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尼泊尔,普拉昌达辞职,中国为什么斗不过印度?

一号军刺 收藏 2 24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尼泊尔,普拉昌达辞职,中国为什么斗不过印度?


4月20日,尼泊尔政府通知尼军总参谋长卡特瓦尔,要求他就三个问题给出满意解释:违反和平协定强行征兵;不顾政府决定,擅自允许8名退役准将复职;抵制第五届全国运动会。无法给出满意答复,政府将解除其职务。


此后,各股势力围绕"解职风波"博弈加剧。5月4日,尼泊尔总理普拉昌达发表全国电视讲话,以"总统恢复尼军总参谋长卡特瓦尔职务违宪"为由,宣布辞去总理职务,并公开谴责印度介入尼泊尔政局,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普拉昌达辞职,标志尼泊尔政局进入新一轮动荡期。


普拉昌达本名叫帕苏巴卡麦尔达哈尔,1954年12月11日出生于尼泊尔甘达基专区,信仰共产主义。普拉昌达曾是尼泊尔反政府武装的第一号人物,也是尼泊尔最神秘的人。1996年,因为主张废除君主制,他与尼政府产生分歧;同年2月13日他和支持者一起从首都加德满都走进尼泊尔西部的深山密林,走上"武装斗争"的道路。从此他为自己取名普拉昌达,意为"凶猛"。

尼泊尔迄今还保留着从印度传来的种姓制度,普拉昌达的家族属于最高种姓婆罗门。虽然种姓甚高,但他的父母却都是贫苦农民出身,后来才逐步成为农民中的"中产阶级"。


普拉昌德一家居住的奇特旺,是尼泊尔各民族、各种姓混居的地区,从一个小孩子的视角,他就能时刻感受到社会的不平等。他说,自己毕生的目标就是推翻压迫在尼泊尔劳苦大众身上的种姓制度,解放低种姓人,他像马克思一样背叛了自己的种姓。


上世纪70年代,他从奇特旺农业大学毕业后,先在中学当了两年多老师,随后就成了尼共的全职干部;在尼共于上世纪90年代参政前,他一直从事着地下活动。


普拉昌达走进深山时,只带了100来号人,唯一的武器是两把破旧不堪的短枪,有一把还是不能用的。他想到的第一个办法是联合当地的贫苦农民,用自制土枪袭击偏远的警察哨所,以获取武器。此外,他们还在黑市上买武器,并逐渐培养自己的工程师,建工厂自造武器。短短半年,普拉昌德发动了5000起小规模袭击,游击队的规模初步成形。起初,尼政府对他们不屑一顾,认为这只不过是闹事的小股"恐怖分子"。


但到2000年,政府军突然发现反政府武装已拥有1万多名士兵,控制了尼泊尔的半壁江山。于是,大规模搜捕普拉昌德的"围剿"行动在全尼泊尔展开。但这一行动从来没成功过,普拉昌德始终神龙见首不见尾。10年内战中,普拉昌达曾秘密躲到印度指挥游击战,在印度的5年里,数万名支持者的家都是他的藏身之地。


山中岁月是十分艰苦的。10年间,普拉昌达每一天都在山林中穿行。反政府武装的士兵们除了食物和日用品外,每人每月还可以得到500尼币(9尼币约合1元人民币)的生活补贴。可普拉昌达等主要领导人却从来不领工资,每人身边有一个助理负责支付他们的日常开销,每月报销一次。为了保证账目清楚,开销合理,反政府武装还有专门的监督小组,每3个月来查一次领导人的账。


所以,自从走进山林后,包括普拉昌达在内的游击队领导人就没有了个人财产。在日常生活方面,普拉昌达与普通士兵的待遇也一样。食物以素食为主,餐桌上最常见的是农民常吃的豆子拌饭,鱼一类的"高级食物"是绝少能享用到的。山里的医药十分匮乏,领导人生病也只有请土医生来看病,并且没有像样的药吃。


普拉昌德等领导人为了隐蔽身份常穿市场上随处都能买到的中国产T恤衫。可这样也就价值两三百尼币的T恤衫,每人也只有两三件,必须常年换着穿。因为条件所限,他们还长时间不能洗衣、洗澡。10年地下活动,上千次战斗,游击队控制了尼泊尔60%到70%的领土,而政府军只能控制加德满都这种大城市和各县首府。这些成就的取得,用普拉昌达的话说,"全仰赖于毛泽东思想的指导"。


普拉昌达笃信毛泽东思想。10多年的游击生涯,他运用"以农村包围城市"理论,以农村为根据地,以获得农民等底层民众支持作为斗争基础,把地主土地分给农民,取消种姓政策,设立关卡自行征税,在边远地区填补了政府权力真空。


