的结果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家私下和解。别人都没事,最倒霉的是我,因为赤身裸体有伤军人形象,违反军人条例被记大过一次,关押三天的禁闭,算是让营地首长出了一口气。考虑我们已经被关了四天,这三天的判罚不过是走形式,有个档案记载,我也和大家一起回到营地。

我回到连队后,兄弟们都上来问长问短,逃过一劫的卫向东也没有羞耻的笑眯眯问我感受。恰好在场的连长看到我,哈哈大笑,说我是个爷们!让人有些迷惑不解他到底是说哪一点?指我裸体还是打仗?随即他一本正经得告诉我下次一定记得穿条短裤再出去,违反命令的话小心给我记大过。我也严肃的报告连长,下次打仗不论场合,一定要穿短裤。

指导员看到我依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却出人意料的什么都没有说。后来连队的消息灵通人士说军区发话,打仗奋不顾衣,以少击多,没有给东北虎丢人,任何人也不准为难我。

我出来第二天,连队就被调到另一处营地,上面怕我们再闹出什么事情。算他们明智,考虑了普通士兵的正常需求,我们已经说好要改天找那群哥们们来个了结。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