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三 黄沙百战穿金甲 第73章、战木邦(3)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1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看到部下送来的战果统计,末哥倒吸了一口冷气。   阵亡1千多步兵,受伤3千多,杀死敌军2千多,俘虏城主伦德多和几百人士兵。   “末将办事不力,让王爷伤亡惨重!”满身是伤的沙宣跪下告罪。   “沙将军请起,这不关你的事。你任务完成得很好,下去让军医好好治疗,本王改日重重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看到部下送来的战果统计,末哥倒吸了一口冷气。

阵亡1千多步兵,受伤3千多,杀死敌军2千多,俘虏城主伦德多和几百人士兵。

“末将办事不力,让王爷伤亡惨重!”满身是伤的沙宣跪下告罪。

“沙将军请起,这不关你的事。你任务完成得很好,下去让军医好好治疗,本王改日重重有赏!”末哥温言抚慰道。

确实,沙宣作为一个小小的城门官,亲兵不过十几人,能杀死西门守军,放下吊桥、打开城门,已经很不错了。

“哎,还是军事经验太少!如果当时先派炮兵轰上一阵,再派人去攻城,就不会死这么多士兵了。看来以后,还得从修路队里补充点兵员了。”末哥自言自语道,1:2的阵亡率,是不太令人满意。

“今天,我们这场仗打得很不好!大家做一下战后总结……”末哥心情低落地在城主府召开了军议。

“王爷,其实我们这次战斗伤亡属于正常比例,虽然战死了1千多兄弟,但我方是攻城一方,1:2的阵亡率算比较小的了,就算是2:1或3:1,都是可以接受的!”骑兵团长雍金发郑重地说。

“胡说八道!昌盛城之战,只牺牲了50多名步兵、受伤3百多人,就全歼昌盛15万守军,杀死4万多,俘虏10万多。你还敢说木邦之战伤亡是正常的?”末哥勃然大怒道。

“王爷息怒,昌盛城之战,战果是古今罕有的!我们这次战木邦,完全是冷兵器作战,所以属下说战果能够接受。”雍金发连忙解释。

“哦,听你这么一说,倒有些道理……其他人也说说自己的想法。”末哥开始有些释然了。

“王爷,木邦城是完全没有炮火支持下的胜利,但也是个教训!以后我们在进攻前都应该炮火狂轰滥炸一气,既可以破坏敌人的城门、城墙,又可以震撼敌军的士气。其实,即使这次西门有我们的内应,但我们也可以在其它3门进行炮火攻击,吸引各门的兵力,然后再悄悄占领西门……这样我们最多会牺牲几百人。”炮兵团长王焰说道。

“王爷,其实我们这次战斗之所以不令人满意,主要是没有像在昌盛城一样,打敌军一个措手不及。另外,属下看过皇上在钓鱼城的心理战,我觉得如果攻城前,派昌盛城降兵去喊话,也可以打击敌人的士气。”步兵团长吴永华分析道。

沙宣由于刚刚投诚,对天军兵制也不了解,所以没有发言。

“诸位说得都很好,虽然这次战果不令人满意,但大家都找了的问题的关键,在以后的战斗中再加以改进……本王相信各位的能力!这次本王除了受伤将士,其他人就不奖励了。但沙将军弃暗投明,本王加封为工程兵团长,6品。”末哥说道。

“谢王爷大恩!”现年53岁的沙宣拜谢道。

末哥勉励了沙宣几句,继续说到:“眼下,我们要抓紧时间救治伤兵和受伤的俘虏,如果军医加军属还不够,就让修路队的去帮忙。哎,三千多人啦,够忙好一阵了!”末哥叹息道。

“王爷,那些受伤的俘虏救他们干嘛?浪费我们药物……再说,在昌盛城不是也没有救俘虏吗?”吴永华恨恨地说,这次伤亡惨重的全是他的步兵。

“吴团长,此言差矣。皇上说过,得民心者得天下。俘虏也是长生天的孩子,只不过当时各为其主,现在被俘虏了就是我们天国的人了。至于昌盛城,不是本王和其他王爷不想救,只因为当时天已经黑了,光安置那10万俘虏就忙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想救,那些重伤的都已经死掉了。”末哥解释道。

“王爷仁慈,天军仁义!属下请王爷恩准,前去向俘虏和民众宣扬王爷的大仁大义!”沙宣感动地说。

“好吧,那沙将军以后就辛苦你了,不过多注意你身上的伤,别累坏了。”末哥答应道。

“王爷,属下认为现在天气炎热,还得赶快把尸体处理掉,否则到时形成瘟疫!”王焰说道。

“那是当然,就由你负责带修路队的去处理吧。”末哥同意。

“王爷,卑职下辖的骑兵没有损失,特请示去征服周边甸寨,请王爷恩准!”雍金发不甘寂寞地说。

“先休息一晚,明日再去。出发时,带上多哈和修路队的一些人,让他们先去说项,先礼才后兵,免得造成无谓的伤亡。”末哥指示道。

众将退下后,末哥让人把原木邦城主伦德多带过来。

“见到本王,为何不下跪?”末哥厉声喝道。

“呸,北方来的狗强盗,本城主落到你手上,要杀要剐随你便!老子眉头皱一皱都不是好汉!”五花大绑的伦德多破口大骂。

“嘿嘿,有意思。只听说你是那罗提的远房亲戚,没什么本事,不曾想你还很有胆色!”末哥笑道。

“老子是没什么本事,但是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狗贼,少说废话,给爷爷个痛快的!”伦德多骂道。

“难道你真的不怕死?本王可有几百种方法让你死的很难看,比如剥皮、抽筋、千刀万剐、五马分尸、披麻戴孝……”末哥威胁道。

“其它的爷爷我都知道,不过这披麻戴孝是什么……”伦德多傻傻地问。

“这披麻戴孝是本王的皇兄说的,有个叫美利坚的邪教用来刑讯逼供的招数,用钉棒把人抽的体无完肤,就像批了身麻布一样,然后用纱布缠起来,等肉长好后,一天撕一片下来。撕完后又缠上新纱布……反正撕了缠、缠了撕,慢慢玩你,直到你投降为止!”末哥把刘华一次聊天时,改编的重庆“中美合作所”刑虐江姐、许云峰等地下党的酷刑说了出来。(详见革命小说《红岩》)

“狗贼,你们太没人性了,爷爷我……求你给我一个痛快吧!”伦德多脸都吓得变色了。

“快说,投不投降?不然还有比披麻戴孝更残忍的让你玩玩!”末哥其实也没见过那些刑罚,而且他生性软弱胆小,只不过吓唬、吓唬伦德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