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列颠空战头号杀手———赫尔穆特.维克少校

上将小冰 收藏 1 197
导读:一战德国战败后,协约国不允许德国保留空军,但德国人采取了多种手段,为德国空军的复兴打下了基础。1935年德国空军重新建立,赫尔曼.戈林为空军总司令。在这段时期,许多空军史上传奇的人物也陆续成为德国空军的一员,例如:维尔纳.莫德尔斯、阿道夫.格兰德、约瑟夫.康胡贝等等,在这些人当中一个年轻人也来到了新生的德国空军,他就是日后在不列颠之战中大显身手的——赫尔穆特.维克少校。 维克生于1915年8月5日,德国的曼海姆。1935年加入新生的德国空军,1938年提升为少尉。他是德国空军的头号传奇人物维尔纳.莫德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战德国战败后,协约国不允许德国保留空军,但德国人采取了多种手段,为德国空军的复兴打下了基础。1935年德国空军重新建立,赫尔曼.戈林为空军总司令。在这段时期,许多空军史上传奇的人物也陆续成为德国空军的一员,例如:维尔纳.莫德尔斯、阿道夫.格兰德、约瑟夫.康胡贝等等,在这些人当中一个年轻人也来到了新生的德国空军,他就是日后在不列颠之战中大显身手的——赫尔穆特.维克少校。

维克生于1915年8月5日,德国的曼海姆。1935年加入新生的德国空军,1938年提升为少尉。他是德国空军的头号传奇人物维尔纳.莫德尔斯上校(当进还是上尉)一手调教出来的。维克先在II./JG134("Horst Wessel")飞Arado的ar 68,1939年转到I./JG53飞Bf109,1939年9月调到I/JG2。

1935年德国空军重建时,为纪念一战时的英雄曼弗雷德.冯.里奇德霍芬男爵(“红男爵”)将第一支组建的战斗机联队JG132命名“里奇德霍芬”,因为JG132是德国空军的第一,二战时的不少著名飞行员都曾经在队里接受训练。1939年5月1日,JG132及JG131的部分部队组建了JG2,隶属于第一航空军。首任联队长由Gerd von Massow上校担任(1939年5月1日— 40年4月) 。


1940年4月起,联队长由年已42岁的Harry von Buelow-Bothkamp上校担任。Harry von Buelow-Bothkamp上校在一战时曾任波克战斗机中队(Jagdstaffel Boelcke)中队长,并有6架的战绩。他于1940年9月3日离开了联队长的位置另谋高就。在其任职期间,他又在JG2取得18架战绩,并于1940年8月28日获得了骑士十字勋章,这也是JG2的第一枚。


JG2下属的4个大队分别于1939年至1940年上半年陆续建成。


Stab:1939年5月在Doeberitz组建(其前身为stab/JG131)装备Bf 109E。


I. Gruppe:1939年5月建成,首任大队长是Karl Vieck少校(39,5,1-40,4,19),基地为Doeberitz,装备Bf 109D/E.


II. Gruppe:1939年11月建成,首任大队长是沃尔夫冈.施勒曼上尉(Hauptmann Wolfgang Schellmann)(39.11.1 - 40.9.2, 西班牙内战(1936 - 1939)的空战英雄,总共击落12架飞机,施勒曼在1941年6月22日阵亡前一共再击落了14架敌机并获骑士十字勋章。),基地Wien-Schwechat,装备Bf 109E.


III. Gruppe:1940年3月建成,首任大队长Erich Mix上尉(40.3.15-40.9.26,时年41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3架,第二次世界大战13架,在1942- 1943年担任JG1 联队长),基地Burg,装备BF 109E.


