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一章立足于世 第十六节罗家的秘密

acomlf 收藏 0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在小码头下了船之后罗承续带着两个周清云安排给他的两个保彪前往目的地。这两个家伙是两兄弟,大哥叫石锁,小弟叫石柱。周清云当年对他们有救命之恩。所以两兄弟对周清云的忠诚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有着不次于周清云的身手,所以才给安排到了罗承续的身边来。而且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个安排将来会对他们的家族起那样巨大的作用。而现在的石锁和石柱两兄弟都还只是普通的练家子而以。


两兄弟也许是当年的营养不好,长得都不是很高大,看起来也不是很结实。长样也实在普通到极点。以致于把他们往人群里一放你基本就记不起这两号人了。加上罗承续现在非常的低调。穿的都是粗布衣服。如果不仔细看他白皙的皮肤的话,谁也想不出这居然是罗家的二公子。但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真象一个穷小子,所以罗承续不得以下船的时候摸了一把锅底在脸上,再把头发给打乱了。所以罗承续还是很安心这一行的。自己只要低调一点相信是不会有问题的。


其实罗承续在岛上告诉周清云自己要回来的时候他是非常反对的。他让罗承续安排章成来办,但是因为事关罗家的一些情况,所以罗承续并不认为让章成来做合适。所以还是亲自过来了。所以章成才会把这两兄弟派给自己,原来他们可是周清云的爱将。


一直在小道上走了大半天,终于在入夜的时候赶到了自己的目的地——许家村。当然主要原因是罗承续走得慢。这是一个离象山只有不到六十里地的小村子,共有三十多户人。而罗承续要找的人却是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人。晚上到也有晚上到的好处。全村都睡下了。安静得象是坟场一样。以至于罗承续三人穿越村子的时候使得一些没有睡着的人认为是倭寇来了。


村子边上一个破败的草庐就是罗承续此行的目的地。显然这家人与村子里的人关系不怎么样。居然离村子有几十米的距离。这与他们刚才穿越村子的时候家家户户之间只有几米的距离有巨大的分别。罗承续小心的推开院子的小门。这种小门是用来防止小动物的。用几根木头制成的小门连门扣都没有。


走到院子里,可以看出这小屋的主人基本没有去关心他的小院子。四处都是混乱的茅草和杂物,篱笆上开了巨大的口子也没有人去补上。用黄泥制成的土屋也是四处通风、到处是洞。罗承续惊讶于这家主人的漫不经心。


走到那乌黑的木头门前用大伯教的节奏用力的敲了几下,没反应。罗承续趴在门上听了会儿确定有人在打呼,于是再次用手的敲了一次。还是没有反应。只好让身边的石锁来干这事了。他实在是累了,一个六岁多,七岁不到的身体却走了两辈子最多的一次路。但是就是石锁用节奏来敲的话依然没有反应,不得以只好用力大声的拍起了门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了一个声音应了一声:“哪个不要命的。不知道老子是谁吗?”


罗承续听到笑了一会儿。然后再次用节奏敲了一次。这回里边突然没有声音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里边突然有打翻了什么东西的声音。然后是灯亮了起来,一阵折腾之后门才打开。


“你是,你是罗家的?”一个满脸痞子相,混身没有二两肉的男人打开了门问道。


“你就是李二狗?”罗承续点了点头然后问他。


“嗯嗯。我就是二狗,我就是二狗啊。”说着这个男人居然象是一个大孩子一样的流起了泪来。搞得罗承续相当的奇怪,这个李二狗一把抹去脸上的泪水。笑道:“让你等笑话了。进来吧进来吧。”


罗承续刚走了进去,却又突然的转身对着身后的两兄弟道:“你们先在外面。里边不会有危险的。”


两兄弟虽然面露不满,但是依然没有说什么。就这样站在外面。


罗承续借着屋子里晕暗的油灯可以勉强的看清里边的环境。屋子不大,也就十多平而以,里边只有一张床,一个木头柜子和一张桌子两张长凳而以。而周边除去床上之外四处都是一层灰尘,桌上放着许多的酒瓶。床上放着一床灰色的薄薄的褥子。床头放着一个黑色的木枕头。不知道是不是太脏的原因,所以居然也是黑色的。


