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机神经外科新技术使忘放起落架绝迹

jiejunyun 收藏 2 181
导读:中国战机神经外科新技术使忘放起落架绝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美国空军一架B-1B轰炸机降落时忘放起落架(资料图)




5月,燕山脚下,北海舰队航空兵某训练基地飞行外场。


《科技日报》报道,一身穿作训服的大校军官正为一架战机排故。只见他在飞机上密如蛛网、纵横交错的电气路上拨拉出了一条线,一起较为复杂的故障马上排除。


这位大校就是“全军优秀专业技术人才奖”获得者———该基地装备部高级工程师刘佩春。35年来,经他排除的故障近千起,为部队节省经费千余万元。他自主研究的科研成果26个,被誉为战鹰“神经外科”一把刀。


科研革新向战斗力聚焦


“没放起落架,拉起来!拉起来!复飞!”飞行员紧急拉杆急速升空,战机紧擦着塔台贴着跑道呼啸而起。


这是基地组织截击空战课目飞行训练,一名飞行员完成既定的飞行课目后,对准跑道准备降落时,塔台指挥员通过无线电向飞行员突然高声喊话后的一幕。


若不是指挥员及时提醒,机腹高速擦地滑行,一场悲剧不可避免。这惊险的一幕,把现场保障的刘佩春惊出一身冷汗,当天彻夜未眠。


在国内外航空史上,飞行员驾机着陆时因忘放起落架或起落架没放到位造成的飞行事故层出不穷。因此这成为困扰航空飞行的世界性难题。据统计,世界航空事故发生的概率为0.5%,0.3%为机械和天气原因,0.2%属人为因素。刘佩春所能做的,是通过技术手段把这0.2%的人为因素降为最低。


为挑战这一世界性课题,刘佩春带领基地科研小组成员深入训练一线调查。几经论证,他确定了以现有机载设备为基础,研制一种可以对飞行员进行空中提醒装置的思路。但难题随之接踵而来。先是购买的元件达不到要求,后是电路的设计存在问题。


刘佩春坐立不安,经常半夜爬起来琢磨。最终,经过两个多月的反复修改、调试,“忘放起落架声光告警装置”诞生了。如今,只要飞行员忘放起落架,战机进入预定航线,告警装置便会自动进行声光双重告警,提示飞行员放下起落架。评审团专家评价:此成果使飞行员的空中安全系数提升了10个百分点,填补了世界空白,获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推广应用后,因忘放起落架而引发的问题再没发生。


这在刘佩春30多年的草根科研中,算是比较有“分量”的一项成果。他近百项科研成果和技术革新,获全军科技成果奖的只有5项,有的甚至在上级机关都立不了项,但就是这些草根成果,全部成为部队战斗力提高和飞行安全的保障。


刘佩春35年的机务保障生涯见证了某型战机自服役始叱咤海天的峥嵘岁月。如今,该型战机已步入耄耋之年,“老年病”多了起来。刘佩春仍然秉承预防为主的科研思想,从技术上把该型机的设计缺陷和飞行中的安全风险降到最低。为解决该型机减速伞自抛问题,经过论证,刘佩春对伞舱进行改装,将传动杆置于定位槽内,从源头切断了传动杆的“自选动作”。改装后的第三天,兄弟部队一架战机因减速伞自抛,发生了一起一等事故。以前夜航训练,因航行灯可视范围窄及灯泡容易烧坏等原因,飞行中易出现两机危险接近状况,加之驻地旅游包机过往频繁,空中安全形势十分严峻。刘佩春经反复论证,在不增加任何线路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将冷光源嫁接到战机上。现在,夜空畅游,不论上下左右,飞行员从哪个角度都能清楚地分辨出自己的僚机。这些年来,刘佩春解决了近百项设计和训练中的问题。一名专家深有感触地说,如果厂家重新设计该型战机,把刘佩春的这些科研成果全部融进设计,该型机可成为第三代甚至第四代的新型战机。

人才培养向机务一线输送


什么是人才?机务人才具备什么素质?刘佩春想起自己当战士时的一件事:飞行前机务检查,一名新分到部队的机械师不小心把一个螺帽弄掉了,事后也没报告。幸亏大队复检时,才知有个螺帽掉进机舱。部队为找到这个螺帽,折腾了一个晚上才找到,事后这名机械师受到记过处分。


