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3.html


第三难民收容所的临时规定(见中文原文):

1按原数量分配给每个部门大米。

2从今天即1937年12月29日起,要经常检查每个部门是否查实哪些人还有大米和钱,因为以后不应再为这些人员提供大米。

3此外,对在难民收容所内出售大米、粥、水、糕点或其他商品如牛肉、骡肉和酒的商贩,如果他们每天的销售收入超过3元的话,则暂时不供给米。

4因此而省下来的大米,应由部门主任分发给急需者。

5 19时后,收容所各部门都得熄掉灯火。如一定得用灯,应把火苗调得尽可能小,谨防酿成火灾。

6从明天起,每个部门都应该在难民中推选一个有经验、声誉好的老人,同收容所领导一起商讨分配工作的方法和如何改进分配工作。

1937年12月31日


又及: 在收容所办公室发现有2袋半大米,所长告诉我们这些大米是日本士兵发给几个难民作为他们劳动报酬的。人们告诉我们,他们把这些大米留到食品储备不足时用。

检查委员会怀疑这种陈述的正确性。


兵库署(军械库)难民收容所

1937年12月31日由洛、王、米尔斯和福斯特先生检查。

组织:

所长: 陆成美先生,带约40名助手。

难民人数: 约8000人,以及另外许多只在这个收容所过夜的人。

一队中国警察驻扎在这个收容所的房屋里。

一些难民愿意住在房屋的地下室和掩体里,因为那里要暖和些。

安排了一个特别的房间供妇女分娩用。

一个妇女在准备吸鸦片时被当场逮住。

大米分发:

收容所平均每天得到10袋大米供分发。

收容所有一个公共厨房,每天两次(9时~11时和14时~16时)分发米粥。

领取米粥用的红色配给证已发给492户人家,总共约3000人。

约有1500人不领取无偿的米粥,约有2400人膳食自理。

尚有一些钱的难民有偿领取米粥,每杯3个铜板。每天的收入共计有12元,据此估计有钱的难民人数约为600人。

人们告诉我们,收入用于采购收容所中的蜡烛、席子和其他日用品。此外,一部分钱用来购买香烟分发给日本士兵,以免他们来骚扰收容所难民。

已要求收容所所长就支出的钱向国际委员会交一份账单。

检查委员会的印象是,大部分难民自己做饭。

不满意见:

提出了许多抱怨,比如,在分发红色配给证(免费卡)时优先考虑到的是那些不该领取这种证的人。许多贫困者据说没有得到配给证。因为人群太拥挤,领取粥很困难。就是那些用双臂为自己在人群中开辟出路来的人也抱怨差一点买不到粥。另外又有一些人抱怨说,粥不好,就是说无法吃。由于要节俭使用储备,就在米粥里兑了生水,因而导致了许多疾病的发生(这个收容所中的确有许多病人)。

中国警方宣布不可能同收容所领导合作,因为这些领导人在分发米粥时严重偏袒。

评价:

检查委员会查明,房子里有315袋米,其中22袋在地下室,95袋在另一个房间。收容所所长告诉我们,国际委员会提供给他的大米数量完全可以满足需要。但我们认为,这要么是不良企图,要么就是打算实施严格的节约措施,而这些节约措施严厉得对收容所难民产生了不利的影响。发现的那些米中,有22袋是刚供给的,定于当天和以后几天使用。对于其余的95袋米,则没有作出解释。

收容所中卫生状况不得不被看作是很糟糕的。现有的空间住这么多的人太拥挤了。因此必须立即公布和实施严格的卫生措施。

此外,我们建议,分发米粥的公共厨房再多开几扇门,使分发工作变得容易一点。

我们的印象是,组织和领导工作还有待改进。收容所所长看来是诚实的,工作肯干,致力于完成他的任务,但我们认为,他没有把他的手下人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们建议国际委员会很好地监督大米的出售和从中获得的收入的下落。这个收容所的许多人至今靠他们自己带的储备生活。但是他们的储备马上将用尽,一部分人的已经用尽。因此,必须作好准备应付增加的需求。难民中有一些很受人尊重的人,他们只是因为战争而陷于困境,他们很难启齿向人乞讨食物。


