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绍辉:参加过红军三个方面军长征的独臂将军

一号军刺 收藏 0 263
导读:彭绍辉不仅是我军历史上著名的独臂将军,而且是我军参加过红军三个方面军长征的为数不多的高级将领。长征开始时,他担任中央红军红十五师(少共国际师)师长,率部掩护主力部队实行战略转移。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彭绍辉调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参谋长,反对张国焘拒绝中央北上方针、主张南下的错误。红四方面军与红二、六军团(后编为红二方面军)会师后,彭绍辉又调任红二方面军第六军团参谋长。在参加三个方面军长征的过程中,他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独臂率部斩关夺隘、抢险飞渡、英勇作战,突破国民党军的重重包围,战胜无数艰难险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彭绍辉不仅是我军历史上著名的独臂将军,而且是我军参加过红军三个方面军长征的为数不多的高级将领。长征开始时,他担任中央红军红十五师(少共国际师)师长,率部掩护主力部队实行战略转移。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彭绍辉调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参谋长,反对张国焘拒绝中央北上方针、主张南下的错误。红四方面军与红二、六军团(后编为红二方面军)会师后,彭绍辉又调任红二方面军第六军团参谋长。在参加三个方面军长征的过程中,他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独臂率部斩关夺隘、抢险飞渡、英勇作战,突破国民党军的重重包围,战胜无数艰难险阻,胜利地完成了长征。


在长征前的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中,彭绍辉身先士卒率部英勇作战,负重伤失去左臂,成为独臂将军。


1932年6月,彭绍辉任红三军团第五军第一师师长。同年底,蒋介石调动30多个师的兵力,分左、中、右三路军进攻中央革命根据地。1933年2月,彭绍辉率一师攻打敌五十九师的侧翼取得胜利。3月中旬的一天晚上,一师正在开祝捷大会,庆祝黄陂战斗的胜利。师长彭绍辉正在台上拉胡琴,军团通信员来了,把一份命令交给彭绍辉。彭绍辉看完命令后,马上神情严肃起来,把胡琴一丢,大声向台下的战士们说:"同志们!敌人又来了。我们的祝捷大会不开了,再打一个胜仗,一块儿开好吗?""好!"战士们听说打仗,都高兴地跳起来,纷纷要求担任主攻任务。根据军团的命令,红一师担任对霹雳山的攻击任务。


晚上,彭绍辉率领部队头顶闪闪的星光出发了,天亮前到达了霹雳山下。霹雳山又高又陡,彭绍辉爬了两个钟头,才到山头。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地形:左边是陡险的石崖,右边是道深谷,只有从正面冲锋,没有别的出路。可是,正面的敌人架着十几挺轻重机枪,封锁得红一师部队抬不起头来。


军团长彭德怀一次次打来电话,要求红一师把敌人压下去,占领霹雳山头。彭绍辉接连组织部队进行了几次冲锋,都没有成功。天过晌午的时候,彭绍辉正准备利用敌人有些疲惫的时候,再组织一次强攻。突然,传来一阵沉重的马达声。"飞机,飞机!"战士们低声嚷叫着。"一架,两架......四架!"战士们望着天空中的飞机,有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彭绍辉指挥战士们隐蔽。


敌人的飞机在上空盘旋,接着丢下一串炸弹。敌机本想轰炸红军的阵地,没想到把炸弹投到自己人阵地的背后,黑黑的浓烟遮住了敌人的阵地。敌人惊慌了,鬼哭狼嚎,咒骂他们的飞机不长眼睛。


彭绍辉看到这种情景,感到冲锋的时机来了。急忙从地上跃起,大喊一声:"冲啊!同志们,跟我冲!"霎时,战士们齐声呐喊着,像暴风掀起的潮水涌向对面的山头。跟在彭绍辉背后的通信员喊叫着:"师长,你不能这样,要......要指挥部队......"彭绍辉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的行动就是指挥。敌人的阵地上一片混乱。拼杀中,彭绍辉感到一个重重的东西打在他的左臂上,血顺着袖子流下来。他知道自己负伤了。为了不影响战士们的情绪,他咬牙支撑身体,继续指挥战斗。


