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3.html


山西路小学难民收容所

1938年1月3日由洛、王、米尔斯和福斯特先生检查。

组织:

所长: 王有成先生,带助手。

难民人数: 约1100人。

收容所很拥挤,很脏。

大米分发:

收容所每天得到3袋大米供分发。据说每人每天获得满满一香烟听大米。但是根据一些难民向检查委员会的陈述,他们只是每2天获得上述份额。每个家庭自己做饭。

收容所所长声称,一袋米有320烟听的量。

这个收容所约100个难民有能力自己买米。但收容所内不出售大米;大米免费分发给全体收容所难民。

我们在收容所发现有25袋米储备,据说有待分发。

评价:

因为如前面提到的,收容所很肮脏,我们指示收容所所长,要坚决要求难民无条件遵守卫生规定。

我们不认为收容所所长和他的助手们特别能干,也不认为他们对自己的工作感兴趣。

我们还向收容所所长提出强烈建议,促使难民食用稀饭。高家酒馆55号难民收容所

1938年1月3日由洛、王和福斯特先生检查。

组织:

所长: 凌恩忠先生,带一些助手。

难民人数: 770人,分成两组安置。

收容所所长被要求为严格遵守卫生规定负起责任。

大米分发:

索恩先生告诉我们说,每天平均向收容所提供2袋大米。然而,收容所所长说,每天只能得到1袋,有时每2天得到2袋。

没有公共厨房,每个家庭自己做饭。

只有约60人有能力自己买米。收容所不出售大米。

每天向大约500人免费分发大米。分发时成人和儿童没有区别。

我们发现,难民们食用的粥很稀。

收容所所长请求我们每天向他提供2袋大米用于分发。

评价:

收容所领导得尚可,地方小而拥挤,卫生规定应更好地得到遵守。

我们认为,一旦弄清楚索恩先生和收容所所长之间关于大米日提供量的差别,就应该向这些难民提供更多的大米。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致红字会南京宁海路5号

宁海路2号1938年1月5日

南京


根据同贵方许传音博士先生的商谈,我们冒昧地建议贵方,从今天起,由贵方负责向贵方领导的金陵大学粥厂提供大米,从中取得的全部收入也由贵方收纳。如我们听说的,五台山粥厂已经在这基础上运作。

在目前我们的大米储备用得很多的情况下,贵方的协助对于我们是一种很大的帮助。

贵方在为难民提供膳食方面的合作得到了高度的评价,对此我们向贵方表示诚挚的谢意。

顺致崇高的敬意

签名: 约翰·拉贝

主席

签名: GA菲奇

总干事1月5日

在上面对各个难民收容所的评价中,西门子收容所的成绩不是很好。韩先生给我们难民的大米多了一点。他心肠太好了!关于把一些难民迁移到别的收容所的建议(因为我这儿太狭小,500平方米的院子住了602个人),并没有得到赞同。人们觉得只有在我这儿才安全,都不愿意离开。这就没有办法了!最使我担忧的是卫生问题。在这方面我毫无办法,我只是希望不要暴发传染病,到今天中午为止我们一直有自来水,我们是多么的高兴!但今天中午自来水却没有了。我们这儿电灯始终不亮,但邻近一直有房屋在燃烧。登记还没有结束。人们看到,为了登记,数万名妇女怀抱婴儿,排成5个无尽头的长队在露天中等待长达6个小时。人们怎么吃得消在寒冷的天气中这样地等待,对我是个谜。美国大使馆的官员应该于今日返回,但没有一个人抵达。我们问了日本人,他们耸耸肩表示不知道。这么说来,我们耐心地等下去吧。我们现在将对怎样恢复秩序制定一个计划,然后我们要向自治委员会陈述我们的建议,希望它同日本人认真地对待这件事。昨天开启的汉西门今天又关闭了。克勒格尔看到在大门旁边一条干涸的沟里躺着约300具尸体,都是被用机枪枪杀或处死的平民。人们不希望欧洲人出城门,担心目前这里的局势会被过早报道出去。能得到几小时供电的人们不时会收到断断续续的新闻广播。根据收听到的新闻片断,汉口还没有陷落,但是遭到日本飞机的猛烈轰炸。日本部队看来推进到了离芜湖不远处。在汉口和广东之间发生了一起铁路事故,几百人在事故中丧生。据说莫斯科新年处死了100人。在上海,日本人坚决要求在地方自治会中得到更多的权力,控制所有的中文报纸以及城市警察,修改关税条约以便对日本有利等。据说香港作了充分的准备以对付日本人的军事进攻。在西班牙,激烈的战斗在进行,人们相信,民族主义者会胜利。