“罗家,罗家终于来人了。我我听说了罗家的事情。你是罗家的什么人。”这个李二狗非常的兴奋。但是一张开嘴巴就是一嘴有酒气。让罗承续不得不皱了一下眉,他慢慢的走到了一张长凳上,下意识的用手把上面的灰尘抹去,然后才坐下。


“你猜一下吧。”罗承续并不是想与这个男人玩游戏,而是想试试他是不是确实与大伯所说的一样可靠。


“你是七岁神童?”这个男人果然有点才能。居然一下子就猜出了罗承续的身份。


“哦,你如何知道。”


“罗家会把这样重要的事情告诉于你,那么你必定是对于罗家的未来家主了。罗家年轻一代当中也只有七岁神童的有此资质,再看你的年纪,想不猜出来都难。”这个家伙一边说一边用他的手非常不雅观的挠他的腰。


“大伯告诉我你这应当还有一个东西要给我。”罗承续赞许的说。


“等等。”只见这个男人从床头上拿起那个木枕头,放到桌子上。然后盯着罗承续。而罗承续则惊讶的看着这个枕头一样的东西,然后颤抖的拿了起来,小心的打开。原来这是一个木头盒子。而它的里边则是一些象是帐本一样的本子。罗承续拿起其中的一本来。仔细的在这油灯之下查看着。


看着罗承续的微笑这个男人知道这就是罗承续需要的东西。


“神童爷准备带着罗家往去往何方呢?”


“不要叫我神童了,与他们一样叫我二公子好了。”罗承续边说话边用布把这个小盒子包了起来。


“好。”罗承续没有想到这个一脸痞子相的家伙居然真诚的说道。


“你可愿意帮助罗家。”罗承续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再回头说道。


“但有所求随便驱策。”男人的表情突然的一下严肃了起来。


“目前当找出陷害罗家的奸人为重中之重。你可愿意帮我。”


“此事交给下在吧。”男人突然的一下在床上坐直了,比之刚才更显得郑重。


“好!罗家果然没有帮错你。”罗承续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个小银块,他现在手中也没有多少钱,所以只能够给他这一些。但是那个男人接住之后却再次落下了泪来。


“小人必定找出奸人,助少爷报得大仇。”


“可知如何查找奸人。”


“小人听闻罗家大至过程,料想此辈奸人必定实力强横,且与官府当中有些关系。小人料想当是一些大户之家。而罗家的案子发生的实在太快了。居二狗所知臬司衙门里好象在罗家的船上找到了一些倭人的用具与食物,象山大火的那天晚上剧说还有人指证晚上有倭人从罗家后门出来,并且城门口听兵士那里据说也有倭人突然从城里暴出攻击于他。故其战之不胜方被倭寇打开了城门。然其中疑点极多。小人认为有二人极为重要,其一小人认为罗家家丁当中应有内鬼,故罗家的船上才会有倭人用具。故找得此人极为重要;其二便是那指证见到罗家里有倭人出来的人,只是二狗在臬司衙门里有朋友地位太低,故无法知道那人身份。若是此二人之外二狗还以为守城的兵士那里或许会有些线索。或者也可去查问一二。”


“嗯,可知从何处着手。”


“小人想先从被放出来的罗家的下人着手。这些人想必对罗家还是有一定好感的,若二狗去找寻他们或许其会知道是何人在罗家的船上放置那些倭人的器物。二者,若此辈中人不是有些用处又怎么会被疏通而被放出来呢。相信那些加害于罗家的大户们也需要他们。只需让他们去查一下那些敢于雇佣他们的大户不定会有一些眉目。”


“大伯果然没有看错你。只是你也需知道光是如此还是不足。”


“二公子可有高见?”


“高见不敢,这些日子以来承续一直思虑此事。觉是罗家平日里交往不少,能够让所有官府里的朋友都视而不见,可见这些人在这浙地也算是支手通天了。然对罗家也算是熟悉了。居然旦夕之间就把罗家给一网成擒,且事前一点消息都未听说。可见此辈对于罗家了解至深。故承续以为此事必是事前精心准备方能够有此效果。故承续以为那两个人怕是已经被灭了口了。或是远走他乡。”


“那二公子的意思是?”