1939年10月,JG2还组建了德国空军最早的夜间战斗机中队,10.(N)/JG2,装备Bf109D,基地位于Straussberg。


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爆发,此时,JG2只有stab和I./JG2正式建成,隶属于Luftgaukommando III .部属在柏林, 维克作为I./JG2的成员,只能在首都保卫祖国。


波兰战役结束后,1940年春季,德国的战斗机联队开始准备西线战役,JG2当时隶属南段面对法国边境的第三航空队(Luftflotte 3)。JG2的战争生涯在德国进攻西线的低地国家和法国的时候正式开始.值得一提的是,1940年4月25/26日夜间,10.(N)/JG2的Hermann Foester中尉在德国的西北海岸击落了英国空军的一架Hampden轰炸机,这也是德国空军所击落第一架英国空军的夜间轰炸机。


1940年5月10日,西线战役开始,JG2隶属于第三航空队,负责支援地面上的古德里安将军所领导的A集团军,进攻法国北部地区。德军在西线战役期战果辉煌,维克也于5月22日,取得了他的头2架战绩。


6月17日,法国投降。维克中尉到6月22日在西线总共取得了14架的战绩,成为JG2的头号杀手,因此他得到了一级铁十字勋章。


1940年7月,德国空军开始在英吉利海峡与英军作战,为德国登陆英国的海狮计划作准备,揭开了“不列颠之战”的序幕。


“不列颠之战”德军部属为:


驻荷兰、比利时和法国的第2航空队由凯塞林将军指挥,指挥部设在布 鲁塞尔,前沿指挥部设在灰鼻角,下辖:JG 26,JG 3,JG51,JG52,JG 54,5个战斗机联队,KG1,KG2,KG3,KG4,KG53,KG76,6个轰炸机联队,St.G1,1个俯冲轰炸机联队及其它各单位,负责攻击英格兰东部地区。


驻法国北部和西北部的第3航空队在斯比埃尔将军指挥之下,指挥部设在巴黎,前沿指挥部设在多维尔,下辖JG2,JG27,JG53,3个战斗机联队,,KG27,KG40,KG51,KG54,KG55,5个轰炸机联队,St.G2,St.G3,St.G4,St.G77,4个俯冲轰炸机联队及其它作战单位,攻击英格兰西部和威尔士。


这2个航空队是主力,总共 有战斗机929架,轰炸机875架,俯冲轰炸机316架。


驻挪威和丹麦的第5航空队在施登夫将军指挥下,下辖JG77战斗机联队,KG26,KG30,2个轰炸机联队及其它作战单位,它要比第 2、第3航空队小,只有部分兵力参加,轰炸机123架,Me—110战斗机34架,攻击英格兰北部及苏格兰。


8月初,德国空军在海峡共集结了作战飞机2669架,其中轰炸机1015架,俯冲轰炸机346架,战斗机Bf-109共933架,Me-110共375架,其它轰炸机(Ju88、He111和Do17)共1015架。


英国皇家空军的战斗机指挥部归空军上将休·道丁全盘指挥,下辖有 4个飞行大队:第10大队负责保卫英格兰西南地区。第11大队由新西兰人基斯·罗德尼·帕克空军副司令率领,总部在伦敦远郊北霍尔特。该大队的任务是保卫英格兰南部沿海,从怀特岛的西部穿过多佛尔海峡,沿泰晤士河两岸一直到伦敦城的地区。第12大队由空 军副司令特拉德福·利·马洛里指挥,总部在英格兰地区的诺丁汉。该大队负责保卫 从泰晤士入海口以北英国工业集中的英格兰一直到北海沿岸,至约克郡的地区。第13 大队的任务是保卫英格兰北部地区。


而且,英国还建立了全国性的雷达预警系统,尽管当时的技术还不十分完善,但是已经能提供为英国空军提供德国空军的行踪。


德军当时的三种主力战机,都有一定的缺点,无法满足空战的要求,Bf109E与当时英方的主力战斗机“飓风”,“喷火”相比,比“飓风”有一定优势,而与“喷火”旗鼓相当,但是Bf109的总体生产数量太少,而且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航程短。从欧洲大陆起飞的f109,飞到英国上空,最多只能有20分种的作战时间,否则只能在海上降落。BF110则是比较笨重,一但见到喷火,只有挨打的份,无法为轰炸机提供有效的护航,到了后期,甚至于要由战斗机来为它护航。在西欧大陆上,大显身手的“斯图卡”Ju87,则在俯冲时易受到攻击,因而无法在没有绝对制空权的情况下,进行有效的轰炸。尽管如此,德军在战役初期还是有出色的表现的。


