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演习不是演戏,而是一场战争

上校新兵 收藏 19 983
导读:书 名:《群英》 作 者:云霄醉客 铁血书库链接:[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1.html[/url] “云霄醉客”的这本小说《群英》,讲述的是中国现代军人的故事。小说起篇于一次军事演习,演习的红蓝双方,在演习过程中是“乌龟翻门槛儿_各显神通”,从将军到士兵,个个都是铆足了劲儿,恨不得把对方给全“灭”了,大有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势。 提到这军事演习,根据在下所阅读过的有关书籍的记载,好像在某个年代之前,所有的军事演习,都像是在演戏,从来就是一个走过场:

书 名:《群英》 作 者:云霄醉客

铁血书库链接: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1.html

“云霄醉客”的这本小说《群英》,讲述的是中国现代军人的故事。小说起篇于一次军事演习,演习的红蓝双方,在演习过程中是“乌龟翻门槛儿_各显神通”,从将军到士兵,个个都是铆足了劲儿,恨不得把对方给全“灭”了,大有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势。

提到这军事演习,根据在下所阅读过的有关书籍的记载,好像在某个年代之前,所有的军事演习,都像是在演戏,从来就是一个走过场:红军,也许是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就是用的“中国工农红军”的旗号,所以,在每次的演习中,永远都是胜利者,根本不需要去考虑演习战术的布置,战略的考虑,按照常规的打法整就是了,反正这胜利;而演习的另一方_蓝军,不过是一个配盘的,反正都知道自己是注定要输的,也就没有了任何的想法与斗志,把演习当成了演戏,反正都是输,也不去作什么抗争,要输就输得让红军赢得痛快点,输得越痛快,领导越开心。这种的做法,已经失去了军事演习的真正意义与目的了。

有一部轰动一时的军旅电视连续剧,叫《突出重围》,讲述的是一支满编的甲种师与全个乙种师加强团之间的数次常规军事演习。从这电视剧的名字,我们就基本可以想像出来这数次演习的结果:这个满编的甲种师,在这次演习中,让那憋着一口怨气的乙种师加强团的官兵们给狠狠地“修理”了一下,然后再引出一系列的军旅故事,讲述如何在阵痛中,撤换思想保守的领导,科技强军等等,才让这只拥有光辉历史的队伍,突出了“重围”,打出了自己的风格与威风,重新树立了自己王牌部队的旗帜。

对于《突击重围》这部军旅电视连续剧,在下认为这是一部很不错的电视连续剧,但比较遗憾的是,导演把他的镜头,主要对准的是军队的高层领导以及演习双方的决策指挥官,说白了,就是想说明一个问题_军队的改革、军队战斗力的提升,始于高层领导的思想转变,也就是说改革是自上而下的,从而忽略了在演习中起根本作用的战士们,因此,该剧的镜头很少对着那群默默无闻地支持着军队改革的士兵们。对此,在下很不赞成该剧所反应出来的 “只有领导的思想转变了,军队的战斗力才能得到提升”的说法。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在下一直认为在一个团队里,领导的领导思想与艺术固然是重要的,然而,群众的力量也是不容忽视的。古人云:“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可在战场上,当只有一个将军而没有士兵的时候,将军凭什么来成就他的功绩的呀?“一将功成万骨枯”,不正是说明了士兵的力量才是真正强大的吗?如果没有普通士兵的用命,又从何而来将军的功名呢?在《突出重围》里,不是也有那乙种师加强团的参演士兵,对自己当兵三年,三次参加演习,两次“阵亡”的历史表示了不满的吗?在下想,如果没有纪律的约束,可能没有任何士兵原来来干这种活儿的。

很高兴的是,在“云霄醉客”的小说《群英》里,让我们纳税人与被保护者,看到另外的一面,让人更加欣慰和充满安全与自豪感的一面。

《群英》,顾名思义,就知道这本小说里的人物,无论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他们都是作者想呕歌的对象,他们是在默默无闻地奉献,但又不甘“寂寞”的现代中国军人。

在小说里,在下觉得至少有两个看点。

第一个看点就是在这场演习中,所有参加演习的军人,特别是以“书生”为代表的基层军官们,在思想观念上,已经与过去的军人不一样了,他们转变了观念,不再把演习当成了演戏了,而是把演习当成了一场战争,并且在演习中,积极自觉地把自己提升到了另外一个高度,从自己的战略与战术的眼光,根据演习的实际进展情况和己方的战略、战术布置,适时地对自己的部队进行合理的布置,摆脱了过去单一的服从命令的,只是一个战略、战术的执行者。

在562高地上,由于红军的电子战,蓝军的通讯变成了聋子,没有已方火炮的支援,营长钟涛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凭借对自己部下战斗意志的了解,对守卫562高地的三连长许飞说出“只有靠我们自己了”的话了。