霹雳山上飘起了红旗,彭绍辉被抬下来,送进了红军医院。彭绍辉伤得很重,两颗连发子弹打入左臂,臂骨被打碎了。连续做了三次手术,仍高烧不退,伤口感染了,医院决定为他截去左臂。


彭绍辉从昏迷中醒来,看到左臂在肩下不到10公分的地方被锯掉了,自己仅剩下了一只胳膊,心里十分痛苦。


彭绍辉在医院里,一边养伤治疗,一边学习,还以惊人的毅力为重返前线进行顽强的锻炼。


"八一"到了,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派专人到医院将一枚二等红星奖章授给彭绍辉,以表彰他在霹雳山战斗中指挥果敢,身先士卒率部浴血奋战,在夺取第四次反"围剿"关键性战斗中立下的战功。


彭绍辉用仅有的一只右手,庄重地接过标号为35号的二等红星奖章。彭绍辉后来回忆说:"这是光荣的奖赏。但是,这个光荣不能属于我自己,它是我们全师的。在霹雳山战斗中,我只不过尽到了一个指挥员应尽的责任。"


1934年10月,时任红十五师(少共国际师)师长的彭绍辉率部参加中央红军长征,担任掩护红三军团等主力部队任务。后部队整编,先后担任红一军团司令部教育科长,红三军团教导营长


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领导,导致了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1934年10月,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率领中央红军开始长征。彭绍辉奉命率领第十五师掩护红三军团转移。红三军团刚一行动,敌人就追上来了。为了阻击敌人,第十五师在石城大垴寨一带摆开了战场,彭绍辉和师政委萧华亲临前沿阵地指挥战斗,战士们英勇顽强,不怕牺牲,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胜利地完成了阻击任务。


1935年2月10日,中央红军部队进行了整编,第--十五师被撤销,人员分别编入第一、二两个师,以加强主力。彭绍辉被调任红一军团司令部教育科长。


当教育科长和当师长是不一样的,到达岗位后,他却遇到许多具体问题,比如,警卫员被取消了,所乘马死了也未再配,彭绍辉在工作和生活上自然会遇到很多困难。他却没有丝毫怨言,更不向组织述说自己的困难,仍然一如既往地积极完成担负的任务,他制订行军作战的教育计划,并组织部队实施。不论白天黑夜,也不论是行军还是宿营,他都坚持值班,管理军团直属队,组织侦察、警戒、行军教育等。人们看到一个原来当过师长的独臂人跑来跑去忙碌着,而且连一匹马也没有,都投以钦佩的眼光。


第二次占领遵义后,彭绍辉被调回红三军团。因为他当过师长,彭德怀见面就说:"你回来了,可是没有适当的工作岗位。"看着自己熟悉的老领导,彭绍辉什么也没说。过了一会儿,彭德怀用征询的口气问:"你去搞教导营好不好?""好!"彭绍辉立即说,"只要是干革命,什么工作都行!"


红三军团的教导营,有三个连队、一个营部。彭绍辉担任教导营长后,就和营政委李志民一起,率领教导营奋勇行进在长征路上,渡赤水,袭金沙,翻雪山。


一天,彭绍辉接到一份电报。电报是周恩来发来的,上面说,毛泽东、朱德等中央领导第二天经过芦花(今黑水县),要在教导营吃午饭。读过电报之后,彭绍辉很兴奋,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都是他尊敬的领导人,他要好好招待一下他们。可查遍全营什么好吃的东西都没有。怎么办?他亲自带人到附近东山村找到了两羊皮口袋青稞和一只羊,准备为中央领导做些好吃的饭菜。


彭绍辉等人带着弄到的青稞和羊刚走下山,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就到了教导营。彭绍辉见磨青稞面已来不及了,就对炊事班说:"快煮稀饭,炖羊肉块,放些辣椒。"说完,彭绍辉就去见中央领导。周恩来见面就问:"搞到青稞和羊给老乡钱了吗?"