“承续以为若要与罗家的下人接触需先了解其是否为背叛罗家之人。如未先把罗家的下人查得一清二楚便与之接触,万一所接触确为背叛于罗家的内鬼的话,则承续恐怕二狗兄弟也受其牵连。故我等应当先确定一个可能为害罗家的范围。只有大致知道了哪些大户可能为害罗家之后方可深入调查之。”


“二公子所方甚是。此事小人心里有数。”


“嗯,那么其一就是那些与罗家有生意往来的大户,此辈有参与其中之动机。”


“这,二公子,何为动机。”李二狗问道。


“啊!这个。即行事的念头。”罗承续好不容易想到了词给应计了过去。


“原来如此。”李二狗恍然大悟状。


“其二便是那些与罗家生意相同却有龌龊的大户。此辈也有极大可疑。当然此间之人当以收了罗家的下人那些最为可疑。这些相信二狗也明白。”


“二公子所言甚是。”


“其三,据承续的师傅所言,当时罗家遇害之前便有一些仇家发现于他,故他觉得许是那些仇家之中有人欲加害于罗家。这些仇家当中就有宁波的陆家与徐家。其中陆家的陆儦与徐家的家主徐时进都是在宁波府为吏员之人。故承续以为此二家怕是因罗家收留了承续师傅,所以怀恨在心方才加害于罗家的。”


“小人看来二公子真是思虑过人,考虑甚是周全。小人就依二公子之言行事好了。”


“不然,如若依我所言二狗一人如何能够做得如此之多事。”


“此事二公子无需但心了。二狗别无所长,狐朋狗友倒是有一大群,平日里二狗有些银子便与他们分享。故二狗有事他们自是不会推脱。”李二狗的脸上满是自信,罗承续相信他交的都是那些与他相近之人。也相信他的朋友都是真心相交,而不是范范而交的。


“即如此,那万事便托付于二狗了。”罗承续起身给李二狗做了个揖,吓得李二狗也眼着跳了起来。


“我先走了。如果下次有事我会让此二人送信过来。”罗承续想了想现在也没有太多办法给李二狗以任何的支持。只好起身走人。


“二公子,今天不如在这里睡下吧,等明个再回去。”


“不了,我还要赶路呢。”罗承续慢慢的走到了门口他确实是累了。但是他却不愿意在这里住。一是这个小破屋实是太脏了。二是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来了这里。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样吧,二公子。你在这里确实不方便。村外十多里外有一个妈袓庙。你去那里可以将就一晚上。”男人确实是聪明,一下子知道了罗承续的意思。而罗承续也承了他的情点了点头。然后男人指出了走的方向之后罗承续带着两兄弟离开了这里。


……


十多里地说多不多,但是累了一个下午的罗承续实在是走不动了,坚难的拖到了这传说当中的小庙。这确实是一间小庙,建在一个小山包上。里边只有三间屋子,而且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看起来十分的破败。罗承续进去的时候发现里边已经有“主人”了。十几个衣着娄烂的孩子们抱在一起睡在唯一看不到天空的一间小屋里。而罗承续三人并不准备打搅他们。而是选了庙堂睡一晚上。因为庙堂虽然能够有着免费的天窗,但是却有一半的瓦片。而且罗承续发现这里居然有许多的船模。这让他十分的感兴趣。准备睡醒了带几个好一点的回去。于是罗承续三人小心的打扫了一下就倒在一起睡了。


……


“承续,承续。”你怎么又在这里睡着了。王氏轻轻的用他的手娟在罗承续的面前扇着小风。罗承续坐了起来,原来是在小书桌上睡着了。而桌子上的书居然被自己的口水给打湿了。引来舒儿会心的微笑。这让罗承续很不好意思。


“大娘,您怎么会在此?您不是已经走了吗?”