从7月10日至8月12日,德军共出动飞机5376架次,投弹1473吨,击沉英军4艘驱逐舰和18艘运输船,德军186架飞机被击落,135架被击伤。英军损失飞机148架。1940年8月10日,维克中尉成为3./JG2中队长。


8月13日“鹰日”攻击开始,全天德军投入1486架次,白天突击英国南部七个机场,晚间则攻击英军飞机制造厂。英军出动了727架次迎战,在波特兰和南安普敦的空战尤为激烈,德军有47架飞机被击落,80余架被击伤,英军仅损失12架“飓风”和1架“喷火”,机场遭受的损失微不足道。


8月14日,因天气原因,德军仅进行了小编队的零星袭击。


8月15日,天气突然转晴,第2、第3、第5航空队派出飞机参战,这样德军从南北两个方向同时展开攻击。北面的第5航空队因受航程限制,只派出了34架Bf110掩护63架He111和50架Ju88,遭到英军第13大队7个中队共计84架战斗机的拦截,总共被击落7架Bf110、16架He111和6架Ju88,战损率超过20%,从此第5航空队退出了不列颠之战。


在英格兰南部,德军投入了975架战斗机和622架轰炸机,发动了四个波次的空袭,猛烈轰炸了英军5个机场和4个飞机制造厂,英军先后投入22个战斗机中队,全天德军出动约2000架次,被击落75架,英军出动974架次,空战中损失34架,还有21架轰炸机在地面被击毁,马特尔夏姆和林尼机场遭到较大破坏。这天是不列颠之战开始以来最激烈的一天,被称为“黑色的星期四”。


8月16日,德军再次大举出动,但几乎没有取得战果。


8月17日,德军只有零星小机群进行了骚扰性的空袭。


8月18日,德军发动了强劲攻势,遭到英军顽强抗击,被击落71架,而英军仅损失27架。


8月19日,戈林在卡琳霍尔庄园官邸召开参谋长会议,总结前一阶段作战情况,决定接下来集中全力攻击英国空军主力第11大队的基地,并停止出动在战斗中损失惨重的Ju87。


8月19日至23日,由于天气原因,空战暂停了五天。不列颠之战的第一阶段至此结束。在这一阶段,德军被击落367架,英军12个机场和7个飞机制造厂遭到不同程度破坏,6个雷达站一度失去作用,1个指挥中心被炸,1座弹药库和10座储油库被毁,但德军选择目标不集中,一定程度上分散了兵力,降低了突击效果,再加上英军顽强的抗击,没能达到预期目的。英军在这一阶段损失183架。


从8月24日至9月6日,不列颠之战进入了关键的第二阶段,德军根据戈林的决定,对英军第11大队的主要基地和英格兰南部的飞机制造厂进行了大规模空袭,在这两周时间里,德军每天出动飞机都在1000架次以上,其中8月30日和8月31日两天,更是达到了日均1600架次。


在这决定性的阶段,英军飞行员由于一个多月以来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有时一天就要出动几次,已经非常疲惫。空战开始以来,英军有103名飞行员阵亡,128名重伤,伤亡总数占全部飞行员的四分之一!英国空军开始出现人员紧缺的困境,尤其是富有经验的飞行骨干大量伤亡。


8月24日至9月6日两周中,英军有295架飞机被击落,171架被重创,而同一时间里英国生产出的新飞机加上修复的飞机总数只有269架,英国南部最重要的5个机场都遭到严重破坏,在南部地区和伦敦附近的7个地下扇形指挥中心有6个被摧毁。在这两周里,德军损失了214架战斗机和138架轰炸机,但还有足够的力量继续发动攻势。


整个8月份,JG2和维克都表现不错,1940年8月27日,JG2的总战绩达到了250架,维克中尉个人战绩也达到了20架,成为JG2继von Buelow-Bothkamp上校之后第二位得到骑士十字勋章的飞行员。