2006年,在经过10年战争后,普拉昌达率领尼联共(毛主义)加入主流政治;2007年11月21日,与尼泊尔政府签署和平协议,正式结束10多年内战。2008年8月,他一跃登上总理宝座,成为新生共和国的首任总理。恩格斯晚年曾指出,革命者在以武力为后盾的前提下,可以通过普选权赢得议会选举,进而促进革命胜利;100多年后,恩格斯的梦想在南亚山国尼泊尔得到实践。


"进城"以后,普拉昌达放下枪杆,拿起笔杆。他一改往日神秘作风,多次接受尼国内外媒体采访,并在尼泊尔和印度媒体上发表文章,阐述自己的见解。成为总理后,普拉昌达在不同场合透露,他在执政期间有几大理想:第一,巩固民主制度,拟定新宪法;第二,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渐进、温和地推动社会改革;第三,组织崭新的尼泊尔国防军;第四,建立尼泊尔共产党的联盟,联合尼境内所有共产党组织;第五,平等地与印度、中国和美国等大国交往,改善尼泊尔的国际地位。


这些工作本来已经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然而进入2009年,普拉昌达执政地位处于风雨飘摇状态。由于改革触犯了一些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同时一些原本支持他的人不满其温和、渐进的改革政策,加上尼泊尔内部阶级、种姓、民族矛盾不断,与印度的关系始终没有理顺,普拉昌达逐渐丧失了支持。在国内各方压力下,以及在国外影影绰绰的某种势力的煽动下,普拉昌达的理想撞上了冰冷的现实。


不过,值得称道的是,普拉昌达辞职前,尼政府网站公布了他的财产,他拥有0.03公顷(约合0.45亩)土地,原为其岳父家所有。此外,他妻子还拥有23.32克黄金首饰,价值约合人民币4650元。


这场变局的起因,是普拉昌达要解除尼军方最高指挥官、总参谋长卡特瓦尔的职务,但却被尼泊尔总统拒绝,普拉昌达愤而辞职。但这只是表面现象,真正的原因,是印度不满普拉昌达的亲华倾向,因此在幕后发功,用分化离间的方式,搞垮普拉昌达政府。


日前,尼媒体披露,自尼军总参谋长解职风波发生后,印度驻尼大使苏德在两周内5次约见普拉昌达总理。《印度时报》称,印度政府最近一直指使其驻尼泊尔大使给普拉昌达施加压力。普拉昌达担任总理之后,率先访问的国家便是中国,这与过去尼泊尔领导人上台之后首访印度的传统形成鲜明对比。


按照计划,普拉昌达5月下旬将访问中国,并同中国签署新的友好条约,进一步提升双边关系。但印度心怀鬼胎,不甘寂寞;因此反普拉昌达的势力在印度的支持下,迅速组合起来。印度曾向普拉昌达作出承诺,只要其放弃同中国签订友好条约,就会支持其撤销亲印的尼军方最高指挥官、总参谋长卡特瓦尔的职务。


但普拉昌达显然不愿意与印度进行交易,坚持要解除卡特瓦尔职务。为此,印度驻尼泊尔大使苏德曾6次向普拉昌达喊话,警告其解除卡特瓦尔职务将会"铸成大错"。同时,印度媒体还对中国进行围攻,指责中国操纵尼国政局。


自制宪会议选举后,尼泊尔主要政治力量此消彼长、分化组合,呈现四派力量共存的政治格局。在各股势力中,尼联共(毛主义)的综合实力最强。尼联共(毛主义)是制宪会议第一大党,共 238席,占总议席数的比例近 40%,超过尼大党和尼共(联合马列)之和;拥有政治动员能力极强的共青团,遍布城乡各个角落;牢牢掌握近 2万名人民解放军的领导权,是唯一拥有自己武装的政党。上述优势都是其他力量所无法比拟的。


但是,既然在国内形成了多党制的民主竞争状态,那么如果谁拥有军队就有绝对权威的局面是无法维持的,除非重新回到内战中。或者,依靠军队的力量实行独裁和专制。但是,这却不是普拉昌达的选择。所以,他选择了辞职。


普拉昌达辞职是因为许多外部势力角逐于此,尤以印度为甚。据当地媒体报道,印度驻尼泊尔大使苏德甚至曾威胁普拉昌达,"如果执意单方面解除卡特瓦尔的总参谋长职务,尼联共(毛主义)政府将在几天内被推翻"。而究其根源,却是尼泊尔在实现由君主制向共和制转变的过程中,在实现由国内冲突转为和平进程的过程中,摧毁了原来的政治力量格局,打破了旧有的利益分配模式,却又未能建立有效的政府机构、足够强大的政治力量,来解决和平进程中面临的诸多问题。


但是,如果再深究,是普拉昌达的 "毛主义"在其身上烙印太深,在民主政治的机制下,他的辞职成为必然。因为,"毛主义"既缺乏民主政治制度下的党派竞争的理论,也缺乏实践。如果普拉昌达按照中国现行的"一党领导、多党合作"模式在民主机制中进行运用,势必撞得头破血流。普拉昌达不想当军阀,而要巩固民主制度,实行宪政,那么在此刻,辞职就是唯一的明智选择。