面对红军两个营对三连的又一轮进攻,许飞不断地让二排顶上去,可红军猛烈的炮火,压得三连战士根本就无法抬头。在红军重炮火“扫荡”之后,红军的突击车与迫击炮手又开始了炮火的延伸,用精确的弹着点,覆盖着三连的阵地,把个许飞是急得气不打一处来,是逮着谁就骂谁。没有办法,换了任何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会有气的。

不过,许飞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在未经请示营长钟涛的情况下,命令二排撤出阵地,把个二排长都整得愣在了那里,直到一句“把敌人放进来再打”的解释后,二排长才执行了命令。

许飞主动放弃前沿阵地的做法,在过去的演习里,这绝对是不允许的,一个小小的连长,只不过是演习中战术执行者而已,怎么能够随便更改演习方案呢?但许飞这样做了,而且是在未经请示的情事下做的,另外,二排长对连长许飞下达命令的不理解,两件看似很小的事,却都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参加演习的各级军官对演习的态度:演习不是演戏,这就是一场战争,在战争中,指挥官可以根据自己面对的战况,进行合理的战术,下级军官对正确的命令可以执行,不正确的就可以抵制,并不是因为这是一场演习,就像木偶一样听任上级摆布。

很快,事实证明了许飞指挥的正确。红军K师的部队终于攻进了562高地许飞部二排的阵地,可却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蓝军士兵又依托交通壕,对红军士兵进行有组织的杀伤;许飞在阵地战壕里埋设了大量的地雷,把攻入阵地的红军士兵炸得是“人仰马翻”的。在上下一心,拼死抵抗之后,终于将攻入562高地的红军赶了下去,收复了自己的阵地。

在剩下的演习时间里,营长钟涛为了达到既定的坚守阵地之任务,立即召集了三个连的连长到指挥部开会,命令一连抽调两个班及全部狙击手,支援三连,命令二连组织炮侦好手组成的小分队准备夜袭,在与三连长许飞一番“讨价还价”之后,额外给他增加了营直属反坦克分队和迫击炮分队,另外还给了一箱六号燃烧弹。许飞虽然知道这现在已经是集中了全营的优势兵力,但面对红军K师两个营的进攻,这点火力明显也是不够的,因此只也能面露难色,可口气却是很坚定地表了个态:“是!保证完成任务!”

而在演习前,许飞与钟涛还打了一个赌的,那就是如果许飞的三连,能够在K师两个营的进攻下,坚守562高地6个小时,钟涛是要倒立着走到食堂的。许飞在经历了三个小时的坚守之后,突然感觉到了这位曾经让他不悄一顾的书生营长,在他的心目中,似乎变得有形象了,特别是在三连得到营部增援,与进攻的红军K师一场较量,通过狙击手古天雄的嘴,说出了“营长那套大纲要是能在一年前施行……一营本该和他们有的一拼……”之后,特别是自己亲眼目睹在营长钟涛直接抓训练、并按自己制定的大纲进行训练的营直属反坦克分队和迫击炮分队与K师交战战果后,深深为自己当初与其他几位连长一起反对训练大纲的实施行为而汗颜。

这一次的赌约,当然是钟涛输了,但他也赢了。输的不过是一次赌约,赢的,却是让手下的连长们,真正感受到了他制定的那套训练大纲的实战性,同时,也证明了钟涛工作的前瞻性,而且,不仅仅是在自己的本职工作上有前瞻性,在全局工作上,也有主动性与前瞻性。

在演习前,钟涛并没有把自己完全定位在一个营长的位置上,而是定位在一个总指挥的角度上,与G师参谋孔庆一道,制定了一个作战方案,可惜G师的齐参谋长不识货,把这个方案给“雪藏”了,直到G师与K师打到相持时,才拿出来交给师长蔺志扬。当这几位师领导仔细阅读了这份作战计划后,不过不佩服其全面性和对战局发展的前瞻性,演习中发生的一切,都让钟涛与孔庆预料到了,而且是近乎不差分毫。

能够摆脱自己的位置对思想的约束,有远见地对战局进行预测,而且又预测得这样的准确,有这样的军人,演绎出故事,岂有不精彩的道理?

第二个看点,就是在演习中,加入了特种兵部队。小说一开场,就是以蓝军的蓝翎部队的穿插开始的。

在特种兵的使用上,红蓝双方可谓是斗智斗勇。在红军K师侦察营成功对蓝军的蓝翎穿插部队进行成功拦截之后,一边还嘻哈打笑地取笑着蓝翎部队是群兔子,一边乘胜追击,却没有想到,蓝翎真正的高手此时正在观看着他们的表演,而且在肯定红军K师侦察营“训练有素,配合默契,是支好部队”的同时,却也毫不客气地指出了红军K师侦察营是“缺乏系统化的作战思维,拘泥于本位而已”,并直接指出了“毕竟他们只是战术级的作战单位”。此外,这位“观摩”者迅速地发出了命令“各分队,按三号预案展开”。从蓝翎指挥官的这些话里,可以想像到蓝翎并不是像红军K师侦察营想像的那么简单的,他们制定出了多套的行动方案,而且这一方案,还将在演习导演部大厅内,通过战场微波电视观看红蓝双方作战态势的那帮子高、中级军官也给“糊弄”了:“在第一支分队出场遭遇红军K师侦察营一部截击后,没有任何战果的草草撤退,丢下导演部一干失望的军官钻进了515、493高地间的山谷。屏幕上代表K师侦察营二连一分队的红色箭头紧追着代表十二人小分队的蓝色箭头在山谷中逶迤前进”。