彭绍辉看着周恩来,心想:他想得真细啊!便说:"请周副主席放心,每一羊皮口袋青稞给了一块大洋,一只羊给了两块大洋。"周恩来满意地点点头,说:"在少数民族地区,要特别注意民族政策。"说话间,饭菜做好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和教导营的指战员们一起吃午饭。


毛泽东边吃边用筷子指着饭和菜,风趣地说:"今天是彭绍辉同志请客啊!"彭绍辉说:"很惭愧,没有什么好吃的。""这不是很好吗?"毛泽东说。吃饭时,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人边吃边和战士亲切交谈,询问部队情况,鼓舞官兵土气。


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彭绍辉调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参谋长,因反对张国焘拒绝中央北上方针、主张南下的错误,差点被枪毙。后被调到红军大学当政治科长兼军事教员


1935年6月中旬,中央红军(后改红一方面军)在懋功(今小金)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中共中央根据会师后的形势,确定了北上建立川陕甘根据地的战略方针。不久,中央军委决定从一方面军抽出几个当过师长的同志到红四方面军工作。彭绍辉被派往红四方面军三十军任参谋长。对命令、调动从来不讲价钱的彭绍辉,对这次调动,他却有些犹豫。因为他自参军以来一直都在红一方面军工作,红四方面军他完全不熟悉。但他还是服从命令到红四方面军报到。


到红四方面军后,彭绍辉看到广大指战员生活朴实、紧张,执行命令坚决,作战非常勇敢,他决心把红一军团参谋工作的好经验带过去,团结好广大指战员,执行中央的正确路线。他主动搞好同志关系,将自己一个心爱的望远镜也送给了军长。一个多月以后,部队对他的工作反映很好。


8月下旬,红四方面军越过草地,抵达四川西北的阿坝地区。9月,张国焘拒绝接受中央北上方针,擅自命令左路军和右路军的红四军、红三十军折回草地南下,说是打到芦山、天全去吃大米。还放出风声,说党中央的路线错了,要"审定"中央路线,并扬言要另立中央。彭绍辉听了,心情异常不安。一天晚上,军长和政委都到总部开会去了,他突然接到叶剑英从右路军发来的电报,大意是:关系破裂,望你们迅速赶来,跟中央北上。他知道事态严重,便与一些同志连夜从达戒寺出发,去赶中央红军。那天晚上,到处黑沉沉,看不清道路,辨不准方向,只有天上的北斗星指引着他们前进。走了三四个小时,到了下包座附近,被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发觉,堵在路上,气势汹汹地训斥了一顿,把他们带到红四方面军总部附近的一间破房子里住下。他一连两夜不能成寐,伏在床上写了一封长信,向朱德报告情况,第二天托第九军团一个同志代为转呈,不料,此信落到了张国焘手中。张国焘十分恼怒,派人通知他去谈话。


彭绍辉未曾见过张国焘。走进屋里,见很多人在开会,他正想给朱德总司令敬礼,坐在旁边的-个人蓦地站起来,劈头盖脸地痛骂他一顿,并质问他为什么见了张主席不敬礼?为什么反对南下?反对张主席?反对成立新中央?越讲火气越大,掏出驳壳枪,推上子弹,把枪口顶在彭绍辉的胸膛上。在这紧急时刻,朱德几步赶上,夺过驳壳枪,厉声喝止道:"同志!这是党内斗争。"那个同志见下了他的枪,抡起手,狠狠地打了彭绍辉一个嘴巴。朱德气愤地说:"打人是不对的,这是党内斗争,应该允许同志讲话。"这时的张国焘,若无其事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朱德又说:"这样谈话怎么行呢?"然后亲切地对彭绍辉说:"你回去吧!"


