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王爷,卑职再请王爷传令忽都等3位王爷,暂时不要攻城略地了,好好消化目前的地盘,否则摊子铺的太大,兵少也守不住!加紧巩固城防,争取民心,制造炸药,认真备战。”郝经继续说道。

“好,本王马上派信鹰把皇兄的炸药配方发过去,让他们赶紧造!不过,先生,你认为光凭本王的2万骑兵、1万五步兵和1万多炮兵,能不能抵挡那罗提百万大军、守住昌盛城?要不要让三哥带兵回来支援?”忽必烈忧心忡忡地问道。

“王爷,卑职认为,不需要三王爷赶回来,守城绝对没有问题。二王爷在木邦城不是靠3千步兵、炮兵,就击退了忙牙6万大军吗?”郝经自信地说。

“虽然说一个人打十个人可以,但十个人打一百个还是不可能的。”忽必烈还是不自信。

“王爷,当初我们仅仅牺牲了50个士兵,就攻下了昌盛城,还俘虏10万缅军。而现在我们守城,那罗提攻城,别说他们不会造投石机,就算会也敌不过鬼见愁的射程。所以他们来多少死多少!再说,那罗提匆匆忙忙征召的士兵,肯定装备极差,训练不足、士气低落,又没经历过战阵。就像当年淝水之战,苻坚空有投鞭断流的百万大军,照样被谢安打退。另外,为了增加他们攻城的难度,我们应该让士兵在昌盛城四周挖掘护城河,引灌湄公河的水,那就更万无一失了!”郝经劝解道。

淝水(今中国安徽瓦埠湖一带)之战,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例。公元383年8月,前秦皇帝苻坚踌躇满志,亲率90万大军从长安南下。东晋王朝任命谢安之弟谢石为征讨大都督,谢安之侄谢玄为先锋,率领经过7年训练,有较强战斗力的“北府兵”8万沿淮河西上,迎击秦军主力。由于秦军紧逼淝水西岸布阵,晋军无法渡河,只能隔岸对峙。谢玄就派使者去见苻融,用激将法让他移阵少却,使晋兵得渡,以决胜负。苻坚认为可以将计就计,让军队稍向后退,待晋军半渡过河时,再以骑兵冲杀,这样就可以取得胜利。于是就答应了谢玄的要求,指挥秦军后撤。但秦兵士气低落,结果一后撤就失去控制,阵势大乱。谢玄率领8千多骑兵,趁势抢渡淝水,向秦军猛攻。前锋的溃败,引起后续部队的惊恐,也随之溃逃,行成连锁反应,结果全军溃逃,向北败退。秦兵人马相踏而死的,满山遍野,充塞大河。苻坚本人也中箭负伤,逃回至洛阳时仅剩10余万。

“好,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本王心里有底了,就照先生之言办理!”忽必烈被淝水之战的故事激动得意气风发。

夜色中的克钦山,在皎洁的月光中,越发显得雄壮巍峨。狭窄的山道中,密密麻麻的人影晃动,像一群忙碌的蚂蚁在搬家。

这是太公城城主阿瓦率领的3万步兵,奉忙牙之命,前去衔尾追击阿里不哥。木邦之战的结果,由于缅军全军覆没,没有人能逃出去报告阿瓦,所以他还在一丝不苟地执行忙牙的命令。连续追了5天,直到昨天探马回报,天国军队就在离孟洪城不到200里处的克钦山东麓。所以他率兵急急忙忙地追赶过来。

“妈的x,貌丁伦真不是个东西!中北王让我帮他们追击天军,从他云远城路过,也不和我合兵一处,一起去。真不知道中北王怎么想的,又不是他的地盘,通告一下塞耶就罢了,非要让我来追。”阿瓦忿忿不平地想。

塞耶是孟洪城城主,分管云远、孟洪和蒲东3城,负责缅甸北方防务。貌丁伦是云远城主,道达是蒲东城主。

“嗵…”一声巨响,打断了阿瓦的思绪。紧接着队伍中间闪出一团耀眼的火球,顿时火球四周传来痛苦的惨叫声。

“缅军的将领听着,本王是天国六王爷阿里不哥,在此等候多时了!你们已经被包了饺子了。识相的,赶快扔下武器跪地投降,否则本王定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山道左侧的上坡上,阿里不哥大声吼道。

“快快,全军向前方突围!”阿瓦急得大叫。现在前方是孟洪城,后方是云远城,但孟洪城较近,出了山道只有200里。

“想跑,没这么容易,给本王杀!”阿里不哥一声令下,山道两侧的山坡上顿时炮火、弓箭雨点般落下。

“轰轰轰…嗖嗖嗖…啊啊啊……”爆炸声、箭啸声和惨叫声交织在一起。

“55555……不要再炸了,我们投降!”过了好一会,终于,山道中缅军用缅语哭喊。

“停!”阿里不哥经人翻译后,下令停止攻击。

“下面缅军将领上来答话!”阿里不哥让侍卫吼道。

半晌,山坡下面有人说:“回…回禀大人,我们的城主已经炸没了……”

“现在,想活命的把武器扔到半山腰上来,然后互相用腰带绑住双手!半个时辰后,本王派人下来查看,如有一人没照办,本王可就又要开炸了!”阿里不哥吼道,下面不一会便传来叮叮当当扔武器的声音。

良久,已经五更天,天色渐渐亮起来。阿里不哥派全体重步兵下山去接收降兵。

一路上,重步兵掩着嘴,跨过横七竖八的断木和尸体,接收了1万多降兵。

活下来的缅军,借着天光看到满山道、满树林的残肢断臂,大半战友已经成了肉酱,不由得又是痛哭,又是呕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