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拿朝鲜怎么办?

“拿朝鲜怎么办?”的问题大概全世界都在问,建议也各有不同。作为国际共同态度只体现在安理会加日本、韩国作出的決议。再加各有关国的独立政策。该问题的困难在于:

1,朝鲜国内体制承受的压力极大,其应对趋向极端。

国内已至必须依敕外援存活的困境,追求改善体制的呼声必亦高涨。

国际无形压力使体制喘不过气来。之所以称“无形”,是因为至今无一国家声称要用武力改变其政权。但其几乎是世界唯一坚持共产主义旧模式国家引人注目。即使中国也极尽劝说其改革的必要。这次便有俄罗斯媒体便直截了当提出“让朝内部实现变革”的建议。与韩国统一可能吗?体制的极端对立,使“民族大义”仅是泡影。而为统一所作的前期步骤,除了动摇其体制稳固,还有对体制有利的作用吗?

朝鲜金正日统治集团以共产主义旧模式最典型与极端的决策应对这种挑战。它把挑战置于国家与民族因外患而陷于绝境的背景之中。于是军事化与人民的自我牺牲精神便是第一位的。

2,朝鲜“绑架民众”的政策使所有国家为难。

你看,即使像“缓助”这样的软政策也令人为难。在“军队优先”原则下,大部分将用来支撑其军队,民众还只是“延命”。

“制裁”或“封锁”造成的苦难也总是大部分落于民众头上。一旦发生“人道主义危机”,国际社会能置之不理?

这种“绑架民众”的政策更明显地表现在“不惜一战”的强硬态度上。这个态度倒的确引发一些“武力回应”的反响。但是估计不会发生。

无论朝鲜的常规武装力量、导弹与核力量,其孤立的力量都不足以与某些国家或国际力量抗衡。因此其“绑架民众”的价值便特别明显。

首先是绑架敌对国民众。一个9.11已使家国惊得跳起来,何况吃个原子弹?最直接面对风险的韩国与日本也已发展到“死不起人”的尊重人的生命的阶段。

其次是绑架本国民众。在“国家沦亡”的幻影下,朝鲜摆出一付“死得起人”的架势。它好在不需要问民众:你们愿不愿意为这个体制去主动打一仗啊?

面对这种“泼皮”式态度,很容易引发用武力“手术刀”式的解决问题的思考。不过估计这不会成为哪个国家的国策。国际关系矛盾重重,一个体制分裂的朝鲜半岛还是某些国家所需;最想改变半岛政局的美、日、韩也不会重蹈伊战覆辙。所以通过协商获得公共对策还是绝对做得到的。

这点很重要。朝鲜出乎意料地越来越强硬,其中也不无“绑架他国”的意图。国际因它而越分裂越好。即使发生战争也最好是类世界大战。朝鲜孤军奋战的決心未必大,期望的是越卷越大。

3,朝鲜似乎迫不及待地想直接吸引美国。

这固然是美国影响力的表现,但其置周边国家于不顾,这是十分奇怪的。另一奇怪的是手法独特:“以硬吸软”、“以胁吸迎”。我们难于琢磨其用意。

不过可以肯定说,美国既不会为朝鲜抛弃日韩盟友,也不会改变对中俄的战略态度;既不会洞悉其苦衷而放弃要求其弃核的立场,也不会在其体制不变情况下,视其为“战略合作伙伴”。

美朝直接谈判是完全能实现的。但其结果与“六方会谈”其它方完全撇清是不可能的。

朝鲜痴迷,美国不笨。




我的看法,并且估计结局也将是这详:

1,国际不会被朝鲜激怒而失掉冷静。对于爱搞“人来疯”者的最好办法,是不与他疯。

2,一定目标的“制裁”与“封锁”是必要的。把目标的重点放在抑制其核扩散与导弹、核武提高能力的万面。甚至以后的援助也要加监督条款,使实惠落实于民众。

3,加强导弹防御系统的努力是必要的。批评这会导致新一轮军备竞赛的观点未必正确。

在没有实现理想境界前,“矛”进步了,“盾”也必需进步,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为此事,核武大国争论更无必要。事实上以后真正的核威胁恐怕不在核武大国之间。他们力量大致均衡的“互慑”似乎还真的起到了缔造和平的作用。并且平等发展“反导”权利也只是增添“互慑”形式,而非打破平衡。真正的核威胁很可能来自“疯”国和恐怖主义者。

4,致力于建设“零核武”世界。其实没有一个核武大国因放弃核武器而沦为“军事弱国”,它们之间的谈不拢多数是因互不信任,也有部分是倚仗核威胁补充常规武装不足的心理。而后一个心理正是那些,像朝鲜那样,国家拼命想进入“核武国”有行列的理由。例如要给朝鲜套上笼头很难,这可能是实现“零核武”世界很困难的真正原因。

但是所有已拥有核武的国家必须明白,核扩散的恶果绝对是世界性的。只要可以“不怕死人”地乱扔的国家,也就可能扔到纵客它的国家头上。

我期望核武大国一致地遏制核扩散。首先是否做这一步;以一个国际公约形式共同承诺,核武国家在任何情况下不对无核武国家便用核武。先稳住一头,再来讨论核武国家销毁核武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