不久,一批反对张国焘的同志被剥夺了对部队的指挥权,彭绍辉被调到红四方面军红军大学去当政治科长兼军事教员。他憋了一肚子气,闷闷不乐。朱德总司令、刘伯承总参谋长(兼红大校长)经常开导他说:你们一方面军来的几个同志,都是好同志;这是党内斗争,不要操之过急,问题是一定会搞清楚的;到"红大"去,还要努力工作,要贯彻遵义会议精神,宣传中央北上的正确方针;红四方面军的广大干部是好的,要同他们搞好关系,争取共同北上抗日。彭绍辉接受了首长的教导,对工作未曾稍懈。


红四方面军与红二,六军团(后编为红二方面军)会师后,彭绍辉调任红六军团参谋长,参加红二方面军长征,与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


1936年7月初,红四方面军与红二、六军团在四川甘孜地区会合。7月5日,红二、六军团奉中革军委电令,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红三十二军编入红二方面军建制。会合后,在朱德、任弼时、贺龙、关向应、刘伯承等的斗争和红四方面军指战员的要求下,张国焘被迫同意与红二方面军共同北上。于是,彭绍辉又跟随部队第三次爬越雪山,跋涉草地,重新经受严寒、饥饿和死亡的考验。


8月25日,彭绍辉接到朱德总司令命令,调任红二方面军六军团参谋长。8月26日,彭绍辉骑马出发,于9月6日到达甘肃南部地区的礼县岩湾红六军团驻地,见到了红六军团军团长陈伯钧、政委王震、政治部主任张子意等。他不顾征程的疲劳,立即投入到进攻礼县、两当、凤县的战斗中去。他根据敌情和军团首长的作战决心,向军团各师交待作战任务,下达战斗命令,亲临前沿侦察敌情,及时调整行军和作战部署。


9月14日,红六军团主力由红河镇到达余家坪集结,准备以三天的行程向两当县进发。根据军团的作战和行军计划,彭绍辉部署,以第十六师为前卫,第十八师为后卫,第十七师、模范师、军团直属队、军团卫生部顺序跟进。彭绍辉要求各部队,各级干部在行军中对地形、道路认真仔细侦察。各部队在行军中要封锁消息,严密伪装,遵守时间。


红六军团先头部队经过三天两夜400多里的急行军,于9月18日赶到两当县城外。拂晓,部队发起攻城战斗,守敌除少数逃脱外,其余全部被歼。随后,红六军团又相继攻占了徽县、成县、康县。由于凤县城防工事坚固和守敌的顽抗,两次攻城都没有成功,红六军团为避免与敌人在不利地区及不利情况下作战,防止遭到敌人前后夹击,为按期实现中央会师西北的计划,决定退出两当、徽县地区,转道渭水,继续北上。


10月7日,红六军团突破敌人封锁线,彭绍辉部署第十七师、第十八师为右纵队,第十六师、军团直属队、模范师为左纵队,向天水方向前进。行军途中,在罗家堡、余家海头坝一带突然遭到敌人袭击。彭绍辉立即组织部队抢占制高点,对敌人的围堵实施反击,指挥军团,机关迅速冲出敌人的封锁。


为迅速摆脱敌人的围堵,争取战略上的主动,红二方面军领导人贺龙、任弼时命令红六军团于10月9日渡过渭水。红二方面军主力随后北进,迅速向红一方面军靠拢。


10月9日,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在甘肃会宁会师。


10月18日,彭绍辉作为红二方面军先头部队代表,在甘肃静宁以北的将台堡(今属宁夏西吉县)附近一个叫老君坡的小村落,与前来接应的红一方面军第二师第五团代表会面。10月22日,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到达将台堡地区,与红一方面军第二师会师。至此,完成了红军三大主力会师,长征胜利结束。


独臂将军彭绍辉先后参加了红一、红四、红二方面军的长征,历时24个月,长途跋涉数万公里,三次爬雪山、过草地,经历了三个方面军长征的浴血奋战和艰难困苦,亲历了红军三大主力的胜利会师,见证了红军长征胜利的辉煌,从其身上也折射出红军长征精神的不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