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兵模范林旺高

右仆射黄飞翔 收藏 0 73
导读:1949年7月5日,尤溪县和平解放,随之建立了县、区人民政权组织。那时的汤川、溪尾合为一个区,系尤溪县第四区,区公所设在溪尾。 1950年8月初,第四区武装工作队一行几人来到香湖,在香湖乡人民政府和成立于1949年4月的香湖游击队的配合下,在十九都、二十都一带乡村发动群众,组织农民协会,建立村级政权组织,开展剿灭土匪的斗争。 溪宾村有一个农民名叫林旺高,他从小受尽地主、恶霸的压迫和剥削,苦大仇深,共产党来了之后,他得到翻身解放,从内心里感到高兴。当区武装工作队进村后,他就主动接近工作队,

1949年7月5日,尤溪县和平解放,随之建立了县、区人民政权组织。那时的汤川、溪尾合为一个区,系尤溪县第四区,区公所设在溪尾。

1950年8月初,第四区武装工作队一行几人来到香湖,在香湖乡人民政府和成立于1949年4月的香湖游击队的配合下,在十九都、二十都一带乡村发动群众,组织农民协会,建立村级政权组织,开展剿灭土匪的斗争。

溪宾村有一个农民名叫林旺高,他从小受尽地主、恶霸的压迫和剥削,苦大仇深,共产党来了之后,他得到翻身解放,从内心里感到高兴。当区武装工作队进村后,他就主动接近工作队,向工作队介绍村里的情况,给工作队带路,配合工作队向贫下中农群众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发动群众组织农民协会。

在他的发动并带头下,有l20个农民参加了农民协会组织,林旺高被推选为溪宾村农民协会主席。

接着,林旺高又挑选了一批年纪轻、身体壮的贫下中农,组织起一支农民自卫队,在村里进行巡逻,维护社会治安,防止坏人破坏。区武装工作队力了加强溪宾村的安全保卫工作,发给林旺高组织的农民自卫队步枪2支、子弹l00余发、手榴弹l0枚。不久,自卫队在区武装工作队的帮助下进行了整编,组建为村民兵组织,林旺高被推选为民兵队长。

原国民党尤溪县公安大队有两个支队,第一支队队长为陈玉琳,第二支队队长为王济成。他们二人敌视共产党。尤溪和平解放后,陈玉琳、王济成不肯归顺共产党,带出他们的部下上山为匪。陈玉琳活动在上尤溪一带,王济成活动在下尤溪一带。他们在乡村里烧杀掠夺,无恶不作,死心塌地与人民为敌。王济成取匪号“茶伯鲁”(是方言“打八路”的谐音),以表示他与人民解放军为敌的决心。

当王济成得知第四区人民政府发给溪宾村民兵枪支、弹药的消息后,千方百计妄图夺去。他先是采取软硬兼施的办法,写信恐吓林旺高说:“你如主动把枪交来,每支枪赏银l60元;如不交来,则杀光全村男女老幼,烧光全村房屋。”

林旺高接到王匪的信后,立即召开全体民兵会议,他在会上动员说:“今天来了共产党、毛主席,我们贫苦农民才能翻身得解放。但地主、恶霸、反革命分子是不甘心的,他们还会做垂死挣扎。土匪还没有消灭,随时都在威胁着我们。现在土匪居然要我们把枪交给他们,这是白日做梦!枪是上级政府发给我们的,是用来保卫全村人民群众的,是我们贫苦农民的命根子,绝不能把它交给土匪。”他接着说:“最近土匪活动猖狂,随时都有进村的可能。我们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加强训练,做好工作,防止坏人破坏,随时打击敢于来犯的土匪。”林旺高的话音刚落,到会的全体民兵报以热烈的掌声。会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开了,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枪不能交给土匪。只要土匪敢于来犯,就坚决与他斗争到底。”

王匪这一招不灵了,就改用软的办法,叫村里一个与土匪有关系的女人给林旺高送来银元,妄图收买林旺高。而林旺高不为所动,当场把她顶了回去。

王匪眼看对林旺高采取恐吓、利诱都无济于事,又改用硬的办法,于1950年8月12日带领匪徒40多人袭击溪宾村。

林旺高得到匪情较早,立即组织民兵,从容地做好战斗准备。他在土匪尚未进村之前,率队埋伏在土匪必经之路的村尾山边上,利用现有的枪支以及鸟枪、土炮,打了一个漂亮战,当场打死匪徒1人,缴获步枪1支、子弹64发。土匪未能进村,慌忙掉头就跑。王匪的第一次进犯被打退了。

