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溪人民的好书记——关合义

右仆射黄飞翔 收藏 0 809

关合义(1921~1995年),1921年8月16日(农历7月13日)出生于西省平顺县阳高乡南庄村人,贫农家庭,幼年曾读过7年私塾,初中文化,中共党员。系中共福建南平地委委员,尤溪县县长、县委书记。1983年6月,经中共福建省委组织部批准,提为行政12级,享受厅局级待遇离休。


关合义1942年参加革命,1949年春随军南下,途中任长江支队副中队长。同年10月到达福建尤溪,任尤溪县独立大队教导员。1950年10月至1952年11月任尤溪县公安局长。这期间,尤溪新政权初建未稳,匪患丛生,匪情猖獗。关合义一面整肃县独立大队,补充有生力量,增强县大队战斗力,在城关重点布防,合理用兵,使政治股匪不敢对新政权轻举妄动;一面亲自担任县剿匪指挥部副政委,想方设法搜集情报,及时掌握匪情动态。他在各区乡建立情报网络,广交社会各层面的代表性人物,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耐心说服与股匪有瓜葛的关键性人物,发挥党的政策优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促使他们为我所用。1950年8月16日,剿匪部队进驻尤溪,他除负责匪情搜集和后勤供给外,还从县公安局抽调力量挨村挨户排查匪属,发动政策攻心,动员匪属上山规劝亲人下山自首。在军事围剿、政治攻心的强大攻势下,许多股匪投案自首。充分体现了关合义善于做人的政治思想工作,化敌为友的人格魅力。


在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中,他忠实地执行我党的“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大功受奖”的镇反政策,分清政策界限,区别对待,把镇反与党的统战工作结合起来。对那些在和平解放尤溪和剿匪工作中确有重大贡献的人士,则该受奖者论功行赏;该使用者量才录用。甚至对卢兴邦的亲属子女、国民党的遗老遗少,只要无敌对行动、无民愤,则让他们本份渡日,为新社会做贡献。事实证明关合义这一作法,是符合党的政策的和极富政治远见的。


从1952年12月至1966年8月,关合义历任中共尤溪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第一书记、中共南平地委委员,还兼任县人武部政委、县人武部党委第一书记,以及县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主任、县科委主任、县编委主任等职。这期间除1958年3月至1960年2月,由吴炳武担任中共尤溪县委第一书记,他任第二书记外,基本上由他主政尤溪达14年之久。


关合义善于学习,在实践中不断摸索客观规律,总结工作经验教训。他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实事求是的精神贯穿他工作的始终,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和党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等党的优良作风,努力领会中央意图,实事求是地根据尤溪的客观实际,以“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为已任,以发展经济,为人民谋利益作为自己的工作主线,创造性地卓有成效地开展工作,为尤溪各项事业的持续发展,奠定了丰厚的基础。


关合义善于从工作千头万绪中,抓根本、抓主要矛盾,制定阶段性工作重点。如1953年他任尤溪县长,就首先提出整治疏浚尤溪河道,开始了尤溪社会主义建设的第一个先行工程。经过五六年的努力,计炸险滩、排石障80处,疏浚沙滩38处,修筑拦水坝归主航道13处,从而大大提高尤溪河流的运载能力。1956、1957两年,关合义亲任县兴修水利委员会主任,掀起尤溪兴修水利的新高潮,至1957年12月,全县20个乡展开冬季兴修水利高潮,计修建大小工程1178处,可灌水田达8.2万余亩,参加兴修工程人数达2.3万余人,由此可见当年兴修水利之盛况。从1957年开始抓公路交通建设,组织全县民工先后开通沙尤公路主干线,结束尤溪没有1寸公路的历史。1958年后又开通尤口、联合、台溪、洋中、溪尾、新桥、坂面等公路支线,极大地方便群众的生产生活,促进尤溪经济发展。