视觉上的错误,让那帮子坐在演习导演部大厅内的部分军官都一致认为这次的演习,似乎红蓝双方的胜负已定:红方百分之百的胜利了,就看红军如何让蓝军败得不是很难堪就是了。他们已经被“刘三点”的战术,就像他们百分之百肯定的那样,百分之百地被“忽悠”了:“目标太小且无法在地图上显示的六支二人小队却悄悄地开始向4区汇拢……”。

而在此后,蓝翎应用“欺骗性”战术,让紧紧咬在后面的、得意的红军K师侦察营的三十员骁将,在谷地尽头的悬崖顶,用六个人,就轻轻松松地将他们给“搞定”了,而且是在一分钟时间之内给搞定的,呵呵,可惜的是,这一切,坐在导演室里的人们是看不到的。而“战死”的红军K师侦察营的官兵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悬崖下,陡然升起了六朵伞花”,默默地摘掉自己的胸牌。

这种战术性的对抗,没有事先的报告,确实反映出了军方对演习的大胆改革,但也反映出了基层的指战员们,已经不再是“照本宣科”地来执行任务了,而是积极主动大胆地进行着军事战术改革与尝试,在大胆地突破一切限制,这样,就让演习不再是演习,而真正变成了一场不流血的“实战”。

除了指挥官在军事意识在转变外,战士对演习的重视程度也在提高,最让人感动的是,在蓝军阵地战处于不利状态时,为了侦察红军的军事布置,蓝翎部队的战士用三角翼动力伞,进行军事侦察与打掉红军电子干扰队时所发生的故事。

在蓝军守卫的562高地上,红军的炮火在不断地“耕耘”着蓝军的阵地,营长钟涛想通过无线电通讯,请求炮兵兄弟的支援,但此时,红军的电子干扰队已经开始了工作,对蓝军展开了一场电子战。

电子战,是现代军事对抗中一项非常重要的技术手段,在本次红蓝双方的演习中,红军使用上了这一先进的电子战技术,让蓝军的通讯设备变成了“聋子的耳朵_摆设”。

为了恢复中断的通讯,“打掉”红军的电子干扰,钟涛请来了蓝翎直属电侦营的四个“刺客”:李国华、王向飞、刘国年、邓克。

四位“刺客”来了之后,立即展开了工作,“架设GPS,设置无线接收天线,指向仪,紧张而有序,时间不长,一组坐标交到了军官手中”。比较遗憾的是,这一组坐标数据显示了红军的电子干扰队的安全也是相当可靠的,光靠陆军的地面攻击,是根本没有办法“干掉”的,因为红军把这电子干扰队布置在了蓝军炮火的死角处。

经过钟涛与王向飞的商量,决定在天黑之后,借助夜幕的掩护,利用三角翼动力伞,打掉红军的电子干扰队。

本以为小说到这里的时候,就不会有什么特别之处的了,接下来就是晚上的好戏开演,没有想到的是,作者“云霄醉客”在这里增加了一段很是特别的戏。

在确定了晚上将对红军电子干扰队进行“袭击”后,四位“刺客”在阵地后方装起了二架三角翼动力伞,还“从保温桶里取出几袋冰块绑到马达各部位上”,然后自己也跳到水里去泡起。这都什么季节了呀?这人在水里泡都已经够受的了,可他们还“生怕水温不够低,还不忘在水里再扔上几袋冰块”,而且这一泡,就泡了好几个小时,一直到天黑,人都泡成了嘴唇冻得青紫,这般受苦为那般嘛?现在只不过是一场演习,又不是战争时期,根本用不着受这般洋罪的。但这四位“刺客”却心甘情愿地去受了。从水里爬起来之后,连热饭菜都不能吃一口,直接发动三角翼动力伞,向红军阵地飞去。连蓝军的三连长许飞都觉得他们有点“变态”了,为了对付一个热成像仪,在演习中都舍得下这么大的本钱。

因为这一番“变态”的苦心,蓝翎终于有惊无险地“打掉”了红军的电子干扰队,让蓝军恢复了信息的通畅。

小说,取材于生活,如果没有生活的原型,小说是不可能取得成功的,因此,在下相信作者“云霄醉客”加的这一出特别的戏,肯定是有出处的,不可能是作者凭空臆想出来的。而正是通过这一出戏,让在下感受到了现代军人的不一样,也让在下觉得小说的不一样。

“云霄醉客”的小说《精英》,可看之点,应该说还不止这两点,这两点仅仅是在下个人的观点。小说接着向下看,相信会让我们读者H翻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