普拉昌达辞职当天,印度立即提高与尼泊尔边界安全措施,并呼吁加德满都方面和平解决已造成其毛派总理辞职的政治危机,并下令其与尼泊尔1751公里边界的守军提高警戒。但印度外交部则以"尼泊尔内部事务"形容情况的发展;印度外交部在一项声明中表示,"我们希望尼泊尔在民主化的转变过程中有最好的结果,并盼望目前的危机能透过有助于提早实现和平的方式获得解决。"


普拉昌达去职,对于中国而言,显然是巨大损失。普拉昌达的亲华立场,使中国在与印度的对峙中占据优势。中印在藏南地区存在领土争议,尼泊尔倒向哪一边,都会对结局产生重大的影响。最关键的是,尼泊尔是藏独组织进出西藏的主要通道,亦是募款大本营;普拉昌达在任上之时,对藏独组织毫不手软,多次宣告不许尼泊尔沦为反华的基地。外国媒体不断报道说,尼泊尔警察殴打藏独组织的暴力程度,甚至比中国警察下手都要狠。如果政局更迭后,尼泊尔换上亲印人士执政,对藏独组织明助暗纵,中国的西南边陲将进入多事之秋。


普拉昌达去职,显然印度先胜中国一局,这折射出中国的政治体制问题。(删节)今后在国际社会,除对一些被长期诟病的如朝鲜、缅甸等国家外,将很难发挥政治影响;而在这些国家的影响,还得首先靠金钱笼络。


尼泊尔游击队在获得大部分领土控制权的情况下,同意封存武器和士兵进驻临时营地,并矢志组织崭新的尼泊尔国防军,不搞党指挥枪;体现了普拉昌达维护尼泊尔和平和民主的决心。然而,回到主流政治进程中的普拉昌达及其游击队要想继续获得民众支持,就必须实现由革命党向建设党的转变。也许,通过这次的挫折,普拉昌达的思想会更加成熟。


当前,尼泊尔仍呈各派力量竞相博弈、各种矛盾犬牙交错的政治生态。但尼联共(毛主义)并不会倒下,普拉昌达辞职也并不代表其彻底退出政坛,更不意味着其在这场政治博弈中失败。在经过这场大洗牌后,普拉昌达应该是逐渐适应了多党政治的竞争生态,或许将用科学的、民主的方式重新取得执政权。如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对中国,也不无益处。或许,他将因此被载入世界历史的史册。当然也有或许:他武装政变而成为"伟大领袖";他就此消沉,寂寂无闻......。


相关:中国援建尼泊尔医院项目引起印度强烈抱怨!


一则中国援建尼泊尔医院项目的消息日前又在印度引起不安。据《印度时报》报道,中国援建尼泊尔公务员医院项目5月30日上午举行了落成仪式,尼新总理内帕尔出席了仪式。《印度时报》就此评论说,这是内帕尔上任以来参加的首个落成仪式,表明中国通过援建医院,在对尼泊尔外交上再次领先印度。


据报道,尼泊尔公务员医院项目于2006年7月开工,是一所包括门诊、住院楼以及相关配套医疗建筑群在内的现代化综合性医院,主要为尼泊尔8.6万名公务员及其家属服务。在落成仪式上,内帕尔表示,感谢中国一贯给予尼泊尔无私援助,帮助尼泊尔建设了这样一所重要医院。他为尼泊尔能有中国这样的友好邻邦感到骄傲。内帕尔称,医院的落成将尼中友好关系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然而,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情,在印度媒体看来,却成了中国与印度"明争暗斗"的证据。《印度时报》称,"去年,尼共(毛主义)上台时,中国就在外交竞赛中赢了印度---当时的尼总理普拉昌达选择先访华而不是访印。这次,历史再次以不同方式重演"。


《印度时报》抱怨说,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印度援建尼泊尔的一些项目却不断传出负面消息,一些项目迟迟没有竣工,工程预算也一涨再涨。比如,印度政府为尼泊尔援建的一所造价2400万美元的急诊和肿瘤医疗中心,"目前已超出工期一年多,仍然没有完工的迹象。该项目开始于2006年,预计建成后规模将在南亚地区类似的医疗机构中排第二位"。


自尼共(毛主义)在2008年上台后,印度对尼泊尔就十分担心,害怕失去其对尼泊尔政治的影响力。最近尼泊尔政局发生变动,新总理上台后,印度不仅在第一时间派出外交高官访尼,对中国与尼泊尔的双边交往更是时刻关注。


中国社科院亚太研究所副所长孙士海5月3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印度一直把南亚看成一个安全的整体,有些人还把中国看成自己潜在的对手,对中国与周边发展正常关系很是戒备,更担心自己身边的小国在政治、经济和外交上靠向中国。"孙士海认为,印度奉行传统地缘政治,但在全球化的今天,应用正常心态看待其他国家与自己周边国家发展关系。印度应调整心态,增加对中国的政治互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