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濒临破产,选民见死不救?

雷达王 收藏 4 140

美国加州可能破产早有先兆,2008年12月1日,州长阿诺施瓦辛格正式宣布加州进入财政紧急状态,并要求推出经济刺激方案来解决加州入不敷出的窘境。2009年5月19日,加州选民对税收与支出进行了一次“特别表决”,一共有七项提案,包括经济危机中加州增加税收,为公立学校、保护儿童和智障人士服务的拨款,以及限制民选官员增加工资。社会服务拨款的条件是提高个人收入所得税和房产税,因此,加税成为特别表决的关键。表决结果是,仅通过限制官员增加工资一项,其余6项全部被选民否决。


在特别表决前,州政府和政治人物就已经做了大量宣传,警告破产可能对加州带来的不利后果。但是,选民用选票回答了官员们:如果没有钱,就请量入为出;就算破产,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眼看自己的州就要破产,选民们为什么见死不救?一些评论人士认为,这是选民对加州政府的“不信任投票”,不信任政府在没有财政改革的情况下,能够只靠增税和借债来治疗加州的赤字顽疾。


不能量入为出,一直困扰加州政府的一个问题。加州3700万人口,赤字410亿美元,平均每人1208美元,为全美最高(一向财政吃紧的纽约州排在第二,不过平均每人685美元)。加州负担着全美最好的社会福利,人均支出高出全美的70%,其中一个大项就是“福利”(各种救济金),按人均算,是其它州的3倍。


此外,加州庞大的低收入移民人口使得社会服务负担沉重。上世纪90年代,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就说过,不严实的边境和福利国家是不可能同时并存的。同时期美国科学院一份报告指出,由于加州政府在移民身上的支出,每个家庭必须多交1100美元的税,估计现在还要更高。


加州一方面支出庞大,另一方面增加收入却受到许多不利的限制,使得赤字问题雪上加霜。在加州,企业营运的成本比其它州都高,个税全美最高,尤其影响小企业发展。环保要求是全美最严的,油价自然也是全美居首,电气工业根本无法与其它州竞争。即使是在加州起家的大企业,许多也流失到其它地方去发展,如谷歌到俄勒岗去发展,英特尔则到得州凤凰城去建厂。


加州的房屋昂贵,使得大量居民向其它州流失。许多州都在加州登广告,以住房便宜来吸引、招聘教师和其他专门职业人士。经济学家RandalO‘Toole指出,加州对土地用于建房有严格限制,95%的人居住在5%的土地上,加州房价位居美国之冠自然不足为奇。


加州的纳税人生活费用高,纳税重,对州政府不能量入为出,只知道以加税来填补赤字窟窿早就多有不满。2003年,出现了预期为380亿美元的赤字,加州选民罢免了当时的州长戴维斯。当时,施瓦辛格是以财政改革的承诺赢得选举,成为州长,可是他的改革承诺只兑现了一年。2004年,当收入随着经济好转有所增加时,政府又开始大手大脚地花钱,在四年间增加了340亿,也就是32%的支出。


这次,加州纳税人再度用投票的方式对政府的财政政策表示了不满。当下,许多纳税家庭感觉到经济困难的压力,政府有责任避免加重他们的负担。纳税人提醒政府有此责任,行使的是宪法权利,政府再闹穷,纳税人也还是有权不给它钱花。纳税人是政府的衣食父母,政府要用钱,得看纳税人同意不同意。只要纳税人能行使他们的公民权利,纳税人受穷而政府有钱的情况,在美国就不会发生。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