“傻孩子,大娘来看看你啊。你看你现在都瘦成了这样了。真让人心痛,是不是秦师父他太厉害了。改明个叫……”


“大娘,人家不叫秦师傅。”罗承续嗔怒道:“您怎么这都不知道。他叫周清云。”


“哦,大娘又没有听秦师傅说过。哪里知道他叫周清云。”王氏丝毫不以为浒,道:“周师傅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没有啊,娘,你知不知道。现在啊周师傅与孩儿正要开办一个大大的商会呢。他们都听孩儿的。”


“我的续儿真厉害。”王氏心痛的说道。


“那当然……”


“续儿!”突然的一声严厉的声音吓了罗承续一跳。原来是老爹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让你快点跑吗?”


“跑什么?”罗承续不解的问道。


“还说,那些追你的人来了。”罗来旭还没有说完只见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一些身着官服的官差。只见他们手中拿着夹子和链子。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冲了过来。罗承续一惊就想转身跑,但却发现自己怎么用力都跑不快。于是他越来越急,越来越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前面一个声音在叫他。


“二公子,二公子。”


……


“二公子,二公子……”


“啊……。”罗承续醒了过来看到是石锁在摇着自己道:“什么事。”


“天亮了,该走了。”石锁小心的说道。


“哦,哦哦。”罗承续还没有睡醒,所以还有些迷糊。而石家二兄弟见罗承续醒了慢慢的走了出去。原来刚才的是梦,老爹也好,王氏也好。都已不在了,再也见不到了。这种没来由的悲伤一下子填满了他的内心。使他感到非常的难受。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抱着的东西重了许多,于是他奇怪的把布拆开发现自己居然换着一块石头。这一下罗承续慌了,于是他四处的查看,但是哪里都没有那个木盒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罗承续急了起来。原本刚才因为想起了家里人的悲伤加上自己失去的那个盒子的着急统统汇集到一起变成了一种非常强烈的难过的感受。罗承续感到自己几乎就要失去方向就要哭出来了。


“冷静,冷静。罗承续,深呼吸,深呼吸。”就在泪水快要流出来的时候罗承续一下子忍住了。做为一个三十多岁实际年纪的人他不准自己哭出来。只好站了起来,慢慢的平抚自己的心情。


石家兄弟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见到罗承续出来。这让他们感到很奇怪。难道他又睡了过去。于是原本正在小庙门口的两人再次走了进来准备看一看罗承续是怎么了的。但是他们还没有走进庙堂里就看到罗承续走了出来。


“东西不见了。”罗承续平静的说道,仿佛是在说一件与自己不相关的事情。而石家两兄弟知道那东西很重要。因为来的时候周清云一再提醒他们罗承续带的东西要好好的保护好。而现在罗承续居然告诉他们东西不见了。


“那怎么办二公子。”石柱着急的大叫了起来。但是罗承续反而不急了,因为他知道急也没有用。


“东西应当是晚上被人调了包。”


“那,那会是谁呢?”石柱仿佛是在问自己一样的说道。而罗承续用行动告诉了他自己的想法。他一声不响的走到了那间屋顶都完好的小屋前。只见昨天晚上的孩子们已经不见了,罗承续走了过去摸着他们睡过的地方。那里已经完全的冷了。


“因当就是这些孩子偷了。”罗承续冷静的分析着。


“那怎么办二公子。”石锁问道。


“先别着急。那些孩子拿去了也没有用。现在想来他们也应当在考虑那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有什么用。你们先到周边看看,有没有。我怕他们一看到只是一些线本书会扔了。”


“是!”两人于是在小庙的周边找了起来,而罗承续坐静静的坐在这间小屋门口观察着这间小屋。过了一会儿两个果然两手空空的过来。


“找不到啊,二公子。你看怎么办!”


“如果他们聪明的话还会来找我们。”


“找我们?”


“对。那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不值钱。但是对于我们目前来说是无价之宝。所以如果他们聪明会让我们用钱来换那个木盒。”


“那我们是回去拿钱?”


“不用。你们听我说……”罗承续示意两人把头靠近,然后小声的说了些什么。


“是二公子。”两人领命而去。


等两个人照着罗承续的纷咐办完了之后罗承续才与二人说:“好了,现在让我们去会会这些小家伙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