本来照这样发展下去,德国空军完全有可能在英伦三岛上空占有绝对主动权的,但是8月24日的一个误炸事件使战局发生了变化。


8月24日迷航的德军轰炸机误轰了伦敦,25日,28日,31日,英国空军报复性的轰炸了柏林。为此,9月6日晚,德军首次有计划地轰炸伦敦。


9月7日起,一连七天,德军大规模空袭伦敦,尽管伦敦蒙受了巨大的人员财产损失,但这一行动却使整个战役的结果发生了巨大的转变,甚至于影响到了战争结果。英国空军在这短短的7天时间内迅速恢复了元气。


9月15日英国空军出动了19个中队300余架战斗机,拦截轰炸伦敦的德军200架轰炸机和600架战斗机组成的大机群,双方交战一天。全天有56架德机被击落,其中34架轰炸机,另有12架在返航和着陆途中伤重坠毁,还有80架重伤,英军在空战中损失20架“飓风”和6架“喷火”,还有7架伤重报废。这天是不列颠空战的转折点。丘吉尔首相亲临第11大队的指挥中心督战,他将这天称为世界空战史上前所未有的、最为激烈的一天!战后,英国将9月15日定为不列颠空战日,以纪念这一辉煌胜利!而德国人的霉运从此开始。


1940年9月9日,维克成为I./JG2大队长,并晋升上尉。


9月16日和17日,英国空军挟胜利余威出动轰炸机对德军集结在沿海的用于登陆的船只和部队进行了猛烈攻击,击沉击伤近百艘船只,并给德军造成了重大的人员和物资损失,迫使希特勒于9月18日下令停止在沿海集结船只。接下来的日子里,英国上空的空战打得如火如荼,JG51的维尔纳.莫德尔斯少校(Major Werner Moelders)、JG26 'Schlageter'的阿道夫·格兰德少校(Major Adolf Galland),以及JG2 'Richthofen'的赫尔穆特·维克上尉(Helumt Wick)这三名当时德国空军最好的战斗机飞行员,在英国上空开展了谁是第一杀手的竞赛。


9月20日,维尔纳.莫德尔斯少校击落第40架敌机而成全军第二位橡叶骑士十字勋章的获得者;


9月24日,格兰德少校成为第三位橡叶骑士十字勋章获得者,紧跟其后的就是维克上尉,他在10月5日上午一次击落了3架皇家空军No.607中队的飓风式战机,下午又击落2架No.238中队的飓风式战机,以41架的战绩获颁橡叶骑士十字勋章,并晋升少校。


为减少飞机损失,戈林下令从10月1日起对伦敦的空袭从白天改为夜间。


10月份,德军对伦敦进行空袭。


鉴于德国空军并没有获得制空权,10月12日,希特勒将“海狮计划”推迟,实际上放弃了在英国登陆的计划。


1940年10月20日,赫尔穆特·维克少校在wolfgang Schellmann少校离队后成为JG2的联队长,时年25岁,同时也是当时德军最年轻的联队长(莫德尔斯27岁,格兰德28岁)。10月25日,意大利空军首次派飞机加入对英国的空袭。直到11月10日,英军首次击落了意军飞机。


在9月7日至10月的第三阶段中,德国企图通过对伦敦的恐怖空袭来迫使英国屈服的计划被彻底挫败,德军在此期间损失飞机433架,英军则损失242架。宣告了德国在此次空中战役的失败。


为了削弱英国的军事工业,并制造进攻英国的假象,一方面可以牵制英军的大量海陆空军于本土,另一方面还可掩护为进攻苏联而进行的准备,德国空军开始对英国工业城市进行空袭。


11月14日,夜间德军对英国航空工业基地考文垂进行空袭,代号为“月光奏鸣曲”。当晚,德军共出动449架He111,由于德军使用了代号为“X-蜡膏”的无线电导航技术,轰炸非常准确,有394吨爆破弹和56吨燃烧弹落在考文垂市中心,德军还投下了127枚延时炸弹,以破坏英国人的救援行动,考文垂有5万多幢建筑被炸毁,死554人,重伤864人,12家生产飞机零部件的工厂遭到严重破坏,致使英国飞机减产20%,考文垂市区的水、电供应中断35天才恢复,损失惨重。


