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离体育强国还有多远?

蓝色紫砂 收藏 0 94
导读:5月27、28日,我在北京参加了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28期新观点新学说座谈会,主题为“体育强国的辨析与建设”。 参会的20位专家包括体育理论学者、体育新闻记者、体育官员,可以说阵容豪华,高手云集。会议结束,我感到收获很大,但对于体育强国的辨析与建设这一主题并没有获得更加明晰的认识。或许对于这种座谈会而言,听到来自各方的不同声音,才是参与者应该秉持的基本心态。 体育理论界代表性的声音是:体育强国心态在中国已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历史,到去年9月29日总书记讲话提出“从体育大国向体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5月27、28日,我在北京参加了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28期新观点新学说座谈会,主题为“体育强国的辨析与建设”。

参会的20位专家包括体育理论学者、体育新闻记者、体育官员,可以说阵容豪华,高手云集。会议结束,我感到收获很大,但对于体育强国的辨析与建设这一主题并没有获得更加明晰的认识。或许对于这种座谈会而言,听到来自各方的不同声音,才是参与者应该秉持的基本心态。

体育理论界代表性的声音是:体育强国心态在中国已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历史,到去年9月29日总书记讲话提出“从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体育强国建设已经作为一种战略目标的特定称谓成为我们时代的体育旗帜。对于举国体制,多数学者认为存在的问题不少,必须从体制、机制等层面改革,尤其是获得来自社会各界积极力量的支持,不要故步自封地把体育目标的实现当作体育界自身的事情。

体育新闻界的主要观点是:不要过多地讨论理论问题,要把对于国外被证明很有成效地开展体育的方法引进到中国来,从注意抓青少年体育和学校体育、社区体育,要在体育产业、体育文化等方面提出具体的举措。

体育官员只有几位,但主导性观点比较鲜明:不要片面指责当前我国的体育制度和政策,要理解和体谅体育行政管理部门的苦衷,要渐进改革,要确保政府在改革中的主导地位。

会议采取的是一人10分钟主题发言,其他人点评的做法。由于个人研究和关注领域之别,参会者个性之别,会场上还是出现了不少争论。在此列举几例。

一是我国的竞技体育投入到底是多还是少?投入效益是高还是低?

这个问题由一个国家体育总局每年获得的拨款数额的讨论开始,最后的基本情势是:提出国家的竞技体育投入不高但效益很高的学者没有赢得其他学者的一致认同,反而是在场的专家提出了诸如大赛备战专项经费、日常基建费用、企业赞助、彩票经费甚至赛后的奖励等多个竞技体育的经费来源渠道,虽然难以得到精确计算,但全运会一块金牌几千万投入的说法还是让大家对于中国竞技体育的投入有一些直观认识。

二是我国的竞技体育管理体制为什么不能宽容地接纳高校体育?

有专家措辞严厉地提出:为什么不能允许高校参加全运会?作为体育开展主体人群的高等院校没有理由被排除在国家高层的竞技体育赛事之外。这是“举体”而非“举国”体制的一个重要表现形式。与会专家几乎一致认为,体育和教育长期的面和心不和、勉强联姻的局面造成的是对于中国竞技体育的一种戕害,是自缚手脚的狭隘部门主义行为,必须彻底摒弃!

三是运动员的全面统摄式的管理能不能向科学、人文、开放过渡?

探访过一些国内外高水平运动队的某资深记者认为,其实运动队连续集训三个月就是运动员的一个极限,而每天训练3-4个小时是可以培养出世界冠军乃至奥运会冠军的。这样一来,我们长期的集训是违背科学的,也是不人道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很多运动队还难以打破这种已经被证明是落后的训练体制呢?恐怕现在需要的是社会舆论的监督。

四是职业体育和国家体育之间的矛盾如何协调?

中国一直无法产生职业体育联盟,目前的职业联赛还是由管理中心和项目协会主导的。投资人和俱乐部的市场和经济利益难以得到充分保障,而承担着提高国家队竞技水平任务的项目管理中心不可能放弃对于国家队世界比赛成绩的追求,两者的矛盾一直难以缓解。中国今后到底能不能解决这个世界难题,解决这个难题是否应该以国家队水平下降为代价?这些问题留给参与者更多的思考。

会上还有生动的事例和有说服力的数据,处处彰显出与会者对于中国建成体育强国的强烈期盼,如中国每万人拥有体育场6.58个,中国国民健康水平居世界100位之外,中国的群众体育投入严重不足,中国的社会体育指导员数量偏少,中国体育产业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不足1%,这些数据都表明我们离体育强国的路还有很远。

我的发言表明了三个观点。

一是体育强国作为普遍的国民心态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历史了。

从严格的语词出现的时间看,“体育强国”的提法非正式地出现在1979年2月的全国体育工作会议上,正式地出现1984年奥运会后中共中央的《进一步发展体育运动的通知》中。但实际上,通过体育增强国力和树立国际形象的心声从新中国建国之初就产生了。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锻炼身体,保卫祖国”、“锻炼身体,建设祖国”到六十年代的“心怀祖国,放眼世界”,从七十年代早中期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到七十年代末期开始传播的“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从八十年代的“团结起来,振兴中华”到九十年代的“全民健身,利国利民”,无一不贯穿着一条鲜明的主线:通过体育锻造强大的中国,通过体育证明中国的强大和自信。

二是强国心态已经成为当前各行各业的一种普遍心态,甚至上升为一种部门乃至国家战略。

查阅相关文献表明,“体育强国”并不是英语世界里的常用词汇,我们的词典把powerful sports country翻译为(竞技)体育强国,经济强国被译为economic great power,但这些词汇在英语世界中是很难找到的,在Google输入上述的powerful sports country,找不到一个来自英语原文的对应词,只有足球强国(powerful football country)、强劲的体育网站(powerful sports website)等词汇。

时至今日,当我们在网络上键入“强国”二字时,印入我们眼帘的是科技强国、教育强国、人力资源强国、经济强国、体育强国这样的字眼,甚至有船运强国、纺织强国、轴承强国、海洋强国、制造强国、民航强国、饲料强国、贸易强国、电子强国等词汇。这是一个充斥着强国情结的时代,或者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国民意志的强烈表征和典型体现。

三是体育强国的建设不应该受僵化的指标束缚,但可以设立一些参照性指标。

当前,世界范围内已经有了关于国家和城市发展经济指数、综合国力指数、城市现代化指数、城市竞争力指数等,并且进入了可以相互讨论评价体系合理性的程度。对“体育强国”这一既定目标来说,我们一方面必须借鉴其他领域已经成型的各类评价体系,力求构建出一个相对合理的“体育强国”评价体系,另一方面必须以建设体育强国为动力,大力挖掘顺应国际形势和适应中国国情的体育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推进中国体育改革与发展。


我们两天的讨论不可能穷尽所有的问题,但这个讨论本身或许意味着,中国正在努力地向体育强国趋近。

体育强国不应是一个梦,我们惟有奋发有为,才能将梦想变成现实!

腾讯博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