德中俱乐部(DS)难民收容所

1937年12月31日由洛、王、米尔斯和福斯特先生检查。

组织:

所长: 赵唐荣(音译)先生

难民人数: 444人。

大米分发:

收容所平均每天得到2袋大米。因为难民人数是变化的,有时有少量大米结余,然后就分发给人们。

分发是免费的。

每人一次发1升米,供2天使用。分发时不分成人还是儿童,每人数量相同。

难民看来全都满意,没有提出任何抱怨。

这里没有公共厨房,每个家庭自己做饭。

评价:

检查委员会的印象是,这个收容所的难民不论在膳食方面还是在居住方面都得到了良好的照顾。要求收容所所长呈交一份自己解决膳食和自己可以购买大米的人员名单。

此外,我们建议卫生规定要更加严格地执行。


贵格会传教团难民收容所

1938年1月1日由洛、王、米尔斯和福斯特先生检查。

组织:

所长: 张公生(音译)先生

难民人数: 约800人。男性居多,妇女比儿童多。

部分难民居住在上述传教团辖区的房屋里,部分居住在草棚里。

这个收容所常常遭到日本士兵的抢掠,妇女经常遭到强奸;不久前情况才开始有所好转。

有一些难民外出为日本士兵干活;他们滞留在外1天~3天。他们有时得到一些大米作为干活的报酬。但是有关此事他们秘而不宣。

看不出有很多的组织工作,但是难民看来是满意的。

大米分发:

收容所平均每天得到2袋大米。没有公共厨房,每个家庭自己做饭。

每人每天获得十分之七升有时只有十分之四升大米。提供4袋大米时,每人每天可分发到1升大米。

米是免费分发的。分发时成人和儿童没有区别。

评价:

要求收容所所长呈交一份他的收容所中所有能够自行解决膳食的难民名单。此外,还指示他设法更好地执行卫生规定,因为收容所中的卫生状况不符合卫生规定。


汉口路小学难民收容所

1938年1月1日由洛、王、米尔斯和福斯特先生检查。

组织:

所长: 郑大成先生

难民人数: 约1400人(以前为1500人)。

看来难民对领导满意。

大米分发:

每天有4袋米供分配。没有公共厨房,每个家庭自己做饭。

几乎所有的难民吃干饭(不是稀饭)。分发时成人和儿童没有区别。

约150人带有自己的大米储备或有钱为自己购得大米。这个收容所没有米出售。

评价:

这个收容所的房屋十分拥挤。因此,严格执行卫生规定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检查委员会建议收容所所长组建一支卫生队,督促或在必要时强制难民注意清洁。

我们的印象是,这个收容所的难民抢救出了他们大部分的箱子等物品,总之东西比其他收容所的要多,这更加加重了空间的拥挤和狭窄程度。1938年1月4日

我的住宅(小桃园)可惜离安全区的边界太近了一点。我整日担忧,就怕我的房子有一天也会着火。昨天邻近又有3所房子着火了。当我写这些的时候,南边又有一股烟云冲向天空。此外,城市始终处于黑暗中,尽管据说下关的涡轮机在正常运转。有人说给我们断电不仅是收音机的缘故,而且还出于对中国飞机空袭的担心。据说前天的空袭很成功,有人说击毁了20架日本飞机,炸死了200个人。这可能太夸张了,但多少有些根据。日本军方的暴行还始终没有结束,从下面这封给日本大使馆的信中就可以看出。我们不断提出抗议,遗憾的是就各个事件来看没有明显的成效。总的来看,在日本人为保护安全区特别设立了一支宪兵部队之后,局势是有了好转,但是这些宪兵中,也有一些可疑分子,他们要么装聋作哑,要么自己参与暴行。我刚才遗憾地听说,罗森博士先生要到1月10日才来。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致日本帝国大使馆南京宁海路5号

南京1938年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