几乎与此同时,尤溪的小水电事业也在关合义的重视下起步发展。从1958年至文化大革命前夕,小水电站在尤溪乡村遍地开花,初步解决了农村照明以及农林产品加工所需的能源,使广大群众真切地感受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时也为尤溪后来大水电的发展培养了技术队伍,积累了工作经验。


关合义善于运用唯物主义辩证法和一分为二的观点指导工作。他充分尊重客观规律和注重听取群众意见,把执行国家计划和因地制宜、实事求是统一起来,把执行上级命令和走群众路线统一起来,使强迫命令瞎指挥的现象大为减少。特别是他把林业生产建设置于社会主义大农业的范畴中,大力开展护林防火、封山育林、采种育苗、造林和林权改革等工作,在党中央提出“以粮为纲、全面发展”的农业总方针后,他从尤溪实际出发,相应提出“以粮为纲,农林并举、多种经营、全面发展”的农业发展战略思路,从而使尤溪农林生产得到空前的发展。


关合义重视扶持文化教育事业发展,关心群众业余文化生活,积极推动地方文艺创作的繁荣,开展文艺观摩演出活动。他还重视尤溪山歌的创作和整理,并利用尤溪山歌这一喜闻乐见的民间艺术形式,宣传党的各项政策和中心工作,收到极好的效果。此外,元宵迎灯、舞龙、端午节赛龙舟等民俗节日活动,都在他的重视支持下开展的生机勃勃。1955年中共尤溪县委作出各乡村都要办夜校,有条件的地方要办农民俱乐部的决定。在他的倡导下,短短的两年中,尤溪后楼、桂峰、汤川、团结等地组织40多个业余剧团和89个农民俱乐部,每个乡都办起夜校,据1957年12月统计,有3.6万余人参加夜校学习。


关合义关心人民群众疾苦,胸中时刻装着人民群众,当人民的好公仆。在国家三年困难时期,他提出:“要准许大集体下的小自由,这不是什么资本主义。比如开山(荒),社员多开一些不要反对,荒地谁开谁种谁收入,三年不计产,超产奖百分七十,要大力宣传,做到人人皆知。”正是这个小自由政策,使尤溪比其他地方提前一年渡过难关。在当年物资供应极度匮乏的情况下,他把手工业特别是社员家庭副业放在重要的位置来发展,既缓和市场的供需矛盾,又使农村大量的辅助劳力有了出路,增加了社员的经济收入。


他亲自过问农村中学生的口粮定量问题,凡未达到国家规定的口粮标准的,均从大队取得证明,由学校造册送粮食局,按定量给予不同的补给;他亲自过问重体力劳动的船工口粮定量问题,让运送国家物资的船工粮食定量从每月33斤增加到45斤;他尊重人才,尊重知识。他说:“要依靠现有的文化科学知识人才去培养新的更多的文化科学知识人才。我们应当尊重有知识的进步人士,把它看成是社会主义能否建成的严重问题来对待。”正因如此,他对旧社会遗留下来的知识分子、技术人才,只要他们拥护共产党,都相应给予量才录用,合理安排。在国家困难时期,有的还在物质上给予适当照顾。1962年1月,他和县委副书记李根深在北京参加中央七千人大会。会议期间,他约见在京的尤溪籍大学生座谈,见他们居多出身于农家,家境贫寒,大冷天还身单衣薄,冻得手脚冰凉。他说:“我们自己培养的大学生,不能太亏待他们了。”于是给这些学生每人买上一件军用棉大衣。这以后县政府又作为规定,凡考进北方各大学的尤溪学生,都免费供应一件军大衣,或发给布票、棉票、钱款,由学生自行去买,此规定一直延续执行到1965年。