但王匪不甘心失败,又于8月27日带领匪徒50多人再次进犯。这次,王匪接受前次失败的教训,在村里不甘心失败的反革命分子的协助下,兵分两路,偷偷地潜入村里,分头埋伏在村尾两边的两个山头上,于下午2点多钟开始向村农会所在地桥头土堡开枪射击。

这次林旺高得到匪倩较迟,仓促应战,只有少数农会骨干进了土堡。大批群众听到土匪来的消息,急忙往山上逃跑,而林旺高的妻子黄计娣及部分群众来不及逃出,被土匪捉住了。

林旺高在土堡里带领几位民兵骨干用仅有的步枪和手榴弹,向王匪做顽强斗争。王匪虽然来势汹汹,但他只能在远处包围土堡,不敢靠近一步,时断时续地向土堡开枪射击。

面对这座坚实的土堡和顽强的抵抗,王匪无可奈何。战斗持续到傍晚,王匪恼羞成怒,用更加毒辣的手段,逼着抓来的林旺高妻子走在前面,匪徒跟在后面,朝着土堡走去。这些匪徒每人手里抱着一大捆干竹子、干木柴和稻草等燃烧物,妄图烧开土堡的大门。

因为有林妻走在前面,林旺高怕伤了自己的妻子,不好开枪,匪徒得以走近土堡,在大门和边门两处堆放了燃烧物,开始点火焚烧。

土堡的大门是杂木制作的。它虽有十几厘米厚,并且外包白铁皮,但仍难以抵挡熊熊燃烧的烈火。看着门外的柴禾越烧越旺,要是再不采取措施,门板会被烧塌。林旺高没有更多的选择,时间也不允许他多思考,他毅然把一颗手榴弹向门外投下,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匪徒们四散逃窜,林旺高的妻子被炸成重伤。

虽然门外的匪徒被吓散了,大火也暂时被压了下去,但余火还在燃烧,枪声时断时续,匪徒们在注视着土堡是否开门,随时准备攻击,情况十分危急。

为了土堡内人员生命、集体财产的安全,林旺高不能开门,唯一的办法就是大力组织土堡内的民兵提来仅有的饮用水,从墙眼里向门外浇灌灭火;饮用水用完了,又用淘米、洗锅留下用作养猪的泔水,最后甚至用尿捅里的尿水浇灌。凡是能用来灭火的水都用上了,终于把门外火苗扑灭,保住了土堡。然而,林旺高的妻子由于伤势过重,又得不到及时抢救,于第二天清晨不幸身亡。

上级区中队和香湖游击队得到溪宾村匪情的消息较晚,得到情报后立即出发救援。

当队伍出发不久仍在路上时,就有人向王匪通报说:“你们还不赶快走,区中队马上就到了。”这时,王匪包围土堡已到第二天凌晨了,他们本想再在村里杀一头猪,吃一顿早饭。得到通报后,匪徒们无心杀猪做早饭,急忙撤去包围,往古溪方向逃窜,同时带走被抓的群众十几人,一路带到了山兜村。

区中队和香湖游击队赶到溪宾时,王匪已经离开。林旺高从土堡出来,得知王匪抓走了村里的妇女、小孩等群众十余人时,义愤填膺,立即派出民兵抓来村里与王匪有直接关系的几个人,以此做为交换条件,才从王匪手中要回被抓去的全部群众。

林旺高在这次与王匪的斗争中,表现得坚决、勇敢,在公与私面前,以大局为重,牺牲小家庭的利益,维护了集体和人民的利益。他的动人事迹得到了区、县人民政府的重视。区、县人民政府将他的事迹及时总结,层层上报,并在广大群众中广泛宣传。

省人民政府、福建军区对他进行了表扬和鼓励,林旺高因此被评为全省的民兵模范。1951年4月15日,他出席了福建省首届民兵模范代表会议;当年的下半年,他又出席了华东军区模范民兵代表会议,荣获“华东特级民兵模范”的光荣称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