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队 带血的子弹 带血的子弹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


邓卓和唐功骑着马离开三营,途经刘家村的时候,又看到了铁大伯。

铁大伯正背对着邓卓和唐功,并没有注意到他俩。

邓卓放慢马蹄,轻轻悄悄地走过铁大伯身边,似乎生怕惊动这位专注的老人。

唐功不知道自己的首长在想什么,也学着邓卓的样子,让马轻轻悄悄地走过铁大伯身旁。

等离铁大伯有一段距离了,邓卓才鞭子一抽,快速向前奔去。

唐功也紧紧跟上。


晚上七点,二营徐政委和团警卫连的驻地。

邓卓和唐功单独在一间屋子里,邓卓取出一张小纸片,用钢笔在一盏油灯下写下几句话,神情严肃地递给唐功。

唐功看了一眼,眉微微一皱,但马上把纸条还给邓卓。

邓卓把纸片凑到油灯的火苗上,点着后,看着纸片一点点烧着,快烧到手的时候才把纸片向空中轻轻一扬,看着纸片在空中彻底烧完,余烬也彻底熄灭。灰烬落地后,邓卓一脚踩住,把纸片的残渣慢慢碾成末,最后用扫帚扫进了墙角的一堆垃圾。

“走吧,猎人要行动了。”邓卓冷笑说道。

邓卓和唐功找到徐政委,徐政委正在一处大厅里擦拭着桌子,一看见邓卓和唐功来了,停下手中的活说道:“特派员,会场已经布置好了。您看还有什么要求?”

邓卓笑着回答:“辛苦徐政委了,我还真有要求。请徐政委把黄连长叫来。”

“黄斌!”徐政委冲门外大叫一声。

不一会,团警卫连连长黄斌小跑进来,精神抖擞地立正敬礼:“政委好!特派员好!我正在检查几处暗哨,政委有什么任务吗?”

“不是我,特派员找你。”

黄连长马上看着邓卓。

邓卓严肃地说道:“我,能信任你吗?”

徐政委和黄连长都一起吃惊地看着特派员,不知道特派员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但他们马上就明白了,现在在独立九团,想找一份信任真的十分困难。

黄连长解开上衣,露出自己的胸脯,胸前清晰的四个弹孔。

“特派员,这四个弹孔,有一个是我进警卫连前被鬼子打的,有三个是我到警卫连后被鬼子打的,您说,我能不能信任。”

邓卓笑着说道:“把衣服穿好吧,我信任你。”

等黄连长把衣服扣好,邓卓问道:“你们团警卫连,一直在团长身边吧。”

黄连长一听这话,以为特派员在批评自己没保护好两位团长,眼圈一红,低着头小声说道:“对不起,特派员,我,我没保护好两位团长。您处分我吧。”

徐政委一看这情形,马上对邓卓解释道:“特派员,两位团长出事的时候,都没有把警卫连带在身边。”

邓卓拍拍黄连长的肩:“黄连长,不是批评你,我是想问,长期守在首长身边,你们现在还敢不敢出根据地,说不定还要跟鬼子打一仗。”

黄连长头一抬,眼光闪烁着:“特派员,我们警卫连手中的枪不是用来绣花的。自己齐团长牺牲后,我们警卫连的战士就天天手痒,如果不是顾着纪律,战士们早冲出根据地跟日本鬼子拼了。罗团长牺牲后,这几天战士们手痒得皮都抓破了。我们一个战士家里是开中药的,他说了,要想治战士们的手痒,最好的方子就是用鬼子的血擦手!特派员,您说吧,要我们怎么做?”

唐功嗤笑着说道:“血能止痒?这是迷信。”

邓卓瞪了唐功一眼,又笑着对黄连长说道:“今晚我要带你们警卫连出根据地,但不一定会跟日本鬼子交火。徐政委,”邓卓又对徐政委说,“以前独立九团跟日本鬼子作战应该缴获了不少日军衣服吧?”

徐政委点点头:“不错,缴获日军的物资我们都在第一时间分到了各部队,唯一日军的衣服不能分。”徐政委笑笑,“我们可以让战士用日军的三八大盖,用日军的钢盔,但不能让战士们穿日军的军服。所以,我们的军需处有不少鬼子的衣服。鬼子的衣服虽说不能穿,但面料很好,所以,我们一般都是把鬼子的衣服做战士们衣服的补丁和冬天的袜子。”

“那还有完整的吗?”邓卓问。

“军需处肯定有。”

“黄连长,你派人去军需处找找,尽量多找一些日军的军服。”邓卓命令,“还有,黄连长,晚上会议的时候,你们警卫连不仅要在外面负责警戒,会场内也要派十名战士警戒。”

黄连长一愣:“会场内?会场内应该不会有人闹事吧?”