关合义作风深入,精于调查。他不顾自身患有肺结核病,身体虚弱,还经常带病坚持工作。一年中有一半乃至三分之二左右时间下乡调查。每当县里推行一个重大举措之前,他必先下基层调查研究,听取广大干部群众的意见。他还善于从调查研究中及时发现典型、总结经验,推广典型的先进经验。从1961年至1964年间,他先后树立了一批先进典型,其中有公社基层管理工作的典型、有生产队、生产大队的先进典型,还有开展耕山队的先进典型。在全县掀起农林生产学先进、赶先进的新高潮,这在全省都产生一定的反响。1964年3月,尤溪县在全省农业群英会上被评为农业先进县。


关合义襟怀坦荡、待人真诚,善于调动同志积极性,勇于承担责任,不居功自傲,不诿过于人。1958年3月至1960年2月间,他虽然只担任县委第二书记,但对于这时期农村人民公社出现的种种失误,仍然勇于承担责任。1960年12月25日,县召开四级扩大干部会议,实行整风整社。关合义代表县委作检查,坦诚地承认:“我们不懂得什么是社会主义,不懂得社会发展规律……脑子过热,违反了社会发展规律。我要负主要责任,深刻检讨,接受教训。”他以真诚的态度,实事求是的精神,勇敢地向人民承认工作中的失误,从而赢得了人民群众的理解、信赖和支持,增强了党群的向心力和凝聚力。


关合义平易近人,在机关下属干部面前,从不端官架子;在人民群众中更是以一个普通人身份出现,不搞特殊化。他尊老爱幼,敬贤用能,同情弱者。对于那些被打成右派的干部同志,只要是个人才,他都要在政策允许下给予尽可能的妥善安排。


关合义重视从尤溪本地干部中选拔人才,培养人才,任用人才。一反当时社会盛行的论资排辈之风,唯才是举。在他主政尤溪期间,干部地方化的速度走在南平专区各县前头。他充分发挥地方干部熟悉县情、民情,方言交流方便,便于开展工作的优势,大胆提拔大批尤溪当地的优秀干部担任重要职务,其中有吴龙骏、梁文森、吴正平、余奇、陈福明、余世杰、姜枝享、蔡文明等本地干部分别在不同时期担任县委常委或副县长等职,同时还向上级输送干部达168人之多。


1966年8月,关合义调福建省干部招待所等待分配,适逢文化大革命开始,被造反派揪回尤溪,栽上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在各乡巡回批斗,值得关合义感到欣慰的是,无论他游斗到哪里,哪里的群众对他都恨不起来,一旦有暴徒想对他动武,马上就有人出来喝斥制止。由于关合义身患严重的高血压、冠心病、肺结核咳血,身心十分憔悴。1972年中共福建省委同意他长期病休的请求,举家迁回故乡山西省长治市生活。这期间,他仍然发挥余热,为党工作,先后被聘为街道居委会顾问和当选处级以上离休干部党支部书记等职,为家乡建设做了许多力所能及的实事好事;他仍然心系尤溪,与尤溪的干部朋友书信来往不断,情感交流不断。凡是见到来山西找他帮助的干部、销售员、个体经营户,他都象亲人一样热情接待,并全力提供帮助。他曾经告诫儿子:“你不要想爹当过什么官,就觉得高人一等。你要记住我们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我也是一个普通农民,要懂得爱穷苦的农民,永远都不可脱离群众。脱离群众的干部决不是共产党的干部。”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1980年9月,中共三明地委决定为关合义彻底平反。1983年6月,中共福建省委组织部为他办理正式离休手续,行政级别提为12级,享受厅局级待遇。1990年初关合义患胃癌,返回尤溪县医院手术治疗。5月份又突发脑梗塞导致失语和右半身瘫痪,从此卧床不起,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经省委组织部批准,关合义的安置又转回福建尤溪。1995年5月13日,关合义病情恶化,抢救无效,终年75岁。


关合义逝世了,在没有发出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数以千计的尤溪干部群众闻讯主动赶来向遗体告别,从医院到大街两旁站满了为他送行的人群。县委应广大干群的强烈要求,破例在县影剧院召开规模盛大的追悼会,缅怀人民的好书记——关合义。关合义永远活在尤溪人民的心中。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