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三 黄沙百战穿金甲 第75章、战木邦(5)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当晚子时(凌晨1、2点),忙牙悄悄命令士兵出发。马摘铃、人衔枚,6万大军黑压压地涌向木邦城。   马摘铃、人衔枚,是指人的嘴里含着东西,无法说话;马匹摘下脖颈上的铃铛,不发出声响。“枚”就是一个小木棍,用嘴衔上一根小木棍,就没法说话了。   黑云压成城欲摧。   忙牙远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当晚子时(凌晨1、2点),忙牙悄悄命令士兵出发。马摘铃、人衔枚,6万大军黑压压地涌向木邦城。

马摘铃、人衔枚,是指人的嘴里含着东西,无法说话;马匹摘下脖颈上的铃铛,不发出声响。“枚”就是一个小木棍,用嘴衔上一根小木棍,就没法说话了。

黑云压成城欲摧。

忙牙远望木邦,城上稀稀拉拉的火把,可见守城士兵不多。忙牙把额伦、鄂焕叫来,低语了几句,然后兵分三路,朝西、北、南三门涌去。

眼看最前边的士兵马上就能把云梯架在护城河上了,这时只听木邦城头十几声炮响“嗵…嗵…嗵…嗵…嗵…”,城墙上顿时亮起了几千只火把,把木邦城照得轮廓分明。

“轰轰…”紧接着,城下缅甸攻城军队中爆发出一个个火球,痛苦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缅军的兄弟们,不要再为那罗提卖命了!我们是昌盛城投降的俘虏,天军对我们很好……”

“投降吧,兄弟们,不要来送死了,这城上火炮太厉害了!天军不杀俘虏,还给我们治病......”

“24甸的乡亲们,我是杰沙甸的阿杜,天军给我们昌盛城的俘虏都分了几十亩地……”

木邦城上,修路队在用缅语喊话。

“给本王杀……谁敢投降或逃跑,这就是下场!”忙牙指挥督战队杀掉了十几个准备逃跑的缅甸士兵,大声吼道。

“王焰红,指挥炮兵对着刚才那声音方向发迫击炮!”末哥也听到了忙牙的吼叫声。

“嗖嗖嗖……”几发迫击炮受命而去。

“嘣嘣嘣…”忙牙身边响起了爆炸声。

“王爷……”缅甸中军传来哭喊声。

“忙牙死了,投降不杀!”木邦城上喊声震天。

城下缅甸攻城军队顿时大乱,在几个怕死的带头下,绝大部分都调头向西或朝北逃窜。这时光凭几十把督战队的大刀,已经起不了多大作用了。最后,连督战队不是死于乱兵的反击,就是扔下大刀也跟着逃跑了。

天色大亮时,当逃往通西城、景麻城方向的败兵气喘吁吁地跑到木邦以北50里的萨维山时,5千天国骑兵一字排开,堵住了逃兵的去路。

“呔,哪里走!本将军在此等候多时了,尔等还不跪地投降,更待何时?”一员大将将手中银枪一横,高声喝到。他就是骑兵团长雍金发。

“投降不杀!”雍金发身边的骑兵一边拉弓搭箭,一边也高喊。

败兵迟疑了一下,转头看看人群中一副担架。担架上有一个受伤将领,衣甲破烂,脸色显得异常苍白。

“弟兄们,大家已经尽力了,就…就…降了吧。”将领说道。

片刻,2万多缅军纷纷抛下手中武器,跪地投降。

“你是谁,报上名来!”雍金发策马来到担架前,说道。

“败军之将----鄂焕!”那名将领沮丧地回答。

原来凌晨攻城时,鄂焕身边较远处一发炸弹爆炸,剧烈的气流和热浪把他连人带马掀翻在地,坐骑当场把他的左腿压断。当缅军溃败时,多亏侍卫把他从死马下抬出来,一路往北奔逃。

“军医,过来瞧瞧!”雍金发转头喊道。

“团长,这人大腿只是断裂了,问题不大,先用木棍包扎固定好,抬回去再慢慢治疗,过几个月应该能走路。”军医检查完,说道。

“好,就按你说的办。弄好后,把其他伤兵也看一下,一个时辰后我们回城。”

与此同时,向西逃往骠甸的败兵,在木邦城以西30里处的南渡河渡口也被5千骑兵拦住了。

“好好好!大获全胜!”末哥看完战果统计,一口气连说了三个“好”字。

本次防守战,天军没有损失一兵一卒,就炸死缅军1万8千多人,缅军统帅忙牙被一块迫击炮弹片连脑袋带铜盔削去一半,脑浆流了一身;景麻城城主额伦连人带马被鬼见愁炸成了碎片,只能从包着碎肉的零散盔甲得以勉强辨认。俘虏4万多人,其中包括通西城主鄂焕。

大统元年五月初,南宋首都临安(杭州)紫禁城。

“陈太师,不知现在忽必烈在缅甸战况如何?”宋理宗赵昀问陈朝太师陈守度。

“陛下,外臣昨日接到吾皇飞鸽传书,得知忽必烈4兄弟正在缅甸苦苦鏖战,如履薄冰!”陈守度颠倒黑白地说道,“而且,外臣也从安插在缅甸的探子处获悉,缅王那罗提从上月开始全国征兵百万,准备下月和忽必烈决一死战!”

“哦,这倒是个激动人心的消息!”赵昀来了兴趣。

“陛下,外臣以为,现在天国内忧外患,深陷战争泥淖无法自拔,正是大宋国和我等小国扬眉吐气的机会。前几个月,外臣先后联络了澜沧、真蜡、暹罗和缅甸,他们都想和陛下结成《反天联盟》,共举大义。这是他们的国书,只要陛下一声令下,他们都将群起响应,唯陛下马首是瞻!”陈守度趁热打铁道。

陈守度前段时间东奔西跑,联络了澜沧4国。缅甸因为已经和天国开战,恨不得多一些盟友,所以马上就同意了陈守度的建议;真蜡和暹罗国力弱小,向来都没有主见,看到天国来势汹汹,也很害怕唇亡齿寒,所以也愿意结盟;而澜沧国管平亲眼见过天军的强势,心有余悸,只答应宋国加入,他们才会加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