对此,刚刚入伍的刘佩春怎么也想不通。中队领导告诉他:“一个小螺帽平时不起眼,但它如果掉在飞机上,就有可能会顺着放气带进入发动机,将发动机打坏,导致严重飞行事故。”此话被刘佩春牢记在心,并成为他培养弟子的宝典。


装备部高级工程师臧爱民,就是刘佩春一手培养起来的当时海军最年轻的高工。小臧是经地方高考、海军部队培养的第一批机务高材生。当初,小臧扎实的理论功底和灵活的头脑引起了刘佩春的注意,但他实践能力不强、眼高手低的不足让刘佩春眉头紧锁。


此时,刘佩春正在攻克某型空管应答机故障频繁的问题,为让更多年轻人在科研前沿得到锻炼,刘佩春主动在部党委会上提出,让正在修理厂担任无线电主任的小臧参与这项研究。有人非议,小臧业务水平可以,但工作有时急躁,还不能胜任。最后,在刘佩春坚持下,臧爱民很快用成绩说服了大家:先后攻克了10多项科研课题,如今成为海军最年轻的高级工程师。


2002年,基地迎来首批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的地方大学生干部。为解决机务干部严重不足问题,基地党委对这批地方大学才俊的培养高度重视,刘佩春再次担当重任。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刘佩春发现这帮年轻人思想活跃、理论扎实,但他们排故时盲目,上机就拆,拆来拆去,故障依旧,几次差点酿成事故。看到这点,刘佩春授课时重点告诉他们首先要掌握故障的现象,其次根据故障现象分析产生故障的原因。这就是刘佩春所总结的“刘氏排故法”,简言之:总体观察,局部分析,先易后难,由简到繁。这一点拨,使这批地方大学生干部排故能力实现了质的飞跃,并迅速成长为机务一线的排故能手和科研骨干。


这几年,一批新机即将列装。刘佩春提议组建了“三维联动科技组”的工作模式:“一维”即由10多位装备主任组成的“决策智囊组”;“二维”就是由50多名特设、无线电、机械等专业主任组成的“科研攻关组”;“三维”是由100名业务师、业务员组成的“技术保障组”。此举,把主任、师、员等各个层次的人员吸收进来,一方面为科研工作提供决策、技术服务,另一方面培养技术人才。如今,经刘佩春带出的人才有100多,其中20多人进入基地技术尖子人才库,为部队科研队伍的建设注入了勃勃生机。

科研触角向信息化战场延伸


一次,兄弟部队信息化含量较高的新机转场到基地,参加复杂电磁背景下的多兵种演习。兄弟部队一架战机出现故障,找到刘佩春。曾对战机故障手到病除的刘佩春看到更为复杂的电气路,头脑一阵发紧,最后和其他专家一道终于把故障排除。此事引起刘佩春的深思,曾经自信的他,明显感觉到跟不上部队跨越式发展的步伐。


他重新调整科研视角,恶补相关学科知识。不到一年,先后把海军航空兵相关机种的性能、结构等方面的内容熟悉掌握,先后记下10多万字笔记。把机械、无线电、军械等本不属于本职专业的相关理论、排故方法也进行了学习。广博的知识储备和排故能力又让他成为海军专家组成员。


那年7月,某型水上飞机的陆地滑行导航控制器故障频发,因该型机工厂早已不生产相关配件,北航装备部领导点名让刘佩春在1个月内研制出前轮转弯反馈电位计。他精心设计、实验,最后仅20多天就大功告成。直到今天,此机件仍然由他保障。


兄弟部队列装某新型歼击机后,一些设计缺陷将可能危及飞行安全,各级领导十分揪心。一次,该型机因温度难以控制造成发动机被烧坏的后果。根据所学,刘佩春自主研发的控制按钮较好地排除了这一颇为挠头的安全隐患。某型闸流管测量表原理复杂,工作状态不稳定,他将闸流管换成干簧管,并大胆删除了不必要的电路,其可靠性提高10倍。


随着基地使命任务的转型,去年8月,该基地领受某型歼轰机改装工作,刘佩春与官兵们一样参加集体授课,熟悉基础理论。改装结束时,他取得了特设专业总评第一的成绩。接机时,刘佩春结合所学的新装备知识,针对该机设计缺陷设计出一套改进方案,并被厂方采纳,为加速部队改装步伐和新机尽快形成战斗力作出了贡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