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贝日记 外传 德士古石油公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3.html


很抱歉,我们在此不得不再次向您报告贵军士兵的暴行,并且希望,5名受害妇女通过您的干预能够获救。

从随信附的176号~179号事件的简短汇编中您会看到,178号事件涉及的是从我们的一个难民收容所中被拉走的6名妇女,其中一名现在被送进了大学医院,在那里随时可以向她询问。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带您去看她,使您通过亲自询问有机会了解另外5名妇女下落的详细情况。这样您的宪兵队就能够进一步调查这个事件并救出这5名妇女。

对您的帮助我预先表示感谢。

顺致崇高的敬意

签名: 约翰·拉贝

主席日本士兵在南京安全区的暴行

176) 1938年1月2日,10时~11时之间,一个日本士兵闯入陈家巷5号刘培坤的住所,声称要对该住房进行检查。当他看到刘的妻子时,便向她提出一连串有关该住房情况的问题。当刘的妻子开始回答这些问题时,屋里的其他人示意她离开,因为他们注意到这个日本人试图把她引到另一个房间去。当她准备脱身时,她的男人刘培坤过来骂了这个日本人几句并朝他脸上打去,该日本人随即离开了这所房子。然后,刘妻为丈夫和5个孩子做午饭。下午4时这个士兵又来了,这次带了一把手枪,要寻找刘,刘此时藏身在厨房中,邻居们纷纷请求他饶恕刘,有几个人甚至给日本士兵下跪,但都没有用,都没有能制止他。该士兵一找到刘,就朝他肩膀上打了一枪。当4时30分人们喊许传音博士去的时候,刘早已死亡。约翰·马吉随后赶到,他证实了这个情况。(许和马吉)

177) 1938年1月2日15时,施佩林和菲奇先生被喊往宁海路13号的住宅,4个日本士兵闯进那里企图抢掠和奸污妇女。当这些日本士兵看到施佩林先生戴着黑色字样的臂章时,便喊着“德国人,德国人”跑开了。(施佩林)

178) 1938年1月3日,一名现安置在大学医院的妇女报告说,1937年12月30日她同其他5个妇女一起被从锏银巷6号骗出去,据说是为给日本军官洗衣服,日本士兵把她们带到西郊的一所屋子,她们根据情况判断认为是一所日本军队医院。在这里,白天她们的确必须洗衣服,而每到晚上她们都要被反复强奸,年纪大些的妇女一个晚上被强奸10次~20次,而年轻漂亮一点的妇女则被强奸多达40次。1月2日,两个日本士兵把我们的女病人拖到一所偏僻的校舍,用刺刀总共戳了她10下,4刀戳在她的脖颈上,脖颈肌肉直至脊椎被戳穿,一刀戳在手关节上,一刀戳在脸上,4刀戳在背上。这个妇女虽然预计会康复,但脖颈却不能弯曲了。这两个日本士兵以为她死了便弃置了她。但是她被别的日本士兵发现,他们看到她的惨状便把她送到几个中国朋友那儿,这些中国人后来把她送到了医院。(威尔逊大夫)

179) 1月3日,一个尚未成熟的14岁的姑娘,因遭强奸伤势重得只能通过医生的细心医治和护理才有可能康复。(威尔逊大夫)


燃煤储备文件记录1938年1月4日

1938年1月1日,我们得到自治委员会的通知,说日本当局把慕兴会堂1号(根据我们的原始一览表为第四号贮藏处)中的550吨煤分配给了它,并决定把这批煤提供给我们在城里的粥厂使用。

里格斯先生被请求负责安排运输这批煤,当他到达这个贮藏处时,发现如下情况:

1第一次看到时有将近500吨的储备,已被运得只剩下70吨了。

2存放煤球(粉煤)的库棚连同存放物已被烧掉。

3进一步调查存放50吨煤的贮藏处时发现,里面存放的不是我们原先以为的软煤,而是质量很低劣的硬煤。

4除了上述的数量,还存有80吨软煤,现正被运走。

最终结果是,原先估计有550吨的总库存实际上只剩下如下库存:

80吨软煤;

50吨劣质硬煤;

70吨优质硬煤;