英军起飞了120架次夜航战斗机进行拦截,高射炮部队发射1.2万余发炮弹,却击落击伤德机各1架。从单纯军事角度而言,此次空袭是非常成功的,并且由于其具备了战略轰炸的典型特点,被很多军事家誉为战略轰炸的“雏形”,在军事史上具有非常深远的影响和意义。


1940年11月16日,JG2的战绩达到了500架。


1940年11月28日,维克少校得到个人第55,56架战绩,超越了维尔纳.莫德尔斯少校,成为德国空军的头号杀手。但不幸的是,28日下午,在护送一批Ju88完成轰炸任务返航的路上,在维特岛(the Isle of Wight)南部上空,被英国空军英伦之战的尖子,John Dundas中尉(战绩13架)击落,维克被迫跳伞。他的僚机,Rudi Pflanz上尉又将Dundas的喷火击落。


Pflanz上尉,为了救出联队长,围绕维克跳伞的水域飞行,并用自己飞机上的无线电反复呼叫“一架喷火被击落”,以期引起英国的海空教援队的注意,他一直坚持到燃料快用完,不得不返航,最后Pflanz的飞机因燃料用尽,在返航的路上在海上迫落,而维克少校却没有了踪影。


当时英方的战斗日记是这样记载的:Robinson通过对讲器听到Dundas中尉大叫“我打中了一架109”Robinson回答“太棒了,John",但接下来,Dundas就不见了踪影,尽管Robinson不只一次试图与他联系。


过几天,从德军最高统师部传来的消息,证实了三名飞行员的命运,Dundas击落了赫尔穆特.维克少校的Me109,而维克的僚机又击落了Dundas和他的僚机Plt Lt. Baillon。


就这样,“不列颠之战”之战的头号杀手,赫尔穆特.维克少校在战斗中下落不明了。他是一名优秀的飞行员,有着典型的勇猛好斗的性格。


随着不列颠战役的头号杀手—维克少校的阵亡,德国空军在不列颠战役的攻势也开始减缓。12月初军方将大部份的战斗机联队,撤往法国内陆,海峡前线仅留下JG2 'Richthofen'、JG3以及JG26 'Schlageter'三个战斗机联队。


在7月至10月不列颠之战的最关键阶段中,德军出动飞机共约4.6万架次,投弹约6万吨,被击落各型飞机1733架,被击伤943架,损失空勤人员约6000人。英国空军损失飞机915架,飞行员414人,英德双方飞机损失比0.527:1,飞行员损失比0.069:1。无论从那方面说,此战役的胜利者都是英国人,而德国人打了他的第一个败仗。

从维克阵亡在JG2联队长开始,JG2的联队长们就象是中了诅咒,一个接一个在联队长的位置上阵亡:

1941年2月16日,维克的继任人联队长Helmut Balthasar少校阵亡。

1943年7月1日,联队长Walter Oesau中校离任,1944年5月11日,JG1联队长Oesau上校被美军的P-38击落阵亡。

1944年3月2日,联队长Egon Mayer少校被美军P-47击落阵亡。

1944年4月27日,联队长Kurt Ubben少校阵亡。

只有JG2的最后一位联队长Kurt Buehligen中校坚持到了战争结束。

作为I./JG2的大队长,一次空军元师施配勒视察I./JG2后,元帅因为其部下的邋遢狠很教训了维克,因为当时正处在不列颠之战的高潮,维克愤怒地回击说他们甚至于没有时间“理一理该死的头。

赫尔穆特.维克少校(Major Helmut Wick),不列颠之战的头号杀手,1940年11月28日在维特岛上空被击落跳伞,从此下落不明。他在英伦三岛上空取得了42架的战绩,在德军所有参战飞行员中位列第一,在西欧战场战绩14架,总战绩56架,排在西欧战场(不含北非战场)的第15位。他实现了他的理想:“为飞行而生,为飞行而死”。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