“按我说的做,抓紧时间。”邓卓语气严肃地命令。

“是!”黄连长敬礼后小跑着离开。

徐政委看着邓卓,小声问了一句:“我怎么觉得今天会议的气氛不大对。”

邓卓笑了笑,没有回答。

晚上八点整,三位营长几乎同时都来了,进屋后都各自向邓卓敬礼后坐下,彼此之间谁也没跟谁打招呼。

一营的关营长扫视屋内荷枪实弹的警卫连战士和黄连长,眉一皱:“政委,这是啥意思?”

徐政委不冷不热地说道:“哦,关营长也知道,我们独立九团有内奸,所以防着点最好。”

关营长头一摆:“政委是防内奸还是防我们?”

二营的朱营长看不下去了,打断关营长的话:“关营长,我们是革命队伍,注意团结。”

“是是是,朱团长!”关营长把一个“团”字咬得特别重。

“好了好了,不要争了,我们开会。”

邓卓的话一出,现场立刻安静下来。

“今天的会议内容很简单,布置两项工作。”邓卓面色严峻看着三位营长,“第一件事,今天晚上,有一大批军工材料将从苏中根据地要运进根据地,我们必须派一支部队出根据地接收并护送这批军工材料安全到达兵工厂。”

三位营长都挺直了身体,等待着特派员分配任务。

邓卓说道:“这次护送任务,由团直属警卫连执行。”

如此大的行动,特派员居然不调动三个营的部队,很明显,特派员对三个营都不信任。

“第二件事,从现在开始,一营长关则怀,二营长朱大勇留在此地进行理论学习,不得离开此处营地,学习结束的时间我再另行通知。”

邓卓话音刚落,一营长关则怀立刻桌子一拍站了起来:“不就是想软禁老子吗?老子犯了什么法!老子就知道枪声一响,手脚发痒,不会什么理论学习!”

四周警卫连的战士都自觉地把手放到腰间的手枪上,“咔”地把机头打开。

三营的付营长马上用手指点点桌子:“关营长,坐下坐下,谁说要软禁你了,只不过是要你学习两天。毛主席还天天学习呢!”

关营长扭头看了一眼二营长朱大勇,朱大勇平静地说道:“既然上级安排,我没意见。不过,我希望理论学习时间不要太长,时间长了我怕二营的防务会出现漏洞。”

既然朱营长都没意见了,关营长立刻感到一阵彻骨冰冷的孤独。关营长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服从特派员安排。不过,我的意见和朱‘团’长一样,希望学习时间不要太长。”关营长说完取下自己的手枪往桌上一放,朱营长也拔出手枪放在了桌上,一言不发。

“好,现在我宣布会议结束。黄连长给两位营长安排一间房进行学习,注意,要加派人手保护他们的绝对安全。”

黄连长心领神会,立正敬礼:“明白。”

黄连长带着两位营长离开,屋里的警卫连战士也紧跟着出去。

屋内只剩下三营的付营长和邓卓、唐功、徐政委。

三营的付营长站起身,对邓卓问道:“特派员,一营长二营长都理论学习去了,您看,我需不需要也加强一下理论学习?”

邓卓摆一摆手:“你另有安排。”邓卓向徐政委说道:“徐政委,我可以断定,一营长二营长中间有一个人是内奸,我看过一年来独立九团的战斗纪录,几次大的失败或多或少跟这两个营有关系。独立九团三个营中,最能信任的就是付营长。”

“我也是这么认为。”徐政委肯定地说道。

付营长听到这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邓卓继续说道:“徐政委你是这里的最大干部,你留守独立九团。今天晚上的行动,付营长和我们一起参加。我们几个人中,就数付营长的战场经验最丰富,如果遇上鬼子或者伪军发生战斗,由付营长进行战斗指挥。付营长,有问题吗?”

“坚决完成任务。”付营长下了保证。

“好,徐政委,今天我们的行动必须要经过一营三连的防区,你马上到一营三连去,告诉三连我们今晚的行动,确定今晚通行口令,以免和警卫连发生不必要的误会。记得要跟三连强调,我们这次的行动是冒充日本人。”邓卓一字一句地对徐政委叮嘱着。

“好的,我马上安排。”徐政委说完就向会场外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