汉西门外的毁坏情况。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致日本帝国大使馆南京宁海路5号

南京1938年1月5日


昨天我信上讲了德士古(中国)石油公司被劫走卡车、汽车等物一事,同此事有关,我在此通知贵方,仓库勤杂工王今天又到我这儿来报告说,昨天有4个日本士兵开着两辆卡车带着约100个苦力,把德士古石油公司仓库中剩余的汽油和石油都拉走了。被拉走的物品有: 35只油桶、35个箱子和18罐汽油以及115加仑石油和一些家具。

与此同时,士兵们还用刺刀捣毁了一部分围墙。这座房子现在完全没人看护,任何人都能进入。

顺致崇高的敬意

签名: GA菲奇1月6日

好啊!美国大使馆的3名官员,爱利生先生、埃斯皮先生和麦法迪恩先生乘坐“瓦胡”号美国船由上海出发,在12月31日就已经抵达南京,但不允许上岸,因此继续开往芜湖。今天,他们终于从芜湖抵达这里。爱利生先生以前曾在东京从事过外交工作,会讲日语。我们现在可以向日本军事当局购买大米和面粉,这是日本人在这里抢到的储备。尽管价格昂贵(每袋米约13元),我们还是决定购买总价值为5万元的米面,还需花12万元买燃煤。对大米、面粉和燃煤的需求一天比一天大,因为难民们带进安全区的储备现在即将用尽,韩先生不完全同意购买上述这些东西。他从一个大米商贩那儿听说,中国军队准备收复南京。有人称已经听到城西南(芜湖方向)炮声隆隆,而一旦南京收复,韩认为,我们就可以无偿得到大米和面粉。可怜的韩先生!遗憾的是,我不得不打消他的每一个希望,收复南京目前看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而如果真的要收复,据我看那意味着一场不幸,因为要反击日本海军从下关方向的攻击就意味着这座城市最终要被毁灭。而事实上,我今天下午在回宁海路的路上很少看到日本士兵,甚至看不到宪兵。

我听说,难民的登记工作由自治委员会的中国人继续做。看来,日本人的全部军事力量真的投入到了南京周围的一场新的战斗中去了。

今天上午在城南,下午在新街口附近(两栋房子)又有纵火事件。

10时左右,来了一辆日本卡车,从我的西门子收容所中带走了15名苦力,据说是到下关电厂干活的。苦力们极不愿意地走了。尽管日本人作了种种相应的许诺,但是上一次提供给他们的伙食很差或者根本不给吃的。此外,城南大门还需要一部分人构筑战壕,而不是去下关电厂干活。再说日本人很有可能随心所欲地逼迫更多的人干任何活,所以经韩和我耐心劝说,苦力们才最终表示同意。下午5时,福田先生来拜会我。他通知我,根据军事当局的决定,我们的国际委员会应予解散,我们的储备和资金由接替我们工作的自治委员会接管。我当即对要我们交出我们的财产和储备表示抗议。对接管我们的工作我们没有什么可反对的,但我们提请人们注意,在城里没有恢复秩序和安全以前,难民不可能重返大部分已被毁坏和抢劫或烧毁的他们以前的住所。我立即召集了委员会会议,会议上讨论了我对福田先生的答复,还起草了一份我们对怎么恢复安全和秩序设想的建议书。我有这样一种感觉,自治委员会(自治政府)对怎么处理事情一窍不通,尽管它有日本人作顾问。显然人们看中的只是我们的财产。人们声称: 钱是你们从中国政府那儿得到的,因此是属于我们的!但我们有截然相反的意见,我们会千方百计地为我们的意见辩护。在这方面我们很希望得到美国大使馆和德国大使馆的支持,尽管我们一点都不知道他们的立场。依我看,日本人向我们外国人要价太高了。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南京宁海路5号

1938年1月6日16时

亲爱的克勒格尔先生

亲爱的施佩林先生:

关于购买粮食一事,我们改变了主意。我们认为最好只用5万元买米和面粉。我们甚至希望你们能用少于5万元购到3000袋每袋100公斤的大米和5000袋每袋50磅的面粉。具体价格如下:

不是: 而是:

大米:

3000×100

公斤〖〗单价

13元〖〗总计

39万元〖〗单价

10元〖〗总计

3万元面粉:

5000×50磅〖〗单价

3元〖〗总计

15万元〖〗单价

3元〖〗总计

15万元〖〗〖〗总共

54万元〖〗〖〗总共

45万元

对你们的努力预先表示感谢,致以亲切的问候。

你们的

签名: 约翰·拉贝

主席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致T石田少佐南京宁海路5号

日本陆军军需物资供应处1938年1月6日

南京


为供养我们的难民,我们需要以下食品:

大米3000袋×100公斤

面粉5000袋×50磅

我们希望用中国货币向您支付,并希望您为我们提供帮助,把您的卡车供我们运输这些粮食使用。

如前所述,这些大米和面粉储备是规定供应给难民的,所以我们还希望,为我们提供分发食物方面的种种便利。

我们还要说明的是,我们还需要600吨燃煤。我们的粥厂每天需要10吨燃煤,以上数量只能够用冬季的两个月份,也就是够用到今年3月1日。

对于您的帮助我预先表示最恳切的感谢。

顺致崇高的敬意

签名: 约翰·拉贝

主席


金陵大学难民收容所

1938年1月5日由洛、王、米尔斯和福斯特先生检查。

组织:

所长: 齐兆昌先生,带助手。

难民人数: 7000人,其中大多为妇女和儿童。男子白天来收容所为其家属送食物。

收容所陷入了困境,因为日本人切断了供水。当粥厂主任请求日本士兵恢复供水时,他脸上挨了打。

大米分发:

收容所每天得到25袋~30袋米以及3吨燃煤供应粥厂。粥厂由周庆兴(音译)领导,他手下有50名助手和150名勤杂工。

每天两次分发稀饭,每杯3个铜板。每天的收入有50元。到现在账目还没有交国际委员会。

周先生称,只有三分之一的难民买粥。检查委员会对收容所难民的抽查结果表明,不付钱是不可能得到稀饭的。无偿得到稀饭的人我们一个也没能查实。

评价:

我们认为,与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雇工人数相比,这里帮助分发大米的助手和勤杂工的数目太大。尤其因为我们没能查实分发是免费的,我们也觉得收入与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相比太少了。

我们不理解为什么大学图书馆和蚕厂的难民被迫到五台山买粥而不是在这所大学的粥厂里买。

因此,我们迫切地建议由国际委员会对这个收容所大米分发的领导工作进行一次仔细的核查。大学图书馆难民收容所

1938年1月5日由洛、王、米尔斯和福斯特先生检查。

组织:

所长: 梁开纯(音译)先生,带一些助手。

难民人数: 约3000人。

许多难民生活在遍布整个辖区的草席棚和帐篷里。他们属于手工业阶层,勤劳,试图以某种方式维持生计。

我们查实图书馆楼中有人吸鸦片,并且听收容所所长说,还有许多人赌博,并时常发生争吵,这是令人遗憾的。

我们的印象是,这个收容所中有很大一部分相当粗野的人,同他们很难相处,其中几个还参加了抢劫。

楼内肮脏、拥挤。

大米分发:

收容所不从国际委员会领取大米。难民以前由大学粥厂供给膳食,但在过去的4天中大学粥厂拒绝向他们供应。

评价:

我们建议给收容所所长再派几个助手,并且采取某些措施把坏分子清除出收容所。

此外,应该采取相应的措施为收容所中的贫困者提供大米。

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收容所

1938年1月5日由洛、王、米尔斯和福斯特先生检查。

组织:

所长: 魏特琳小姐,带助手。

难民人数: 5000人~6000人(以前为1万人)。一些年轻妇女被其家属带回了家,因为在此期间恢复了一定的安全。

这个收容所几乎只住妇女和儿童,另有极少的男性老人。

收容所难民中有许多人暂时还不敢回家。

一支日本宪兵队负责这个收容所的夜间安全。

收容所总共有18位妇女分娩和10人死亡,死亡者大都是儿童。

这个收容所在难民最多的时候,有1000多人露宿在各个楼房之间的通道上。

大米分发:

收容所平均每天得到12袋米供分发。饭在学院大门对面的公共厨房里做。厨房由中国红十字会领导。这个厨房雇佣了22个厨师以及许多伙夫。

有1000多人靠自己的亲戚送到收容所来的食品生活。收容所向350人凭别在衣服上的红色配给证免费分发饭。其余的难民在厨房以一杯3个铜板的价格买饭。以前他们在领取食物时支付现金,现在必须买配给证,配给证的销售由一个属于学院会计室的中国人负责。

厨师和伙夫由陈先生直接雇用,住在学院辖区,只给他们膳食不付报酬。

每天出售饭所得的收入为80元~100元。这些钱大部分已交给国际委员会。

评价:

收容所的领导是出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