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古代战争中的格斗招式多得无法计数,我们不是武术大师,自然无法得知那些专业的格斗招式的名称和特征。所以在这里我们只能对两国军队所常用的几种格斗招式作简单介绍,它们分别是:刺、击、劈、砍、勾、啄这六种格斗招式。

在所有的格斗招式中刺的致死率最高,它是刺兵最常用的格斗招式,刺兵的命名就源自于刺这种格斗招式。对于刺这个动作我们都非常清楚,但很多时候我们总是对刺和击这两个动作混淆不清,我们往往把击也当成是刺。刺和击是明显区别的:使用刺兵攻击对手时,如果大臂伸缩于肩后,那完成的动作则为“刺”,如果大臂伸于肩前,那完成的动作则为“击”。

刺这个动作不单是由手臂完成的,而是靠整个身体来完成的。完整的刺————这个动作有三个步骤。第一步右腿向后踏出一步,整个身子向后仰,第二步使出整个身子的力量猛向前扑,第三步当身体达到与地面垂直状态时,右脚向前踏步,手臂用力向前推、将刺兵扎入被攻击物体。在完成刺这个动作时,如果是单手持刺兵,则可以使出比全身之力的一半还稍多一些的力量,如果双手持刺兵则几乎可以使出全身之力。如刺兵是在右脚踏地之前刺中物体,那么使出的大部分力量都将作用于物体,如果刺兵是在右脚踏地之后才刺中物体,那么刺兵只能将使出的少部分力量作用于物体。但由于刺兵双手使用时,几乎使出了全身之力,且运动幅度又相当大,所以不管刺兵是在右脚踏地之前刺中物体,还是在右脚跳地之后刺中物体,杀伤力都非常大!

击这个招式与刺相比,威力就小多了。在完成击这个动作时脚一般不会向后踏,身体也不会向后仰,而是身体直接向前扑,并且运动幅度很小,自然击的力量也非常小!特别是单手完成击这个动作时,与刺相比,威力小得可怜。

但击与刺相比也有自己的优势。击的优势有两点。

一、击——这个招式的运动幅度非常小,自然完成击这个招式所用时也就相当少,也就是说击比刺快。一种格斗招式的出招快慢主要由完成这个招式的运动幅度所决定。那是因为人体同一部位的肌肉对肢体产生的加速度始终是不变的,运动幅度小,肢体的运动路程就短,所用时间自然就少。 二;使用击这个招式时,肢体随时处于临战状态,应变能力强、反应速度快,对对手兵器的防御能力强。

事实上在所有格斗招式中击最快、最灵活,这一点我们早已在击剑比赛中有了清晰的认识,同时从击剑比赛中,我还会发现击这个动作力度很轻,很优雅、很斯文。

击这种格斗招式一般用于民间格斗当中,欧洲旧社会所流行的决斗,都是用击剑的方式来决胜负。如果你用刺、劈、砍等其它格斗招式与对手决斗,那你被对手杀死的机率远比对手被你杀死的机率大,因为击这个招式太快、太灵活了。但古代军队并不常使用击这种招式作战,因为击的力量太小,难以刺穿敌人的盾牌、铠甲。其实各种格斗招式以及各种格斗兵器并无好坏、优劣之分,而是各有长短,各有所用、用之得当则会发挥出巨大的威力,反之则会弄巧成拙!

劈和砍是砍削兵最主要的格斗招式。劈和砍的区别是;通常人们称;砍削兵被举高后所完成从上往下打击物体的格斗招式为劈,而称砍削兵沿水平方向或斜向下打击物体的方式为砍。同刺和击一样,劈和砍这两个招式也不单由手臂完成,完成劈和砍这两个动作时身体也会参与运动。完成劈这个动作时身体会明显向后仰,身体可以使出相当一部分力量,而砍这个招式却做不到,同时劈这个动作的运动幅度要比砍这个动作的运作幅度大,而处于一定高度状态的人体上半身还有一定的重力势,所以劈的威力比砍大得多。但我们也可以推出砍要比劈快、要比劈灵活。

勾和啄这两个招式是勾兵特别是戈主要的作战招式,而戈和戟又是汉军最主要的格斗兵器,所以这里将比较详细的介绍勾和啄这两种作战招式。

勾这个招式的具体操作动作是;操作者先像镰刀割草一样将戈兵置于被攻击物体后方、对物体形成半包围,然后用全身之力向后猛拉戈兵,把物体割掉、勾伤。从理论讲勾和刺一样有着非常大的威力,勾的威力要比劈和砍的威力大。但在实际作战中勾兵难以将对方牢牢勾住,总是从敌军身上一划而过,所以勾的威力并不是很大。一般勾这个招式并不单独使用。就出招速度而言;勾这种招式的完成速度与刺和劈相比要快一些,但又与击和砍相比又要慢一些。

啄也是重要的勾兵格斗招式。啄这种招式是像鸟类吃食一样用挥舞勾兵,将勾兵的横刃扎入对方体内。如果完成“啄”这个格斗招式时,挥舞的幅度比较大,那么啄又称之为挖,挖比啄有威力,但出招速度没有啄快。挖和啄与刺相比由于运动幅度比较小,所以啄和挖的威力要比刺的威力小。但是如果啄、挖与勾结合在一起使用,那威力就非常可怕了。当用啄或挖的方式将勾兵扎入对方体内之后,如果再用勾的方式使出全身的力量向后拉勾兵,那轻则可以将对方筋骨拉断,重则可以将对方内脏拉出,残忍的致对方于死地。

啄、挖、勾这三种招式非常灵活。啄、挖、勾这三种动作可以灵活的相互转化,同时这三种动作还能够随时转化为划这个动作。更重要的是啄、挖、勾这三种招式对皮甲,琐子甲有相当强的破坏作用,正是因为勾兵具有这些比较显著的优点,所以勾兵中的戈作为古中国军队最重要的格斗兵器至少被使用了1000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