总计200吨。

(注: 其中一个大煤堆只是面上是煤,下面是石头。)

为了补足我们的粥厂最近两个月运作所必需的600吨煤,我们建议,要么把汉西门外面的另一个贮藏处(如果该贮藏处还存在的话,这我们无法查实)的煤调给我们使用,要么把我们原始一览表上的第六号贮藏处(寿星桥大杨村口华丽公司)的煤调给我们使用。


约翰HD拉贝

致田中先生南京

日本帝国大使馆秘书1938年1月4日

南京


尊敬的田中先生:

我在此冒昧地把给上海罗森先生和给上海西门子洋行(中国)转多拉女士的信各一封交与您,劳驾您把这些信寄送给上海德国总领事馆,它会负责送达收信人手里。

对于您的帮助我预先深表谢意。

您忠实的

签名: 约翰·拉贝约翰HD拉贝

致罗森秘书博士先生南京

德国总领事馆1938年1月4日

上海


亲爱的罗森先生:

我刚才在日本大使馆听说您将于1月10日抵达这里。我们盼望您的到来。劳驾,请您为我带几磅黄油来,现在这里已弄不到这东西,还请您带一些胰岛素。我因此而写信给了我妻子。她会把这两样东西送给您的。若有可能,劳驾您问她一下。地址: 南京路233号,西门子洋行(中国)转多拉·拉贝女士。预先感谢您的帮助。这封信烦请日本大使馆秘书田中先生带去,因为他今天去上海。

致以亲切的问候

您忠实的

签名: 约翰·拉贝


约翰HD拉贝

西门子洋行(中国)转南京

多拉·拉贝女士1938年1月4日

上海南京路233号


我亲爱的多拉:

日本大使馆秘书田中先生今天去上海,他友好地主动提出给我带一封信,我只有几分钟时间写这封信,只想很快告诉你,我身体健康。其他所有在这里的德国人和美国人也都好。我听说,罗森博士先生将于1月10日到这里。我利用这个机会也给他写了一封短信。我想要几磅黄油,现在这里这种东西很稀少。如有可能,我还想要一点胰岛素。我这里还有一点胰岛素,但已不很多了。

今天就写这些,热烈地问候你亲吻你

你的

签名: 约翰尼


又及: 热烈地问候那里办公室的全体女士和先生。

签名: 约翰尼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致日本帝国大使馆南京宁海路5号

南京1938年1月4日


今天早晨,美孚石油公司职工傅顺英(音译)先生来到我的办公室报告说,自上个星期五即1937年12月31日以来,米德先生和他的职员在幕府山的两所房子每天受到日本士兵的侵袭。他们强奸妇女,劫走许多贵重物品。

门卫、警察和其他住在那里守护房子的职工经常处于生命危险之中,他们请求保护米德先生和他的职员剩下的私人财产免受继续抢劫。

顺致崇高的敬意

签名: GA菲奇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致日本帝国大使馆南京宁海路5号

南京1938年1月4日


美国德士古石油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仓库勤杂工王庆荣(音译)昨天找到我的办公室报告以下情况:

1937年12月30日,两个日本军人,其中一个显然是军官,来到地处汉西门凤凰村58号上述公司的仓库门前,用手枪逼王打开由他守护的房屋的门,劫走两辆卡车和另外两辆汽车以及德士古石油公司职员的40箱个人财物和100加仑汽油。他们还扯下美国国旗踩在脚下,后来把它烧了。然后他们试图逼王在一张1000多元的收据上签字。他拒绝这样做,于是被捆绑带走,直到第二天他最终表示愿意签字后才允许回家,并且受到威胁,如果他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就杀死他及其全家人。他10岁的女儿和他的姑母遭到日本士兵强奸。

在该仓库的桌子上后来发现一包钱,王的父亲王富裕(音译)今天早上原封未动地把它带给了我。这个包裹里面有700元,我随信寄给您,还有该军官留给王的一张纸条。仓库里办公室的钥匙被该军官拿走了。大门的钥匙王移交给了我,我同样附在这里。

如果您承担对这所房屋的保护工作,德士古石油公司肯定会感谢您的。

顺致崇高的敬意

签名: GA菲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